苏玖瑶脑子一热,八卦地问了句:“你有喜欢的女孩了?”

  林子航看了她一眼:“嗯。”

  “谁啊?”

  “反正不是结了婚的。”

  苏玖瑶皱了下眉头,这算什么回答……

  但马上就意识到,这林子航好像是在给萧骏话听,提醒或者说警告萧骏,她已经结婚了,不要逾越。

  她看向萧骏,说道:“我现在确实不方便……”

  但她话还没说完,萧骏手机响了,他说了句抱歉,然后接听了电话。

  他皱着眉头听着电话,脸色越来越凝重,“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之后,他挂断了电话,对苏玖瑶说:“小玖,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不方便带小巴过去,麻烦你先收留他一下,可以吗?”

  他看起来是真着急,不像装的,眼圈都红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可是我……”

  “我不是要故意强迫你,确实是,事情来得突然……”他说话时,语气坚定,声音却在发抖,凝视她的眼睛,也很真诚。

  苏玖瑶点了下头:“那我待会儿帮你把它送回去。”

  “谢谢……”说完,他揉了揉小巴的脑门:“乖乖听姐姐的话。”

  “汪!”

  萧骏拉开驾驶位车门,正要坐进去,又打开后排车门,把一袋狗粮和一只饭盆拿出来,塞进了她手里:“我忙完就来接它。”

  说完后,他上了车,一脚油门轰出去,开走了……

  看着黑色越野车的车尾,拿着狗粮和狗盆,苏玖瑶整个人都有点凌乱。

  看了一眼小巴,它眼巴巴看着车子离开,站起来跟了两步,又重新回到了苏玖瑶身边,乖巧地趴在了地上,不时瞄她一眼,一副忐忑不安,没着没落的表情。

  林子航笑起来,苏玖瑶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原来还可以这样追女孩,学到了学到了。”

  “也许他真的有急事……”

  林子航抿下唇:“或许吧。”

  但他的语气分明是在说:才不是。

  不管萧骏是真是假,苏玖瑶现在的心情忐忑,萧骏就这么把狗丢给她了,一会儿顾寒夜回来了,她该怎么解释。

  老狐狸还不定要吃什么飞醋。

  而且今天顾寒夜出庭,心情本来就不好,回来再看见萧骏的狗在家里,肯定更烦躁。

  这么一想,苏玖瑶更加郁闷。

  “要不我陪着你把狗送他家去?”林子航问道。

  苏玖瑶知道他一会儿还有事要忙,便说算了,晚点顾寒夜回来了,让顾寒夜陪她去送狗就行。

  林子航看了看狗,笑道:“行吧,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再告诉我。”

  苏玖瑶点了点头。

  之后林子航上车,驶离了她家门前。

  苏玖瑶看了眼小巴,叹了口气:“走吧,先收留你一会儿。”

  小巴“汪”了一声,倒是不见外,直接甩着尾巴坐在了她家门口。

  苏玖瑶输密码开了宅门,把小巴带进了家。

  进屋后,先在餐厅靠墙的空地上,给它放好水盆和粮食盆,倒了一杯狗粮,小巴狼吞虎咽吃完了,几乎三秒光盘。

  苏玖瑶震惊地看着狗子,这么多粮食要让她家小白吃,得吃半天,狗狗还是厉害……

  然后她拍拍狗头说道:“房门我给你开着了,便便要去院子里,知道吗?”

  也不知道它听懂了没有,反正她一说完,小巴就乖乖趴在了它的狗盆旁边,大脑壳搭在两只爪上,可爱也有点可怜。

  小巴对她再亲切,这里也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它应该挺紧张的。

  不管萧骏如何,狗狗又没有坏心眼,苏玖瑶叹了口气,揉了揉狗狗的下巴,说道:“你先自己待会儿,我去换身衣服再陪你玩。”

  “汪!”小巴咧开嘴巴,好像在笑。

  这次好像听懂了?

  苏玖瑶又揉了揉狗头,对它笑了笑,转身上楼去。

  上午拍宣传照,出了一身汗,想着先洗个澡再说,于是来到主卧浴室,脱了衣服开始冲凉。

  十几分钟后,顾寒夜把车开进自家车库,乘电梯来到一楼,想看看玖瑶在不在楼下。

  一出电梯口,他就愣住了。

  一人一狗,四目相对,空气瞬间凝固。

  小巴低吼,好像是在威胁他。

  顾寒夜还不至于怕一条狗,他随手把车钥匙丢在边柜上,皱眉道:“你怎么跑我家来了。”

  小巴大声吠叫,发出警告。

  顾寒夜眯了下眼睛,往楼上看了看,心中忽然闪过一些不好的念头。

  萧骏的狗为什么会在这,只能说明萧骏来了。

  而且这大狗一看见他就吠叫,就跟报警似的。

  报什么警?莫非提醒楼上的人,有人来了?

  在大脑发出指令之前,他已经迈开脚步,走向楼梯。

  头脑发热的他甚至忘了,乘坐电梯上楼更快。

  就这么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往楼上跑去。

  但他一上楼,大狗也追上来,不停咬他裤腿,还跳到他面前,低吼威胁,好像不许他上楼。

  狗狗都是护主子的,这大狗又通人性,所以萧骏肯定在楼上!

  瑶瑶让他上楼了?

  不可能,瑶瑶才不会让那小子上楼。

  如果萧骏在楼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欺负玖瑶……

  顾寒夜的肾上腺素迅速飙升,心跳加速,浑身血液直冲头顶,一些可以预见的场景几乎已经在他眼前了。

  要是萧骏敢碰瑶瑶一根毫毛,他今天非宰了那小子不可!

  他脱下西装外套,直接蒙在了那条不断挡他路的大狗的头上,同时卷起了衬衫袖子。

  大狗的视线受阻,慌乱地挣脱蒙在头上的衣服。

  顾寒夜也终于不用被它拦路了,他继续两级三阶地迈着大步,往楼上冲。

  来到了三楼,刚进走廊,却发现玖瑶裹着浴巾,从主卧里出来。

  她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他,“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衣冠不整的样子,还有肩上斑驳的吻痕,刺痛了顾寒夜的双目,让他的太阳穴突突急跳起来。

  “难不成瑶瑶希望我晚点再来?”

  “什么?”

  顾寒夜朝她走去,或者说,是朝她身后房间走去。

  与此同时小巴也重新追上来,快步冲到了顾寒夜面前,再次挡住了他的路,它上身低伏,不停低吼。

  玖瑶立即喝止了小巴:“小巴,不要叫了,他不是坏人。”

  小巴便趴在地上,低声呜呜,眼神依然很凶。

  顾寒夜绕过大狗,来到了主卧门口,他直接进屋去。

  在屋里转了一圈后,他站在主卧大床边,看着平整的大床,空荡的房间,喘着粗气。

  瑶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在找什么。”

  他转过身,将玖瑶一把搂在了怀里……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