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 第 5 章 穿了

小说: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 作者:南绫 更新时间:2021-06-21 03:35: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5

  温檐想了想,之前她原想着要穿回去,的确有两天电话都没接,消息也没回。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在工作!她是听不懂人话吗?都和她说了在忙,她倒好,一个劲的唠叨家里琐事问我要钱!我真奇了怪了,我每个月不都按时转五百块给我爸,当时就说过了,我毕业没多久才工作,又要租房又要生活开销根本没有多的钱,五百块已经是我省吃俭用的极限了!我甚至连新衣服都没钱买!她当时也答应了好好的,现在这才多久,就原形毕露了!

  我爸都没和我要钱,她算什么!合着欺负我一个人是吧!我没钱吃饭你高兴了是吧!怎么说我也是你妹妹,虽然不是亲的,到底在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久。我一个人在大城市奋斗容易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这家公司有多难进,公司会议有多重要?我知道你一直嫉妒我,嫉妒我考上大学,嫉妒我进了大公司当白领,可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啊……”

  温檐这会已经理清了原主背后的家事,听到对方这些话简直想笑,她懒得再听,直接说了句“有事在忙”就挂了电话。

  对方再次打过来时被她直接摁掉,之后倒也没再追着打,片刻后发了消息过来:管好你妈!下次她再来烦我我就不客气了!

  温檐看着这消息,觉得备注里面的“妹妹”二字格外讽刺。

  原主父亲过世早,母亲为了生活早早改嫁,继父姓凃,也是二婚,原本就有个女儿,比她小一岁,叫凃静莹,也就是刚才打电话过来的那位。

  原主母亲改嫁过去后,四口人外加继父的母亲一起生活。

  一家五口人,挤在一套不到六十平米的房子里生活,她是拖油瓶,哪怕听母亲吩咐喊着继父“爸”,总归是没有血缘的外来人。

  继父一家待她不算差,但也不算好,母亲嫁过去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弟弟,和她差了七岁,这是凃家第一个男丁,待遇自然不同。

  母亲改嫁后对她关爱原本就不如从前,生了儿子疏忽更多,总让她让着继妹,照顾弟弟,要听话多干活。

  所以那时候,凃家所有的家务都是她妈妈和她两个人做的。

  原主想考大学,但她母亲告诉她,她成绩不算好,拿不到奖学金,家里负担不起,还不如高中毕业后早点找份工作,帮衬家里。但继妹凃静莹成绩一样不行,她却早早开始筛选学校,显然一定会继续读下去。

  原主责怨母亲偏心,凃家冷漠,最终没有照母亲要求留在那个三线小城市找工作补贴家里。

  她孤注一掷,带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两千块钱,跑来离家很远的大城市闯荡,一边打工一边上夜校补习班。

  她赚了钱过上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远在小城市的母亲和凃家人生活却很不如意,继父失业,凃家老太生病。弟弟十几岁学人打架早恋抽烟喝酒,结果失手打伤了人,对方落下残疾,凃家陪了一大笔钱,他也缀学在家,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凃家雪上加霜。

  凃静莹大学毕业后如放飞的风筝,住址和工作地址都含糊其辞,一年回不了一次家,每次都喊工资少开销大没钱,摆明了不想管这烂摊子。

  凃家如今全靠温母出去打工给人当阿姨挣钱,继父则开始酗酒,喝多了还会动手打人。

  原主虽然早早离家,可到底心疼母亲,禁不住她哀求,一次一次掏钱给她。但她同母异父的弟弟成天惹是生非,凃家犹如无底洞,最终这些钱全都补贴了凃家。

  温母不舍得儿子,不肯离婚,原主又不能完全不管母亲,最后只能继续拖着这个烂摊子,赚的钱全都贴补回去,至今依然租着房子住。

  相比之下,凃静莹口中百般节省才匀出来贴补家用的五百块钱简直和笑话一样。

  温檐觉得,大概是家事上面的不顺心,才让原主有了一点特殊爱好。

  她憧憬向往美好的事物,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对方,只会一味的强求,求而不得又不懂得放下,才会一步步走至那样的结局。

  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从不相信一个人会百分百的纯恶或者是纯善。

  这一晚温檐睡得并不安稳,意识迷糊间,总感觉面前出现了很多杂乱的画面,但并不能很清楚的分辩。

  迷迷糊糊间,她被手机铃声吵醒,被吵醒后才想起刚才临睡前忘记关静音。

  电话是若泰打来的,他告诉她苏遇森不久前突然有事,已经连夜回了b城。而他则不得不留下,准备第二天和导演他们请假,毕竟这几天都是苏遇森的戏份,他临时离开剧组会影响拍摄,他必须得亲自请假说明情况。

  “他有什么事要回b城?”温檐揉着微微发胀的太阳穴,总感觉自己还陷在梦里那些杂乱难以分辩的画面里。

  “小森走的很匆忙,没来得及说。”若泰心里有点忐忑,苏遇森这一走肯定会对拍摄有所影响,他怕温檐会更生气,忙解释,“但看他的表情,应该是发生大事了,温姐,我这边还不能走,如果小森那边有情况麻烦您接应一下。”

  这话对方说的客气,温檐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便挂上电话。

  她看看时间,半夜十二点多。苏遇森对待工作一向认真,能让他这个点从l城打车回b城,感觉不太会是小事。

  温檐想了想,还是拨打了苏遇森的电话,不过两次都是对方在通话中的忙音。

  她没再继续打下去,从沙发上起来去了趟洗手间,惯例又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几秒,之后又去厨房喝水压惊。

  水喝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原主的朋友沈肖琦发来的消息:你是不是回b城了?还没睡吧?

  温檐回忆原主和她的关系,回复:正要睡。

  消息刚发出去,对方就来了电话:“睡什么睡,出来嗨!”

  温檐:“……”她差点被电话那头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吵昏过去。

  “什么?你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到!”沈肖琦对着手机哇哇大叫。

  温檐:“……”她还一句话都没说。

  “好了好了,赶紧打扮打扮出来镇场子!一会我们宵夜去!”

  “太晚了,我们改天——”

  “什么?大点声!太吵了我听不见!我们马上换地方了,啤酒小龙虾怎么样?”

  温檐拒绝的话音在听到啤酒小龙虾几个字后自动收住,小龙虾加啤酒,宵夜最佳配置,她的最爱。

  她觉得吧,既然都已经取代原主了,也不好显得太孤僻,和朋友聚会宵夜才是正道。

  大半个小时后,温檐现身沈肖琦所在的包厢。

  沈肖琦今年二十八岁,是b城电视台综艺节目的资深编导,工作经验丰富能力出色,在原主的朋友名单内属于常联络偶尔聚會的对象。

  这是一家会所的包厢,包厢内放着卡拉ok的背景音乐,除了沈肖琦,包厢里还坐着五六个人,清.一.色.女.性。

  温檐视线看了一圈,脸都有些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小制片人名不见经传的娱乐公司股东副导演……和原主都见过,但算不上熟。

  其实说起来原主和沈肖琦也不算很铁,工作场面上的朋友,都建立在利益的前提下,两个人能互相给予利益,便是朋友,若哪天她不在这行做了,这种脆弱的朋友关系很容易断裂。

  但温檐对这些不强求,她就是喜欢热闹,尤其和认识的人聚在一起宵夜啤酒。

  沈肖琦和身侧的人干了半瓶啤酒,回头看到温檐,笑起来:“哎呀!我们的大美人来镇场子了,呃……”

  后面的话,在看清对方的t恤裤衩和凉拖之后卡住,若不是那张艳若桃李的妩媚脸蛋,她差点都要认不出她了。

  “你今天……有点随性啊!”沈肖琦憋了半天,憋出这样一句话。

  温檐知道她的意思,但并不在意,伸手撩了把散到颊边的长卷发,冲她笑笑:“嗯,换个风格。”

  事实上她是还没来得及买衣服,衣柜里除了t恤就只有职业套装,宵夜穿那个更夸张,这几套t恤裤衩是她之前在剧组附近的超市里买的,因为超市没有女款的热裤,她就直接买了男款的沙滩裤。

  “……”身着l家闪片吊带裙,脚踩f家水晶高跟鞋的沈肖琦表示,温檐这风格换得有点吓人。

  不过令人嫉妒的是,即便是这样通身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块的打扮,也挡不住她长腿细腰的好身材,尤其这次见她,总觉得在她的媚.色.里似乎多了点令人心动的帅气,搭配这张脸,有种奇妙又吸引人的反差萌。

  包厢长条形的黑水晶矮桌上,已经摆上了几盆龙虾,口味众多,冰镇盐水十三香椒盐……啤酒调酒也摆了满满数排。

  一伙人坐着,喝酒的多,吃龙虾的少,且吃相都优雅斯文,和温檐想象中吆五喝六干杯吃宵夜的场面有所不同。

  她接过沈肖琦递来的啤酒,和她碰了下酒瓶:“怎么在会所吃宵夜?”大排档不香吗?

  “这天气,外面太热了,妆会花。”沈肖琦说着,冲她抛了个媚眼,“而且,在这里吃才能搭配甜品嘛!”

  温檐很快就知道她口中的“甜品”是什么。

  几个年轻貌美(?)的男人不知何时进了包厢,在温檐反应过来之前,几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在各处落座,包厢里的每一个人身边都没落空,包括她的身边。

  他们脸带笑容,神态自若,一落座就非常自然的进入状态,有的取过话筒陪身侧人选歌唱k,有的拿过筛子开始和对方玩,有的取了酒和对方碰杯笑语。

  沈肖琦身侧的那个男孩最绝,看起来应该和她认识,撒过几句娇,就直接上手替沈肖琦按.摩肩膀,还一脸心疼的看着她,满眼深情。

  刚戴上手套拿了一只龙虾想吃的温檐:……

  妈.蛋!她怎么就忘记了,最初让原主和沈肖琦关系亲近起来的原因正是彼此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但在这之前,对方都是自己玩自己的,从不会公开和她分享这些。

  “姐姐,我帮你剥吧?”在她身侧落座的一个秀气男孩声音温温柔柔的,一个劲朝她的耳朵吹气,“姐姐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你这么漂亮,来过一次我一定记得你……”

  温檐:……

  s..book278571889458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