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 第 9 章 穿了

小说: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 作者:南绫 更新时间:2021-06-21 03:35: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9

  “嗯,今天回来的?”温檐抬眼,只看见对方低垂的纤长睫毛。

  “对。”

  “戏杀青了?”

  “是。”

  “下面没通告了?”

  “嗯。”

  “……”

  洛嘉一过来时,正好听见这干巴巴的对话,不由笑起来:“怎么感觉你很怕温姐的样子?”

  苏遇森浑身一僵。

  温檐扬了扬眉。

  不得不说,少年,你真相了。

  洛嘉一一边给两人倒啤酒,一边感叹:“每次只要一想到温姐是你的经纪人,我就觉得好羡慕。这次要不是有她,我现在一定很惨……”

  温檐还是没出声。

  不得不说,少年,你再次真相了。

  命都没了,能不惨吗?

  洛嘉一拿起杯子,“温姐,我先敬你一杯!我这一声姐是真心诚意的,从那晚你救我开始,我就真把你当姐姐了,你不会嫌弃我吧……”

  “怎么会?”温檐笑了笑,“你这么乖巧懂事,谁都喜欢。”

  苏遇森骤然抬起视线,眸底带了点不易觉察的微颤。

  洛嘉一听见这话高兴的很,根本没注意苏遇森的神色变化,他仰头把啤酒喝完,又倒了一杯:“温姐,今天这顿简陋了一点,等过阵子这事热度没这么高了,我一定会好好请你吃顿饭!”

  这一周,洛嘉一经过温檐指点,寻到有力靠山,才明白一个能干又肯替自己着想的经纪人究竟有多重要。

  他是真心羡慕苏遇森,要不是他在天娱还有合约在身,违.约.金他又付不起,他都想直接去东悦娱乐,求温檐做他的经纪人。

  “哪里简陋了,我觉得挺好的,我最喜欢小龙虾。”

  “那你多吃一点,这家超级好吃的!”洛嘉一连连被夸赞,激动的脸都有些红了,直接上手剥了小龙虾放到温檐碗里。

  温檐:……

  总有男孩子,爱给她剥小龙虾。:)

  苏遇森的眼神变化洛嘉一没注意,她自然是看到了。

  这是怕她又对洛嘉一动心思?

  她看起来像这么饥不择食只要是个男的就想下手的人?

  温檐腹诽归腹诽,并没有因此刻意疏远洛嘉一的想法。

  之前的经验告诉她,苏遇森对她的印象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成型,并不是她说什么做什么就会改变的。

  救洛嘉一,生命可贵是一个原因,想要验证猜测也是一个原因,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降低苏遇森未来黑.化的可能性。

  她也明白蝴蝶效应,无论她做了什么,可能最后剧情还是会朝着原本的方向发展,但即便是这样,她也不会消极应对,什么都不做。

  毕竟她和原主不同,那些有违良心和原则的事她不会做。她有能自保的身手,网.络.暴.力也不怕,最关键的是,她会远离男主谢坤。

  所以,能阻止苏遇森黑.化最好,万一真阻止不了,她也不会让自己走上原主的凄惨结局。

  一顿宵夜吃了近两个小时,大多数时候都是洛嘉一在说话,他前阵子压抑太久,如今有点物极必反。

  看起来清秀安静的男孩子一开口如同话痨,止也止不住。

  苏遇森这两个星期虽然都在l城拍戏,但因为关心洛嘉一的情况,基本每天都会和他消息联系,于是被迫听了很多温檐的闪光事迹:温檐教他去找方际,温檐教他怎么谈判,温檐给他介绍靠谱又非常专业的心理医生,温檐哪哪都好……

  温檐温檐……

  苏遇森这几天总会想起那个晚上,她落在他身上的灼.热视线,带着强烈的侵.略.感和志在必得的占.有.欲,仗着一张艳.丽的表皮,以为只要她暗示对方就一定会被她迷住,实在令人反胃。

  可偶尔,他也会想起她在狭窄的延伸台上紧紧拽住洛嘉一手腕的模样,那时候的温檐和在酒店房间的温檐仿佛是两个人。

  他至今都不明白温檐为什么会救洛嘉一,当时的情况命垂一线,她不顾安危出手,他心底对她是感激的,实在不希望这件事的背后存在什么算计。

  可如果她真的存在其他目的……

  苏遇森抬眸,再次看向桌对面的女人。

  如果她敢对洛嘉一存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温檐:……

  该怪她五感过人吗,即便隔着桌子不抬头,她都能感觉到对方视线里的警惕。

  哟,不怕她了?

  温檐起了逗弄的心思,抬眼看向对面,苏遇森猝不及防,和她略带玩味的目光撞在一起。

  她瞳孔的颜色略浅,眼型深长,眼尾略扬,稍稍一点目光轻转便显得眼.波粼粼,格外妩.媚。

  他下意识想避,但一想到洛嘉一还是忍住了,目色沉沉的和她对视了数秒,最后在她唇角渐扬的笑容里,狼狈的侧头避开。

  这边两人的视线打了个来回,那边洛嘉一全无觉察,他正在接电话。

  电话是律师打来的,告之了他一些最新进展。

  温檐注意到他的表情,开口问道:“怎么了?有问题?”

  洛嘉一摇头冲她笑了笑:“不是,陈律师说,那几个造谣和恶意留的网民里面,有两个是未成年,一个初三,一个才小学六年级。”

  这个消息别说苏遇森,连温檐都大感意外。

  据陈律师所说,两人一个十五岁,另一个才十二岁,被带到警.局问话时害怕的瑟瑟发抖。

  据监护人所说,两人平时都是性格老实听话的孩子,就是挺喜欢上网,所以家长早早给买了手机,也不带去学校,就在家里用用。

  他们根本不明白,怎么小孩子上个网都能上出违.法的事情来?一直不断的问警.察是不是弄错了?直至陈律师抛出切实证据。

  那一条条被打印出来的造.谣.辱.骂和人身攻击,白纸黑字,用词恶毒,字字诛心,荒诞又滑稽。

  两个未成年又慌又怕,抖抖索索的说着论自由,一副“我还小我不懂我没犯.法”的架势,家长也在旁边又哭又骂又打的,整出了一场闹剧。

  一番问话之后,两个未成年终于说了实话,她们都是另一个流量的粉丝,大的那个还是个小.粉.头。

  洛嘉一虽然总被黑,但粉丝还是有的,因为和她们的流量是对家,平时在网络上总免不了互撕。

  大的不光自己撕,还开了几个群,有组织的领着一群人一起撕,在网络这层巨大的保.护.伞之下,潜伏其后且以自己作为小粉头而沾沾自喜,自然也要努力撕出一番成绩给群里的其他人看。

  起先是花费心思编出各种新奇的词汇,带着一群人撕的不亦乐乎,加上洛嘉一本身的网.络.黑.料众多,后来变慢慢发展成了造.谣.辱.骂。

  小的没什么脑子,完全就是跟风,别人在群里吆喝一句,她就像是不要命似的冲锋陷阵,到处造.谣人身攻击……

  未成年的确有保护法,尤其像他们这样连十六周岁都还没满的,但一通教育是免不了的,至于法律责任自然由两人的监护人来承担。

  以为来一趟警.局,听几句批评就能完事的监护人当听闻要面对后续法律责任时,纷纷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各自揪着两个未成年一顿打骂,这回不是做样子,是真的怒到恨不得打死算了。

  至于另外几个成年人,就没这么走运了,律师信直接递送到当事人公司。

  警.方那边传来的讯息是对方网.暴.造.谣洛嘉一的理由仅仅是因为看不惯,认为他就长着一张基。佬脸,就着几张似是而非的微.信对话图片,编造了大量的所谓“内幕真相”。

  他们靠着这样的方式发泄现实生活工作的不如意,自诩为正义发声,字字珠玑,沾沾自喜,寻找存在感,实则就是傻.逼。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人在网上恶意造.谣引导网.暴的行径已经被他们的公司所知悉,就陈律师这边得到的消息,造谣者已经被公司开除。

  但陈律师并不会就此作罢,证据收集非常全面,这两个人因为语煽.动影响极其恶劣,已经构成侮.辱.罪,陈律师直接走司.法.程序起.诉他们。

  而根据刑.法,他们将面对数万至十几万的赔偿,情节严重者甚至会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别心软,该罚款的罚,该进去的就让人进。”温檐临走之前,再次嘱咐了洛嘉一几句,让他等判定出来之后,将这次法律诉讼的结果都用公司的名义一一发布到网上,杀鸡儆猴。

  这是个挺漫长的过程,复杂又繁琐,很多人选择不告,大多是因为过程的繁杂。

  不过现在他身后有方际,有新的经纪人,不用他自己操心这些琐事,自然一切严格依照法律流程来进行。

  温檐走后,苏遇森帮着收拾了桌子,时间已快凌晨,洛嘉一让他干脆住一晚再回去。

  苏遇森这几天拍戏赶夜工,生物钟有点乱,一时半刻睡不着,洛嘉一从冰箱取出两瓶气泡水,伸手指了指楼顶。

  顶楼灯光黯淡,加上三十八层的高度,小区严格的门卫保安,根本不可能被狗仔偷拍到。

  洛嘉一休息的时候很喜欢待在顶楼,哪怕什么都不做,吹吹风也高兴。

  两人倚着栏杆,一边喝饮料,一边看着远方深蓝色的夜幕。

  “明天会是个大晴天。”洛嘉一勾着唇角笑,并没有因为两个星期前的事对这里有任何阴影,看样子是完全走出牛角尖了。

  苏遇森同样笑了笑。

  “哥,你戏拍的怎么样,还顺利吗?”

  “算是顺利吧。”苏遇森脸上笑容淡了几分,他其实对拍戏并没有太多喜爱。

  当初他考上艺术大学,原本是想专心做音乐的,结果没多久就签了娱乐公司,他以为签约之后机会变多,可以离梦想更近。

  可事实上他这种小透明一旦签下合约,就等于卖。身给了娱乐公司,通告工作都不能自己做主,和他以为的现实有很大差别。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直接和温姐说,她这么好,一定会帮你的。”洛嘉一知道苏遇森的情况,他喜欢音乐,就像他喜欢演戏一样,被迫去做自己不喜欢事情的感觉他很清楚。

  “和她说?”苏遇森拧起眉。

  这点他完全没有想过,刚签约公司的时候,他和上一个经纪人说过这些,但对方明显很不高兴,示意他别太多主意,表示他对这行一窍不通,还成天胡思乱想,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他认为他最重要的就是努力拍戏,努力红,至于什么爱好梦想这种理想化的东西等他红了不就都有了?

  对方喜欢完全听话的艺人,不需要他有任何自己的想法。

  至于温檐,他跟她时间不长,还没来得及想这方面的事,就已经被对方的举动语惊到了,根本不可能主动去提自己的梦想。

  洛嘉一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害怕再次受挫,于是鼓励道:“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啊,你别看温姐好像挺严厉的,但她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你表达清楚了,说不定会有机会。哥,能行不能行,总得要试一试才知道。”

  洛嘉一的话在他脑子里转了两天。

  这两天他没有任何通告,学校还在放假,他便一直待在公寓里自己开辟出来的音乐制作间,写词写歌,想借着工作让自己压下跃跃欲试的念头。

  若泰来给送日常生活用品时,幽幽叹了口气。

  别家的艺人哪怕没有通告,也会想办法多去公司,和经纪人或者公司的前辈艺人搞好关系,争取更多的通告机会。唯独他家的艺人,每次没有通告的时候总喜欢窝在公寓连房间都不出。

  若泰一边腹诽,一边麻利的将鸡蛋牛奶水果蔬菜一一搁入冰箱。

  苏遇森厨艺普通,这些蔬菜蛋肉他买的都是洗干净切好配好料的半成品,直接炒一炒就能吃。刚刚把东西归类没多久,紧闭的房门从里面开了,苏遇森走了出来。

  一身烟灰色的棉质居家服,t恤长裤,很宽松普通的版型,穿在身高腿长的他身上却像某个昂贵的大牌。

  二十出头的青年,刚走过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却格外受老天眷顾,即便是素颜皮肤也通透白皙,满满的胶原蛋白,脸上连颗痘都没有。

  若泰再次在心里叹息,他家艺人颜值是真的没话说,只可惜不符合时下影视剧的大趋势,可惜了。

  “打个电话给温姐,问问她在不在公司。”苏遇森最终还是开了口。

  “好——啊?”若泰惊讶的看向对方,他这是听错了吗?他家艺人居然主动打听温檐的动向!

  若泰直白的惊讶让苏遇森微微蹙眉:“照做。”

  “哦。”若泰拿出手机,刚想拨号,又问道,“如果温姐在公司,我该说什么?”

  “如果她在公司,和她约下午见面的时间。”

  “好的。”若泰应的飞快。难得他家艺人想通了,愿意努力上进,他自然要替他把事情办好。

  s..book278571889459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