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 第 10 章 穿了

小说: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 作者:南绫 更新时间:2021-06-21 03:35: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10

  温檐挂上电话,重新坐回小会议桌前和企划组开会。

  从救下洛嘉一至今,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忙工作。大概因为洛嘉一的事,从那天开始,她突然对经纪人这个行业有了兴趣。

  说的更深入一点,她是对这个圈子产生了兴趣。

  这个圈子看似五光十色,每一天有无数个人闯进这个行业,带着各种各样的梦想,纯粹的或是不纯粹的。可每一天,也有无数人在这个行业里受挫。

  梦想的翅膀被折断,人.性的底线被踩踏。

  有人承受不住,黯然退场;也有人越挫越勇,勇往直前;更多的人,杀红了眼,亲手折了翅膀抛开底线,只为了超越周围所有的人,成为最红的那个。

  社会人生百态,在这个圈子里愈发碰.撞.激.烈,色调浓烈。

  对艺人来说,经纪人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角色,是他们的引领人造梦辅助心灵支撑……尤其才刚刚入行还没大红大紫的新人,经纪人几乎掌握了他们的全部命运。

  造星的感觉,和开拳馆教人武术武德,在某个方面有些微妙的相似。

  兴趣来的很突然,天时地利人和,温檐花了两天购买衣物和日常用品,把公寓小窝整理的妥妥当当之后,接手了原主的全部工作。

  起先两天很是手忙脚乱的一阵,后来凭着原主的记忆,一点点上了手。

  经纪人这份工作说直白一点,就是个承接钮,在公司艺人和诸多资源方之间成为沟通的桥梁,没有特别高难的专业度,只要交.际应酬这块不是特别差,很容易上手。

  至于上手后做的好还是不好,就另当别论了。

  原主负责的艺人里面,除了苏遇森和任宁这两个没啥水花的小新人外,最重要的便是如今已爬上三线的艺人路桉。

  他最近在山里封闭式拍戏,要全部结束还有段时间,原主之前隔一段时间会去探班,不过他身边有两个能干的助理跟着,这阵子温檐可以暂时不过去。

  她这几天一直在开会,下半年度已经开始了,路桉的经营方向和数个行程通告以及主攻方向需要在原来计划案的基础上再次细化和确定。

  今天这个会议也同样,主要就路桉的造型宣发方向再细节化。

  她倒是没想到苏遇森会主动要求见她,以他对她避之不及的态度,这让她有点意外。

  这个会议比预计用时更长,等到会议结束温檐回到楼上办公室,已经超出她和若泰约好的时间接近两个小时。

  在若泰毕恭毕敬的视线里,温檐示意助理关上办公室的门。

  门被关上,室内只剩下两人,空气一下子变得格外安静。

  温檐穿过办公间,目光仍停留在手中打开的资料上。

  来公司这种地方,她自然不可能穿款式随意的t恤短裤,她身上这身黑色中袖休闲西服套是原主衣柜里没拆吊牌的新衣服之一,外套及膝,里面是一件白色短袖衬衣搭配黑色西装短裤。

  这几天温度又有些回升,即便是在空调间里,走动之后也有些热。温檐绕过办公桌,将文件资料和平板电脑搁在桌上,脱了西服外套,反手搭在椅背上。

  西装短裤的腰身收得很紧,勾勒出极其惑.人的弧度,黑白两色的衣裤色调对比强烈,衬得她皮肤愈发莹润如玉,即便站在办公桌后面,一双长腿依然醒目。

  她低头开了桌上的电脑,用手将滑落颊边的长卷发夹去耳后,觉察到面前毫无动静,有些狐疑的抬头。

  苏遇森几乎瞬间移开了原本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因为侧头避视的动作太急,不由的显出几分狼狈来,耳尖甚至有些泛红。

  他想自己应该是有些不习惯,毕竟前面几次见到她,她都是t恤短裤拖鞋,他甚至好几次都怀疑她穿的是男款的大裤衩——以至于他差点忘记了她在工作时的模样和在工作领域的专业度。

  “你站门边上做什么?”温檐有点不解,示意了下桌子对面的椅子:“过来坐。”

  他压下情绪,一不发的走来坐下。

  温檐向电脑导入资料,浏览之前会议的资料,她等了一会,没见他开口,不由疑惑:“找我什么事?直说吧。”

  他迟疑着开了口:“温姐,其实我不想继续拍戏了。”

  温檐扬眉:“哦?不想拍戏?所以你是想回学校专心读书?”

  她知道他之前大学考试成绩相当不错,在学历普遍偏低的娱乐圈,完全属于学霸级人物。

  她也知道他对拍戏兴趣不浓厚,更不是会来事的性子,现阶段完全可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业上。

  就像任宁,一星期前就被她直接丢回学校。

  她是签约公司后才考的大学,是一所不算很出名的民办艺术学院,原本是想混张文凭,顺带学一下表演。但在温檐看来,她如今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也没有一技之长,所以她勒令她先回学校安心读一年书。

  一年后,看她表现再决定下一步。

  如果苏遇森也想暂时专心学业的话她是赞成的,毕竟他还有一年也要毕业了,不差这点时间。

  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有点意外。

  “其实……我写了一首歌,你能听一听吗?”

  在原主的记忆里,苏遇森和唱歌两个字压根就扯不上一点关系,从她成为他的经纪人开始,规划的方向便是影视剧。

  实力演员拿奖冲击世界奖项,便是原主替他设计的演艺之路。

  苏遇森也确实照着这条路走了下去,走的不算顺利,但最终还是拿到了不少有分量的奖项。

  至于音乐,即便搜索原主全部记忆,这个领域和苏遇森依然毫无关系。

  可现在他却告诉她,他写了一首歌?

  温檐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想亲自唱给我听?”

  “嗯,伴奏音乐已经做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借用一下录音棚。”

  “你自己做的伴奏?”

  “是。”

  虽然她对这一块不太了解,但想也知道制作比作曲更难,毕竟一个只是单独的旋律,另一个则要各种旋律节奏融合。

  温檐上上下下的打量他,那探究的目光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在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如今被她这样打量,他还是有点难堪,像是赤.果.果的站在她面前,他所有的隐.秘都无所遁形。

  可音乐是他心里唯一的执念,他不知道和一个曾经(也可能是现在依然)对自己有所企图的经纪人谈他的梦想是否有意义。

  或许她根本不屑一顾,会嘲笑会冷冷讽刺,然后像上一个经纪人那样否定。

  可如果他不开口试试,他不甘心。

  苏遇森内心纠结着,耳旁却传来温檐爽快的声音:“行啊。”说着,她伸手去拿桌上的电话,直接拨打了公司的内线,询问录音棚的事。

  “什么?”她应的这么快,他反而愣住了。

  “怎么了?”她将电话放下些许,看向他,“不是要用录音棚吗,又怕了?”

  “不是!”他有些激动的站起来,声音甚至有些颤抖,“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

  “那就行。”温檐拿起电话,重新和那头的人对话。

  她一直觉得他说话时的声音很好听,是一种略微低沉的磁性,带了些鼻音。

  他不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语调也总是轻缓优雅,这样的声线,只要不走调,唱抒情类的流行歌曲应该不会差到哪里。

  温檐叫了录音棚的音乐老师帮忙,对方调好设备知道曲子是原创后也来了兴趣,和温檐一同坐在那里听。

  温檐起先还颇有兴趣的打量面前复杂的设备,不时询问一下音乐老师某个按钮的作用,但随着伴奏音乐的响起,她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这个节奏……这是摇滚吗?老师,我不太懂。”温檐扬眉,她还以为他会唱慢歌。

  音乐老师隔了数秒才回道:“不是摇滚,还是pop——就是流行音乐,但似乎融了不少其他的元素……嗯,挺大胆的,编曲很丰富,唱的也很好。温姐,这是你的新人吗?你眼光可真不错!”

  对方大为赞叹,可听着听着,眼神里却慢慢浮起一些遗憾之色,“只可惜,这样的风格并不是时下大流,市场的接受度很难说……”

  温檐看着录音室内投入情绪专注演唱的青年,他唱歌时微微抬着头,眼帘半阖,从唇到下颚再到脖颈,有非常优美动人的曲.线,那种青涩的少年气已经被意气风发的自信所取代。

  他用声线音色和旋律说话,此时此刻,在音乐的领域里,他便是能主宰一切的王者。

  她轻轻勾了勾唇。

  试听结束后,音乐老师退出了录音室,把空间留给两人。

  “兴趣爱好?”温檐交叠手臂,以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身后的设备台上,看着坐在沙发上恢复成安静模样的人。

  苏遇森动了动薄唇,他想说这是梦想,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嗯,我觉得比起拍戏,我更擅长音乐。”

  “以前怎么不说?”她问道。

  “说过,没用。”

  温檐明白了,他上个经纪人估计和原主是一样的想法。

  也对,这个世界影视行业很发达,但音乐这块却是短板,音乐人很少,叫得上名字的歌手大多中规中矩,风格单一,职业音乐舞台以及偶像这个概念根本还没出现。

  “所以,你今天找我意思是,你想要走音乐这条路?”她有点明知故问。

  “对。”

  “你每次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她差点笑场,“行了,我知道了。在我给你答复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她顿了顿,严肃了表情,“虽然你目前还没什么名气,但你毕竟年轻,事业不过刚开始。这一年,你多少算累积了一点基础,说不定再过一年或者两年,你碰到一个适合的角色,情况会有所不同。

  你可能会出名,会有很多人认识你,你甚至有可能得奖,在这个行业取得别人梦寐以求的成就。可你现在想要去搞音乐,等于抛开之前的努力从头开始,你也知道你的风格,可能你一辈子都会默默无名……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他抬头,两人的视线对上,他不避不闪,安静的点点头。

  “ok!”温檐扬眉。

  苏遇森眼睛一亮,她这是……答应了!?

  但很快,温檐取过手机,用微.信分享了一个地址给他,“晚上九点,来这个地址的七号包厢找我。”

  苏遇森看了眼手机屏幕,脸色瞬间一落千丈。

  那是一家高级会所的地址。

  温檐很努力才把笑容忍回去:“你这脸变的——是不是又在脑补什么?”

  他一不发的看向她,眸色沉敛,眉心微蹙。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他一个字都没说,她却像是从这双深黑干净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控诉。

  幻觉?

  温檐有种自己正在欺负他的错觉,她抚着额角,轻轻叹了口气:“别脑补了,不是和你说过我的取向喜好吗,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她走到他面前,冲他缓缓笑了笑:“别乱想了。歌很好听,唱的也好,晚上记得准时!”

  银心会所的七号包厢,是沈肖琦朋友聚会时的另一个大本营。

  当然,银心会所和之前两人见面的会所不同,这是家很纯粹的会所,只有服务生,没有少爷。

  一般沈肖琦约在这里时,代表她除了休闲放松之外还想谈一谈工作。

  b城电视台最近要做一个新的歌手比赛节目,这样的综艺以前也有过,算不上新颖,会有一批观众,但因为比赛规则来来去去就那么回事,所以想要有所突破也难。

  这样一个不热不冷的项目最后落到了沈肖琦所在的这组,节目人选还算容易解决,毕竟现在想红的人多,怎么都能找到几个好的凑出一台节目,但规则流程却让她很心烦。

  沈肖琦是个有点强迫症的女强人,之前负责的几个综艺节目都很出彩,否则也不会三十岁不到就爬到现在这个位置。

  可这次落到她手里的,明显是烫手山芋。她已经开了几天会议,策划剧本推翻了一稿又一稿。

  如果降低要求,当然不会这么累,可她不甘心。

  “那个死肥猪,上次想约我被我拒绝,这次居然把这个项目推到我这组,要不是有裙带关系他能在电视台混到现在?”

  温檐到的时候,沈肖琦正骂骂咧咧,旁边坐着的两个都是同组的人,温檐也认识。

  沈肖琦见到她,直接递了杯酒过去,温檐接过直接喝完了,豪气干脆的模样让对方笑起来:“我怎么一见着你心情就好呢?”

  “因为我今天没穿t恤裤衩?”温檐女汉子气息浓郁的撩了把头发,沈肖琦笑得更开心了。

  她身边的人让出位置,温檐和几个人打过招呼,坐了过去。

  这个综艺节目沈肖琦和她提过。

  她们两个人经常资源交换,双方对外口风都紧,加上节目还在策划阶段,所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前几天沈肖琦在微.信上和她聊到这事,说了大概的构想,也说了自己的困境。

  温檐觉得对方已经非常厉害了,毕竟这个世界娱乐圈的音乐领域还处在初级阶段,她设计的歌手比赛,已经更接近现实世界里的选秀综艺,除了惯常的舞台pk和末尾淘汰,也加入了各种人设情节,突出梦想与友情的碰撞。

  选人标准也从以往的端正硬朗型朝花美男的方向偏,并加入了年龄限制,虽然没有提出idol这个概念,但大方向是对的。

  而且,她总觉得,沈肖琦不是想不到更好的,而是被世界限制了。

  毕竟这是个小说世界,既定模式无法轻易被打破。

  但就算是这样,在原情节里,这个歌手比赛也引发了一波热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酒喝了几杯,沈肖琦开始聊工作:“来,和我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不一定有用。”

  “没事,多个人多点意见。”

  “其实你设计的整个比赛框架都很好,只是比赛方式和以往的歌手比赛节目相比相似度太高,也就是你说的不新颖。”

  “没错,我纠结的就是这个。”

  “那你有没有想过,让比赛形式更丰富一些?不只是单纯的唱歌pk,而是做成音乐舞台。一个完整的音乐舞台,除了唱,还包括跳,甚至创作。每个选手也会有各自擅长的方面,但如果有人这两者甚至三者都擅长的话,会呈现出一个什么样的舞台?”

  温檐记得,在她的世界里,早年曾有过一个非常火爆的选秀节目,具体叫什么名字她已经记不得了,唯独记得那次节目造出了很多后期红遍娱乐圈的艺人,例如楚明涉陈泽洋。

  那个节目,是第一个提出“集体住宿制”“二十四小时连续拍摄”和“评审兼任导师每周固定授课”这几个重要概念的选秀综艺。

  除了“选”,更多的体现了“秀”。

  她还记得节目大火后,有专业人士分析这次选秀节目,表示一开始节目组花费大力气请来了亚洲歌后左子倾,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意味。

  左子倾这三个字,瞬间提升了节目的格调,之后又靠着她的人气顺利拉到赞助让节目制作开播。

  集体住宿制和二十四小时连续拍摄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节目更加透明化,更多的呈现一些舞台背后的练习镜头,让观众除了看到完美却单一的舞台之外,也更多的了解这些年轻人的困境和努力,这样会让观众更有代入感,也更加能接受热爱音乐的年轻人。

  而评审兼任导师每周固定授课使得综艺多了很多有趣有意思的场景,让剪辑播放的素材更加丰富精彩。再加上每一周一次末尾淘汰制的精彩厮杀,这一系列的点结合在一起,最后呈现出的节目超出预期的火爆。

  这样成功的一台综艺,温檐不想伪装成为自己的构想,便以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为由头,将几个重要的点提了出来。

  同时也告诉沈肖琦,这是从未实施过的构想,有没有用是否适合她不清楚,只给她当做开阔思路来用。

  “你的意思是,像游戏那样,做养.成.类的综艺比赛?”沈肖琦很快抓住了重点:“集体宿舍和24小时连续录影……这很新颖啊!”

  虽然实施起来会有不少困难,例如授课和集体宿舍的场地,二十四小时连续录影所需的设备器材等等,都是一笔庞大的开支,但沈肖琦有预感,如果能依照这些构想真正把节目做起来,说不定会是国内相同类型综艺里的一匹黑.马!

  沈肖琦酒也不喝了,当下打开笔电,和温檐还有另外两个编导商谈起了各种细节。同时又表示,这几个构想都是温檐提出的,她觉得她也应该参与进来,进节目当评委,顺便给这些新人上几堂娱乐圈生存法则必修课。

  “我就算了,还是待在幕后吧。毕竟这些想法也不是我的,只是沾了别人的光,主要我现在也想不起来那本书的名字……而且,我只是动动嘴,真正要填充细节再实施,还得靠你和你的团队。”

  “怎么突然这么谦虚?”沈肖琦笑道,“这可是选秀综艺呢,如果依照你提出的这些,届时会有很多年轻帅气又有才华的小男生一脸仰慕的看着你,还能每周见面,这福利你真不要?”

  “说到福利,我倒是有其他想要的福利。”温檐话音一转。

  “你说!”

  “我这里有个新艺人,很适合这档节目,我想保他进决赛。”

  s..book278571889459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同时攻略了顶流黑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