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名侦探美琴 第34章 034今日是短小君

小说:某科学的名侦探美琴 作者:波兰雪树 更新时间:2021-07-01 11:46: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起来,御坂最近在忙什么呢?”

  帝丹小学一年b班,柯南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讲台上,数学老师不断地重复着简单的算术,悄声问起了身边的哀。

  “什么忙什么?”

  “问你啊,你不是跟她住一起吗?”柯南往小哀那边靠了靠,用手挡着嘴巴,“她最近好像忙着什么事情,不可开交的,我想找她说点事都没时间听。”

  “......”

  “灰原——”

  柯南的身体忽然僵住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上方传来。

  “柯南!”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你自己不好好听课也不能打扰灰原同学知道吗!”

  “......嗨。”

  “噗嗤——”

  看着老师一转身,便嚣张笑起来的小哀,柯南额头冒出一滴冷汗。

  狠狠地幸灾乐祸了一番的哀其实也是把柯南的话听进去了的。最近这两天,那个女人确实还挺奇怪的,好像在调查什么事,可是看她的委托记录,又没有接下什么新的委托,这样一来,到底会是在查什么事呢?

  查什么事?

  那当然是——

  “呜哇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你再、你再过来......我......”

  光天化日之下,小巷里却仿佛被阳光刻意忽视了,昏暗无比,一个穿着帝丹高中制服的男生被狠狠推到了墙上,他面色惊恐,仿佛遭到了袭击的青葱少女。

  男生瘦小白皙,个子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皮肤却白皙得像是多年未见阳光。

  啪!

  金属与肉.体拍击的声音响起,男生被吓得打了个激灵。

  “不是......我真的就是,随手.......拍到......”

  男生的用词语无伦次起来,他颤抖地看着对面的少女,明明不算是多么炎热,甚至还称得上凉爽的天气,他却已出了一层的汗,汗液浸湿了他整个后背。

  “随手?”

  茶发的少女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随手就能拍到女生裙下?你给我再随手一个试试?!”

  “我......我我......”

  男生紧盯着少女的右手,那只手正握着一根长度在三十公分左右的铁棍,不时击打着左手掌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就在这时,少女突然扬起了右手!

  “啊!”

  男生凄厉地尖叫一声,抬起手臂挡住了自己的脑袋。

  然而,预想之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他大着胆子放下手臂,睁开一只眼睛看去,只见少女已经收回了手,反而拿出了手机和磁盘,冲他挑起了眉,推荐阅读sm..s..

  “都在这里了?”

  少女手中拿着的,是他多年来拍到的“风景照”。

  心里虽然很是可惜,但是这种时候,也只能承认下来......

  “很好。”

  男生听到少女这么说道,心下松了一口气,刚放松下来,就见少女将铁棍点在了自己身上,然后——

  啪——哒!

  看着男生倒下的身影,美琴皱了皱眉,嫌弃地踢了一脚。而后看着手中的手机和磁盘若有所思。

  这些天来,她都在查关于自己穿短裤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如果说是在踢自动贩卖机的时候被发现的倒也算了,可问题是,她又没在这个世界踢过!至于弯腰转身的时候被人看见就更不可能,以帝丹校服的长度,除非是对着人折叠着弯下腰去,不然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简单来说,这一定是有人做了坏事。

  美琴既然能为了防止走光往裙子里穿短裤,就说明她本就是相当保守的性格,那么,“可能被人偷拍了”这种事,自然会让她羞恼。

  虽然她的能力让她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预防这些事,可一旦对方是在人比较多的时候,以快速的方式进行,那么一时失察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了。

  但是,反过来说,既然对方有胆子在人比较多的时候动手脚,那么被她抓到的概率也就会大大增加了。

  这不,人就抓到了。

  只是,这接下来,又该怎么处理呢?

  美琴的心里浮出了一个主意。

  ——

  “美琴,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啊?”放学的时候,小兰突然这么问道。

  “哎?什么?!”

  “小兰是问你,女仆装准备得怎么样了,”园子说道,“你该不会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吧?”

  “......”糟了,真的忘了!

  “不会吧,周末就是比赛了欸,你要是忘了,下川同学那边......”

  “没事的啦,哈哈,我这不是有别的事忙嘛,再说了......(谁知道这个周末还会不会来了啊)”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我是说......女仆装这种事不用担心啦!”

  “说起来,你说你有事在忙,到底在忙什么啊?”小兰好奇地问道,“柯南之前都在问我呢。”

  “也没什么事啦,我抓到了那个偷拍我裙底的猥琐男,正打算找律师呢。”

  “律师?”

  “嗯,这种事可不能轻易就放过他了,我一定要他吃点苦头才行!”美琴一说到这个人就气从中来。

  “既然你要找律师的话,我给你推荐一位呀,绝对是超赞的律师!”

  “啊,不用啦,我已经找到了可以帮我处理的律师了~”

  “哎,那还真是可惜呢......”

  美琴实在搞不明白小兰到底在可惜些什么。不过,这之后的结果,证明她确实找了位不错的律师,虽然对方主业不是做这方面的,而是刑事辩护,但处理起来也是相当干脆漂亮。

  那个男生应该也吃到苦头了吧,希望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不过,比起这些,眼下更应该在意的果然还是——

  “女仆装?”

  御坂宅,一个清丽中带着些许稚嫩感的声音响起,带着满满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

  “啊,这个是因为......你这个眼神什么意思啊!”美琴涨红了脸,大幅度地摆动着双手,想要挡住哀的视线,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焦急,像是个偷看女仆装被人发现的小男生。

  “唔,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惊讶,”哀的声音恢复平静,她双手抱肩往椅子扶手上轻轻一靠,明明比坐着的美琴还低了些,却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场,“你居然还有这样的癖好啊。”

  “癖——都说了不是那样的啊!”

  “不用这么大反应啦,喜欢穿女仆装也没什么问题嘛,虽然......”哀的视线在美琴身上扫过,“你身上的萝莉控属性才叫我比较担心呢。”

  “萝、萝莉——我在你心里到底是有多奇怪啊!!”

  这之后,在美琴的据理力争下,哀算是相信了她的说辞(大概吧),反正,对话是可以继续下去了。

  “你的话,还是稍微传统一点的女仆装就好了吧。”哀打量着美琴,说道。

  “为什么?”

  “那种夸张的你也不敢穿啊。”

  “......就算是事实但为什么......”被你这么说出来我反而有种羞愧感呢?

  “对了,这个是什么?”

  哀突然岔开了话题,美琴也没多想,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桌面上,静静地躺着一封精致的邀请函。

  “这个啊......葬礼的邀请函。”

  “什么?”

  美琴的手轻轻覆在邀请函上,神色莫名。

  “也算是我来到这里的导火线。”她摸索着邀请函上的烫金字痕,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江户川说他周末要和毛利大叔去月影岛,你应该去不成了吧?”

  “是吧,要是没有那个什么大赛就好了......我到底为什么要参加这种东西啊!”

  结果......

  虽然是周末没有错,但是春去秋来,柯南从月影岛回来了,小兰见到了“新一的女朋友”,那场大赛——在美琴紧张地等待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过去了。

  就像是准备了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果临近期末,却突然来一句不考了。虽然有松了一口气的喜悦,但更多的确实努力付诸东流的愤懑。

  美琴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因此,她看着那座一等奖奖杯,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心地笑出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