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5章 图书馆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01 14:5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餐的时候,斯莱特林们还没有回来齐,长桌上空了一大片。为此级长和学院首席还专门用困惑的眼神看了好几眼。

  不过这不重要。

  德拉科淡定的拿起刀叉准备享受自己的晚餐。

  萨拉查突然从窗口飞进来,在长桌上进行了一个帅气的俯冲,最终有惊无险的落在了德拉科前面。

  “是马尔福夫人寄给你的糖果吗?”布雷斯侧过脑袋去打量它,猜测道。

  “我猜是羊皮纸,马尔福家规和斯莱特林守则都没抄完呢吧?”潘西愉快的调侃他。

  “……”德拉科黑着脸,“大晚上的,别惹我潘西。”

  诺特:“猫头鹰塔楼那边并没有多少有用的记录,不过最近确实有好几只猫头鹰同时接了伊凡材料铺子的单。”

  “但是这不能确切的证明波特在熬制魔药。”德拉科蹙起眉,“最近石化的人很多,那些麻瓜种有不少都买了些曼德拉草。”

  “石化?或许这才是重点,瞧!咱们一直专注于是谁被石化,而不是为什么是石化。”格林格拉斯轻巧的撩一下金色的长发,“而且石化总让我想起美杜莎。”

  “或许是因为那本该死的《贵族手册》里唯一有点意思的东西就是美杜莎的传说了。”潘西数了数:“我记得我至少抄了有四十遍这个故事。”

  “美杜莎?”德拉科若有所思“攻击力强,蛇女,对视石化,对视,我好像看到过这些东西的记录,在我父亲的书房或者......地下室。”

  “去图书馆找找?”布雷斯说“虽然我不觉得你能找到曾经看过的那本书或是记录、手抄本之类的。不过贝克应该也在那里,或许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我需要一张许可纸条进入禁.书区。”德拉科看向长桌前的教授席,“但是,院长应该是不会给我的,啧,这可真有些麻烦。”

  很快,他的眼神就从长长的教授席位上精准的定位了某个搔首弄姿的金发教授,“哦,看看那是谁。”

  “洛哈特?”布雷斯微妙的说“是的,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既然你也这么认为,”德拉科满意的看着他:“那就交给你了。”

  “等等,什么?”布雷斯把递到嘴边的吐司默默放回去。

  “奥,得了吧,布雷斯,难道你要我去讨好他?一个蠢乎乎的大蜥蜴!”德拉科理所当然的说。

  “……这还真是个无法反驳的理由啊。”布雷斯假笑:“一想到我们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要去委婉的奉承傻瓜洛哈特,我简直忍不住要怀疑是马尔福破产了还者斯莱特林垮台了呢。”

  “噗—”潘西掩面,“你真幽默。”

  “既然你如此赞同我的观点……”

  “纠正,不是赞同,是被迫参与”

  “哦?是谁强迫你了吗,身为一个优秀的首席,我想我有义务先解决内部矛盾。”

  “是我的良心。”

  “那真是遗憾。”

  “是的呢,先生。”

  德拉科拎着他的包裹趾高气扬的走了。

  “哦,多么精彩的对话。”诺特拿过布雷斯前面的蓝莓酱“我简直痛苦于一直对你的不了解,布雷斯,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有良心的人。”

  “……”布雷斯:“假设你不想在院长的课上享受到波特的待遇,我建议你闭嘴。”

  “哦?你想怎么做?”诺特下意识扭头去看格兰芬多:“像你以前对待波特一样在他的锅子里放一些小可爱吗?”

  “我真是受不了了!八眼蜘蛛哪里可爱了!”格林格拉斯不客气道,她蔑视的看向布雷斯:“要不是怀疑你看上头儿了,我简直以为你的眼睛出问题了。不是去看傻大个洛哈特的自传,就是跟诺特一样管那玩意叫小可爱!”

  “!!!!”

  静默几秒后,布雷斯干巴巴的说:“我真感动,达芙妮。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对德拉科有非分之想,并且我没认为八眼蜘蛛是小可爱,只是韦斯莱恰好怕它怕的要命。”

  “瞧,你也说了,你只是不知道,而不是不。”格林格拉斯斩钉截铁的说:“从现在开始我终于不用疑神疑鬼于你总是隔开我们和头儿并为此心神不宁了,因为我确定它变成了现实。”

  “老实说,我居然一点都不意外这个结论。”潘西纠结的说:“无论是达芙妮你总是盯着他们看,还是布雷斯每次都要和德拉科一块儿什么的。这用来解释你俩的行为简直精确极了。”

  “……很好,我现在已经无法正视明天预订的约会了。”

  诺特点头,点到一半突然质疑:“等等,你昨天说的不是今天下午约会吗?”

  “真不想承认,我建议德拉科去图书馆之后,就决定把约会延迟了,必要时取消。”布雷斯说着突然得瑟起来:“我就说我几乎从来不给一个确切应诺的习惯,是极为明智的。”

  “这下我相信你了,达芙妮。”潘西捂脸:“你还好意思说,布雷斯,你给德拉科的永远是确切的应诺!”

  “你早该相信我,潘西。在这种事情上,我永远有堪比预家的直觉。”

  **

  布雷斯捏着牺牲尊严换来的小纸条,心情复杂的在一排排书架间寻找一颗铂金色的闪亮亮的小脑袋。

  不过今天有点困难,因为灯光很好,照在木质书架和桌子上耀眼的如出一辙?

  布雷斯摇摇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你在晃什么?”

  布雷斯一抬头就见德拉科挑高了眉毛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还不待他给个像回事的解释,德拉科就点评道:“蠢透了。”

  “......”布雷斯拉开椅子坐下,“你在做什么?贝克呢?”

  “看魔法史的论文,中世纪焚烧女巫事件。”德拉科在纸上写下几个单词:“关于这个事件只有寥寥几张从教廷那里搜刮的名单。真正可以研究的东西太少了。至于贝克?他刚刚走,说是有了条线索。”

  “宾斯教授上课的时候好像也没怎么提到这件事。”布雷斯骤然蹙起眉:“或许他是想提示什么。”

  德拉科看着他:“密室?最近称得上是大事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宾斯教授对密室的了解肯定比我们想象中深得多。”

  “或许重点该放在教廷焚烧女巫的同一时间线霍格沃茨这边发生了什么。”德拉科合上书,茅塞顿开:“你觉不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

  “?”

  “就像闯关游戏,给了无数条路径,确保无论如何都能够到达终点。”德拉科勾起唇角,看着桌子边儿,仿佛上面的木头花纹突然开花了一样,轻声道:

  “我们参与了波特的游戏,是不是。”

  布雷斯拿笔的手一顿,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什么,“跟去年一样。”他气笑了:“这怎么哪都有波特的事儿!霍格沃茨是专门用来养救世主的?”

  “又是我们那个伟大的明智的校长安排的。”德拉科讥笑道:“要不是有个还算有头脑的格兰杰,就凭傻宝宝波特和红毛?能推出答案来,我就不姓马尔福!”

  “啧,为什么要把宝压在波特身上”布雷斯用了个闭耳塞听:“别人也就算了,他总该知道波特能活下来是因为有个好妈妈吧。”

  “他不是把宝压在了这上面。”

  德拉科轻抚羽毛笔上的雕花:“而是他能确保霍格沃茨里不会死掉任何一个学生。所有到现在为止出事的学生都只是石化而不是死亡,不是吗?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来塑造一个精神领袖呢?”

  布雷斯若有所思:“或者直接说,他的继承人。”

  德拉科不可置否,他拿过布雷斯的小纸条进了□□区。布雷斯留在那继续写他的论文。不过进展并不顺利,直到德拉科从□□区回来,布雷斯都没有写几行,他一直望着德拉科离开的方向出神,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想了点什么。

  德拉科抱着一本不算巨大的黑色书籍《中世纪传说》有些兴奋的说:“□□区少了本书!”

  “......”布雷斯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我才不是书呆子。”德拉科嫌弃又带有几分气恼“我只是上次帮教父拿过那本书而已,这本书!”他示意手里的书,“恰好是《强力药剂》的姊妹篇,记载的就是那些魔药为什么被研究出来以及用在了哪里。”

  “你为什么拿这个?”布雷斯问完突然反应过来:“你认为那本书是波特他们拿走的。”

  “既然有人在开路调查了,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利用?”德拉科得意洋洋:“他们果然在配置违禁魔药,这次肯定能让格兰芬多的宝石见底,没准还能变成黑的呢。”

  “不过,他们为什么要配置魔药?”布雷斯有点想不通的捏捏鼻根,“有什么信息或线索需要他们动用违禁魔药吗?”

  “这还不简单?”德拉科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布雷斯棕色的眼睛,“过一阵子去看潘西放在那的水晶球就知道了。”小说首发ls.xs.sm.xs.

  布雷斯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见他又继续说:

  “但是,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想想看《强力药剂》加上非洲树蛇皮和双角兽角的粉末会发生什么?”

  布雷斯睁大眼,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一样,轻轻说:“复方汤剂?!”showbyjs('hp铂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