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17章 办公室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01 14:5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霍格沃茨因为出现了新的攻击事件,开始了全城堡戒严,晚上六点以后不允许在城堡游逛,并且每节课都有教授护送。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前两天的情人节晚宴真的起了放松的作用,总之小巫师们大多乐呵呵的,有些甚至觉得教授小题大做了。

  尤其是戒严后,生活还平静的像水一样。恐慌好像一下就蒸发了,而且随着期末考试的临近他们开始焦虑考试成绩的问题,更加没有心思去想什么斯莱特林继承人或是石化事件。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毕竟人的恐惧情绪是有时间限制的,更何况他们潜意识里已经觉得最坏不过是被石化然后去医疗翼躺一阵子没准还能错过考试。

  但是总有什么会让你一直绷紧神经的,比如一个心情暴躁的教授的魔药课。

  “格兰芬多扣十分,因为你的愚蠢,波特。”

  脸色阴沉的男人经过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波特,扔下一句不容拒绝的话之后,看都没看后者一眼,甚至连他以往最喜欢的大段的嘲讽都懒得再说出口,转身大步回到讲桌前。

  他的心情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差,就算是认为他一直心情都很恶劣的格兰芬多也敏锐的意识到不同,机智的降低了存在感,并对吸引了大部分炮火的哈利·真救世主·波特致以深切的感激和同情。

  波特已经彻底放弃抵抗了,从前天他们被斯内普在厨房堵个正着开始,这两天除了在魔药课上被虐待,就连在走廊上撞到都会被扣分,而且理由似乎是固定了——

  “因为你的愚蠢,波特。”

  “因为你愚蠢的英雄主义,波特。”

  “因为你肆无忌惮的愚蠢的向你的同学灌输错误观念,波特。”

  在斯内普挥动魔杖添加板书的功夫,格兰杰冷静的把课本翻过一页,飞快的说:“斯内普教授应该是觉得你带坏了马尔福。”

  韦斯莱傻乎乎的说:“啥?哈利你干啥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波特感觉自己简直能冤死,郁闷而自闭的说:“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每次马尔福被训我都能在场,虽然这听上去挺解气的不像是件坏事。”

  格兰杰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即就感觉到一股冰冷阴沉的视线锁定了自己,她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胳膊,迅速坐正一句话都不说了。

  斯内普把视线转移到埋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波特身上,感觉自己的火又窜上来了。波特整天惹祸找事,往危险的地方钻他早就有准备了,更何况他毕竟顶着个救世主的名头,如果什么都不会等真正遇到危险了只能束手就擒。

  但是德拉科·马尔福不一样。他完全可以一直呆在安全的地方直到危险平息。这个孩子一出生,他们开始寻找各种能够让他在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中安稳活下来的办法。

  假如伏地魔真的复活重来,必然会联系他们这些旧部,马尔福家族因为权势财富是不会当场被清算的,那么德拉科就会是伏地魔用来牵制他们的筹码,甚至还会被故意派遣一些危险的任务来惩罚他们。

  所以,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避免德拉科拥有过多的实力。伏地魔为了牵制马尔福家族是不会让他去送死的,这种情况下德拉科的实力越强就越不利,因为这意味着伏地魔派遣给他的任务会越危险。

  但是——

  斯内普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看着波特的目光越来越阴沉,最近开始德拉科居然在明知道危险的情况下还一股脑往里面去,很难说不是被波特影响的,没错,这种愚蠢的英雄主义除了波特还有谁呢。

  “波特的脑袋都快低到桌堂里去了。”诺特兴致勃勃的围观着教室另一边的惨状,捅捅旁边的布雷斯,“真惨啊。”

  布雷斯无所谓的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已经开始滚泡泡的药水,脑子里却想着被勒令停课去给蟾蜍剥皮的德拉科,想到那张精致高傲的脸上会浮现出的嫌弃的表情,不由一乐。

  “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在看到被捣碎的青蛙脑子之后会笑的像只愚蠢的发情的孔雀,扎比尼先生。”斯内普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他伸出手指狠狠的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但是你最好把它收起来,否则我不介意每节课都给你时间和空间去跟一桶青蛙脑子独处。”

  布雷斯听了这话,嘴角抽动几下。听到自己附近小伙伴们压抑的笑声,尤其是旁边这个,狠狠的一脚踩下去,然后微笑的看着教授的黑脸说:“当然,教授。”

  斯内普对此则是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身擦肩而过。

  ……

  德拉科板着脸把最后一只蟾蜍的皮剥下来,面无表情的盯着皮上的某个似乎是脓包一样的东西炸裂开溅了他一手套的不明液体,桌面上简直一片狼藉,一旁的小木桶里堆积了过半的黏糊糊的蟾蜍皮,边缘还悬挂着往下滴答的血迹。

  “!!!”当塞德里克·迪戈里敲响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并被门上被嘱咐过的美杜莎蛇放进来后,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没被吓得往后退一步然后拿魔杖指着人都是他心理素质好,迪戈里在心里腹诽几句,安慰自己被吓到的小心脏。

  “作业放在桌子上。”德拉科眼皮都没抬的说,显然是有被提前知会过会有人来交作业,然后又毫不留情的拿起小刀利落的把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的脑袋割了下来。

  迪戈里:“……哦。”我还是赶紧走吧。

  “喂——”德拉科犹犹豫豫的开口,看见迪戈里困惑的看过来之后又突然有点懊恼自己的冲动,补救一样飞快的说:“没事。”

  虽然他们在两年前的法国魁地奇世界杯上见过,这个出身于世代赫奇帕奇家族的学长还不着痕迹的帮过他,但是毕竟没什么交集。

  迪戈里温和的笑了笑,主动说:“是跟斯内普教授发生了什么矛盾吗?”

  德拉科看着他,不说话。

  “你对斯内普教授的了解大概是胜过我的,但是在作为他的学生方面还是我比较有经验。”迪戈里毫不在意他的冷漠,说实话,要不是这个二年级的小斯莱特林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他都想过去揉揉他的头发。

  毕竟德拉科小时候简直是他心目中弟弟的模板,一头柔软的铂金色头发,白皙的皮肤,精致小巧的五官,灰蓝色的大眼睛,高傲好奇的表情就像童话故事里不谙世事的小王子。第一次在对角巷远远的看见他的时候,他当时几乎都以为这真是自己的哪个弟弟,毕竟他们的眼睛都是蓝灰色,头发都是金色,虽然自己的金色没有他的亮。

  心里可惜的念头一闪而过,迪戈里顿了顿继续说:“虽然他有时候很严厉,说话也很不近人情,但是那些往往并不是他心里的话,偶尔需要反着理解。”

  这还用你说。德拉科心里轻哼一声。

  “你肯定在心里说这些你早就知道了。”迪戈里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据我所知,斯内普教授其实从来没对你说过什么重话吧?我听说前天晚上他亲自送你们回去的寝室,哦还有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跟他在一起行动——”

  “但是,斯内普教授的话,应该是气愤你随便往危险的地方去,按照家长的心里推测的话——”迪戈里故意拖长调子,慢吞吞的说:“应该是在自责没有看好你吧。”

  德拉科不知道该说什么,抿了抿嘴继续沉默。

  如果说迪戈里的话打动他或是开悟他那是不可能的,这些他自己本来就有猜测,只是情绪这种东西不是说你想明白就会烟消云散的。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没作用,有个人肯定他的想法总是比自己一个人发散思维来的有信心。

  他没反应,迪戈里也不尴尬,耸耸肩温和的笑笑就出去了。

  石板轻轻合上的声音在屋子里传开,德拉科脱下自己沾满污迹的手套,深深出了口气。嘴角却轻轻的勾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看上去轻松了许多。

  波特简直有毒,以后他要再跟波特一块走不用斯内普教授说话,他自己先去把斯莱特林守则抄一百遍。showbyjs('hp铂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