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20章 秀恩爱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01 14:5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德拉科轻车熟路的在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的地窖里挑选材料,自从两个月前被革职的邓布利多校长又到霍格沃茨之后,他就开始被教父进行额外授课了,哪怕今天是复活节他也要呆在这直到乖乖完成任务为止。

  卢修斯·马尔福的原话是:“如果这些要求你都做不到的话,儿子,我不得不考虑是否继续投资威纳茨魁地奇俱乐部了,你要知道失去马尔福家的投资之后,威纳茨球队可能没办法再拿下你想要的第一了,真是令人遗憾。”

  而且就在邓布利多回来的同一时间,萨拉查从马尔福庄园给他捎来了一堆训练计划表,还有一本超级厚的《药剂大全》。德拉科当时捏着包裹的包装,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是把小时候取消的课程都一次性补上吗?

  他当时心情极其复杂,就连晚餐后波特他们三个被叫到校长室都没在意,满脑子都是各种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课程。

  除了《炼金术二级》和《药剂大全》,里面居然还有一本书是《麻瓜经济》?!

  橙黄的烛火被风吹得跳跃几下,把他站在材料柜前的身影拉的更长了。

  修长的手指精准的捏住了饲养盒里小蛇的头,拎出来利落的甩到透明罐子里,德拉科叹口气收回思绪,在剩下的几种材料里挑挑拣拣又夹出一只蜘蛛和两块藤蔓根茎。

  他今晚到未来一周的任务是改良由帕克·布兰登创作的一代腐蚀药剂,教父设定的标准是把这块不知道什么来头的黑乎乎硬邦邦的东西一滴对穿。

  “有点像是麻瓜的东西?”

  德拉科曲起指节弹了弹,沉闷闷的没有声音,正研究的时候身后的石门突然响起了一丝细微的声响,德拉科下意识的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迅速的拿起了镊子掩饰自己。

  布雷斯不由得闷笑几声,戏谑的说:“藏什么?我都看见了。”

  石门在他身后合上,发出咔哒一声。

  “你怎么会过来?”德拉科松一口气,虽然他啥都没干,但是就是莫名心虚,“今天是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天,你没去赶论文?”

  布雷斯向他扬了扬手上一摞厚厚的羊皮纸,“大少爷,我就知道你忘了选课的事了,喏,”他从最上面拿出一张空白的选课表递过去,“我可是特地从贝林奇级长那抢了这个送来院长室的活。”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德拉科愣了一下,想起来那张羊皮纸从发下来就一直稳稳的呆在他书包里的最里层,这两天复活节的假期连拿都没拿出来过。

  上面整齐的列着五门课程:算数占卜、古代魔文、保护神奇生物、麻瓜研究、占卜。羊皮纸下面还用一行小字写着:至少选修两门课,而像炼金术那样非常专业的学科,如果有必要的话会在最后两个学年向学生开放。

  德拉科扫了两眼,随意在保护神奇生物和古代魔文上打了勾,然后匆匆塞回布雷斯怀里,他刚刚蒸馏的鼻涕虫快过火了。

  布雷斯咋舌的看着他极其严肃的把隐隐透出粉红色的鼻涕虫切成五段,半晌才感叹道:“每次看你处理这些,我都怀疑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被别人碰一下都要洗手的洁癖大少爷了。”

  德拉科嗤笑一声,“我才不至于被碰一下就洗手。”

  “哦?是吗?”布雷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抬到脸侧,暧昧的说:“那我试一试。”

  “呕——”桌子对面一叠作业后,突然抬起来张脸,乱糟糟的头发下面是一副黑框眼镜,若隐若现的闪电伤疤和祖母绿眼睛,身份很明显了——哈利·波特。

  “闭嘴,疤头。”德拉科见怪不怪的说,“别老是给自己增加存在感,不然我就让斯内普教授再给你加一周的禁闭。”

  布雷斯眯上眼,这阵子德拉科一直往斯莱特林办公室跑,他没发一起跟过来,没想到居然变成了和波特独处吗?

  好小子……

  他阴翳的顶着波特的脑袋,肚子里打翻的醋坛子不停鼓泡泡,森森的笑了。

  德拉科看见毫不犹豫的踹了他一下,“你这是什么表情,洗洗手过来给我把根茎捣碎。”

  “okokok。”布雷斯绕开德拉科那头的洗手池,偏偏到波特后面去,然后故意把水甩到了人家刚抄好的校规上,水溶性的墨水立刻泅开一片,形成了几大朵令人崩溃的墨点。

  “shit!!!扎比尼,你!”波特立马跳起来用纸去擦,然而毫无作用。

  德拉科不得不再次停下手上的动作去阻止他们把这里当做斗兽场,否则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俩会被暴怒的斯内普教授撕成碎片。

  “你最好冷静一点,波特。”德拉科摁住他的肩膀把他摁在椅子上,语气平板的说:“你打不过他的,除非你想要自取其辱。”

  布雷斯咧嘴笑了笑,看上去欠揍的厉害。

  德拉科翻个白眼,忍住想再踹他一脚的欲望,“去捣碎藤蔓!让你洗个手都能洗出花样来。”

  波特愤愤不平的重新抽了张纸,看着布雷斯的背影说:“你能不能别老让他针对我,我又不喜欢你!”

  德拉科居高临下的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简直从那个垂在波特眼前的做工精致的袖口到铂金色微微反光的头发丝都在说着一句话:懒得理你。

  “……”波特感觉自己要气炸了,然而对方有两个人他干不过!

  他咬着后槽牙,一边恶狠狠的在羊皮纸留下无数个足以划破纸张的笔锋,一边努力屏蔽前面两个人的对话——

  “你是傻子吗?!巴波块茎不能用银制小刀切!让你捣碎的曼德拉草呢?”

  “行行行,我的错,曼德拉草马上就好。”

  没隔几分钟:

  “你的药剂发黑了,德拉科,你要不要搅拌两圈?”

  “离我的坩埚远一点,布雷斯·扎比尼!”

  黑发男孩翻个白眼,烦躁的抓抓自己的头发,第一次这么期待斯内普教授回来,起码那个油腻腻老蝙蝠可以把这个搔首弄姿的发情怪丢出去,不让他再继续污染空气了!showbyjs('hp铂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