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27章 冒险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01 14:5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自己整个假期被各种课程塞得死死的,但是德拉科还是可耻的心动了,暑假这三个半星期的学习成果当然是要实战检验……

  哪个小朋友没有做过大杀四方的美梦呢?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彼此心照不宣。

  *

  罗马尼亚森林有很多传说,特兰西瓦尼亚地区——麻瓜们避之不及的地方,这里不单单是吸血鬼的故乡,还有很多狼人、食尸鬼、女巫的传说。

  扎比尼的属地就与特兰西瓦尼亚接壤。

  在千年前,这里是黑暗种族互相交流的地方之一,巫师中也流传这可能是斯莱特林城堡所在地的传闻。

  虽然这种传说的真实性已不可考,但是整片地区还是受到流的影响,完全不同于马尔福家族属地附繁荣的景象,方圆百里之内看不到半点人烟。

  不过考虑到扎比尼家族一直是彻头彻尾的纯血统论者,这种结果或许是他们历代祖先故意而为。

  三个人在森林边集合,都换了干练的决斗服。

  “我可是先坐马车到这里才告诉的我父亲。”诺特抬头看了看茂密的森林,非常感叹的说。

  “呵,就跟谁不是一样,”德拉科把魔杖握在手里,撇撇嘴,“我本来是打算在马车上把信给我父亲寄过去,结果马车才刚飞出威尔特郡,双面镜就亮起来了,我简直可以想象到等咱们回去以后,马尔福家训和贵族守则要抄到吐了。”

  布雷斯摸摸下巴,发现自己其实没什么人管,非常具有优越感的说:“这真是太令遗憾了,”在两个小伙伴联合起来攻击自己之前,他开始转移话题,“说起来,昨天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能忘了什么?

  德拉科茫然了一瞬间,瞥到一旁绿油油的植物,恍然:“我把波特给忘了,他的扫帚好像还在我这里,不知道他昨天是怎么回去的?”

  诺特沉默了一下,喜闻乐见的说:“不重要,那是邓布利多校长该担心的问题。”

  他们放肆的嘲笑了波特之后就不再说话,谨慎地往里走。

  这片罗马尼亚森林里多是松木,松针厚厚的铺在土地上,踏上去几乎没有声音,随着越发深入,光线也越来越昏暗。

  “荧光闪烁。”

  三个人低低的念了句咒语,继续谨慎的互相掩护着后背呈三角形一样,向里面深入。

  他们要穿过六分之一的森林到达湖水边,那附近虽然魔法生物会更多,但是会维持一个相对平静,在那里进行补给。

  然后就要继续穿越三分之一,路过蛇群和八眼巨蛛幼蛛的蛛群,采集一种叫做拍拍木的不停晃动的魔法植物。

  脚下的土壤能明显感觉更加柔软,空气也微微湿润起来,一路走过来除了些难缠的植物和有毒的虫子,暂时没有其它危险,三个人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

  “你在做什么,德拉科?”

  诺特正对着布雷斯的杖尖看羊皮地图,余光瞄见小伙伴突然蹲下去,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这里有弗洛伯毛虫,八眼巨蛛喜欢吃这玩意。”

  德拉科拿出罐子收集了不少弗洛伯毛虫才站起来,奇怪道:“这里有这么多弗洛伯毛虫,怎么这些植物一点被啃咬的迹象都没有?”

  “我记得不远处有一小块莴苣田,是我曾祖父当年无聊种的。”布雷斯往远处看了看,不是很确定的指了个地方,“那玩意不是最喜欢吃莴苣吗,有莴苣田就不会啃珍惜的魔法植物了。”.xs.co(m)

  原来如此……莴苣是弗洛伯毛虫的食物,弗洛伯毛虫是八眼巨蛛的食物,而八眼巨蛛的分泌物有利于莴苣生长,这就是《麻瓜经济》里提到的生态工程么?

  德拉科若有所思的捏了捏手里的瓶子,想到八眼巨蛛的卵和毒液在黑市里已经卖到天价,突然觉得麻瓜在某些方面还是可以跟巫师相比的。

  “哎,那边穿过去就是第一片湖了。”诺特有点兴奋的用胳膊肘戳戳小伙伴,率先往湖边走过去。

  湖边不同于昏暗的森林,阳光穿过几片零星的树叶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一旁还停着很多色彩鲜艳的鸟类正在用喙梳理羽毛。

  布雷斯把帐篷从空间钮里拿出来,放大支撑好。德拉科和诺特叠加了几个防护咒之后钻进去,走了六分之一个森林又精神紧绷,现在一坐下休息突然感觉困意上涌。

  布雷斯挑起一边眉毛,挑剔的说:“你们俩这体力还有待提升啊。”

  “我才不喜欢出汗。”德拉科立马厌恶的皱皱眉头,不过随即他又泄气的说:“等我这周安排的炼金课结束后,就变成体能课了。”

  “不喜欢出汗……”布雷斯摸着下巴,轻飘飘的重复了一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地方,脸上逐渐浮现出莫名的笑容。

  诺特:“呕……”

  稍作修整,又烤了只有蓝绿色尾羽的鸟,拿出地图仔细研究了半天,最后选择从八眼巨蛛幼蛛的蛛群路过。

  毕竟他们手里有弗洛伯毛虫,这个季节又是八眼巨蛛的繁殖季,捉一只母的八眼巨蛛碾碎放进药水里,撒到弗洛伯毛虫上就会吸引即将成为成蛛的雄性幼蛛,这批攻击力强的幼蛛被引开后,余下的就不足为惧。

  “怎么扔进去?”

  三个人现在凸起的树根上,不远处密密麻麻的蜘蛛们挨成一片挤在巨坑里,恶心的螯毛分布在粗长的肢节上,巨大的口器不时滴下腥臭的粘液。

  有几只体型格外大的似乎注意到有人闯入领地,警惕的转动头颅扫视,四对眼睛缓慢的转动,嘴里发出威胁的嘶哑声。

  诺特在周围又放了一个加强版静音咒,“要一次扔出去,而且要尽可能远,不然根本不够我们穿过蜘蛛群的。”

  德拉科无意间看到了树底下那块坚硬的石头,灵光一闪,把装着弗洛伯毛虫的罐子和加了母蜘蛛的药水交给布雷斯,用杖尖对准石头,集中精力喊:“transfiguration!”

  被施了变形咒的石头膨胀几下最后变成了一只猎犬,布雷斯会意的飞快将两个罐子混合在一起用禁锢咒牢牢的绑在猎犬的背上。

  德拉科凝神操纵着猎犬穿过幼蛛聚居地,向他们要去的反方向飞快的跑过去。

  诺特警惕着附近在前面带路,布雷斯殿后,大型幼蛛们渐渐被带离族群,三个人在脚下加了个加速咒迅速穿过巨坑。

  从巴掌大到胳膊长体积不等的幼蛛们朝他们涌过来。

  “统统石化!”

  “araniaexumai(蜘蛛退散)!”

  “四分五裂!德拉科,这里有毒蜂!”布雷斯眼疾手快的对准一只潜伏在德拉科身后盯准了他脖子的黑黄色毒蜂,厉声道。

  诺特大范围的石化掉包围来的幼蛛,闻匆匆抬头一看,巨坑边的树顶上吊着一颗半米长的蜂巢,顿时惊道:“是蜂巢,德拉科,退后!”

  “烈火熊熊!”

  火红色的烈焰从杖尖涌出,顺着德拉科的动作从树顶延伸到坑底,形成一个不规则不闭合的火圈,“快跑,普通火焰杀不死它们!”

  “用魔鬼火焰!”

  “你疯了,那玩意根本熄不灭!”

  三个人在昏暗的光线下顾不得看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跑,偶尔踩中被石化的幼蛛,发出轻微的咔擦声。

  “该死的!从哪里冒出来的毒蜂!”

  “把魔杖的光熄了,它们驱光!”

  德拉科跑的都没有风度了,狠狠的咒骂说:“他梅林的!一个避光,一个驱光,怎么还相处得这么融洽!”

  布雷斯没跑的断气,差点被他笑的断气,深呼吸几下,说话犹带着几分笑意,“你的风度呢?王子殿下。”

  “嗤!”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大概是已经远离了巨坑,蜘蛛窸窸窣窣的爬行声和毒蜂嗡嗡的振翅声都一寸寸弱下去。

  诺特往后看了看,跑着的步子放缓了些,“哎,它们没追上来,我现在有点理解韦斯莱家那个红毛了,要是咱们保护神奇生物课上有蜘蛛的话,我怕我会条件反射的甩一个四分五裂过去。”

  德拉科停下来喘口气,感觉自己完全跑不动了,蔫蔫的靠在树上。

  下一秒就被布雷斯拉过来靠在自己肩上,“别随便靠!你也不怕树上有虫子。”

  说的有点道理,德拉科毫无反抗心情的接受了,拿出魔杖变了个玻璃杯给自己整了一杯热水,咕嘟咕嘟灌下去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诺特比他好点,还撑着去拍拍木那里折了段树枝,完成了任务。但是拍拍木一直在晃动,拿在手里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带着摇摆起来了。

  “这玩意怎么跟今年的保护神奇生物课那个课本一样,那个叫什么来着?”

  “《妖怪们的妖怪书》?好像是叫这个吧。”

  “荧光闪烁。”

  虽然在昏暗的光线里奔跑的时间长了他们基本适应了,但是还是有些细节看不太清,比如地形之类的东西。

  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穿过了半个森林,扎比尼家族的覆盖范围恰好就是这半个森林,所以不管是出于休息还是计划的考量,他们必须要停下来了。

  剩下的半个森林几乎没有光亮,地形相较而更为曲折复杂,深处还会有一处水源,只是水源附近聚集着双角兽。

  “那群双角兽是大麻烦。”

  “但是我们不可能不补水,双角兽群就聚集在那处活水潭。”

  三个人一边寻找平坦的可以安营扎寨的地方,一边低声讨论着明天的计划,在一个拐弯之后,诺特惊喜的发现有一处空旷而干燥的山洞。

  “次啦—呲呲——”

  火堆生起来了,在这阴暗湿冷的森林里几乎根本感觉不出外面正值炎热夏季,如果不是他们的衣服上有保暖咒的魔纹,会浪费很多珍贵的魔力。

  “虽然这一天过的也不容易,但是真的比我想象中要容易些。”

  德拉科手指停留在这处森林的边缘处,抬头问布雷斯:“你不觉得森林里的生物种类有些单一吗?”

  “是霍拉巴丘森林,我之前发现森林里强大危险的生物都会在特定的季节前往霍拉巴丘森林,那里是已知的最危险的黑魔法森林,所以相对的魔法气息很浓厚,大概有助于它们进化?或者是繁殖吧,不过第二年回来的很少,然后下一年又会有新的魔法生物去。”

  德拉科突然觉得布雷斯刻意放低的嗓音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一种异样的性感。

  尤其没有干涸的汗渍还顺着紧实的肌肉向下滑,这个一向身材高大的斯莱特林从视觉上几乎不能再用少年称呼了。

  “霍拉巴丘森林?这个黑魔法森林的名声可是大的很,啧。”

  诺特去外面又折了几个树枝,放进火堆里,兴致勃勃的说:“你们猜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了什么,一大片野生的芸香花要开了,有了它至少不用担心明天会踩中什么稀奇古怪的毒虫毒草了。”

  芸香花具有极强大的解读功效,而且象征着幸运,还是教父改良的狼毒药剂里的主要原料。

  说起来,这个假期都没怎么看到教父呢……

  十分钟之后,德拉科简直想把想念教父的自己扔进火堆里去。

  采集芸香花被当场抓获的三个人低头在火堆前站了一排,他悄悄抬眼正对上斯内普暴怒的眼神,瞬间心虚的把头埋的更低了。showbyjs('hp铂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