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36章 发现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01 14:5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地图的计划暂时搁浅了,德拉科找了个透明的水晶罐子把不知道是费尔奇的头发还是洛丽丝夫人毛的东西丢进去之后再也没打开。

  一方面是他遇到了些瓶颈,魔法链接总是时断时续不能稳定,查看了图书馆的书之后,他决定去霍格莫德的炼金术商店买一些稳定材料,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另一方面就和那群格兰芬多有些关系了。

  那天匆忙从费尔奇的办公室跳窗逃跑之后,他们一路从小道溜回了礼堂,在路上听到几个格兰芬多在讨论黑魔法防御课的事:

  “纳威你可真是好样的!居然给那个油腻腻的大蝙蝠穿上了那么不可思议的衣服,我感觉我现在看见他都不怎么犯怵了哈哈哈哈。”

  红色的头发,雀斑,还有兴奋的通红的脸。毫无疑问,这是罗恩·韦斯莱。

  “我还有点想笑哈哈哈哈哈。”

  波特笑着歪倒身体靠在韦斯莱身上,德拉科的角度恰好能清楚的看到他咧开的嘴和停不下来的笑嘻嘻的表情。

  怒火蹭得窜上来。

  “我,我,我好像也不怎么怕了,我以前看见他就想发抖的。”

  就连隆巴顿这个两年前因为做了噩梦梦到斯内普被吓哭,做了斯莱特林休息室一个月谈资的格兰芬多都敢这么说。

  德拉科面无表情的顿住了脚步,然后喊了一声波特。

  把诺特从费尔奇办公室带出来的大粪蛋全扔了过去。

  看着他们慌乱震惊尴尬,又有点内疚愤怒的表情,德拉科感觉终于稍微消气了一点点。

  但是在城堡里看到洛丽丝夫人和费尔奇的时候,他依然故意地高声说在城堡外面看到了波特从窗户里跳出来,并且在草坪上和韦斯莱一块玩大粪蛋。

  显然那些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哪怕他们后来被罚在奖杯陈列室做了一个月的劳动服务也不行。

  “我真是疯了才会觉得波特可怜,”他愤怒的对布雷斯说:“他就是一个卑鄙的!忘恩负义的!虚荣心爆棚的!傻冒格兰芬多!”

  布雷斯摸摸下巴:好像在斯莱特林的认知里,卑鄙和虚荣是褒义词?不过这不重要。

  “是的,你终于认识到了,他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德拉科。”深色皮肤的斯莱特林轻细语的挑拨道:“我听说那天他笑的最大声了。”

  德拉科又愤怒的把顺出来的跳跳球扔进了格兰芬多休息室。

  听说后来那只跳跳球刚好击中了麦格教授,那个严肃的格兰芬多院长愤怒的扣了自己的学院二十分。

  *

  德拉科正拿着一摞去霍格莫德的许可表准备去送到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自从格兰芬多黑魔法防御课的事传开以后,斯内普教授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到达了顶峰。

  连级长和学院首席以及学生会主席都把需要去院长办公室的任务以各种借口托付给了德拉科:

  —“如果你们愿意对格兰芬多,尤其是波特,刻薄点的话。”

  —“这似乎不太友好……马尔福……”

  —“那算了,我听说斯内普教授又买了一把新的秘银小刀,或许你们进去还能看见它的使用方——”

  —“格兰芬多最近确实有点过分了,听说波特还在休息室里公然玩跳跳球砸到了麦格教授,为了学校纪律考虑,你的提议很有道理,马尔福。”

  —“合作愉快,首席先生们。”

  一路上没有什么人,火光在蜡烛上跳跃着,把盔甲的影子拉的很长。

  斯莱特林休息室的门悄然滑开,里面没有人,德拉科熟门熟路的把羊皮纸放在桌子上,一眼就看到旁边的格兰芬多作业上巨大的“p”。

  再往下一看:纳威·隆巴顿

  德拉科无声的笑了笑,正准备退出去,一抬眼发现坩埚里正熬制着一种不停冒着热气的药剂。

  浓稠的深棕色,泡泡从边缘一个接一个鼓起来,又啵的一声爆破,一边的架子上还放着一截芨芨草。

  这是什么?

  教父最近在研究新的药剂吗?

  德拉科直到排队准备去霍格莫德的时候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小时候曾经因为斯内普管他叫小芨芨草,他去卢修斯的书房里把所有魔药的书籍翻了一遍,就为了找出所有使用芨芨草的药剂,为此他足足翻了一个多星期。

  缩身药剂,福灵剂,感冒药剂,生骨灵……还有一个是什么来着?

  “想什么呢?”

  “没什么……告诉你也没用。”

  布雷斯被冒犯一样,高高扬起了他的眉毛,“说说看。”

  “如你所愿,”德拉科扯开一抹虚伪的假笑,整好以暇的看着他说:“有什么的药剂半成品时是深棕色的,而且还会加入小芨芨草?”

  “……呃,复方汤剂?”

  “你的脑子是灌了水吗?复方汤剂的中间色同它的成品一样都是是深黑色,它的原料确实很丰富,有草岭、水蛭甚至是两角犀的角和非洲树蛇皮,但是完全不包括小芨芨草,扎比尼先生。”小说首发.xs.m.xs.

  诺特不小心笑出来,被布雷斯横了一眼之后,连忙转移话题说:“我好像找到卢平教授的弱点了,刚才一个和格兰芬多一起上课的拉文克劳说,卢平教授面对博格特的时候出现了一轮月亮。”

  “!”

  德拉科突然感觉有什么想法一闪而过,“什么月亮?是满月吗?”

  “他说又圆又亮,应该是满月吧。”

  “我知道了。”德拉科兴奋的抓住布雷斯的胳膊,语速飞快地说:“假设那个药剂是正巧给卢平教授喝的话,这几天又临近满月,再加上他惧怕满月——如果这三个巧合都碰撞在一起,就只有一个结论,那是狼毒药剂!”

  几个斯莱特林互相看了看,迟疑的不可思议的问:“这么说,他居然是……”

  德拉科颔首,肯定了他们的想法。

  潘西捂着嘴,把尖叫闷在嗓子里,看了看附近密密麻麻的学生,憋出来一句:“邓布利多校长可真够大胆的!他还真是不担心董事会发难啊!”

  队伍开始断断续续的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他们前面。

  德拉科看了眼核对名单的费尔奇一眼,“去霍格莫德再说。”showbyjs('hp铂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