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55章 指责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01 14:5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乌姆里奇的话让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那个有红色鬓角的拉文克劳身上。

  她身体一抖,双手捂脸,豆大的眼泪簌簌的从指缝间漏出来落到深色的地毯上。

  这个反应触动了记忆里的某个部分,德拉科突然想起来九岁的时候私自用飞路粉去魔法部找卢修斯的时候,大抵是说错了一个音节又或是飞路粉出了点问题,总之他到了一个不是卢修斯办公室的地方。

  那里面点着非常浓郁的熏香,炉火烧得非常旺,整个屋子里让人喘不上起来。

  德拉科皱着鼻子抬头在门上看到了一个木质的牌子,上面用粉色的墨水写着:魔法部高级官员乌姆里奇女士。

  从这个门口里往外看,办公室的外间有一张非常大的办公桌,桌子后面被层层叠叠的公文挡着看不清人脸,只能听到甜甜腻腻的嗓音传来,让德拉科被电到一样迅速挪开了目光,然后他就发现一旁站着一个有一头红色头发的女职员,她的鬓角修的很漂亮。

  女职员双手捂着脸,豆大的眼泪从指缝间漏出去,她抽抽泣泣的说:“对不——对不起,乌-乌姆里奇长官。”

  “艾克莫,不是我苛责你,这么小的事你都办不好——”那个甜腻的声音拖着调子说着,突然被敲门的声音打断,于是她又提高了音量不高兴的说:“是谁啊?”

  低沉丝滑的像大提琴一样的声音响起来,“真是抱歉打扰你乌姆里奇女士,我想我调皮的儿子可能走错了飞路网。”

  德拉科从门口探出个脑袋来,就看见卢修斯淡蓝色的眼睛正居高临下的对着他。

  他想了想,打招呼说:“嗨,父亲,日安。”

  卢修斯缓慢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然后回家他就被狠狠的惩罚了一顿,难以置信那年的魁地奇杯卢修斯克扣了他所有的金加隆,让他在座位上睁大了眼羡慕别人用着黄铜望远镜。

  ……啧,真是让人不愉快的经历。

  玛丽埃塔·艾克莫的母亲艾克莫夫人是乌姆里奇的人,也难怪会站出来替乌姆里奇佐证。

  找到了重点的人物关系,这让一头雾水的德拉科冷静很多,也大致猜到乌姆里奇代表的是福吉的意思。

  看来那个老头对邓布利多产生了不满。

  自从食死徒和邓布利多对峙,福吉被扶上台之后,一向对邓布利多的决策多有听从。对于食死徒的打击也从来没放松过,在大战过去后这十几年里他的动作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嚣张,用卢修斯的话说就是“本事没有一点,上位者的弊病倒是染上不少。”

  显然这个一向被认为是邓布利多傀儡的魔法部部长想要收权了。

  可是他很清楚他的位置起码有六成是靠邓布利多坐稳的,这种多事之秋他为什么要公然给邓布利多找麻烦?

  “没办法,看来玛丽埃塔小姐受的委屈太重了,都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了。”乌姆里奇拉着自己亮粉色的蕾丝,用更恶心轻柔的声音说:“那就只能让我来说了。”

  “身为霍格沃茨的校长偏私偏私格兰芬多,无视拉文克劳学生的生命安全,被摄魂怪攻击的时候居然不管最危险的玛丽埃塔,先救那个麻瓜种,是叫什么来着……”

  她夸张的做了个回想的动作,“格兰杰小姐?”

  “她根本就没事!”波特忍不住嚷嚷说:“她自己吓得晕过去的!而且,摄魂怪不是你们非要派到霍格沃茨来的吗?!”

  “我还没说完呢波特先生,注意你的教养,况且你是在对魔法部的命令进行无端指责吗?”乌姆里奇细长的小眼睛里闪着光,“魔法部可是冒着被民众指责的风险在保护你这个救世主呢,还有整个霍格沃茨的学生不也是因为你的原因才受到摄魂怪的威胁吗,布莱克几天前才攻击了格兰芬多的塔楼就是为了杀死你,你现在不是应该向可怜的玛丽埃塔小姐道歉吗?”

  邓布利多沉声道:“魔法部的情况我们都清楚,没保护好艾克莫小姐或许是我的失职,但是现在,如果在你面前我仍然无法保护波特先生的话,同样也是失职。”

  乌姆里奇终于非常不甘心闭上了她的嘴,虽然对他暗示的自己就像摄魂怪一样非常不满,但是在这个被誉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面前她也不敢过多放肆。

  德拉科沉默着观察局势。

  邓布利多继续道:“霍格沃茨拥有教师裁决会和十二位校董事成员组成的董事会,只有他们才有资格插手霍格沃茨的事务安排和人事任命。”

  “魔法部从1707年建成起距今286年,没有任何权利管辖霍格沃茨。哪怕是第一任魔法部部长尤里克·甘普先生。”

  乌姆里奇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尤里克·甘普是魔法部部长里最声明出众的一位,身为威森加摩的前领袖,甘普不仅颁布了《国际保密法》,创立了魔法法律执行司,而且宣布钻心咒、夺魂咒和阿瓦达索命咒属于‘三大不可饶恕咒’,违反使用者将有幸迎来阿兹卡班的监.禁。.xs.co(m)

  他的画像甚至还挂在唐宁街10号的麻瓜首相办公室里,作为麻瓜和巫师沟通的媒介。

  邓布利多提起他无异于是在说,就连他间接反对的《国际保密法》提出者本人都不能插手霍格沃茨的事务,更何况一个因为他拒绝上任而被民众退而求其次的康奈利·福吉!

  至于她魔法部高级官员,多洛雷斯·乌姆里奇,更没有插话多嘴的资格!

  完全解读出邓布利多下之意的乌姆里奇简直嘴都要气歪了。

  她生硬的把矛头转向一旁还在查探局势的德拉科,企图获得一向和邓布利多不对付的马尔福家族的支持,咬牙切齿的说:“小马尔福先生毫无疑问会成为下一任校董,难道对邓布利多校长的行为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德拉科挑了挑眉,心下嗤笑一声,还没等他出声,斯内普教授已经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口搭在德拉科的肩膀上,一字一顿的说:“不好意思,我想我不得不打断一下脑容量似乎有限的你,小马尔福先生现在还不是校董。”

  “他说的话半点不具有法律效力,就像你说的这些话一样。”

  他左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嫌弃的拽上了波特的后衣领,抬起下巴无比傲慢的队邓布利多说:“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校长先生,请恕我无礼,我要回去教导那群不成才的学生了,哪怕是回去给雨林蟾蜍扒皮都要比在这里看你们说话来的有意义些。”

  在乌姆里奇气笑反驳之前,他又慢悠悠的撇过去一眼,“感谢乌姆里奇女士的发,虽然你的逻辑比波特先生狗爬一样的作业还要糟糕,但是至少让我觉得这群活似巨怪的学生还有点希望变成一个正常人。”

  德拉科没忍住从鼻子里憋出来一个想笑的气音。

  教父果然是不能惹的人。

  斯内普低头淡淡看了他一眼,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微微用力揽着他往外走,左手还不忘拽着波特。

  走之前又声线冷淡的补充了一句:“再次感谢您对魔法部一直想发展的教育事业的支持。”showbyjs('hp铂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