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 58 章 行动1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12 12:29: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糖块碎裂在费尔奇的犬齿上,却发出清晰的骨裂声,融化的糖水像涎水挂在獠牙上,缓缓滴落。

  “这是我见过最愚蠢的错误,小芨芨草先生,”记忆里的教父高大的身影能挡住所有的火光,他提着嗓音,挑高眉眼,不屑又挑剔地说:“没有任何一个学习魔药学的巫师会在熬制狼毒药剂的时候吃糖。”

  为什么呢,先生?

  斯内普不耐地紧了紧眉头,因为……

  “只需要指甲大小的一块就能让狼毒药剂失效。”

  一时间,从当初在水晶球录影里看到的水面倒影,到亲眼注视着那根在费尔奇办公室发现的头发被魔药溶解,整整一年的时间,走马观花一样在德拉科的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

  他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

  “你在说什么?”马库斯隐约听到几声似是而非的低语,侧目却见他神色晦暗,是难得的冷厉,不由一怔。

  费尔奇恐怕已经在卢平教授的狼毒药剂里做了手脚。

  德拉科心底一沉,可是,为什么呢?

  让卢平教授在月圆之夜公然变成狼人,或许可以打击邓布利多的公信,可选在这个普通的时间必然有更深层的寓意。

  还有什么细节是他没发现的?

  费尔奇若是伏地魔的卧底,阻止布莱克洗脱罪名,无异于为邓布利多砍断臂膀。

  可从卢平教授下手,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凌厉,难道说作为昔日的朋友,卢平和布莱克已经有过联系?

  他环视四周,格兰芬多长桌上一片笑闹,可末尾却少了三个身影。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波特这学期跟莱姆斯·卢平走的异常近。一旦卢平今晚与布莱克会面带上波特,怕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他,反倒让邓布利多背上骂名!

  高大的窗户外,薄雾逐渐从月亮上散去,皎洁的光芒只消片刻就能播撒在禁林上。

  德拉科只觉得心口冰凉,头脑却异常清醒。

  他骤然转身,黑色的袍角在他身后旋转开,几乎能听到撕裂空气的声响。

  “马库斯,让布雷斯去校长办公室!”

  马库斯只来得及看见他的一截袍脚随着迈开的步子,咻得抬起落下,就像曾经无数次看到过的年轻的斯莱特林院长一样。

  他回想着德拉科的异样,反复思索之下从里面提取出个音节来,这阵子因为研究补充的知识骤然从头脑深处被调用出来,眉眼难得掠过一丝焦急。

  禁林树木高大,不论什么时间里面都鲜少能见到光亮。平时学生们戏称它是黑色禁林,如今这样情势下却透出股瘆人的阴森。

  德拉科顾不上引起费尔奇注意,匆匆踏上城堡通向禁林的石板小路。

  药剂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被教父顺路带走,卢平应该已经喝了药。按照现在云雾散开的速度,恐怕最多也超不过俩个小时,月亮就会露出来。

  “魁地奇。”山楂木魔杖点在羊皮纸上,像水落在池潭,瞬间扩散出一片清晰又紧密的地图来。

  半成品的炼金产品上,标示着哈利波特的墨点正慢悠悠的在禁林边缘徘徊,德拉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却视线边缘略进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过去,紧接着又是一道飞快的影子追过。浅淡的月光下,依稀能分辨出姜黄色的皮毛。

  德拉科瞳孔一缩,一个想法蓦地从头脑中闪过。

  如果,如果那只格兰杰的猫追的是老鼠……

  “魔药水飞来!”

  医疗翼的窗户应声而碎,银光闪闪的隐形魔药乘风滑翔一样落到德拉科手里,修长有力的手指拨开银质活塞的一瞬,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慎重。

  他只能寄希望于波特他们不要傻乎乎的看见什么就跟着往里钻!

  “八楼的走廊?”

  另一边布雷斯扬起眉毛,诧异出声,“怎么突然想起去那里?”

  “谁知道,”马库斯倚在斯莱特林长桌旁,丝毫不见焦急茫然的模样,他闲散的站着,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过整条长桌上的人,“天才们总有些怪癖,就喜欢在学校废弃的破教室里做研究。”

  “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参加了弗林特学长的研究呢。”格林格拉斯掩唇笑起来,嫣红的指甲甚是显眼。

  布雷斯眸光一闪,在马库斯隐晦的示意下视线从空旷的教授席上巡视一遍,蓦然凝滞在那颗摆在盘子正中的糖块上,瞬间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

  “没办法,鄙人虽不才,钱倒是有不少。”

  学生们被他逗得笑起来,布雷斯装模作样的站起来,又装腔作势的抖抖袖子,“可惜啊,这帮人不仅要钱还总是让我吸引炮火,”他的手落在西奥多肩膀上,意味深长的说:“你们可得帮我拖住费尔奇,我可不愿意到时候被首席推出去扛枪还落得跟波特他们关一个禁闭室的下场。”

  格林格拉斯神色微不可察的一顿,小手指微微勾起松开,确认这种酸麻的痛感不是错觉后,深思的往布雷斯的表情上看,只得到一个与平日里一般无二的微笑。

  她的咒语被人触动了,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德拉科。邓布利多分明不在学校,竟然也能提前这么久料到这些事么?

  那天下午,邓布利多罕见的叫了她去,距离她当时兵行险招向邓布利多投诚几乎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

  “这是……时间转换器?”她握着那个挂着精致的沙漏的项链,迟疑道,“似乎跟拉文克劳学院里存放的时间转换器不太一样。”

  白胡子老人神色平静又仿佛大有深意,眼睛分明是凝视着这枚项链却又仿佛是透过它看向更远之后,良久,老人道:“我需要你把他放在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里。”

  格林格拉斯蹙眉,如果只是要把时间转换器放在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他自己完全可以做到,甚至把弗立维教授叫过来专门让他带回去也完全说的通。

  除非……她淡绿色的眼睛划过一丝猜测,除非是要借她的嘴来告诉别人,而且不管邓布利多要做什么,这件事恐怕从头到尾弗立维教授都是不知情的。

  “我衷心希望这个小把戏派不上用场,格林格拉斯小姐。”邓布利多表情温和,却不待达芙妮追问,转瞬间便换了话题:“听说斯莱特林家族教导小巫师虽然根据家族天赋各不相同,却还是有几分共同点。”

  达芙妮敛下眉,除了所有贵族都要学习的那本《贵族守则》——潘西还曾经就上面的美杜莎吐槽过无数多次,再多的共同点……还能有什么?对格兰芬多如出一辙的贬低?

  她心里不停的猜测着,又听邓布利多继续道:“或许这也是遇到问题时斯莱特林学生们所体现出来的近乎整齐划一的优秀了。”老人湛蓝色的眼睛湖水一般,他微笑着:“格兰芬多那群小狮子就时常让我感觉有些头疼,有时候闲逛,发现他们在费尔奇的办公室找个东西用出的魔咒也能千奇百怪。”

  “你终于不得不承认了,邓布利多。”布莱克校长画像拖着嗓子的声音响起来,又有几个无聊的校长画像被这个话题勾起了兴趣,加入了讨论,一时间校长室颇有些热闹。

  达芙妮无暇理会画像们的讨论,她突然明白了邓布利多的意思,试探着看向老人,得到一个微不可察的颔首。

  她手指无意识绕上金色的卷发,如果说斯莱特林在使用魔咒上的共同点的话,恐怕他们这一代是因为父辈在伏地魔手下共事才有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共同点,因为那是伏地魔使用魔咒的习惯!

  对现形魔咒近乎泛滥的使用,她握着项链的手微微收紧,这个魔咒曾经被马尔福家的先祖在一百年前修正改良过,对隐形咒和隐形药水有奇效,同样也分了正反咒语。

  而伏地魔本人之所以对这个咒语情有独钟,也正是因为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这个慧眼识珠,天赋超绝,堪称是一个世纪最卓越的马尔福。

  达芙妮眼里闪过一丝复杂,恐怕这件事跟德拉科的关系只会大不会小。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慧眼识珠扶持伏地魔,他的孙子德拉科·马尔福却能做到两边摇摆,一面号令斯莱特林,一面却隐隐保护着哈利波特,又罕见的得到了邓布利多的欣赏。

  只怕日后的评价不会低于阿布拉克萨斯。

  她抬起头,只见邓布利多正平静无波的看着自己,背上蓦然爬上了一丝寒意。

  这些是否是邓布利多可以让她意识到?他的目的是让她继续回到斯莱特林加入马尔福阵营,还是说单纯的只是在警告她已经没有退路。

  这个一向温和的老人私下与在波特等人面前的面貌完全不同,哪怕贸然兵行险招向他投诚,也时常感觉危险,完全不像格兰芬多那边所谓“轻信”的评价,只能让她想起那个冰冷却威严的称号——“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