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 59 章 行动2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12 12:29: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隐形药水的生效很快,几乎是进喉的瞬间,德拉科就看见自己从脚底开始一寸寸变得透明起来。

  医疗翼里储存的隐形药水为了防止学生滥用,特意减少了几种魔药添加做出的效力极弱的辅助性药剂。效力对比起德拉科曾经在蜘蛛尾巷亲手熬制的魔药,不仅时间上大大缩短,而且很容易被魔咒发觉。

  但是时间显然不容许他此刻再去进行熬制。

  禁林不同于针叶林浓密,脚下多是密集细软的针叶的罗马尼亚森林,树木虽然同样稠密,但地表的草茎也难稀少。

  这些草茎约半个手掌长,并不是弯折有弹性的品种,踩上去会发出轻微的断裂声,若有人一路走来怕是会极其明显。

  德拉科谨慎的使用了漂浮加疾行咒,巧妙地使双脚离地一个手掌的高度,使咒语的组合发挥最大化的效力,同样也能防止夜间出没的各种毒虫或是蛇类。

  方才视线边缘一掠而过的黑影来不及施加追踪咒,德拉科只朝着确定的方向追赶,索性还不待他在丛生的树木间游移,就听见前方传来声音明显压低的说话声。

  “海格总是喜欢养些奇怪的生物,上次那只火龙——咳,上次那只玩意好不容易才送走。”波特抱怨说:“那会马尔福还整天想着举报我呢,我当时每天都在担心海格被发现。”

  呲——

  “现在也不比那时候好,”格兰杰明显烦躁的说着,“巴克比克很快就要进行下次裁决听证了,我看不出巴特莱有什么想要放过它的意思。”

  簌簌——

  韦斯莱无奈道:“能找的资料全都找了,还能干什么,难道去求马尔福吗?”

  “小心点,那边有打人柳,别往那边去赫敏。”

  咔擦——树枝轻轻断裂

  ‘不对劲’

  他们的声音响在静悄悄的禁林里,伴着密集的树叶沙沙声,让绷紧了神经的德拉科几乎有些风声鹤唳起来。

  ‘这里有人’

  禁林昏暗,除了用照明魔法或是照明道具,就只剩下一类直接用于眼睛的夜视魔法。但这个魔法是巴特莱家族由动物的夜视眼睛得来的灵感,使用以后双眼会出现无法被咒语遮挡的荧光。

  德拉科只能凭借直觉断定,这个禁林里存在除了他和波特三人组之外敌友不明的人。

  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喝下隐形药水的人。

  还没等他思考出对策,波特等人的情形一改平静急转直下。

  “那是什么——是克鲁克山!”

  “他在叼着什么,啊该死的,什么东西?”

  “小心罗恩!四分五裂!”

  “shit——它们要去哪?”

  德拉科心里一凛,借着不明晰的月光,他分明看到格兰杰的四分五裂并没有击中被韦斯莱无意中踩到的毒蛇,千钧一发之际另一道发光的魔咒替他们化解了障碍。

  是卢平?

  他心里立刻蹦出了这个名字,不,不对。

  卢平是高超的黑魔法防御术师,这时候若是不想被人发现,不会使用这种初级的带着光芒的咒语。

  更何况从费尔奇的选择看,卢平与布莱克可能已经会面过,此刻或许正与布莱克在一起。

  德拉科警惕地环视四周,借着月光只从微微压弯的草茎分辨出来那人的位置。

  他似乎是从禁林深处一路奔跑而来,可能有些匆忙,多数草茎都服帖在地表。现在才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隐匿自己的位置。

  总之他应该是没有看见自己喝下魔药那一幕的。

  德拉科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却也不敢打草惊蛇,感觉到那人行动了才随在身后朝波特三人靠近。

  “谢了赫敏,四分五裂用的真好。”

  格兰杰停顿了一下,德拉科视线切过去,只觉得她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便听见波特压低嗓音道:

  “跟上他,克鲁克山很可能找到那只老鼠了!”

  克鲁克山似乎有意在把几人引向打人柳,打人柳因为生物特性,周围鲜少有高度超过小腿的灌木,于是一路追赶来视线越发清晰。

  “打人柳连接着尖叫棚屋,称得上是一条不被飞路网监视的密道,这样得天独厚的撤退路线,竟然也不藏着掖着。”

  小德拉科耳朵动了动,睡眼惺忪的在走廊上迷茫了一会,循着声音过去。

  “他向来信奉麻瓜‘大隐隐于市’的想法,报纸上传的越开自然越合他的意。”熟悉的冷淡刻薄的声线吸引了小德拉科的注意,他灰蓝色的大眼睛转了转,骤然清醒过来,迈开腿快步走起来。

  那声音还在继续:“打人柳在禁林不接壤城堡的边缘,不是谁都有格兰芬多那种找死的乐趣,当然不会有人往它上面联想。”

  “不过霍格莫德毕竟是个魔法村落,其中也不乏隐居的魔法大师,尖叫棚屋的传说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也能隔三差五的登报。实在是讽刺。”记忆中,卢修斯微微打开的书房门里,传出懒洋洋的嘲讽,似乎喝了口红茶,他顿了顿又道:“那四个格兰芬多做出来的荒唐事,邓布利多现在都还在给他们兜底。”

  一声嘲讽的气音响起,斯内普道:“从他们把狼人大摇大摆的放在学校里游荡,夜间还潜出霍格沃茨去,就知道这些人早晚会死在他们的大意莽撞上。”

  卢修斯:“这倒是,波特夫妇在使用了赤胆忠心咒的情况下都能被朋友出卖,布莱克入狱,卢平失踪,彼得在抓捕现场死亡。倒是没有一个好下场。”

  小德拉科好奇的扒住门,往里面看,正对上斯内普眉眼冷漠的转头过来,不由得小小惊呼一下。

  斯内普无奈的挪开视线,倒是卢修斯放下展开的报纸,对着小德拉科招招手,“过来。”

  小德拉科往卢修斯张开的手臂间去,无意中看到《预家日报》上阴森破败的尖叫棚屋。

  月光现在歪着的窗棂上,仿佛渡了一层惨白的光,似乎连纹路都清晰可见,正如那大盛的满月映照在打人柳上一样。

  是尖叫棚屋,卢平和布莱克竟然是在尖叫棚屋见面的。

  德拉科大脑高速运转,曾经在霍格莫德回来之后破碎的阿古利克斯宝石,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只有布莱克和卢平的话,能够产生让幸运宝石破碎的危险吗?

  他心底越发不详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魔杖,想要阻止波特三人进入。

  却又担心自己贸然行动,打草惊蛇,反而为暗处的人作了嫁衣。

  姜黄色的大猫将老鼠逼进了打人柳底下,自己灵巧的越过飞舞的枝条,尖利的爪子扣在打人柳丑陋的疤痕上,狠狠一撕,打人柳吃痛,那下面竟打开了一条通道。

  格兰杰和韦斯莱还来不及惊叹,波特便愤怒的大喊道:“是他!我看到了!是彼得!”

  韦斯莱下意识道:“抓住他!”就要往里冲,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绑缚咒像一根金色的套索,捆住了他的双臂,让他整个人瞬间平衡不稳的趴在地面上。

  随着套索魔咒的收紧,整个人被拖拽着向外移动。

  “谁?!”

  “罗恩!!咒语解除!!该死的,没有用!”

  “谁在哪里!出来!”

  德拉科紧紧盯着自己左前方,那人脚下的草茎弯着,金色的套索仿佛浮空射出般,本该存在着人影的地方半点没有踪迹。

  既然有这样强悍的隐匿能力为什么偏偏只用引人注目的普通魔法?

  这时打人柳树下忽然响起什么激烈的声响,几人一顿,一时间只有套索魔咒还在继续将韦斯莱向外拉扯。

  只这一瞬间的功夫,一条被激怒的打人柳枝条狠狠抽中了波特,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咕咚咕咚地滚进了被克鲁克山打开的通道里。

  格兰杰下意识伸出手去,与波特的肩膀将将擦过,不知从哪平底卷起来一阵风,正中她的背部,脸上还带着惊愕的赫发姑娘踉跄着跟在波特身后跌了进去。

  韦斯莱已经被拖拽出了打人柳的范围,他双眼紧紧盯着那条闭合的通道,惊叫道:“赫敏!哈利!!”

  打人柳的疤痕完全恢复了正常。

  但那个无声无息使用出咒语的人却在大开大合之下露出了破绽,用来隐形的道具划开,隐隐露出一截褐色的卷发,看上去十分蓬松。

  德拉科无声无息站在了她的背后,用魔杖抵在她身上,眉心狠狠蹙起,“……格兰杰?”

  褐发女巫回头,隐形衣悄然滑落,德拉科一眼就看到了她脖颈上金色的沙漏项链:

  那是

  时间转换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