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 63 章 行动6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德拉科和格兰杰的行动陷入了瓶颈,而远在麻瓜世界的小汉格顿,同样也不平静。

  “要我说,再没有比这些更离奇的事了。”吊死鬼酒馆里十几年来从没有再这样热闹过,大家都红着脖子问厨娘要着一打又一打的啤酒。

  “整个村子里的人被莫名其妙的声音吵起来,要让我知道是哪个调皮的小孩晚上不睡觉去“探险”,我得把他吊在酒馆门口,让人们笑话死他。”

  “嘿!我可是被你们这些人吵醒的。”刚进来的年轻人听到这话直接反驳说。“到底是怎么了?”

  “你们都没有听到吗?那个可怕的宅子那里响起来那么大一声尖叫!”吧台旁边请来的帮工说,“那可是五十年前就死绝的一家人,只除了跛脚的弗兰克还住在那里,偶尔回来灌壶酒。”

  被尖叫吵醒的年轻人可听不懂他说的五十年前是什么意思,帮工给自己倒了杯酒兴致勃勃的说:“五十年前的里德尔家,嘿!这你们可不知道了,那叫一个豪华气派,就连《伦敦日报》上都刊登过他们家的事。当初也有过有爵位的大贵族家的管家来过这里。”

  “嘿,那可真不一般,我还从没看见过灰色头发的人,他来酒馆打听消息的时候,我离他这么近,”厨娘说:“他简直像个假人。”

  “你现在去镇上打听打听,还能有年纪大的老人记得,里德尔家拿着人家大贵族的名头吹嘘呢!”

  “跑题了跑题了!”帮工把话题拉回来,“就是在大贵族的人来了之后,突然有一天,里德尔他们一家人就全都死了!大家都怀疑是跛脚的弗兰克杀了这一家人,虽然他死不承认,”

  帮工说到这的时候,一些有印象的年轻人附和着,“我就觉得那人古怪的很,在那个荒凉又阴森森的地方住着,还是一个人!”

  帮工摆摆手,特地放低了语气:“但是就在他定了罪要行刑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警察说了,那里德尔一家是活生生吓死的!”

  “这怎么可能?!”“你不是在框我吧?”的质疑此起彼伏,帮工吸了口烟,正要继续说,一个男人连滚带爬得从酒馆门口栽了进来:

  “他死了!他死了!”

  酒馆里一片哗然,纷纷问道:“谁死了?”

  “弗兰克…弗兰克死了!”

  帮工却蓦然打了个冷战,男人颤颤巍巍叙述经过的这一幕,竟仿佛跟五十年前的女佣重叠了一般!

  里德尔府里,一个虚幻到仿佛要被风吹散的人影子,站在炉火前。但是任凭火焰怎么撕扯舔砥着他的手,他倒也像无所谓一样。

  “纳吉尼。”他唤道。

  他的声音嘶哑粗粝,细细听去,竟连串发了一对嘶嘶得音节似的。

  一条巨大无比的白色毒蛇盘旋着向他滑过来,尖锐的鳞片所过之处甚至把坚硬的大理石地面都摩擦出了裂痕。

  “主人,纳吉尼小姐吞了个麻瓜,是那间破屋子里住的老仆人,被一个小汉格顿的流浪汉看见了,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很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

  一头半长的浅黄色头发的巫师语气平淡的说,他狭长的眼睛里充满了对那个可怜的老麻瓜的漠视,残忍的说:“但是那个老麻瓜实在是太脏了,纳吉尼小姐又把它吐了出来。”

  “不要乱吃东西,纳吉尼。”炉火前的男人转过身来,他有一副俊美无俦的面孔,暗红色宝石一样的眼睛。

  他手上拿着一些黑色的石块一样的东西,正一颗一颗的往炉火里扔,每扔一块炉火就会猛地窜起来,从橘红色渐渐向血红色转变。

  “说下去。”他的视线从衷心的下属上略过,注视着这间麻瓜客厅里一个突兀的画框。

  “是,主人。”小巴蒂·克劳奇恭敬得行了一个礼才继续道:“邓布利多已经离开了学校,他和西弗勒斯·斯内普前往了霍格莫德,恐怕不到一刻钟就会跟尖叫棚屋附近的老吉米交手。”

  男人面上没有什么反应。

  克劳奇道:“这些活了太久的黑巫师们开始频繁的活动,老吉米甚至扮作费尔奇的模样潜入了霍格沃茨,据说他差点碰上在外游荡的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

  男人在一旁的扶手椅上坐下,哪怕看上去他的身体像一阵即将消散的影子,他的动作也半点不受影响的优雅。

  他道:“我不需要你特意强调什么,巴蒂。”

  小巴蒂·克劳奇立即俯下身去,“请饶恕我,主人。”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却也实实在在得感受到危险的杀意从脖颈间掠过,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狂热,继续说:“但老吉米几乎全身上下都是黑魔法的气息,邓布利多当然发现了他,追踪他的踪迹一直到了高锥克山谷。但是老吉米还是没有跟他对上面,邓布利多加强了霍格沃茨的防御,老吉米无从下手,就使用费尔奇作为傀儡。”

  “因为忌惮邓布利多,他只在费尔奇身上植入了一根傀儡丝,索性费尔奇是个哑炮,一根傀儡丝也足以操纵他的身体。老吉米让他在莱姆斯·卢平的狼毒药剂里做了手脚,想要看看预中的救世主会在危机情况下激发出什么来。”

  “现在波特卢平甚至是布莱克,恐怕已经乱作一团了。”

  男人并未说话,只是沉默着似乎陷入了什么思索,克劳奇会意的站在一旁不再发出声音。

  良久,男人道:“继续在黑曜石监视着他们,不要做多余的事。”

  “是。”克劳奇深深的鞠下躬去,抬头便化身成了另一幅模样,大步向外走去。

  他会继续化身为老吉米的学徒,为他伟大又深明的主人拿到第一手情报,而这个胆敢冒犯主人的黑魔法组织,也会一步步走向灭亡。

  白色的大蛇盘踞久了,滑动着开始舒展身体,她的毒牙在白色的画框让擦过,毒液滴到地板上,腐蚀出一个深深的坑洞。

  男人警告道:“纳吉尼。”

  大蛇转而收敛了动作,刚刚蜕过皮的身体还有些不知轻重,于是她一头撞在了男人雾化的身体上,被轻轻的抚摸了几下。

  正根据画像的交谈匆匆向麦格教授走去的德拉科,忽然感觉一阵难的危险掠过。

  他停下脚步,引来褐发女巫困惑的目光。

  “……没事。”

  德拉科攥紧了魔杖,警惕得向周围看,最终确定是错觉,放松下来。

  他们已经能看到麦格教授的背影了,在她身旁还有刚刚从温室离开的斯普劳特教授。

  她们负责看守摄魂怪——这是画像们闲聊的时候透露出来的,但却给两个一时束手无策的巫师,指出了一条方向。

  正如他们最开始猜测的那样,摄魂怪和魔法部如果愿意配合的话,就不会出现摄魂怪们大面积出现在魁地奇球场上的意外。

  为了保障学生的安全,邓布利多只能再特地委托教授,将摄魂怪们在允许巡逻时间之外看管起来。为了防止有学生误入,这个地方就设置在了远离城堡的禁林另一边。

  黑湖包围城堡,穿过整个禁林,水波在月光下波光粼粼。格兰杰看着这熟悉的画面,一惊:“摄魂怪看管的地方离我们被袭击的地方太近了。”

  “加快速度,恐怕韦斯莱那边也已经要从打人柳下离开了。”德拉科沉着道:“而在他们走散到达那里的时候,我必须像你的记忆一样及时归位。”

  他们对视一眼,又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聚在一起的摄魂怪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