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 64 章 尾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该死的!怎么还会这样!”德拉科低低咒了一声,挥动魔杖将韦斯莱从八眼巨蛛的口器底下救了出来。

  不远处还能看见一波又一波隐藏在黑暗中的红色眼睛,层层叠叠的堆在一起,令人毛骨悚然。

  韦斯莱翻在裸露的地面上,大口喘着粗气,他的左腿被八眼巨蛛锋利的足割开长长的一道伤口。

  “恢复如初!”

  德拉科又甩了几个神锋无影把企图跟上来捡漏的几只蜘蛛杀死,“还能动吗?”

  韦斯莱“嘶”着,疼的表情扭曲一瞬,他扒着树爬起来,这会也没空再去管一波又一波的蜘蛛。

  从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云雾一样飞速而来的摄魂怪们才是真正的威胁。

  “它们来了,怎么办?!”

  德拉科额角也开始渗出汗液,禁林里蠢蠢欲动的动物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纷纷往丛林深处逃去,但这丝毫没有缓和他们的处境。

  摄魂怪们携带的阴冷还没有抵达就已经足够使人躯体僵直,波特和格兰杰的身影在下游,距离他们足足一百米的距离。

  一旦摄魂怪开始上岸,他们就是首当其冲受到攻击的!

  格兰杰和他遥遥对视一眼,当机立断得下了决定,她拽着波特开始迅速向着另外两个人的方向奔跑。

  “波特手上有克利夫兰火山宝石,至少撑到摄魂怪摘下兜帽是没问题的…可这么大批量的摄魂怪涌过来…”

  德拉科手上的魔杖一刻也不停歇地在布置防御魔咒,偶尔抽空帮波特击退一只摄魂怪,心头却盘旋着越来越大的困惑。

  他和格兰杰分明是清清楚楚地,看着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因为他们的小动作,成倍的加固结界。

  就算结界失效,他们也早该离开禁林回到城堡里了。

  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几乎是呼吸之间,就有几个摄魂怪抵至眼前,韦斯莱心里窝着火一股脑得往它身上发射四分五裂。

  攻击系的咒语不仅没用,反而激怒了摄魂怪,它仰起头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几乎是瞬间,德拉科身前又多了许多重叠的影子!

  “fiendfyre(魔鬼火焰)!”

  莹绿色带着不详气息的火焰从山楂木魔杖的杖尖烧起,很快以摄魂怪为媒介烧开了一片,它们哀嚎着动作缓慢下来,却也丝毫没有死亡。

  而后面的摄魂怪被火光吸引前仆后继的向这边扑来。

  “shit——fiendfyre!”

  德拉科这才有点恼火的说:“用光明性质的魔法韦斯莱!”

  “我不指望你能用出来强攻击性的黑魔法,但你起码别在这干耗魔力,给我拖后腿吧!”

  韦斯莱咬咬牙,大喊:“露摸s!”,在强光的作用下,摄魂怪的动作竟也被凝滞了一瞬。

  “太多了,阿兹卡班竟然有这么多摄魂怪吗?”德拉科心里烦躁上涌,摄魂怪的成倍增加影响了他的情绪,让他挥舞魔杖的动作开始大开大合起来。

  提前布下防御魔咒的他们都尚且如此,更逞论活像靶子一样的波特和格兰杰。

  透过摄魂怪虚虚幻幻的身体,德拉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格兰杰在打人柳下声线颤抖的叙述。

  -“一波又一波的摄魂怪扑过来,哈利吸引了大多数的摄魂怪。”

  -“你在八眼巨蛛足下救了罗恩,用出了黑魔法也仅仅只能护住自己和他。”

  褐发女巫的费力奔跑的身影和声音在他眼前重叠,岌岌可危的防御魔咒也在成批摄魂怪的靠近下终于崩溃。

  阴冷的气息从骨头间渗入,风声呼喊声远去,德拉科的头脑里开始流窜出各种记忆画面:

  布雷斯在康普顿小镇拿着冰激凌对他轻笑道:“原来你这这里。”;

  教父捏起水晶瓶,挑剔得挑起了一遍的眉毛;

  年轻的魔法部官员低头哈腰地恭维,从他身后响起了卢修斯熟悉的倨傲腔调。

  小德拉科回过头去,握着他手掌的男巫镜花水月一样消散。

  他仿佛站在时间长廊里,看见一个又一个面孔重叠在一起,金色银色绿色黑色交织,鲜红色的指甲一闪而过。

  鲜红色?

  -“这是达芙妮帮我做的指甲。”

  -“你们知道我在路上听到画像在讨论什么?‘要把它交给弗立维教授’,那不会是时间转换器吧?”

  德拉科头开始痛起来:

  “小马尔福先生,现在所存有的时间转换器一半在神秘事物司,另一半在霍格沃茨。可惜魔法部一如他们的创始人一样狡猾,霍格沃茨只分到了一个未经损坏的时间转换器。”

  “损坏的时间转换器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先生。”

  “由时间法则衍生出的三十条基础阵法出现不可逆的损坏,即使强行修复,它的功能也已经大打折扣。”

  “回溯的时间只能在两天之内,同一天甚至不能使用两次。”

  “两次?”

  “因为第二次恐怕最多坚持两个小时就崩溃了。人们会永远留在过去。好了,小马尔福先生,你的问题已经够多了。”

  “时间是一切问题的答案,当你回到过去,拿着那个沙漏的时候,就相当于你站上了跟神明沟通的桥梁。”

  时间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阴冷又狰狞的手指触上他皮肤的那一刻,德拉科声嘶力竭得对格兰杰喊道:“时间转换器!!!”

  记忆的最后,褐发女巫踉踉跄跄得栽倒过来牵住他的衣角,金色的沙漏转过半圈,霎时光芒大盛。

  所有的场景一瞬间褪去,禁林上空又出现了雾蒙蒙的云朵,以及后面含羞带怯的月亮。

  德拉科在地上坐了会,才感觉四肢回暖,他曲起手指,这时才感觉到身体回到自己的掌控。

  格兰杰在他旁边喘着气,金色的项链强行使用已经破败损坏,仿佛一触就碎般。

  “呼——怎么办,马尔福,我从没试过一天之内使用两次时间转换器。”

  “麦格教授说它如果崩溃,我们会永远留在过去。”

  “还有两个小时,”

  德拉科站起来,灰蓝色的眼睛深处充满了冰冷的怒火,他现在看上去冷漠又不近人情。

  “足够了。”

  格兰杰一怔,“什么?”

  城堡七楼,弗立维教授办公室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紧接着又轻轻地合上。

  “弗立维教授果然不在。”德拉科掀开隐形衣,冷静道:“保险起见,你继续披着它。”

  格兰杰在办公室里扫视一圈,“这里有什么?”

  “霍格沃茨在几十年前分到的唯一一个完好无损的时间转换器。”

  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项链,皱眉:“我不认为再找一个时间转换器能有什么用,马尔福。我不想浪费时间跟你起内讧,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起码应该用在对付摄魂怪上吧?”

  “如果失败,你也会永远留在这里。”

  “时间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什么?”

  德拉科回过头来,眉眼锐利,“你还不懂吗,这么多教授需要在对方处心积虑多久,才能像今晚这样全部一无所觉又逻辑自洽得离开霍格沃茨?”

  “单纯只是依靠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的咒语,根本不可能挡得住那些摄魂怪。”

  格兰杰沉默片刻,深呼吸是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我们还能做什么?”

  “找到摄魂怪挣脱结界的关键。”

  她看着德拉科在整间办公室里俯身检查,办公室里挂着的巨大吊钟让她越发烦躁起来,这时金发的斯莱特林忽然抬起头,仿佛有了什么收获一样。

  格兰杰不禁有了些期望,“怎么了?”

  “manifestation(现形魔咒)!”斯莱特林男巫举起魔杖,不起眼的铂金色光点从他的杖尖逸散出去,传播到整个办公室的上空,就像拉开了什么遮罩一样化成了淡金色的光幕从天花板处缓缓拉下。

  格兰杰蓦然发现本来空空如也的柜子上面竟然摆放了一个金色沙漏的项链。

  她倒抽一口气:“时间转换器!”

  “果然是这样。”

  德拉科紧紧盯着那个熟悉的炼金产品,轻轻抖动魔杖,念出几乎是刻在记忆里的咒语,随着他吟唱一样不成音节的咒语,银色金色的符文逐渐从空中浮现出来。

  时空转换器的金色沙漏逐渐浮上半空。

  格兰杰看到金发的斯莱特林开始以杖为笔,勾勒出一个有一个阵法,他的动作迅速又熟练,几乎是落笔的刹那,精致的阵法里的齿轮就互相转动起来。

  她不由自主得捂上嘴,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数十个齿轮样的小阵法在山楂木魔杖的牵引下融合交叠,被金色的锁链串起来,斯莱特林又念起了咒语,格兰杰辨别了半晌蓦然想起这竟然是尼古拉爵士曾经向她炫耀过的精灵语!

  弗立维教授办公室的门忽然滑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踏进来,目光灼灼得看着被金光包裹,仿佛正熠熠生辉的斯莱特林。

  另一个紧随其后的斯莱特林惊愕得看着这一幕,几乎说不出话来:“德拉科……”

  布雷斯目不转睛得道:“看啊,弗林特,他多么耀眼。”

  无数个小画面从魔杖的牵引下被翻阅出来。它们笼罩着一层迷雾,命运在告诉他这不是他能看到的内容。

  可某种和缓的魔力从城堡内逸散出来,与德拉科校服上的h形徽章发生共鸣,几幅画面解封一样展示在他眼前。

  耳边仿佛响起了女巫的吟唱,

  这是拉文克劳的咒语。

  德拉科看见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在银器冒出白雾之后先后离校;

  看见弗立维教授和魔法部官员一起去海岸与人鱼沟通;

  看见斯莱特林们兵分三路,诺特拦住费尔奇,潘西和贝克朝费尔奇的办公室走去,而格林格拉斯独自向这里走来;

  看见幽灵们在契约的召唤下自发聚集起来将学生保护在礼堂……

  而更重要的是,德拉科魔杖轻轻点在一个面容模糊披头散发的巫师上,看着他在麦格教授设下结界的背面将一只又一只摄魂怪放出去。

  德拉科低声道:“我找到关键了。”

  他眉眼锐利地与刚刚抵达的格林格拉斯对视,又扫过办公室里的其它人,“……原来如此,去校长办公室。”

  他挥舞魔杖将一切归于寂静,当时间法则镜花水月一般落幕后,他终于发现:

  所有的一切都能完美的扣成一个环。

  他会在未来告诉邓布利多黑巫师的踪影;

  邓布利多早早预感到这一幕,借格林格拉斯的手将时间转换器布置下;

  而下一步,

  邓布利多与斯内普将从校长室的炉火离开拦截黑巫师;

  摄魂怪没有黑巫师的帮助无法从结界离开;

  波特、格兰杰、韦斯莱还有他自然不会再被袭击。

  布莱克会像他十几年前学生时代一样与朋友一起度过月圆

  叛徒彼得也会在笼子里被波特牢牢看管着。

  德拉科垂眸注视着校长室两边的石雕,冷淡的说:“滋滋蜜蜂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