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铂金色 第 66 章 嘚瑟

小说:hp铂金色 作者:七愿长安 更新时间:2021-07-25 04:4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马尔福庄园

  德拉科把写好的羊皮纸吹干,新买到的羽毛笔出墨量很足,虽然在绘制符文和阵法的时候顺畅无比,但用来写信还是显得稍有不足。

  尤其是在回复某个,举着被冷落的旗号,在信里极尽肉麻,企图获得额外补偿的斯莱特林时候。

  “尼尔森家的次子两天后举办庆生宴,马尔福小少爷早就已经拿到邀请函了吧。虽然作为一个被男朋友遗弃在学校独守空房的可怜鬼来讲,我是不应该这么频繁的关注宴会行程安排的——毕竟这显得我似乎一点都不悲伤。”

  德拉科心底嗤笑,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得继续往下看。

  “但是谁让我同时不小心看到了报纸第四版的新闻——‘罗港韦加河流域终于迎来了返回淡水湖的人鱼’,我想马尔福先生应该不需要我提醒,尼尔森庄园离罗港韦加河总共不过几百米的路程。作为提前放假不久后又要去远游的男朋友,某个人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德拉科似乎能想象出他装模作样的嘴脸,那双深棕色的桃花眼被烛火映着的时候,仿佛一轮焦糖色的漩涡。

  那个人就是喜欢装。

  德拉科笑意渐深,报纸第四版的编辑艾利克·布里奇斯是吉德罗·洛哈特的忠实粉丝,曾经为了洛哈特的签售会一郑千金还登上了报。

  当他不知道洛哈特是布雷斯的人吗?

  要不是二年级那个装模作样的情人节,他都不知道布雷斯私下的情报网涉猎范围之广都扩展到梅林爵士团和反黑魔法联盟去了。

  一个喜欢黑魔法的斯莱特林…有反黑魔法联盟的属下,嗤。

  萨拉查用喙轻轻磕了磕德拉科的手指,得到了一下一下轻飘飘的抚摸,它抖抖翅膀,在德拉科字迹没干的回信上踩了一脚。

  “嘶…萨拉查?”

  金雕爪子勾了勾,似乎上面钴蓝色的墨水弄得它有点不舒服,在德拉科的手摸过来之前,它迅速得又踩了一脚,留下一个清晰的爪印之后啪嗒啪嗒得拍着翅膀从窗户飞走了。

  德拉科皱着眉捏起羊皮纸,看着萨拉查在窗户外面盘旋。

  怎么萨拉查让诺特养了几天好像染上了什么坏毛病?

  霍格沃茨放假前一向热闹,再加上假期有魁地奇世界杯比赛,更是热火朝天。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对着球队之间的胜率开了赌局,凯瑟琳学姐在潘西旁边指导她跟诺特下棋,摇着扇子的功夫就扔了一千个金加隆。

  “全部押保加利亚获胜,从跟乌干达和苏格兰的半决赛来看,克鲁姆的技术在整个找球手的历史上都鲜见。”她歪着头,闲闲道:“而最有可能与他们在决赛相遇的爱尔兰是防守强队,这种情况下一个找球手可是能起到最大作用的。”

  达芙妮从围观棋局中抽出空来,兴致勃勃得听她插进那帮高年级学长的争论里。

  马库斯从沙发靠背后俯下身,“爱尔兰和秘鲁队的实力不相上下,最后是谁跟保加利亚对上,结果还很难说吧?”

  “秘鲁队直隶的俱乐部去年签了支新球队,据说很有潜力想让他们成为四年前一举夺冠的加拿大队,我不信这事你不知道…哟,”凯瑟琳顿了顿,看向宿舍的长走廊口,红色的唇角微微挑起,“看看这是谁?”

  围在旁边的人们都抬眼看过去,惊愕了一瞬,纷纷露出了促狭的表情,还有几个一年级的小女生悄悄红了脸。

  布雷斯·扎比尼穿了件白衬衫和简单的黑色长裤,勾勒出他流畅含蓄的肌肉线条和比直挺拔的长腿。

  珍珠白的衬衫上用银线在边角处绣了繁复花纹,在蓝宝石袖口那里打了个弯,手臂垂下的时候恰巧与漆黑长裤侧面的纹样融为一体,在烛火旁流光溢彩,格外低调奢华。

  衬衫的领口的敞开着,裸露出大片蜜色的皮肤和挽起来的袖子下的小臂线条辉映,显示出一种野性的美感和含而不露的冲击性。

  更不用说他还特意做了头发,喷了香水,就连脚下的龙皮靴子都显得亮晶晶的。

  “德拉科平时还真是说的贴切,”潘西把棋子落下,女王利落得砍下诺特这边国王的头,“你简直像一个四处发情的孔雀,根据我浅薄的认知来看,德拉科应该是不在这的吧?你就好像下一秒去约会一样。”

  几个人赞同的点点头。

  布雷斯丝毫不被打击,大步走过来,“有什么不可能吗,帕金森小姐。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要上火车了。”

  “哦,原来是还有半个小时上火车啊。”凯瑟琳拖着调子说,“看你的架势,我还以为还有半个小时要下车了呢?”

  诺特带头毫不客气得大笑起来。

  “今年最值得去约会的罗港韦加河恰好在尼尔森庄园附近,尼尔森家的次子又要在明天举办生日宴会。按照常规程序,某个最近总标榜自己被忽视博取同情的斯莱特林,是不是兴奋的有点太早了?”达芙妮瞥了他一眼,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他这股得意劲,“就好像德拉科会在站台接你这只孔雀一样。”

  布雷斯挑起眉毛,做出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他当然会在站台等我——虽然是很不耐烦的。”

  这下就连马库斯和克拉布高尔都开始嫌弃质疑起来了,“我可不觉得他能在国王十字车站等这趟不知道会不会晚点的火车,还要饱受麻瓜们的注视,说实在的你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扎比尼先生?”

  “他在信里难道一笔一划得写了等着你?”

  “当然没有。”布雷斯摩挲着信纸,脸上挂着让围观的几个人牙酸的笑容,在诺特毫不掩饰得翻了个白眼之后,他才正经起来,自信满满的说:“你们当然不会明白这种心灵感应。”

  心灵感应……呕!

  潘西偏过头去,一点目光都不想再留给这个由傻瓜和白痴的综合变异成的笑嘻嘻大巨怪。

  “……身为一个斯莱特林,还是不要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对未来太过肯定。”马库斯这话一出口,旁边的人就连声附和。

  布雷斯挑了挑眉。

  五个小时四十五分钟以后,布雷斯在站台出口,隔着朦胧的光幕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圆柱旁看腕表。

  他几乎能想象出对方脸上按捺不住的不耐烦,布雷斯慢条斯理得抬腿拦下诺特几个人,一字一顿道:“身为一个斯莱特林,还是不要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对未来太过…肯定?”

  马库斯,诺特等:“……”

  布雷斯嗤笑,收回腿大步向外走去,很快,几个黑着脸的斯莱特林就看到他和另一个身影相携离开。

  甚至他还回过头来挑衅的笑了笑。

  马库斯:“……啧。”

  诺特:“……呵。”

  几个都忘了自己嘲笑过他的斯莱特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