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8章 巧克力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家长会,等于,噩梦。

  班上一瞬间炸开锅。虽然明知道每学期都要来这么一次,但事到临头依然会痛。

  老秦提着嗓子:“期中考试的成绩,你们自己满意吗?家长满意吗?这次家长会,主要说说期中考试暴露出来的问题。尤其是个别同学……”

  班上的议论声渐渐微弱,在这时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寂。

  大部分人都在努力回忆自己这个学期的黑历史,担心老秦口中的“个别同学”是不是自己。

  只有少数人自信老师家长不会找自己麻烦。

  比如沐小溪,他毫不担心。

  毕竟刚刚过去的期中考试他考了年级第一。高中校园,成绩最大,分数说了算。

  沐小溪这么想着,忍不住瞟了一眼旁边的夏岑。

  不知道夏岑的妈妈是什么样的人?

  夏岑只说他父母离婚了,但从没提过他们的职业。能住在景辉园,宝马买菜车的人,应该不一般吧。

  不过夏岑肯定是那种从小到大不用家长操心的天才儿童型……

  沐小溪凭着直觉猜到这套路。

  所以家长会对他们两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值得紧张的事情。

  中午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今天沐小溪终于吃到了香辣鸡翅,啃起来特别香。也可能是因为他已经下决心和夏岑做好朋友,所以夏岑坐在他对面一起吃饭,他一点不紧张了,还不时和夏岑有说有笑,好让周围的同学都看到他和夏岑关系多么好。

  旁边的赵信愁眉苦脸:“唉……开过家长会,我妈肯定要发火没收我手机了。”

  温禾难得嘲笑他:“那你得把我们的游戏群藏好了,别被发现。”

  吃过饭离开食堂时,有两三个女生拦住了沐小溪,她们结伴来的,手挽着手,好像在给彼此打气一样。站在最前头的矮个子女生鼻尖红红的,像是鼓足了勇气般开口:“沐小溪,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沐小溪看那个矮个子女生有点眼熟,像是四班或者五班的一个女生。

  没办法,他们全年级有十个班,他人缘再好,也不可能个个都认识。

  “你是……”他想不起对方的名字。

  矮个子女生嗔怪道:“亏你还和我是初中一个班的!居然忘记我的名字?好郁闷!是我啊,沈欣!”

  “哦!沈欣!”沐小溪并没有想起来有关这个人的任何事情,不过他还是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沐小溪和几个女生边走边聊,夏岑走在他身边另一侧,一不发。

  “有什么事吗?”沐小溪问。

  沈欣看着沐小溪,眼神不时越过他又看向夏岑。

  她说:“我们几个是美术生,在一个画室。你……你想不想我们给你画肖像?”

  沐小溪问:“做模特?”

  沈欣连忙说:“来做模特也好,拍照也行的!”

  沐小溪微笑着说:“平白无故的,我怎么好让你们给我画肖像。”

  他得保持温柔,亲切的校草形象!再说了,以为他看不穿吗!她们其实更想要夏岑的照片,不如说这就是目的。

  要不然怎么同学这么久,她们没来找过他做模特,夏岑才来几天,她们就找上门了。

  “哎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画你们这样的帅哥心情也会比较好嘛!”沈欣开玩笑说。

  沐小溪打哈哈委婉拒绝。

  “那,夏岑……”沈欣小心翼翼问。

  夏岑看了她一眼,说:“不用。”

  “你们来画室玩也可以呀!”

  夏岑说:“不想去。”他声音没什么起伏。

  沐小溪都被他冷到了。

  几个女生面色都有些讪讪的,沈欣只能说:“哦……那好吧……不过你们要是想来看看,就来找我。”

  沐小溪抢在夏岑前面说:“好的,我知道啦。”

  等几个女生走远了,沐小溪才对夏岑说:“你对她们是不是太凶了?”

  夏岑淡淡地说:“以前学校里,这样的情况很多。”

  沐小溪懂了他的意思,因为这样主动热情的女生很多,不得不冷面处理,要不然就会发展成纠缠不清的关系。

  他感叹了句:“原来是这样……”

  夏岑说:“要不然是哪样?我以为你会有一样的烦恼。”

  沐小溪,囧。

  夏岑这话里意思是,如果是和他一样级别的帅哥,一样级别的受欢迎,应该理所当然地理解他。这是在暗讽他这个校草的含金量有点水吗?

  看来夏岑这腹黑玩意还有毒舌属性?

  沐小溪尽量把眼睛笑得弯弯的,说:“这是自然!我也有种烦恼!但你对人家的态度是不是太冷漠了?我都是在尽量不伤害对方感情的前提下的拒绝。”

  他给自己找到了个小小的道德高地,虽然估计大概也就是个小土坡的高度。但至少这样把面子拉回来了,还能继续伪装自己和夏岑是一个级别!

  沐小溪还以为夏岑要反驳,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夏岑只是垂着眼睛,默默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片刻,他才低声说:“可能我的性格确实有问题,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过我了。”

  沐小溪哑口无。

  这样高冷,神秘,忧郁,内心受伤待拯救的样子,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只觉得太耀眼了。

  大概夏岑这样的人,性格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即便他这样的性格,也会有人前赴后继扑上来吧……

  “那你想不想去她们画室玩?”夏岑反问沐小溪。

  沐小溪秒回:“不想。”

  夏岑说:“虚伪。”

  沐小溪笑着说:“毕竟我没有那个意思嘛。”

  下午是两节英语课,一节物理课,一节历史课。

  课间时候,沐小溪已经能和夏岑随意聊天。不过他总结出来,夏岑话不多,而且很少主动挑起话题。他其实也不太喜欢和班上其他人聊天,很多时候都保持最基础的对话模式。常常用“谢谢”“是的”“好的”应付过去。

  还有夏岑的英语应该很好,因为书写流利,对历史则不感兴趣,完全不做笔记,不过他也不会在上课时候说话或偷玩手机,只是静静看书。

  沐小溪觉得,这个同桌对一个想安静学习的人来说,其实挺不错,比赵信好多了。

  放学回家路上,他们又一起走。

  刚骑车离开学校没多远,夏岑看向路边问:“那是什么?”

  沐小溪顺着看过去,有很多穿着天城高中校服的学生在排队。

  “哦,那是家奶茶甜品店,最新新开的,好多人排队。”

  夏岑说:“那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沐小溪笑着说:“不啦。”

  夏岑看他一眼:“为什么?”

  沐小溪说:“我得早点回去,我弟弟在家等我。在这里吃东西排队,说不定要等半个小时。没那个时间。下次吧。”推荐阅读sm..s..

  下次,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等于没有约。

  夏岑问:“你弟弟多大?”

  沐小溪说:“七年级。他很可爱的,还没抽身高,看起来像个小学生,但是最讨厌别人说他像小学生。”

  夏岑说:“那他确实不是小学生了。”

  沐小溪哈哈一笑:“但是他真的很矮,我都怕他出去被人往袋子里一塞拐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边聊边骑,今天沐小溪只觉得一眨眼时间他便到家了。

  回到家中,今天沐斯云还没有去上夜班,沐小溪把家长会的事情告诉他。

  沐斯云看着手机上的日历,他有点为难:“小溪,怎么办,我刚看到家长群通知,弟弟也是星期五开家长会。”

  沐小溪连忙说:“那你去小风的家长会吧,这是他刚上初中的第一次家长会。”

  小风在旁边叫起来:“不,爸爸!不要管我!你去哥哥的家长会!他是高中生,高考比较重要!”

  沐斯云左右为难。沐小溪抓住小风的胳膊,把他架起来,微笑着说:“爸,我期中考试考了年级第一,和班主任说一下你不能来家长会,他肯定没问题。”

  沐斯云看看大小两个儿子,点点头:“是呢,小溪说得对。”

  沐小溪笑了,年级第一,就是爽啊就是爽。

  星期五一早,教室里空气比平常死气沉沉。

  因为今天下午要开家长会,大部分人心情都不好。

  沐小溪走进教室时立刻察觉到了,到的人和平时差不多多,声音却没平时吵。

  这些可怜的娃……沐小溪这么想着,走到自己座位边。

  他忽然一愣。

  他的同桌桌上,放着两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这个牌子沐小溪认识,巧克力论颗卖,一颗几十块钱常有。

  显然是有人知道了夏岑低血糖的事,所以送来了这精致的,饱含爱意的巧克力。

  相比之下,沐小溪口袋里装着的几颗水果硬糖显得那么寒酸粗糙。

  沐小溪盯着那巧克力看了看,才慢慢坐下来。

  坐在前排的李菁转过身来看看沐小溪,小心说:“我们来的时候,巧克力已经放在这里了。刚刚问了下,没有人看到是谁来放的。”

  沐小溪笑了笑,说:“那估计要么是一大早就来了,要么是昨天下午放学留很晚,是不是我们班的人都不一定。”

  他像普通八卦一样随意笑着说。

  沐小溪一阵心酸。

  还有比他更苦逼的炮灰受吗。正牌攻的影子还没看到,居然要和路人争正牌受的宠爱?

  十分钟后,夏岑在迟到边缘到班。

  沐小溪头也不抬,假装专心看笔记,身体侧向另一边,几乎把背对着夏岑。

  过了一会儿,夏岑的声音响起来:“我不要,你们吃吗?”

  他在对李菁说话。

  李菁笑着说:“不要不要,我可不敢吃,这是别人给你的。万一被放巧克力的人知道了,不得恨死我。”

  沐小溪慢慢调整身体的角度,慢慢转了过来。

  一只手伸到他面前。

  夏岑面无表情地说:“今天的糖?”

  沐小溪这才把两颗水果糖给他,又问:“巧克力怎么办?”

  夏岑抓起那两颗巧克力,放到了讲台上。

  上课铃声响了,老秦走进教室,正准备训话,突然看到讲台上两颗巧克力,他抓起来往口袋一塞:“你们啊,不要以为给我点小零食,我就会放过你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