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12章 逞能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考前一天晚上,沐小溪复习到了十二点多。

  他最近这段时间晚上学习效率不太高,动不动走神发呆。一会儿刷刷自带的炮灰论坛,一会儿手贱忍不住拿起手机看看学校论坛。

  最近学校里有关夏岑的传并没有消失,还是传得各种玄乎。有钱富n代,冷酷海王,玩弄同学,有雕无心。

  可就算这样,夏岑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弄得沐小溪都迷惑了,忍不住问他:“你真的有过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吗?”

  夏岑只是反问他:“你不是说你相信我吗?”

  搞得沐小溪无话可说。

  看来,夏岑确实是不在乎这些谣。

  而且他有不在乎的资本。

  现在学校论坛上有关校草的争论吵成了一团,有人觉得夏岑不配当校草。可拦不住依然有许多人花痴他的脸。

  ……

  ……

  109l

  校草就是校草,又不是选三好学生。夏岑碾压天中男生!

  110l

  再说了这些都是传!真假都不知道,夏岑这么帅,我看是有人嫉妒他吧?

  111l

  会不会是沐小溪放出来的谣?我一直觉得沐小溪太完美了,好得过分就很假了。

  113l

  我也觉得是沐小溪。他现在不是和夏岑同桌吗。两个人天天靠这么近比较,很难不心态失衡吧?

  112l

  沐小溪躺枪。

  113l

  你们一黑黑两个够了吧,叫我还怎么带cp滤镜。

  114l

  夏岑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我喜欢。

  115l

  校草完全看脸可以吗?

  我好纠结的。

  ……

  ……

  今天复习时候,沐小溪想着只瞄一眼论坛,结果一晃神一不小心就几十分钟过去了,题却没做几道。

  高中生考前精神不集中……

  多半是废了。

  沐小溪知道自己这样不行,他强迫自己关了手机,开始做题。

  沐斯云下夜班回来的时候,看到沐小溪房间灯还亮着,他过去推开门,轻声问:“小溪,睡了吗?”

  双层床上,沐小风睡得正香。

  沐小溪一个人坐在书桌边,他抬起头说:“马上睡,明天月考,我再做几道题。”

  沐斯云带了烤冷面回来做宵夜,他用盘子装了一些,端去给沐小溪。

  “别熬得太晚,吃过了把碗放那,我来洗。”沐斯云留下一句话,又把门带上。

  沐小溪在沐斯云身上闻到一股香味。不是食物的香味,而是一种……类似香水和脂粉的香气……

  沐小溪垂下眼睛。沐斯云夜里的兼职到底是什么工作呢?他一直含糊说是“帮朋友看店”,可他从来没提过那家店在什么地方,具体做什么的。

  之前有一次沐小溪说要给他点个外卖,他明显有些慌张地拒绝了。沐小溪就推测,沐斯云也许是在什么青少年不宜出入的酒吧打工。

  也许是因为前一天复习太晚,又想着沐斯云打工的事情,第二天一早起来,沐小溪不太有精神。

  天城高中月考很严格。为严防作弊,每个座位都分开,单人单座,座位打散,每个人都不会坐在自己座位上,周围也不是平时的同桌前后。

  天城高中的口号是,每一次月考都是高考的预演!

  所以气氛相当严肃。

  按理说,沐小溪之前已经经历过月考和期中考试了,应该早习惯了,但今天他格外紧张。因为夏岑在这里。

  沐小溪按学号找到自己考试座位,在靠窗最后一个,他在这个角度能看到大部分同学,他一样就找到了夏岑的位置,与他隔了一排,在教室中后部。

  这是他们第一次同场月考,意义非凡。

  因为在校园环境里,成绩才是大杀器。

  长得帅并且成绩拔尖,在学校里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长得不够帅,但成绩拔尖,依然是学校中的强者。

  长得帅而成绩差,就只会让人遗憾。

  “那个人长得挺帅,可惜脑子笨。”

  这种类型只会沦为被围观的花瓶人物,得到的尊重也不够多。

  沐小溪现在拼脸是拼不过了,只能在考试上拼一把。

  他又看一眼夏岑的方向,夏岑看起来特别放松,是那种“我把你们随便吊起来打”的姿态。

  沐小溪胃里一缩,感觉一阵泛酸。

  两个监考老师捧着牛皮纸袋,走进教室。

  “桌上只许留文具,手机关机,不许交头接耳。考试时间在黑板上。接下来发试卷和答题纸。铃响开始答题。”

  上午第一门考语文。沐小溪拿到试卷,先看了眼卷面和作文题。他习惯一边答题一边思考作文,这样前面做完,到写作文的时候,也比较之有物。

  这次月考语文题目不算难,沐小溪做得很顺手。只是在古诗词部分卡了下,幸好很快想了起来。

  写作文时,沐小溪又看了眼夏岑。左撇子的动作明显,翻试卷的姿势,书写的方向都与众不同,但又显得胸有成竹。

  监考老师从沐小溪身边晃过去。沐小溪低下头,迅速开始写作文。

  考完了语文,休息短短一刻钟,又紧接着考英语。

  沐小溪知道英语是夏岑的强项,所以他强迫自己静下心,仔细阅读。然而沐小溪刚开始做最后一篇阅读理解,夏岑站了起来,他拿着卷子走到讲台边。

  “要提前交卷吗?”监考老师问。

  夏岑点头:“交卷。”

  全班都抬起头来,沐小溪心里一突,夏岑做得也太快了,提前近半个小时交卷!

  冷静,冷静!沐小溪在心里警告自己,专心在试卷上!不要被别人交卷动摇分神!

  可是那不是别人,是夏岑。

  那个目中无人的夏岑。

  遇到任何事情都波澜不惊的夏岑。

  沐小溪脑子里一瞬间闪过这个念头,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气,一股一定要和夏岑争个高低的气。

  他现在还有一篇阅读理解没做,作文没写。但心口砰砰跳,卷子上的字母像在跳舞。

  沐小溪读了三遍开头才冷静下来把阅读文章看下去,然后飞快答题。

  下午考物理时候,夏岑依然提前了二十分钟交卷。这一次沐小溪也提前十分钟交卷。

  班上两大男神先后提前交卷,激起一阵惊叹的不明声音,还有人蠢蠢欲动想在沐小溪走过的时候偷窥眼他的试卷。

  “安静!”监考老师拍拍桌子,“你们也要交卷吗?不交卷就认真答题!”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沐小溪交了卷就提了书包冲出去,开始疯狂复习接下来要考的科目。

  第二天最后一门考数学。

  数学是沐小溪的强项,他上次期中考试考了145,是全年级最高分。

  所以只有在数学这一门上,他一定要比夏岑厉害!

  沐小溪一拿到数学考卷一扫全卷,觉得这次题目不算难。他立刻开始疯狂答题。选择题做得飞快,做到最后几道大题时候,沐小溪手在和脑子比速度,他第一次这么高度集中精神,周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什么同学,什么监考老师,全都消失。只有他一个人在一道题一道题地冲过去。

  做完最后一道大题,沐小溪摔笔,他抬头一看,这次夏岑还没有交卷。

  沐小溪猛地站起来,他刚刚一直在集中精神用脑,这一站差点眩晕。推荐阅读sm..s..

  监考老师看着他都有点惊讶——他提前了足足四十分钟交卷。不用一个小时就做完全卷,这在数学考试里,从来没有过。

  全班哗然。

  这次月考终于全都结束了……

  沐小溪竟然有种虚脱感,他拖着脚步走到走廊上。考试还没有结束,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全都静悄悄的。

  有其他班的人透过窗户看到游荡的沐小溪,都像看了鬼一样。

  学霸还是人吗?数学考试也能提前交卷!

  沐小溪慢慢走到消防门边的楼道里,在台阶上坐下,抱紧书包。他现在不太舒服,有种想吐却吐不出来的感觉。

  过了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沐小溪听到了脚步声。他慢慢抬起头。

  夏岑站在楼道旁,靠在墙边,静静地看着他。

  沐小溪闷闷地说:“你交卷挺快。”

  夏岑嗯了一声:“你也是。”

  沐小溪说:“我随便考考。”

  夏岑说:“我也是。”

  沐小溪笑了一下:“你不在乎排名?”

  夏岑反问他:“我不在乎,随便怎么样都行。”

  沐小溪愣了一下,喃喃说:“你认真的吗?”

  夏岑说:“真的。”

  沐小溪终于有点不高兴了,他问:“你说的是真心话?”

  夏岑说:“真心话。”

  沐小溪笑了笑,说:“好吧。”

  大概这就是学神的境界,无欲无求之间就拿下第一。

  他又换了个话题:“那些污蔑你的话你也不在意?”

  夏岑说:“不在意。”

  “学校论坛上可是连我一起黑了,说是我放出来的谣,好抹黑你。”沐小溪说。既然夏岑试探过他,那他也该试探下夏岑。

  但夏岑只是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不是你。”

  沐小溪问:“你怎么知道的?”

  夏岑说:“是郑凯乐。”

  沐小溪这下是真的很多问号在头上飘了。

  “你知道是他?你怎么知道的?你……”

  莫非夏岑的系统是让他能看破所有人?

  夏岑果然不肯说他怎么知道的,他只说:“反正我知道了。而且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就是嫉妒。他嫉妒我长得帅,嫉妒你人缘比他好。”

  沐小溪觉得这话很值得吐槽。他也长得比郑凯乐帅好吗!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你怎么不生气?不找郑凯乐算账?”沐小溪都有点生气了。

  夏岑漫不经心问:“那你希望我找他算账吗?”

  沐小溪喃喃说:“这是人之常情吧?”

  夏岑说:“好。”

  他伸出手去抓沐小溪的肩。

  沐小溪躲开他:“干什么?”

  夏岑仔细看他的脸色:“你不舒服?”

  沐小溪站起来。

  他觉得夏岑这个人,真的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只有什么都有的人,才会对什么都不在乎。那些在普通人看来要为之付出不知道多少努力才能得到的奖赏,像夏岑这样的人,可以弃之如敝屣。

  “我没事。”沐小溪淡淡说。

  两天后,沐小溪被老秦单独叫到办公室。

  “这是你这次月考的数学卷子,你看看。”老秦冷着脸。总分年级排名还没出,他先把沐小溪叫来单独教育下。

  沐小溪看到分数,128。

  错了好几道选择题,还有一道大题。

  老秦批评他:“你提前四十分钟交卷,好厉害,真厉害!逞什么能?有这时间为什么不检查下答案?别跟我说这些题你不会做。不是你的水平。”

  沐小溪默默不语。老秦骂得没错。

  他逞什么能?他这样的只能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学霸,老老实实做题,检查,再检查。

  “夏岑是不是考了年级第一?”沐小溪突然问。

  老秦一愣:“你在说什么?”

  他翻了翻册子,说:“夏岑考了年级412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