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15章 负罪感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本来课间是教室里最喧闹的时候,但现在因为沐小溪突然的举动,周围空气都变得安静了些,大家都看着他,只有窃窃私语声。

  沐小溪坐到了最后一排位置。

  赵信窜到他旁边,低声问:“怎么回事?那个夏岑欺负你了?”

  沐小溪这点必须为夏岑澄清,说:“没有的事。是我自己想一个人坐最后一排。我这次月考不是考得不好吗,一个人坐更定心。”

  赵信感叹:“果然是学霸,我可受不了一个人坐,太无聊了。”

  旁边有男生坏笑:“所以你就和刘爽一起坐,你们两个人坐爽不爽?啊?”

  赵信骂了一句,和那两个男生比划起来。

  沐小溪看着他们打闹,但不知不觉间视线越过去,看向自己原来的座位。温禾不知道和夏岑说了什么,夏岑摇摇头,然后他站了起来,似乎看向自己的方向……

  沐小溪瞬间移过视线。过了几秒他才又看一眼,夏岑没有过来,座位上没有人。到快上课时,夏岑才回教室,不过依然是独身一个人。

  这节课是语文课。

  语文老师陈老师一进教室,立刻发现班上第一名沐小溪挪去最后一排,一个人坐着。她打趣说:“嗯,座位又变了嘛。”

  之后几乎每个老师都发现了这一点,英语老师甚至下课之后特意问了一句沐小溪:“怎么坐这里来了?”

  沐小溪只说:“我想专心学习。”

  老师点头:“不错不错。”

  好像他们也深有同感,和夏岑做同桌,大概率不可能静下来心来学习。

  换了座位之后,夏岑没有再和沐小溪一起去食堂或者一起回家。

  也许是沐小溪有点躲着他,也许是夏岑也意识到了。反正两个人好像有意无意间便错开了时间,这种错开也仿佛是某种默契。

  毕竟,换座位这种事,好比分手。首发..m..

  如果是老师硬把两个同桌拆开,那是棒打鸳鸯不可抗力,两个人私下仍可保持友好关系。

  但如果是一方主动提出换座位,那和甩了对方没什么区别。这样不再做同桌的两个人,私下也会渐行渐远……

  但沐小溪很快发现了另一件事。

  在他和夏岑不做同桌,不再一起去食堂,一起放学回家之后,夏岑变成了形单影只一个人。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放学。他课间偶尔会和其他人说话,但很少很少,别人不和他说话,他甚至可以一整天在学校里不说一句话。

  沐小溪又感到了那种无形的空气罩,隔开了夏岑和众人。

  这周体育课,天气很好,室外考八百米。

  做完热身运动之后,分成几组,三三两两站在塑胶跑道边。一班二班女生在一起或是说说笑笑交流八卦,或是抱怨八百米考试。一班二班的男生之间气氛就比较微妙了。

  因为这是“郑凯乐事件”后,两个班男生头一次聚到一起。郑凯乐还是二班的体委,在二班算挺有人缘,几个和郑凯乐抱团的男生都挺愤慨,更加看夏岑不顺眼。

  沐小溪跑完八百米之后,坐在跑道边休息。

  温禾也过来坐在他身边,默默看着跑道上的人。

  沐小溪顺着温禾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又在看郑凯乐。

  “唉……”温禾叹了口气。

  沐小溪终于忍不住说:“郑凯乐太过分了。”

  温禾说:“是啊。之前我还觉得他这个人挺好的,还有点喜欢他。”

  沐小溪没想到温禾自己说出来了,他问:“现在不喜欢了?”

  温禾说:“可能我是那种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人。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之后,太糟心了。”

  他不提了。

  这时候又陆续有其他同学过来,沐小溪和温禾不再提郑凯乐。

  他们看着接下来的一组人,里面有夏岑。虽然和一群人一起准备,但他依然是一个人。

  沐小溪忍不住想,为什么会这样……搞得像是一班男生在排挤夏岑一样。

  “你们觉不觉得,夏岑太高冷了?”有人说。

  温禾说:“还好吧,他应该是比较喜欢安静。”

  大土豆说:“嗯,我和他说话他也会回我,但是我总觉得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就是让人退避三舍,最好不要和他主动说话。”推荐阅读sm..s..

  刘爽说:“主要我也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总觉得要是不小心说出蠢话会被他瞧不起。”

  这下连温禾都点头了:“我也是,和他说话不由自主就变得有点小心。”

  沐小溪笑着说:“没那么严重吧?他月考还没大土豆名次好。”

  刘爽严肃地按了按沐小溪的肩膀:“小溪,你是好学生思维,不懂咱社会人。听哥的话,有的人很危险,你无法用成绩来衡量。再说了,你不是也不和夏岑一起玩了。你看他这个人,就是有这种气场,让人不由自主躲开他。”

  这下让沐小溪无话可说了,但是看着跑道上无人理睬的夏岑,他突然觉得那个身影有点……孤独。

  不过也许这就是夏岑?

  所以夏岑要等另一个主角来陪伴?

  难道大家远离夏岑,有一部分是他沐小溪的错?

  如果他还和夏岑同桌,那夏岑至少还有几个表面朋友?

  难道他在不知不觉间,走上了s级世界的正确剧情线?

  沐小溪想,这世界,太深不可测。

  这时候一声哨响,夏岑这一组的考试开始。夏岑起跑不算慢,跑在了前三。他还算稳,节奏也好,不快不慢,第一圈四百米跑完之后,还是保持第三的位置。

  沐小溪不由站起来,想看得更清楚。

  第二圈开始,夏岑面色有点苍白,不过看得出他呼吸不错,还有点余力,应该是想合理分配体力保留到最后冲一下。到最后一百米时,夏岑开始加速,他追上了第二名,很快开始超第一名。

  沐小溪忍不住在心里为他加油。

  跑第一的男生是正是二班的,还和郑凯乐关系很好。一看夏岑追上来,他不服气也加速,但他体力显然在前面冲太快已经耗尽了,这时候提速很难提上去。

  眼看着夏岑就要超过他,这个男生突然方向一歪,撞向夏岑。

  夏岑一个趔趄被打乱节奏。

  沐小溪大叫一声:“犯规!”

  夏岑第二名过了终点。

  沐小溪跑过去,只听体育老师吹哨。

  “蒋凌!你的成绩作废!下节课罚跑!你这学期体育成绩没有了!”体育老师生气怒吼。他又问夏岑有没有事。

  夏岑用手撑着膝盖,摇摇头。

  有女生给他递水,他也没有接,他一个人走掉了。

  沐小溪跟着走了两步,又转身回来了。他想什么呢,夏岑肯定不会再理他了。

  这天快放学时候,老秦一脸暴躁地走进教室,指挥全班人:“把桌子全部靠墙,全班人,站教室中间。”

  大家立刻喧哗起来:“干嘛干嘛?”

  “搞班会吗?”

  “老秦,有什么活动吗?”

  虽然墙壁上的数字提醒着他们,高考在一天天临近,但是高中生还是喜欢这种打破日常的活动,好像能得到一点喘息的机会。

  老秦很不高兴地宣布:“元旦学校要搞个合唱比赛,高一高二年级参加。每个班一首歌,嗯……我们班随便选一首吧,就选天城市歌吧。先把合唱的队形整一下。都站好了。”

  “你们两个,站两边,这里中间站六个女生。”

  老秦指挥着学生们移动位置。

  “沐小溪,夏岑,你们两个站第三排中间。”他说。

  老秦整队形的原则简单粗暴——颜值高的男生女生全塞中间,所以中间的几个人都是班上长得好看的。最帅的两个男生当然挨到了一块。

  沐小溪慢慢挪了过去,和夏岑并肩站好。

  他脖子僵硬,仿佛颈椎病发作,不敢侧头看夏岑的表情。

  中间人站好了,老秦再调整旁侧的站位。站好的人都在说话。

  “小溪,”夏岑低声说,“我今天听到你喊犯规了。”

  沐小溪一下子看向他,夏岑在微笑,并没有生气的神色。

  他不知道怎么搞的,心头一酸,好像受了委屈的人是他一样,实在没有道理。

  他有点结巴:“你……怎么听到的?”

  夏岑这也太神了?

  夏岑说:“我很高兴。”

  沐小溪讷讷:“没什么。”

  他为什么脑子里这么混乱?

  排好了队伍,大家一起唱了一边市歌。老秦说:“接下来每天放学后练习半小时。明天音乐老师来给你们分声部。把桌子恢复,解散!”

  大家一边抱怨,一边把桌子放好。

  这天沐小溪走出校门时候,夏岑在等他。

  “一起走?”夏岑说。

  沐小溪没回答。

  夏岑又说:“放学一起回家,总不会耽误你学习吧?”

  沐小溪说:“我不是……”

  他觉得这事情很难解释清楚了。夏岑莫非把他想成了那种除了学习什么都不懂的人?不过这样想好像也没什么错,他懂什么呢?他什么都不懂。

  他只能说:“好,我陪你回家,不过是看你太孤单了!”

  然而夏岑又一次看破了他,微笑着说:“别有负罪感,我对现状很满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