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24章 人物关系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明羽还是一脸嚣张,就差在额头上刻“霸气”两个大字。

  一见到他,沐小溪立刻自动切入“炮灰工作模式”。

  他在心里冷静分析:和上次生日会不一样。这次没有其他朋友,只有他,夏岑和陆明羽三个人面对面。

  他们三个人,两两之间的箭头变化,就此会发生变化!

  沐小溪在心里一秒设定好了人物关系图。

  沐小溪对夏岑,相处愉快,表面好友。

  夏岑对沐小溪,原因不明,爱护有加,

  夏岑对陆明羽,青梅竹马,但在冷战。

  陆明羽对夏岑,青梅竹马,死缠烂打。

  陆明羽对沐小溪,不放在眼里,各种鄙视。

  现在就剩沐小溪对陆明羽的箭头还没画了!

  看来今天他和陆明羽之间注定要有交锋。

  在炮灰系统里,炮灰受对正牌攻的心情,那是相当复杂。有些炮灰受会真心爱上正牌攻,但沐小溪不喜欢这样,他对正牌攻从来都是做任务的态度。

  所以他看陆明羽,心中毫无波澜。而且就算没有炮灰系统,陆明羽也不是他的菜。所以他更能冷静面对陆明羽了。

  看着陆明羽,沐小溪只是普普通通打了个招呼:“你好。”

  陆明羽扯着嘴角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出现?嗯?”

  沐小溪说:“不会啊,你不是夏岑的好朋友吗?”

  他的声音平静又无辜。

  虽然炮灰受对上正牌攻,但也不意味着一开始就要十分倒贴正牌攻。陆明羽这样嚣张跋扈的类型,估计主动倒贴的看得多了。

  沐小溪想自己现在是天城高中优等生,年级第一的校草,清清白白好少年,面对不给他好脸色的陆明羽,应该不卑不亢,才符合人设。

  陆明羽哼笑了一声:“算你识相。”

  夏岑脸已经冷了下来,他对陆明羽说:“我没空招待你。”他拖起沐小溪,就往书房走。

  陆明羽却跟了上来:“你们两个人鬼鬼祟祟独处一室干什么?”

  夏岑说:“做题。”

  陆明羽嗤笑一声,他刚要说话,夏岑已经快步走进书房,把门摔在了陆明羽脸上。

  沐小溪和夏岑在书桌边坐下,问:“你这样不给他面子,没关系吗?”

  夏岑淡淡说:“没脸没皮的人,不用给他面子。”推荐阅读sm..s..

  沐小溪点点头。

  他懂,他都懂。

  看来现在夏岑和陆明羽还处在非常早期的暧昧阶段。两个人之间估计有什么误会,或者是因为父母离婚的影响,夏岑现在和陆明羽在冷战中。

  两个人估计还要经历分分合合的磨合,才能真正在一起……

  也许这是双总裁cp?

  沐小溪又联想到自己的身世设定。他现在的未知生父对象怀疑有两个,一个是夏岑的爸爸,一个是那位神秘的纪叔叔。哪个好像都有可能……

  “小溪。”夏岑叫他。

  沐小溪回过神,打开习题册,开始和夏岑一起做题。

  他们先做半个小时题,然后对答案,分析。

  结果过完一个年,夏岑稳定地……退步了。

  沐小溪皱着眉头看他做的题,不能说错得离谱吧。但是明明挺简单的题目,夏岑却用微积分解题,反而搞复杂了。

  “你自己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之前我给你讲的,没复习吗?”沐小溪忍不住抱怨。他知道夏岑天马行空,但考试需要的是大量训练和熟练操作。

  夏岑憋了一会儿,说:“我忘了。”

  他好像还很不甘心的样子。

  沐小溪心里偷偷一乐。学校里的那些人,肯定想不到他们的高冷男神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故意严肃说:“你是不是过年出去玩,一次都没做题?”

  沐小溪自己在过年期间,玩归玩,但每天至少做三个小时的题,这样才能保持手感。

  夏岑承认了:“确实没有。”

  沐小溪叹口气:“难怪,那今天再复习巩固一下吧。”

  夏岑做题时候,沐小溪看着他的解题步骤,目光不知不觉移到了夏岑的手上。夏岑的手指纤长……灵巧……那个陆明羽和夏岑是竹马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比他想象得更深,也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小细节……所以陆明羽才会在夏岑面前那么嚣张,所以夏岑才会对他无所顾忌,因为他们两个人都知道是彼此的死党,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他们才更难像更深的情侣关系再迈进一步……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溪。”夏岑已经停了笔。

  “啊啊!我看看!”沐小溪像做了个白日梦一样,他目光在习题册上慌忙扫视几遍,才定下神来。

  “这次做对了……不过还是帮你记下来,贴错题本上。”沐小溪说。他拿起一旁的错题机,帮夏岑把这道题目打下来。

  夏岑看着他:“你今天怎么了?老走神,有点心不在焉。”

  沐小溪笑笑:“没有啊!”

  夏岑脸色暗了下来:“是不是因为陆明羽?他让你不舒服了?”

  沐小溪忙说:“没有没有!”

  陆明羽到这里来发展故事线的,这是沐小溪的正经工作。他有什么可不舒服的?只是这话不能告诉夏岑。

  中午吃饭时候,陆明羽还在。

  原来他是和家人一起度假旅游,回国时候路过天城。陆明羽的母亲想来顺道看看程英子,于是带着儿子一起来拜访。

  因为陆明羽母子在,程英子和他们一起吃了午饭。管家布置了大桌,五个人坐下。

  程英子虽然已经隐退多年,但仍和明星一样,吃得很少。她面前只摆着一盘蔬菜,一只水煮蛋,一些水果,一下把仿佛喂鸽子的谷物。唯一能称得上是道菜的,是厨师特意为她烹饪的豆腐料理,装在一只非常精致的小盏中。

  陆明羽在程英子面前能说会道,把程英子逗得哈哈直笑,程英子还叫他常来玩。听到程英子这么说,陆明羽给了夏岑一个得意的眼神。

  吃过饭后,两位妈妈单独去聊天,她们是同一个慈善团体的成员,不时一起参加活动。今天见面,也有些事要商量。

  剩下三个十七八岁的男生,气氛顿时有点紧张。

  沐小溪看看情形不对,他借口去洗手间遁了。

  他也得留出点空间,让“正牌受”和“正牌攻”发展下剧情不是吗。他在这里,两个人可能有话不方便说。

  沐小溪一离开,夏岑对陆明羽立刻说:“你对沐小溪尊重点。”

  陆明羽狂笑:“你这什么口气?太好笑了吧?怎么,他是大嫂吗?”

  夏岑冷冷地看着他:“我没和你开玩笑。”

  陆明羽这才停住笑,他看着夏岑的脸色:“你认真的吗?”

  夏岑盯着他,不说话。

  陆明羽一瞬间感到一股压力,他直觉这时候不能再开口惹夏岑。他觉得,夏岑本质里和他父亲是一种人,冷酷无情,没什么人味。

  大概这个沐小溪现在是夏岑的新玩具,夏岑还没搞到手,所以正在兴头上。

  但这倒让陆明羽好奇起来。

  “他是天城高中年级第一?”陆明羽问。

  夏岑说:“是。”

  “那你是喜欢他是个书呆子,还是那张脸?要没那张脸,玩书呆子也没意思……”陆明羽话没说完。

  夏岑一拳击中他的手臂内侧。

  “我刚刚和你说过了,对他尊重点。”

  陆明羽闷哼一声,他不用看,手臂里肯定淤青一大块。夏岑这狠毒玩意,手还是这么重。

  他揉了揉胳膊,这个仇他记下了。

  一个念头在他心中渐渐产生。

  沐小溪从洗手间回来,只见夏岑和陆明羽两个人一不发,分坐在沙发两侧。

  他努力保持纯洁的微笑,说:“陆少,没什么事的话,我和夏岑继续上课啦。”

  他在心里想,莫非这两个人因为单独相处,所以害羞了?

  这天晚上回去之后,沐小溪收到了夏岑的消息,问他今天有没有不开心,不要因为陆明羽的态度生气。

  沐小溪心里一暖。

  一遇到陆明羽,他就开启工作模式,所以没有什么生气不生气的。就好比一个演员演戏,对剧本里注定要发生的情节,有什么好生气的。

  但是他没想到夏岑这么关心他的感受……

  他只能说自己并不在乎陆明羽的态度,让夏岑放心。

  夏岑又告诉他,原本明天的补课取消了,他得陪程老师出门一趟。

  沐小溪:“那你晚上自己做卷子,不要偷懒。”

  夏岑回复一个苦脸表情。

  沐小溪还是第一次看他发表情,又觉可爱,忍不住把这个表情存了起来。

  因为不用给夏岑补课,沐小溪第二天睡了个懒觉,正迷迷糊糊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沐小溪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窝在被子里揉揉眼睛,忽然又听到两声暴躁的“沐小溪!”原来不是做梦!

  沐小溪一下子爬起来,裹着毯子,靠在窗边向楼下看去。

  莫非是快递?还是外卖?

  他第一眼看见一辆干净到刺眼的豪车,车边站着一个人,穿着名牌大衣,带着大牌墨镜,一脸暴躁,正在喊他的名字:“沐小溪!”

  沐小溪还以为自己眼花了,那个人居然是陆明羽。,,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