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35章 豪门梦碎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沐小溪看着纪清平的车离开,想着这段时间纪清平频繁来找沐斯云,难道准备认亲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太折腾沐斯云。

  这么想着,沐小溪赶紧问:“爸,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怎么不接手机?”

  沐斯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原来是在酒店挣扎的时候把手机摔坏了。

  “唉……”沐斯云忍不住心疼。这个手机他用了还不到一年呢。

  幸好家里还有旧手机,沐斯云把手机卡换上,先顶着用用。

  “明天送去维修看看,应该能修好。”沐小溪安慰道。最主要,人没事就好。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沐小溪准备躺上床再听一会儿听力就睡觉。

  “爸,你也早点睡。”

  “小溪。”沐斯云叫住他。

  沐小溪看向他,沐斯云像有什么话要说。

  “今天去海边玩得怎么样?”沐斯云问。

  沐小溪点点头:“挺好的。”

  沐斯云又说:“快要期末考试了,复习得怎么样?以后就……少出去玩吧。暑假之后就升高三了,要好好努力。”

  这倒有点出乎沐小溪预料。

  因为沐斯云一向对他放心,很少催促他学习。看来再心大的家长,到了高三也会紧张。

  沐小溪笑着说:“爸,我知道。我已经决定了。这个暑假哪都不去玩,除了复习就是复习。你放心吧。”

  沐斯云点点头,又问:“暑假你还要给夏岑补课吗?是不是自己专心学习比较好?”

  沐小溪顿了一下。他没想到沐斯云又一次流露出反对他给夏岑补课的意思。

  “我们已经说好了……”沐小溪有些为难。

  沐斯云面孔上露出微微的酸涩,他说:“小溪,爸相信你。但你一定要专心在学习上,高三关键。”

  沐小溪点点头。

  沐斯云觉得儿子没明白他的点,他又说:“你给他补课的时候,只要想着学习,其他什么都别想,明白吗?”

  “明白。”沐小溪点点头。

  “特别是,我知道夏岑是个很特别很帅的男孩子,很容易让人有些别的想法,但是你现在是高三,没有考虑这些的条件。”

  沐小溪:“噗。”

  沐斯云竟然在担心他和夏岑早恋。

  沐斯云没想到儿子会笑出声。

  沐小溪说:“爸,你想多了!”

  他有炮灰受系统,夏岑的正牌攻是陆明羽。将来他和夏岑可是情敌关系。

  不等沐斯云再说什么,沐小溪摆摆手,打了个哈欠进房间了。

  沐小溪在床上躺下,看到手机上一条未读消息。

  他点开一看,是夏岑刚刚发过来的:“晚安。”

  晚安。沐小溪嘟哝一声,闭上了眼睛。

  沐斯云一个人坐在客厅中,又沉思了一会儿。今晚纪清平和他回忆过去,他越发感到,他和纪清平感受到的,看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也许对纪清平来说,那段回忆只是一段艳遇。

  对他来说,却是改变了一生的选择。

  他给纪清平做了半年护理。纪清平从一开始离不开轮椅,到渐渐能拄着拐杖行走,恢复得越来越好。他也看到了纪清平周围人态度的变化。

  这一切,沐斯云都看在眼里。

  然后有一天,他偷听到了纪清平和好朋友的对话。

  纪清平告诉好朋友,他好像恋爱了。

  “我一看到他,心里很开心,也很轻松。这种感觉以前从没有过。如果不是他,我很难熬过这样的复健……”

  他的好朋友很冷静:“你知道吗,病人爱上医生,学生爱上老师,都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然而常见并不代表这真的是爱。因为医生,老师在一种更权威的地位上,崇拜感,信赖感带来的安心和放松,并不是真正的爱,更不是平等的爱。所以才要规定禁止病人和医生,学生和老师谈恋爱。护理也是一样,你这段时间是最脆弱的时候……而贴身护理在这时候趁虚而入,利用你的脆弱,让你分不清这种感情。”

  纪清平说:“我想我分得清。”

  他的好朋友淡淡笑了,说:“是吗?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没有残疾,还和往常一样,驾驶私人飞机,开着游艇,呼朋引伴,路过伊维萨岛,偶遇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护理,你会像现在这样‘深深’被他吸引吗?”

  藏在储物柜里的沐斯云不敢喘气,他静静等着纪清平的回答,他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纪清平的这个回答上。

  等了很久很久,纪清平说:“……不会。”

  沐斯云眼泪无声地涌出,他赌输了,该离开了。

  这段对话之后没两天,他被管家查出了假证件的事。于是他和纪清平告别,最后一晚作为纪念,他把纪清平给睡了……

  想到这里,沐斯云懊恼地揪头发。

  那一晚他吸取教训为了保险,明明要纪清平用了套套,七个套套啊!居然还能出意外!

  沐斯云打住回忆,也打住懊悔,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至少今晚他没有再重蹈覆辙!

  这么想着,沐斯云看看自己的手,决定洗个澡睡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考虑。如果纪清平把他开除了,他只能另找工作。

  纪清平这会儿正坐在自己的车里生闷气。

  他的左边还有隐约的红色,靠近耳边被指甲勾出一道明显的血痕——在酒店房间时候,他听到沐斯云说给他留过一封信,居然又鬼迷心窍地亲上去。

  亲着亲着,他忍不住按住了沐斯云。这下沐斯云跟疯了一样,给了他一大耳掴子,还把他脸挠破了。

  酒店叙旧,不欢而散。

  纪清平这会儿既生沐斯云的气,更生自己的气。

  两次对沐斯云出手,这下在沐斯云眼里,他成了个色胚。

  天知道他禁欲多久了,在沐斯云这里就崩溃。

  第二天,沐斯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上班。不过办公室里一片平静,只是有一位同事因为孩子高考请假,惹得其他人议论几句。姚秘书看到他,和往常一样态度,没有异样。

  之后两天纪清平都没有出现。沐斯云打听了一下,姚秘书说s市总部有一件合并案有些麻烦,纪总要暂时留在那里处理,所以这些天都不会来。

  沐斯云心里希望纪清平一直在总部,以后都别来天城了。

  几天后,高考结束,天城高中又恢复正常上课。

  老秦先给大家讲了讲今年高考的情况。

  沐小溪认真听着。语文高考作文题目高考当天中午就看到了,当然是又一起一波玩梗。但其他科目不像语文作文这么好讨论,网上的信息不够。现在听老师梳理一下好很多。

  老秦说着说着,就给大家讲了高考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

  教室里格外安静,沐小溪刷刷刷在笔记本上记着题目,边记边解。他猜期末考试肯定要考同一个题型,搞不好题目都差不多,出卷子的人就是这么没新意。首发..m..

  十几天后,高考出分。

  天城高中这次高考成绩不够理想,办公室里的老师全都在议论这个,说这届天中估计一本的数量不如隔壁的竞争对手。

  老秦特意把沐小溪叫去办公室问了问。

  “今年真题做完了,算下来多少分?”他知道沐小溪这样的学生,一定会主动做真题算分。

  沐小溪说:“作文按我平时的平均分数算,估下来,大概670分左右。”

  其实他估下来有六百八十多分将近六百九十分,但是他觉得还是保守估计比较好,于是又扣了十多分。毕竟做真题的时候,心理压力和真正高考不能比,还有可能做题前收到了一些信息的影响,所以这个成绩可能偏高了。

  老秦点点头:“这个成绩不错,你要今年考,应该会是天中的最高分。不过……670分这个成绩,想考进t大,还是不够保险,尤其是热门专业。”

  他鼓励沐小溪:“还有一年时间。一年时间,你争取再提高十五到二十分,相信你有这个潜力。”

  沐小溪认真答应。

  高二学期期末考试很快到了,数学考试果然考了一道和高考真题差不多的大题。

  高二一班许多同学考到这道题时,都心中暗喜,因为之前他们班学霸沐小溪放过话,期末考试必定会考这道题。有点心的都把这道题给背下了,现在直接套上数字做就行。

  期末考试结束那天,气温飙到了三十五度。

  有些同学约了去海边浪,赵信喊沐小溪一起去。

  沐小溪拒绝了,他说过上次是最后一次去海滩就是最后一次,他要抓紧时间提分。

  不过回家路上,和夏岑一起去吃冷饮还可以。

  他们又去了那家老店。

  沐小溪考完了觉得特别累,他只想吃点甜的,要了一大块冰砖。

  夏岑喝着饮料,告诉沐小溪:“明天会有个大新闻。”

  沐小溪问:“什么大新闻?我们学校有人考上p大了吗?”

  夏岑笑了起来,沐小溪这样一门心思只想着学习,他觉得特别可爱。

  “不是,是我爸妈离婚的大新闻。”

  沐小溪没明白:“他们不是……”

  夏岑早就说过他们离婚了。

  夏岑说:“明天公开,新闻头条。”

  啊!沐小溪这才转过弯。他在校园世界呆久了,差点忘记了娱乐圈的玩法。像夏岑母亲程英子老师这样的地位,之前离婚的消息滴水不漏,尽管他们的同学老师都知道程英子离婚了,网上依然没有消息。

  可见程英子老师的团队,还有夏家公关的厉害。

  只有程英子和夏家全部都谈妥了,觉得可以公开了,大众才会知道。

  沐小溪说:“那岂不是很爆炸?”

  夏岑说:“应该是,我只是想提前告诉你,不管明天网上出现什么事,都别惊讶。不过你也许不在乎,还是卷子比较重要。”

  沐小溪反驳:“别我说那么冷血好吗!”

  夏岑微笑,说:“我觉得你这样很好,别被周围人影响。”

  沐小溪觉得夏岑这话里好像另有深意,但也有可能这就是夏岑的说话风格。他没有追问。

  第二天早上九点,一条简洁的新闻占据了各大娱乐版块头条。推荐阅读sm..s..

  “程英子离婚。”

  “程英子与夏煦离婚。”

  接下来是各种跟进和发挥。

  “结婚隐退二十载,揭开豪门婚姻真相。”

  “程英子复出,原是因为豪门梦碎。”

  “他们曾是豪门婚姻典范,为何分道扬镳?”

  “点开就看这个女人竟然导致天后婚姻破裂!”,,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