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38章 好玩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过了两天陆明羽到了天城,嘴上说着要住夏岑家,但最后还是住在了酒店。

  这天下午,沐小溪和夏岑正在书房里复习。房门被敲响两声,吴阿姨说:“我来送水果和饮料给你们。”

  夏岑说:“好的。”

  门一打开,陆明羽跟在吴阿姨身后大摇大摆进来了。

  沐小溪只觉几个月未见,陆明羽变化不小。

  再仔细一看,沐小溪才明白这种变化感是什么。之前和陆明羽见面的时候天气比较冷,他觉得陆明羽身材瘦长。

  到了夏天,陆明羽穿着短袖,沐小溪才发现他胳膊上有肌肉,简直是个金刚芭比。

  今天陆明羽在胳膊下夹了几本书,还带了副黑框眼镜,帅气之中平添一丝做作——沐小溪看得出那只是一副平光镜,完全没度数。

  “小夏,我来了。”陆明羽说。

  夏岑看着书本头也不抬:“滚。”

  陆明羽毫不在意,又笑着说对沐小溪说:“沐小溪,你不反对多一个人一起复习吧?多一个人多一个思路嘛。”

  沐小溪觉得陆明羽这态度不像是来学习的,更像来表演。

  不过说到底陆明羽是夏岑的老友,客人,竹马。夏岑可以对他摆脸色,他可没资格。

  再说了,他作为炮灰受,对正牌攻不可能态度太坏。

  沐小溪看看夏岑,说:“我们在做题,你想一起复习,那就开始吧。”

  吴阿姨把饮料分给他们,陆明羽在桌边坐下。

  夏岑看陆明羽一眼:“你要多说一句废话就出去。”

  这次陆明羽像是真想复习,居然老实安分坐住了一个多小时,还不时给沐小溪看他做的题目。沐小溪看了看,陆大少爷不算学渣,成绩应该还行。

  休息时,陆明羽建议明天一起去海边玩,他说:“今天都这么努力学习了,明天去海边放松下怎么样?”

  夏岑毫不留情地拒绝:“不去。你自己去。”

  这下就连沐小溪都不能给陆明羽面子了。他也委婉拒绝:“我也不去了,这个暑假我只想复习,一天都不能松懈。”

  他说了,谁都不能妨碍他的高考,正牌攻也不能!

  陆明羽显出几分失望,不过他说:“好吧。”

  第二天,陆明羽又和他们一起复习一整天,不过他又换了副金属框架眼镜,顿时显出几分斯文败类的气质。

  这一天复习的时候,陆明羽明显没有昨天认真,随便做几道题,然后带着耳机开始玩手机。不过他不放出声音,夏岑和沐小溪也不管他。

  沐小溪甚至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他学习的欲望还更强——只要想象着自己在学习的时候,有些人正在玩,他又可以提升自己,和这些人拉开差距了!

  这天沐小溪准备回去的时候,陆明羽伸了个懒腰,说:“明天你们还要继续吗?”

  沐小溪和夏岑异口同声:“当然。”

  陆明羽懒洋洋说:“那我算了。明天我有事,不跟你们耗了,后天我要去a市去看我姐姐的展览。那再见吧。”

  夏岑听他提起姐姐,终于关心了两句,问陆明羽的姐姐好。

  他听到陆明羽要走,心情好了些,所以态度也变得好些。

  在沐小溪看来,这又是夏岑在“口是心非”。看吧,陆明羽来了夏岑不给好脸色,陆明羽要走了,夏岑开始舍不得,这才和颜悦色起来。

  啧啧,为什么这些正牌攻正牌受不能坦率些呢?

  坦率些表达感情省多少事,完全用不着他们这些炮灰来推动剧情。

  沐小溪想着这事回到家,刚想上楼。

  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沐小溪!”

  沐小溪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因为听起来是陆大少爷的声音。

  他循着声音望去,陆明羽站在树荫下,靠在树干上,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沐小溪走到树下:“你不是回酒店了吗?”

  陆明羽说:“没有,我来找你,等一会儿再回酒店。”

  沐小溪握紧了拳头。

  他现在可以拒绝做任务吗!正牌攻到他面前来,显然是触发剧情了。但是他现在只想复习啊啊啊啊啊!

  或者在s级世界,他可以自己调整任务剧情?那就试试看吧!

  “找我什么事?”沐小溪问。

  陆明羽这才从脸上摘下眼镜,在手里玩着眼镜,说:“我其实明天约了几个人一起去海边,还租了游艇还有不少好玩的设备,想请夏岑和你一起去。”

  沐小溪说:“我们没有时间啊。”

  陆明羽说:“我知道。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明天我不想请夏岑了,只请你。”

  沐小溪觉得这走向……还算符合他的想象。就是那种正牌攻故意和炮灰暧昧,让正牌受吃醋生气的套路。

  然后炮灰受暧昧着暧昧着还当真了,幻想自己能上位。当然最后会被正牌攻一脚踹开。

  “我不去……”沐小溪说。

  陆明羽忽然伸出手,不过他不是用手而是用眼镜腿戳戳沐小溪的脸。

  “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想去哪里都行。哪里我都带你去。好不好?”

  沐小溪诧异,这人是听不懂他的话吗?

  他说:“和夏岑没有关系呀。我真的没时间。我们之前说好了,这个暑假一天都不浪费,哪都不去玩。”

  陆明羽嘴角翘起:“怎么?你一个暑假都要给夏岑‘补课’?”

  他重音咬在补课两个字上。

  沐小溪点点头:“一边补课一边复习。”

  陆明羽这下真憋不住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沐小溪不明所以,但突然被他笑得有点心慌。

  陆明羽说:“我本来不打算说的,但是看你的反应太有意思了。你和夏岑,你和夏岑……是真的吗?我这两天一直观察你们,你们真的是在认真学习啊?”

  沐小溪被他搞得一头雾水,又有点生气。

  “有这么好笑吗?”

  陆明羽带着玩味的微笑看着沐小溪,说:“可是夏岑根本不需要啊。你给他补什么?补个空气吗?”

  沐小溪说:“不是……”

  他记得清清楚楚,夏岑第一次月考考了年级倒数五十。

  陆明羽说:“怎么?你以为夏岑成绩很差?他从小就被夸神童的。以前在我们学校,也是数一数二,你不相信,我可以拍几张学校里他拿回来的奖杯给你看。我之前没有说,是以为你们在玩什么过家家。没想到你是认真的。”

  他突然逼近沐小溪,说:“所以,你别对夏岑当真了。他也不过是觉得你好玩而已。”

  他注视着沐小溪的脸:“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哪一点吸引了他……”

  说话间,陆明羽伸出手捏住沐小溪的下巴。

  沐小溪猛地挥开陆明羽的手。

  他现在脑子里很混乱。

  “我走了,明天我要复习。”他说完这句就跑。

  陆明羽看到沐小溪眼睛泛红还假装冷静逃走的样子,突然笑不出来了。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妈的,夏岑确实有眼光。

  沐小溪躲在房间里,晚饭没怎么吃。

  沐斯云问他怎么了,他只说天热没胃口。

  这天晚上,沐小溪一反常态,才十点钟就躺上床了。连弟弟沐小风都问他怎么了,今天怎么不复习到十二点。

  沐斯云也有些担心他,怕他是生病,用温度计给他量了体温,并没有发烧。首发..m..

  第二天早上,沐小溪还是躺着没起床。他昨晚没生病,可今天早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还是躺久了,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沐斯云要去上班,临走时关照小风,注意点哥哥,中午要督促哥哥吃饭。

  沐小溪躺在床上给夏岑发了条消息。

  “我今天不舒服,不过去了。”

  夏岑很快回复:“哪里不舒服?严重吗?”

  沐小溪心里难受,不想和他聊天,只回了一个微笑表情,没有打字。

  他昨晚想了很多,夏岑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当时不想引人注目吗?有可能。他妈妈是程英子,他是夏家的独生子,转学到他们学校已经够引人注目了,那张脸遮不住,但成绩可以伪装。

  沐小溪越想越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过生日的时候还给夏岑送笔记。

  每次认真给夏岑讲题,还总是催促他天天做题。

  以为夏岑成绩提高了有自己的功劳。

  现在想想,夏岑每次期中期末考试都稳步提高三五十名,高二学期末的期末考试,夏岑的成绩已经提高到了年级前80名,从没有失手。

  夏岑的演技比他好多了!

  沐小溪胃里一阵抽搐,只能翻个身,紧紧抱住被子。

  正迷迷蒙蒙的时候,沐小溪听到有人敲门。沐小风开门的声音。

  有人在客厅说话。

  “你哥哥怎么样?”

  “躺在床上呢。”

  “我去看看他。”

  沐小溪刚想出声阻止,沐小风已经打开了房间门:“哥,你同学来看你了。”

  夏岑走进了房间。

  沐小溪脑子里一瞬间只有一个词——蓬荜生辉。

  夏岑一走进这狭小的房间,仿佛自带灯光,使周围都更明亮。

  但这不代表沐小溪现在不生气,他转过身去面对着墙。

  夏岑只能看到沐小溪裹着被子,屁股对着他。

  而且因为沐家兄弟用的是双层床,夏岑还没办法坐在床边,只能站在那里和沐小溪说话。

  沐小风倒是毫不在意,在自己的下铺坐下,拿了本小说看起来。

  夏岑问:“是不是空调太冷,吹感冒了?”

  沐小风说:“没有啊,一直这个温度。我哥昨晚回来就不太舒服,晚饭都没怎么吃。”

  夏岑看出来了,沐小溪明显不想搭理他。

  手机上回消息也是,现在也是。

  他看看房间里的第三个人,说:“小风,你去玩吧,我来看着你哥哥。”

  沐小风说:“不用,反正我很闲很闲。”

  沐小溪听着他们的对话,知道夏岑想单独和他说话。他也想问问夏岑。

  他终于出声:“小风,没事,你去小飞家玩一会儿。”

  沐小风听哥哥这么说,这才放下书出去了。

  弟弟一离开,夏岑立刻三两下爬上床边的梯子,扒在沐小溪床边,就差挤上来。

  沐小溪吓一跳差点坐起来,他撑着身体咳嗽一声:“你干什么!”

  夏岑仔细看着他的脸,问:“到底怎么了?”

  沐小溪说:“陆明羽告诉我了,你转学之前成绩很好,特别好,根本不需要补课。你都是在逗我玩。”

  他一口气说了出来。

  正牌攻和正牌受之间可以尽情折腾,反正他们是一对折腾不散。

  他都是炮灰受了,不如干脆把话说出来。

  要是夏岑承认了……他恨夏岑也不奇怪。

  夏岑看着沐小溪说:“你觉得我骗了你?”

  沐小溪想想,说:“你没有骗我吗?”

  夏岑说:“没有。”手机端sm..

  沐小溪说:“那你以前成绩不好吗?陆明羽在骗我?他说你从小是神童,学校里好多你的奖杯,在他们学校成绩特别好。”

  夏岑说:“你相信我还是相信陆明羽?”

  沐小溪张了张口:“我……”

  他要说相信陆明羽,夏岑会马上拂袖而去吗?

  夏岑看着小溪脸色苍白的样子,立刻懊悔,他不该再给沐小溪一点压力。

  他忍不住握住沐小溪的手,说:“我给你解释,你躺下,别着急。”,,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