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第47章 离家出走

小说: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作者:崔罗什 更新时间:2021-07-01 15:4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天上午,沐小溪的烧全退了,胃口也差不多恢复了。

  下午沐斯云给他办出院手续。医生要求沐小溪在家休息,注意体温,如果再发烧,一定要回医院再做检查。

  沐小溪心里很轻松,他才高考完刚准备搞事,怎么可能得绝症?这只不过是增加点情节波澜,正好方便他出招。

  沐小溪宽慰沐斯云:“医生都是谨慎起见,我不会有事的。”

  沐斯云当然希望他好好的,但也希望他得到最好的照顾。纪清平的家庭医生隔天就飞到天城,和纪清平一起来看看沐小溪。

  这位家庭医生姓郝,郝医生,名字一听就很吉利。

  郝医生一张斯文败类脸,皮笑肉不笑。沐小溪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这人肯定和纪清平一伙的,是纪清平的狗腿子。

  纪清平一个人蛊惑不了沐斯云,于是拉个帮手来。这个帮手还有着医生的身份,像沐斯云这样的性格,向来对医生很信服。

  沐小溪静静躺在床上,看他们表演。

  纪清平又带了礼物来,和沐小溪亲切聊天。然后郝医生扒拉着沐小溪的眼皮和喉咙看了一下,和沐斯云在客厅说话。

  沐小溪躺在房间里,隐约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让孩子多休息下……”

  “是的,幸好他高考结束了。我这段时间都不许他出去玩。”

  “可是房间是不是有点小?环境不是太好……”这是郝医生的声音。

  沐斯云听起来有些窘迫:“我让小溪换到我房间住,今天还没来得及搬过来。”

  郝医生说:“这样啊……换个好点的环境休养更好。”

  纪清平的声音适时地温柔地插进来:“这样吧,我在景辉园的房子房间多,我来天城才住几天,平时都空着。让小溪住过去吧,那里空气好,风景好,而且郝医生也会住在我那里,方便照顾小溪。”

  沐斯云说:“那怎么行。”

  纪清平不容他拒绝,说:“我只想让你轻松些,对孩子好一点。如果是小风,我也会这么做的。”

  纪清平和郝医生两面夹击,沐斯云很快同意让沐小溪住去纪清平的别墅。

  沐小溪躺在房间里听着,心想,幸好他提前和夏岑说好了,要不然就被动了。

  他才不会相信纪清平是突然转变,真把他当亲儿子看了。以前他经常去夏岑那里补课,纪清平都没有主动邀请他去别墅玩,现在突然要他过去住,明显是个陷阱。

  果然沐小溪要住过去,那沐斯云放心他一个人过去住吗?如果沐斯云去陪他,沐小风怎么办?纪清平当然是大方邀请他们全家都住过去。

  “既是陪小溪,也是过去消夏。大家都舒心,”纪清平在沐斯云耳边道,“多给点机会,让我们相处好吗。”

  沐斯云一松口,纪清平立刻动手。

  沐小溪出院第二天,就搬去了纪清平的别墅。他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比起自己家的条件,确实是飞跃——大床,影音设备齐全,自带卫浴,带阳台,走到阳台上就可以眺望沙滩大海,足够心旷神怡。

  这天晚上时候,沐小溪在窗边看到纪清平又在和沐小风打篮球,沐斯云坐在一边看他们打球。

  沐小溪心里一笑——这才是纪清平的真实目的。先打个大旗子把他们都接过来,然后有的是机会。而沐小溪这时候只能卧床休养,纪清平只需要每天慰问几句应付任务。

  仿佛父子间的感应,沐斯云忽地抬起头看向小溪的方向。

  沐小溪立刻回床上躺下。过了几分钟,沐斯云敲敲房间门:“小溪,睡了吗?我进来了。”

  沐小溪应了一声。

  沐斯云走到床边坐下,说:“住在这里舒服吗?”

  他似乎是希望沐小溪因为纪清平的照顾而开心。

  沐小溪说:“还行。”

  沐斯云柔声问:“纪叔叔会对你好的……他本质是个好人。”

  沐小溪倒不能否认这一点,但是他还是说:“他不喜欢我,他是别有用心。”

  沐斯云叹了口气,低声说:“小溪,有这个机会,你可以和他好好聊聊,多多接触……等你高考分数出来之后,我会告诉你一件事。”

  沐小溪问:“什么事?”

  不就是揭开真相吗,居然还先预告一下。

  沐斯云揉揉他的头发:“再过十天就出成绩了,这段时间,你和纪叔叔好好相处。一切都会好的。”

  沐小溪没说话。

  他才不给纪清平打这个如意算盘。

  这天晚上十点多,沐小溪给夏岑发消息:“我能去你家住吗?”

  夏岑:“我去你家接你。”

  沐小溪:“不用,十分钟后,你到纪叔叔家别墅花园东面栏杆边等我。”

  十分钟后,他们在栏杆边碰头。

  纪清平家的花园东面整整一条边的蔷薇花墙,夏夜时候,花墙如瀑布般,只留了一小段栏杆,沐小溪收拾了一书包贴身衣物,先把书包甩过去。

  夏岑捡起他的书包,低声问:“你什么时候住在纪家的?”

  沐小溪说:“昨天。我不想来,但我爸觉得对我休养好……先不说这个了。”

  他攀上栏杆准备翻过来。

  但那栏杆顶端又尖又细,沐小溪翻的时候为避开那些尖顶重心不稳,夏岑一个箭步上去抱住了他。

  沐小溪一头栽进了夏岑的怀里。两个人连接着倒退几步才站定。

  夏岑仍抱着沐小溪的肩,在他耳边低声问:“站稳了吗?”

  沐小溪点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头又晕乎乎的,像生病的感觉。

  他捡起书包,只说:“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夏岑家走去。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干。”沐小溪边走边说。

  夏岑说:“好。我不问。”

  “我住几天几回去,顶多十天。”沐小溪提前打招呼。

  夏岑回头看看他:“我说过,你想住多久都行。反正这个暑假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程老师要巡演。”

  到了夏岑家,沐小溪又兴奋起来——他这算是离家出走成功了!虽然纪清平的别墅距离不过走路十分钟。

  夏岑给他安排的房间就在自己房间隔壁。这两个房间其实可以算是一个大套房,因为中间只有一道门,还得共用卫浴。

  夏岑看到沐小溪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然后打开中间那道门,在两个房间里走来走去,像小狗一样不安分。

  他不由笑起来:“怎么,离家出走这么开心?”

  沐小溪终于定下来,盘着腿在飘窗边坐下,说:“挺开心的。可能是迟来的叛逆。”

  他穿了条米色的短裤,抬起腿的时候大腿的线条更显清晰,甚至感觉能看到更深处。

  夏岑的目光从随意惬意的沐小溪身上划过,他十分确信,沐小溪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故意。但正是这样无意而坦荡的展现,却让人无法自拔,比刻意的勾引更能燃起不可说的渴求。

  沐小溪自自语:“我不是故意想让我爸着急……但是吧,这事情只有这样他才会重视。”

  夏岑没有说话,好像有些累了一样垂着眼睛。

  沐小溪说:“啊,你休息吧。我再去冲个澡也睡觉了。”

  他说着拉开书包,从里面翻出睡衣和内裤,一条淡蓝色的内裤。

  夏岑这下真头晕了,他感到自己的血糖在骤升骤降,急需补充糖分。

  “小溪。”夏岑哑着嗓子。

  沐小溪正准备去自己房间,他看向夏岑。

  夏岑顿了顿,说:“晚上睡觉,关好门窗。”

  沐小溪点点头,带上他们中间那道门,去冲澡了。

  第二天一早,沐斯云第一个发现沐小溪失踪了。

  他原以为沐小溪醒得早,去花园或者散步去了。但他问了住家保姆,保姆说一早并没有看到沐小溪。

  沐斯云又发现沐小溪房间里少了些衣物,那只他最喜欢的书包也不见了。

  沐斯云立刻打沐小溪的手机。

  沐小溪发来了一条消息:“我去同学家住几天,爸你不用担心。”

  沐斯云怎么可能不担心,他发消息问:“你住在哪个同学家?我去接你。为什么去同学家住?”

  沐小溪这时候正在和夏岑吃早餐。

  他拍了张餐厅和餐桌上牛奶鸡蛋的照片发给沐斯云。

  “我想一个人在外面静一静,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不想打搅纪叔叔。”

  纪清平早上一起来察觉沐斯云情绪低落,马上送上关怀:“怎么了,一大早闷闷不乐的?谁惹你不高兴了?”

  沐斯云说:“小溪昨晚悄悄的溜走了。我十点多的时候去他房间看了他一下,以为他睡着了。可能他等我离开房间就走了。今天早上告诉我,他去同学家住了。”

  纪清平在心里摔报纸。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沐小溪这娃儿这么能作?感觉高考之后人格都变了。他印象里沐小溪明明应该是个略带孩子气并与人为善的单纯学生。

  “孩子大了,主意也多……呵呵,这是不是迟来的叛逆期,”纪清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怎么,他对我还是有意见吗?我已经尽力安排了。”

  沐斯云再傻,也听出纪清平这话是说沐小溪不知好歹。

  纪清平也快控制不住情绪了。

  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沐小溪,沐斯云把照片给纪清平看:“他只给我发了这两张照片,我现在只想知道他在哪里。”

  纪清平看一眼那照片里的餐厅,只觉得十分眼熟。

  “这……”他沉吟片刻,“这不是夏岑家吗?”

  纪清平松了口气说:“没事,放心吧,他就住在夏岑家。离我们这里不过几分钟。”

  他语气轻松,完全不当回事。

  沐斯云握着手机,他说:“放心?你可能不觉得……我一直担心夏岑……他对小溪太好了。现在小溪还一个人跑去住到他那里。我怎么可能放心?”

  他之前就觉得夏岑看沐小溪的目光不简单,只是夏岑一向彬彬有礼,又是高考之前他们都一心忙高考。所以沐斯云没戳穿。

  现在高考结束了,一下子没了压力。两个人住一起,还是最精力旺盛的年龄,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纪清平听了沐斯云的话,说:“你是说夏岑喜欢小溪?那不是很好吗?夏岑这个孩子很不错。我看着他长大的……”

  沐斯云脸色黑了,他到了爆发边缘。,,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