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一章 雨夜乱棍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狂风肆虐,一道闪电照亮了昏暗的街道,几秒之后便是轰隆隆的雷声。

  大雨劈头盖脸的砸下,京中的街道半个人影都没有,那些商贩们一早就关好门窗,回去休息。

  后街的小巷子里,传来女子尖锐的声音:“打!谁打的最狠谁就能得到最多的银子!敢背着我们夫人爬床,非得好好教训她!”

  在她面前是几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棍子,正在狠狠的打向地上躺着的女子,粗壮的棍子打在她那纤细的身躯上,很快就把一身衣服染成了血红色。

  血水伴着雨水滑落,所处的地方很快鲜红一片。

  棍子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在这雨夜倒是不显突兀,这副身子实在娇弱,连着几十下之后没敢再继续,一个脸上有疤痕的汉子伸手抹了一把雨水,试探性的开始问:“绿珠姑娘,可以了吧?她好像快死了。”

  那个叫做绿珠的女子撑着伞,提起金线勾勒的长裙,踩着满地的血水走上前,几人连忙给她让道。

  她微微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语气满是嘲讽:“哟,大小姐,您不是很厉害吗?前两天还想赏奴婢板子呢,怎么挨了这么几下就不行了?您倒是起来啊?”

  夏洛笙视线被血水模糊,声音虚弱,强撑着傲气:“你,放肆!本宫是良妃,绿珠,你怎么敢……不怕……皇上砍了你的脑袋吗?不怕,霜儿责罚你吗?”

  她声音极轻,伴着大雨声,那几个大汉站的远未能听清。

  绿珠掩嘴轻笑:“良妃?呵,我的大小姐,您还真是天真啊,看在你快死的份上就让你死个明白好了,你以为没得到命令,奴婢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伴随着一道闪电,夏洛笙眼睛瞬间睁大:“是……是洛霜……不,是皇……”

  “就算你猜到又能怎样?要不是当年要利用你得到顾将军的支持,你觉得就凭你也能成为娘娘?我家小姐才是真正金贵的主儿,放心,奴婢会回去通报,您是跟了贼人私奔,不过我家小姐今晚侍寝,明日正式册封贵妃,大喜之日想必皇上和娘娘也没兴趣听您的事情。”

  绿珠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强行灌进夏洛笙的嘴里,从地上舀起一捧脏水,逼她把粉末顺下去,夏洛笙脸上血色全无。

  “我们小姐,不对,现在应该是娘娘,我们家贵妃娘娘可是交代了,大小姐就算走也不能带着皇家子嗣,你,不配!放心去吧,下辈子投个好胎,别总挡人路了。”

  “你谋害皇嗣,不怕,遭报应吗。”夏洛笙有气无力的骂着。

  “皇嗣?哈哈,从你这身体里出来的,你以为会有多尊贵,大小姐,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不妨再告诉你几个消息,你以为顾将军真的是跟倭寇勾结?你那陪伴十几年的贴身丫鬟是失足落水?

  “都不是,是皇上和相爷亲自处置了这些人。”

  夏洛笙瞪大眼睛:“你,胡说!父亲,父亲不会的。”

  “我胡说?大小姐你可真是天真过了头了。”绿珠轻蔑一笑,似乎是嘲笑夏洛笙的天真:“还有你以为你娘真是因为生产大出血而亡?”

  绿珠满眼得意:“谁叫你那短命的娘占了我们夫人的位置,她本来生下你的时候就该死了,谁知道那贱人竟是逃过一劫,我们夫人怎么会再让她活下去!”

  “至于顾家,大小姐,功高震主的道理,您一个饱读诗书的,应该比我更了解才是,顾老将军那个脾气,你以为皇上会继续用他吗?呵,你那婢女倒是贴心,看见皇上动手之后眼巴巴的准备给你报信,啧啧,被一剑穿喉,听说就扔在了将军府后院那口枯井里。”

  “该死的人都死光了,你以为皇上会让你这个身体里留着顾家血的人,诞下皇嗣吗?我们娘娘不过是揣摩圣意,帮着排忧解难罢了,皇上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们娘娘,你,不过是为我家主子挡枪铺路的人。”

  绿珠凑近她耳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而后直起身子,从怀中掏出一大袋银子丢给那个为首的男人:“这点钱足够让你们找个地方潇洒,把她丢到西郊,回来之后我在给你们二百两!”

  那男人舔舔嘴唇,等反应过来脸色突变,摆手道:“不不不,西郊那里,不能去!那里几年都没有人去过……”

  绿珠咬牙,她当然知道不会有人去,这样就算是夏洛笙死在那里也不会有人知道!

  “三百两!你们可想清楚了,只是让你们把她丢下就离开,这些钱不赚白不赚!”

  那刀疤汉子一咬牙,说道:“成!绿珠姑娘,我们哥几个这就去。”

  雨越下越大,夏洛笙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断了一样,随着那几人的颠簸,意识逐渐涣散。

  感觉到自己被放下,耳边传来那些人的声音:“这位姑娘,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您可千万别找我们几个!我们也是拿人钱财办事的,这也怪你自己,为什么非得害人。”

  “大哥,快别说了,走吧,这地方阴森的很!”

  “走走走!拿着钱回家去,以后不用出来了!”

  “快走快走!”

  躺在小山丘上,雨水砸的她睁不开眼睛,夏洛笙觉得自己身体冷热交加,从里到外都在疼。

  一口污血吐出,夏洛笙手收紧,抓着地上的污泥,笑声逐渐扩大,在这雨夜更显得诡异。

  “哈哈哈哈哈,我害人?我这一辈子,何曾真正害过谁!慕子轩,夏洛霜,你们,好狠,好得很!肚子,好痛,我的孩子……孩子……”

  低不可闻的哀嚎很快消散在风雨中。

  城中,几个大汉一脸欣喜的回去复命,看见亭子中站着的绿衣女子,快步跑上前:“绿珠姑娘,事情已经办妥了,这银子……”

  绿珠笑得温柔:“放心,答应给的我自会给,只是……”

  刀剑入肉的声音在这雨夜显得异常轻微,几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已全部倒下,眼神中全是不敢相信,片刻后全部失去光彩。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黑衣人收起长剑,面无表情的站在绿珠旁边。

  绿珠一脸无辜:“只是你们没命收,就不要怪我了,走,回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