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五章 闻琴辨意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初春的天气还带着未曾完全散去的寒意,窗子打开了一条缝用于通风,室内角落上燃着檀香,伴随着早春的花香,吹得人心情平静。

  原本因为重生一世带来的急躁惶恐愤恨,在坐下来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安宁。

  脸颊被发丝蹭的有些发痒,夏洛笙把头发拨到耳后,喉咙滚动,眼眶莫名有些酸涩。

  学堂正中间挂着两个大字:“明礼”,下方落款的章子上是熟悉的三个字:顾怀安。

  这是当年她母亲嫁过来的时候,外祖父给题的字,规规矩矩的挂在了这间屋子,若不是这儿被改成了学堂,这辈子她都不一定能看见这两个字。

  母亲去世之后,府里上下把她存在过的痕迹抹的干干净净,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她也被教导的不同外祖父亲近,年幼时顾怀安还会过来看她,想把她接去将军府照顾,童言无忌,伤人不自知。

  老将军经历丧女之痛,又被唯一的外孙女躲着,心情可想而知。

  夏洛笙只觉得喉咙莫名的难受,轻轻吸了口气,缓解那股子难受劲儿。

  周木背着手站在那幅字面前,盯了许久,点头夸赞:“实在是妙。”

  回身时刚好撞上夏洛笙复杂的眼神,对比旁边坐立不安眉头紧皱的夏洛霜,这位大小姐沉稳的不像是个孩子。

  周木想起来他们进京时听到的评价:相府大小姐性格软弱,资质平庸,难成大器;二小姐温婉纯良,聪明伶俐,可塑之才。

  如今看来传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大小姐这是写完了吗?”周木开口打断了她的沉思。

  夏洛笙回神,看着面前空白的纸张,摇摇头。

  夏洛霜冷哼一声,稍微坐直了些:“周先生,我这姐姐打小就不通文墨,让她写这些大概能要了她半条命,还请先生放宽条件,不要太为难姐姐。”

  先前周木二话不说,弹了一段曲子,要求两位小姐根据他弹得曲调写下自己的见解,形式不限,这才有了先前一个发呆一个坐立不安的场景。

  “哦?那二小姐是否已经完成了?”周木饶有兴致的走上前,准备去拿夏洛霜桌子上的纸,若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位二小姐也是半个字没有写。

  果然,夏洛霜用最快的速度挡住自己的纸张:“周先生,还差一点就写完了,半成品不便让先生查看,还请见谅。”

  传言倒也不是全不可信,伶俐方面还是有的。

  到底是第一天上课,周木也没有过多为难她,点点头回到了前面的位置坐下,好心提醒:“还有半柱香就要进行下一轮考核了,两位小姐可要抓紧时间才是。”

  窗外,晋铭正在微风中舞剑,他的考核得等到明日,闲来无事,活动一下筋骨也好过坐在里面等那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写文。

  夏洛笙全程没有吭声,直到周木坐回去之后,她长舒一口气,提起笔写下了第一个字,接下来便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异常流利,中间除了蘸墨,没有任何的停顿。

  就连一旁坐着的夏洛霜都有些愣神,往这边看了一眼,发现看不见任何东西之后嘟囔了一句:“乱写谁不会?装的跟真的一样。”

  到底也是被夏恒彦亲自教导过一段时间,夏洛霜很快便是稳下心神开始写,只是写一会儿停一会儿,和夏洛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炷香的时间结束,夏洛笙早就已经停笔,安静的收拾着散落的纸笔。

  周木上前检查的时候,夏洛霜满脸自信的把自己写的东西递了上去:“周先生,学识有限,还请先生海涵。”

  “二小姐谦虚了。”周木接过看了一遍之后,摸着自己的胡子,说出了两个字:“不错。”

  而后伸手拿起了夏洛笙写的东西。

  夏洛霜得到了不错两个字的评语,心里十分满意,这会儿看到夏洛笙的表情,忍不住嘲讽:“先生,若是看见些不懂的语句也莫要惊讶,毕竟我这姐姐不喜欢这些,乱写一通冲撞了先生,落霜在这里替她道歉。”

  把姐妹情深演绎到了极点。

  周先生完全没有听清她说的是什么,从看到第一句开始心中大为震惊,通篇结束,已经不能用原本看孩子的眼神再看夏洛笙。

  也正是这会儿,夏洛笙才意识到不对,她好像不应该写那么多?那首曲子再配上外祖父的那两个字,让她有些情不自禁,前世也算是跟着慕子轩学了点能用的,万一……

  罢了!管他怎么想!

  夏洛笙挺直了腰板,这一世她非要活得惊才绝艳,随心所欲。

  “你是如何想到这些的?”周木收起她的文章,低声询问。

  “先生的琴声中有刀光剑影。”夏洛笙只回答了这么一句,再不肯多言。

  周木愣了许久,突然哈哈大笑,连说了三个好字,重新给铺上一张新纸:“接下来考诗画,看见晋先生身后的桃花了吗?以此为题,自行作画题诗,同样是一炷香的时间,两位小姐,开始吧。”

  他交代完,拿着两人先前写的东西坐在前面认真查看。

  夏洛霜瞪着眼睛,伸出脚踢了一下夏洛笙:“你写的什么?是不是提前找了人帮你,别以为一次舞弊被夸奖就真的了不起了,我倒是要看看接下来的考核你怎么办!”

  夏洛笙似笑非笑:“那妹妹就等着吧。”

  说完换了位置,正对着窗边坐下,看着外面开始作画。

  夏洛霜赶紧学着她的动作照做,生怕落后了去。

  周木把两个人的文章放在一起作对比,夏洛霜写的是女子用的比较多的梅花小篆,字体清秀,中规中矩,同她写的文章一般,并不出彩,却也挑不出毛病。

  反观夏洛笙的,通篇行云流水的草书,配合着那篇气势磅礴的文章,像极了久经战场的男子写出来的东西。

  心气不静,周木在心底给出了这四个字的评价,而后又补充一句:字中带着狂躁。

  一个深闺内院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怎么如此?

  不远处的夏洛笙一脸平静的在纸上作画,完全看不出半点不对劲儿。

  周木摸着自己的胡子,眼中好奇之意大盛:“有趣,这相府,倒是有趣的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