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八章 相助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跪?

  夏洛笙冷眼瞧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人,指甲深嵌在手心才勉强压住心里的滔天恨意。

  她上一辈子跪的还少吗?为了慕子轩,为了他所谓的大业,为了那一点虚假的情意,她跪了。

  可结果呢?她没了尊严,没了真心疼爱自己的外祖父。

  到最后,连命都丢了进去。

  如今还想要她跪?

  痴心妄想!

  三人僵在那里,夏洛霜见夏洛笙站得笔直,丝毫没有要下跪的意思,再一次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给我跪下!”

  院中安静,此处又偏僻,细听唯有风吹树叶沙沙作响,遮住了旁的动静。

  “凭什么?”

  听着夏洛笙轻描淡写地将这三个字说出口,莫说夏洛霜,连柳姨娘都愣在了那里。

  明明眉眼容貌都还是夏洛笙的模样,可这说话的语气,通身的气度,哪有还有从前那般唯唯诺诺的样子。

  “凭,就凭你刚打了我一巴掌。”夏洛霜回过神来,又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了夏洛笙面前。

  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嫡女,自己何必怕了她,左不过还有爹爹和娘给自己撑腰。

  “若是你方才没听明白,我便再多说一遍。”

  夏洛笙沉下气来,声音异常冷静,这是她在丞相府中和柳姨娘第一次交手,她不能也绝对不会让自己落了下乘。

  这一辈子,休想再让她一味忍让!

  “你目无尊长,侮辱嫡母,这是其一,不敬嫡姐,出言不逊,这是其二,还有,如果我没记错,柳姨娘,现在还是姨娘。”

  “你这么叫她娘?若是被旁人听到,便是说我们丞相府没有规矩,传出去便是毁的是你的名声。”

  说到这里夏洛笙声音放缓了下来,瞧着柳姨娘说道:“姨娘,这妹妹的规矩没教好,您怕是也有责任吧?”

  这几句下来,柳姨娘和夏洛霜早已变了脸色,尤其是夏洛霜,远没有柳姨娘能沉得住气,对着夏洛笙的脸便抬起了巴掌。

  却不料夏洛笙根本没躲,站得笔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咳咳咳。”

  就在夏洛霜的巴掌要落在夏洛笙脸上时,不知何处传来几声咳嗽,柳姨娘朝声音那处望去,大惊失色,连忙拉住了夏洛霜。

  “无意打扰,只是这丞相府庭院多,在下不知不觉走迷了路,听得此处有声音便前来问上一句。”

  说话的人是周木,虽说语气听着客气,可柳姨娘丝毫不敢有下一步动作,这是老爷嘱咐过的贵客,她不能让夏洛霜在先生面前落了脸面。

  “原来是周先生。”柳姨娘给夏洛笙使了个眼色,换上一副笑脸连忙走了过去。

  “若是迷了路,正巧霜儿也要回去,不若结伴相行,正好也给先生带个路。”

  “我也要回去。”夏洛笙忽地出声打断了讪笑的柳姨娘。

  柳姨娘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她们跟着周木回去,再顺道去父亲那里哭诉一番,这帐肯定又会扣到自己头上。

  无论怎么说也不能让她们如愿了。

  “哈哈哈,那真是巧了,便是麻烦二位小姐和柳姨娘带路了。”周木眯眼笑着,看不出他的情绪来,唯有一双透着精光的眼,隐隐地落在夏洛笙身上。

  这大小姐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聪慧一些。

  不错,有趣。

  周木话说在这里,柳姨娘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走上前去带路,顺带着拧了一把夏洛霜的胳膊,叫她别被周木看出逆端来。

  “娘!”可夏洛笙正在气头上哪里懂柳姨娘的心思,不满地嘟囔道:“夏洛笙还没给我...”

  “住嘴!”柳姨娘恨不得拿手绢堵住自己女儿的嘴,真当是半分眼色都看不明白,只得进拽着夏洛霜的衣袖将人快步拖走了。

  这下反倒是成了夏洛笙和周木隔着一段距离并肩而行。

  “这也是大小姐的自保吗?”

  面对周木调侃的话,夏洛笙微微一笑,却是抬脚又离人远了一步。

  “不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罢了。”说完这话,夏洛笙规规矩矩地朝周木行了个礼,指向东边继而说道:“那边便是周先生要找的路了,学生不送。”

  不过只走了四五步,便出现了另一条小路,看样子并不难找。

  周木忍不住笑了出来,也回了夏洛笙一礼。

  “多谢大小姐。”

  说罢便抬脚就走,动作利索没有丝毫的犹豫。

  唯有夏洛笙站在原地,看着周木的背影消失才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周木这是帮了自己一次,这么说这辈子周木现在对自己应当还是有了好印象。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的开始。

  夏洛笙瞧着自己手心被掐得泛白的几道月牙,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脚下转了个方向,朝着另一处院子走了过去。

  而另一处的落霜院里,正传来瓷器落地的声音。

  “贱人!夏洛笙这个贱人!”伴随着骂声又是一阵劈里啪啦。

  柳姨娘瞧着脸都气红的夏洛霜,又看着碎了一地的瓷器茶碗,叹口气之后示意绿珠拦下了夏洛霜。

  “娘!”夏洛霜扑到了柳姨娘怀里,语气里是止不住的怒意。

  “娘,为什么要忍了夏洛笙,为什么!”

  这女儿被自己有些宠坏了,比起夏洛笙来着实沉不住气,柳姨娘叹了口气之后才又说道。

  “傻霜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有多看重周先生,方才他在场,你着实不该那般。”

  “可是娘,我...”

  “好了,没事。”柳姨娘又拍了拍夏洛霜的背安慰了几句。

  “霜儿不怕,她今天打了你,娘便要替你讨回来,你放心,娘不会让你白受这罪的。”

  瞧着外头天色尚早,柳姨娘嘱咐绿珠先照顾着夏洛霜,自己整理了裙摆,又狠狠掐了几下自己大腿,逼得自己眼角泛红,这才捂着胸口朝外走去。

  柳姨娘去的地方是夏恒彦在的书房,这个时辰夏恒彦会在书房里作画,她得告上一状,让夏洛笙好好栽个跟头才行。

  “老爷,霜儿她...”

  只是未曾想,柳姨娘刚才进了书房,手帕还没遮在眼睛上,便愣在了原地。

  夏恒彦的书房里还有一个人,身形瘦弱,看样子还在擦着眼泪,身上的那身衣服她眼熟极了。

  正是方才夏洛笙所穿的那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