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九章 哭?她也会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洛笙怎么会来夏恒彦的书房?

  夏恒彦向来不待见自己的这位嫡女,如今夏洛笙又是唱的哪出戏?

  只是柳姨娘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被一声低沉的声音给打断了思绪。

  “扶青,霜儿怎么了?”

  说着便往柳姨娘身边走,而一旁站着的夏洛笙,只是挪了一小步给夏恒彦让路,依旧低着头不作声。

  “老爷,霜儿,霜儿她差点就被人毁了容貌。”柳姨娘一开口便是哭哭啼啼,身上一软朝着夏恒彦身上靠了过去。

  “你也知霜儿年幼,有时过于心直口快了些,可她一向没什么坏心思,便是路过的蚂蚁都不敢踩,谁知正是因为这样,才叫人欺负了去!”

  跟方才在院子里理直气壮指责自己的声音不同,这会儿的柳姨娘声若蚊蝇,又时不时的抽泣一下,虽说夏洛笙背对着看不到,却也能想出是个什么模样。

  尤其在她这个爹的眼里,怕真真是我见犹怜。

  从前便是这样,夏洛霜在爹爹面前哭一哭,柳姨娘再在旁边说上几句话,明着向着自己,实则全是把过错推到了自己头上。

  自己受了罚,最后柳姨娘再去当好人哄一哄自己,自己便又对着这俩人掏心掏肺,丝毫不做怀疑。

  夏洛笙啊夏洛笙,你上辈子是有多蠢,才会让这些人害了你。

  明明一眼就能看穿得把戏,偏生你不去睁眼看,要把自己蒙在鼓里。

  活得糊涂!

  不过,自己不再是上辈子那个不明不白的夏洛笙了。

  柳姨娘这出戏唱得再好,也怕是唱不下去了。

  “爹爹,笙儿方才说的全然是实话,您若要罚,笙儿也认了。”

  十三岁的孩子声音稚嫩,说话间转过身来,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朝着夏恒彦一拜:“请爹爹责罚。”

  自己的哭诉被打断,柳姨娘全然看不出夏洛笙这是要做什么,听来只觉是夏洛笙方才跟夏恒彦先认了错。

  这可就跟自己先来说不一样了。

  若是夏洛笙已经示了弱,认了错,自己这会儿若再是说重话,传出去怕是要落下个苛刻嫡女的名声了,尤其现在院子里还多了那两个人。

  自己还没被扶正,不能因为夏洛笙坏了事。

  这个嫡女什么时候生出了这么多花花肠子来,柳姨娘恨得手里的帕子都快拧碎了,可面上不能表现出半分,依旧摆出一副柔弱的样子来。

  “老爷,不过是女儿家的小打小闹罢了,让笙儿给霜儿道个歉便可。”

  这话柳姨娘说得顺口,原本以为夏恒彦听完会像平时那般直接训斥了夏洛笙,可不曾想,柳姨娘稍稍抬头,便瞧见夏恒彦直直地盯着自己,微皱眉头似是想再说什么。

  “扶青,这两日让霜儿闭门思过,好好学学规矩再出来。”

  谁?让霜儿?夏恒彦因为夏洛笙要罚霜儿?

  这怎么可能?

  柳姨娘一听这话便从夏恒彦怀中起身,颤着声音说道:“老爷,霜儿,霜儿那张脸可是差点毁了啊。”

  “我知道。”夏恒彦的语气多少带上了些不耐烦,他虽说是更疼爱夏洛霜一些,可方才夏洛笙说周木也听到了霜儿的那些话,既是知道了周木的来历,便不能在赏罚上出了错。

  “姨娘。”夏洛笙毫不在意柳姨娘死死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走近那二人身边,再开口时却忽而红了眼睛。

  “我知妹妹说那些话是无意,只是怕听者有心,拿去做咱们丞相府的文章,笙儿知爹爹在朝堂身居高位不易,平日里的一言一行还是要多加小心,不给爹爹添麻烦。”

  “方才是我着实心急了些,姨娘心疼妹妹也是应该的。这样,现在我便去给妹妹道歉,再不行,妹妹要我跪,我也是跪得的。”

  话音刚落,夏洛笙原本含在眼眼眶的眼泪便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夏洛笙眼睛生得像她娘,眼角微微上扬,只是这会儿眉头微皱又眼眶泛红,压下去了原本透出的凌厉,反倒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饶是夏恒彦看了,也不免声音放软了下来。

  “笙儿不必去道歉。”

  说罢又冲着柳姨娘摆了摆手:“扶青,霜儿也不小了,该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今日有笙儿管着没叫旁人听了去,传出去若是坏了丞相府的名声......”

  话没说完,可柳姨娘当了多年的枕边人,自是知道夏恒彦想说什么,旁的是也就罢了,夏恒彦最怕的便是在旁人面前落了脸面。

  事到如今,再多说肯定会惹了夏恒彦厌烦,柳姨娘深深看了夏洛笙一眼,只说了句“妾身知道了。”便退出了书房。

  “多谢爹爹体谅。”见此夏洛笙也不愿多在这里待着,借口说自己要回去给妹妹挑几件补品口也走了出去。

  “慢着。”刚踏出去一步夏洛笙又被叫住了,只听身后夏恒彦声音严肃:“霜儿是你妹妹,下次莫要动手。”

  “女儿知道了。”

  夏洛笙一路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直到锁上门才长出了一口气。

  再抬起头时方才的柔弱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浑身散发出的凛厉。若是柳姨娘看到这样的夏洛笙定会震惊,虽说眼眶还泛着红,可眼神却如同一潭幽泉,出奇的平静,甚至平静的不像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哭?夏洛笙将用过的帕子扔到一旁,上头还能看到几处浅浅的水痕。

  她也会。

  柳姨娘的那些招数她都知道,如今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可她这个爹的心终究是偏的,想起最后夏恒彦的那句话,夏洛笙忍不住冷笑。

  柳姨娘上辈子哄骗自己,说爹爹两个女儿都疼爱,只不过因为霜儿小才多照顾一些,自己都信了,也学着多去照顾妹妹,可最后她才明白。

  他们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过家人,只是当自己是件好利用的工具而已,用过了没用了就可以随手扔掉。

  夏洛笙瞧着摇曳的烛光,眼里的冷意更甚。

  她都会还回去的。

  而今日,不过只是个开始。

  柳姨娘,夏洛霜,慕子轩,那些踩着她的骨血走上高位的人,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拖入地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