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十九章 医治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人比自己高上大半头,身量此刻又完全压在自己身上,夏洛笙方才本就伤了腰,这下才走了几步便有些站不稳了。

  到底往哪边走才好。

  入了夜树林里不时有冷风穿过,风声呼啸树叶沙沙作响,脚下踩了根树枝折断的声音都显得有些瘆人,夏洛笙擦了把额角的汗珠,望着四周没有什么不同的几条路,迟迟不敢踏出一步。

  身后的打斗声此刻已经听不清楚,又担心那些人回过神来之后再有人追来,夏洛笙不敢再犹豫下去,稍稍思索一下后便选了靠左边的小路。

  走了两步却是停了下来,撕下自己的衣角搭在右边路上的树枝上,这才又抬起那人往前走去。

  “前面......前面不远处有个村子。”

  身后的人忽然说话,夏洛笙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忙又问了一遍:“是前面?有村子?”

  “是......”

  那人像是有了些力气,夏洛笙只觉肩膀上一轻,忽地轻松了许多。

  “莫要逞能,咱们走快些,你的伤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意识到这人是想自己走,可他满身的血腥味在夜风中也没有消散,原本他身上的伤也有自己的过错,夏洛笙哪敢让这样一个重伤的人自己走。

  于是重新把这人的胳膊搭在自己身上:“要是撑不住了就和我说。”

  说完夏洛笙再也没顾上看这人一眼,是以不知道这人从她说完这句话开始就眯起眼睛看着她。

  是个姑娘,自己身上的血腥味都盖不住姑娘身上的淡香,瞧着岁数不大,身高还不及自己肩膀,一身嫩粉色衬得脸蛋白净,可惜全然被自己身上的血迹给沾污了。

  侧面看过去嘴绷得紧紧的,似乎是有些吃力,额角滚落的汗珠没来得及擦。

  方才那一下匕首真是刺得狠,这人吃痛地捂着腹部的伤口,也不知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是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几乎整个匕首都没入皮肉中,虽说是因着他受了伤没能躲开。

  可饶是换了平常,这人想到方才匕首刺过来的那一刻小姑娘眼里下了杀心的狠意,稍稍打了个冷颤。

  怕是也要受点皮肉伤的。

  “还能撑住吗?”忽地夏洛笙的声音打断了这人的思绪。

  “能。”

  紧咬着牙关回答道,这人只看夏洛笙步子越来越慢,自己也挣扎着要从夏洛笙身上起来。

  “别动,你瞧那处的火光,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不料却被夏洛笙按住,指着前方轻声道。

  怕是这姑娘的体力也快要不行了,这人没敢乱动,却是轻轻将自己的身体移了移,将重量分走一部分。

  夏洛笙也着实快要撑不住了,丝毫没注意到那人的动作,又在咬咬牙走了几步之后,终看到了一处房子。

  而她却不知,另一头的胡月他们,也找到了方才的那处树林。

  那里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是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人。

  “笙儿不会出事了吧?”

  胡月闻着树林里还没散去的血腥,抓着甘棠袖子的手都在颤抖:“甘棠,笙儿会不会出事了?”

  “小姐莫怕,夏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定会没事的。”甘棠虽说是这么说的,可心里也在打鼓,但是看自家小姐这副样子,又实在怕她再受了惊吓。

  “小姐,咱们真的该回去了。”

  玲珑看着这满地的尸体急忙护好自己身后的姑娘,几名侍卫也连忙把人护在了身后。

  可那姑娘并不是个胆小的,拽着玲珑的袖子央求道:“玲珑姐姐,还没找到笙儿姐姐,你便让我多待会儿吧。”

  玲珑还没说什么,胡月却是先开了口:“姑娘,原本笙儿只是举手之劳,是姑娘心善陪着月儿找到了现在。”

  “月儿感激不尽,只是眼下天色太晚了,这树林又黑又暗的,不若姑娘就先随玲珑姑娘回去吧。”

  胡月虽说不知道这位究竟是谁,可玲珑身上那牌子明显是宫里的东西,又看着玲珑对这姑娘毕恭毕敬的,也不难猜出这位是什么样的身份。

  她不敢再让这尊贵的主儿陪自己犯险了。

  “多谢胡姑娘。”

  好在这位胡姑娘是个名分寸的,玲珑稍稍松了一口气,眼下的时辰,若是再不回去,就算自己再怎么说好话,自己主子的一顿罚也是免不了的。

  “那,那我把侍卫留下来帮胡姐姐。”

  那位姑娘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妥协,握着胡月的手跟人嘱咐道:“胡姐姐,若是寻到了笙儿姐姐,又或是需要我帮忙,就拿这个来找我。”

  说着把一块玉佩塞到了胡月手里,玲珑想拦一把都没拦住。

  看着那姑娘一步三回头的被玲珑拉了回去,胡月这才瞧清楚了手里玉佩的模样,登时瞪大了眼睛。

  方才那姑娘居然是......

  “姑娘,在下瞧见那头系了这个,您瞧......”

  思绪被一个侍卫打断,胡月看了看那衣角:“是笙儿的!”

  也不敢再耽误下去,胡月忙随着那几个侍卫朝着一处小路走了过去。

  胡月一行人正寻着夏洛笙,夏洛笙此时正在小村子里刚歇了下来。

  好在方才那处房子里的老人是这村子里的大夫,忙活了半晌终于是把这人身上的血给止住了。

  瞧着躺在那头几乎没有什么生气的人,夏洛笙想着方才那大夫在自己帮忙按着这人给他拔刀时,刀刃拔出皮肉的时候血几乎溅了大夫一身,那人虽说紧咬着牙关却愣是没喊出声。

  是个能忍的。

  夏洛笙想用衣袖擦一把脸,才发现自己的衣衫也满是血污。

  不过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姑娘,不嫌弃的话用这个擦擦吧。”

  方才的大夫递过来一方帕子,看夏洛笙没有接过去忙解释道:“这是我家老太婆留下的,放心,是干净的。”

  “谢谢大夫。”夏洛笙刚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老人家误会了:“老人家,我方才只是在想事情罢了。”

  “无妨无妨。”老人家笑了笑,又想问什么却听到夏洛笙略带惊讶的声音。

  “他醒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