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二十九章 彩儿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怒气冲冲走来的正是夏恒彦,原本只是心中愧疚,心里也记挂着这几天是不是对夏洛霜罚的狠了,特地来学堂看一眼。

  不曾想却看到了夏洛霜正要对夏洛笙动手。

  原本因为夏洛笙这次叫自己失了脸面,夏恒彦没想给这个女儿好脸色看。

  朝堂上被一直跟他不对付的同僚上了几道折子,说是自己治家不严,还叫姨娘掌家,实在有失丞相府的风范。

  又说自己不顾嫡女安危,一夜未归也不报官,伤了也不曾去进宫探望。

  几道折子下来夏恒彦可谓是失尽了脸面,一连几天在朝堂上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见到夏洛笙如此大张旗鼓的回府时,夏恒彦心中存着气根本没去府门口接人,还叫夏洛笙先来给自己请安。

  可谁知齐妃居然特地派了一位老嬷嬷跟着夏洛笙过来,说是怕府里照顾不周,唯恐再伤了公主的救命恩人。

  就差指着自己鼻子骂了。

  什么怕府里照顾不周,难道堂堂一个丞相府还照顾不好一个小丫头吗!

  夏洛笙定是在齐妃面前多嘴了什么。

  再者说他看夏洛笙也没有伤着哪里,胳膊脖子的小伤养养便好,齐妃这是硬生生地在打他的脸!

  这小丫头怎就这么好命入了齐妃的眼。

  如今宫里最受宠的齐妃娘娘他得罪不起,那位嬷嬷还在府中未曾离开,说是齐妃下令,要等到夏洛笙伤好全了才能回宫。

  可纵使此次他对夏洛笙有诸多不满,可眼下他也不能再去偏袒夏洛霜。

  “霜儿,不得胡闹。”快步走至夏洛霜面前抓住了她的手,夏恒彦装作关切的问夏洛笙道:“笙儿可是伤到哪里?”

  惺惺作态的模样落在夏洛笙眼里,差点就想给夏恒彦鼓掌叫好了。

  他这个爹这几日一反常态,不是每日汤药补品流水般的往竹笙院送,便是下了朝堂就来问自己伤势恢复的如何。

  俨然一派慈父的作态。

  可夏洛笙上辈子可是见识过自己这个爹毫不留情抛弃自己时候的模样,眼下的这些表演,她一点儿都不信这其中有什么真心。

  就是看自己得了齐妃的喜欢罢了。

  不过这会儿夏洛笙还得陪着夏恒彦也演下去。

  夏洛笙捂住自己的肩膀,轻声说道:“女儿无事,爹爹莫要担心,我相信妹妹也不过是一时性急,并无恶意。”

  “夏洛笙你胡说,分明就是你故意提起......”

  这话可谓是又激怒了夏洛霜,压不住性子夏洛霜便要指着夏洛笙的鼻子骂起来,夏恒彦看着更是头疼。

  “你住嘴,这是你嫡姐。”一声怒吼便把夏洛霜吓得愣在原地。

  “看来这几日腿伤静养还没能磨了你的性子。”夏恒彦深吸一口气,眉头紧皱:“过几日我便给你请个教养嬷嬷来,你是该好好学习学习规矩了。”

  “爹!”还未曾被夏恒彦这般对待过,夏洛霜一时满腹委屈,转头哭着便跑走了。

  留夏恒彦在原地气得跺脚:“混账,怎得生得如此没规矩。”

  “爹爹莫气。”夏洛笙适时走上前去给夏恒彦抚了抚背:“妹妹年幼性子又活泼了些,这事原本女儿也有错,怨不得妹妹的。”

  说罢在夏恒彦看过来时便低下了头,落在夏恒彦眼里便是一副受了委屈却又不说的模样,忽地有些心疼起这个女儿了。

  嫡女出生后不久顾氏便去了,他当时只顾着伤心也没管过这个女儿,也没曾去想过没了嫡母照料这女儿会是如何。

  后来便是柳姨娘有了身孕,那会儿丞相府许久没有这般好消息了,所以他格外看重,夏洛霜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自然更得他喜爱,久而久之便忽略了这个嫡女。

  夏洛笙不爱说话又性子冷,听柳姨娘说起时这个女儿又是还有些顽劣,不如霜儿活泼可爱能逗他开心,他难免有些偏心。

  可如今再看,夏洛笙也长这么大了,容貌肖像顾氏,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他年轻时便是被顾氏那双眼睛迷住了,用尽办法才求取了那位才貌双全荣冠京城的将军府小姐,不知被多少人羡慕。

  眼下这个女儿已经十三岁,已经有了隐隐有顾氏当年的模样,再过两年及笄......

  又入了齐妃的眼。

  思及至此,夏恒彦看夏洛笙的眼神又不太一样了。

  宫里有几位皇子都到了要选妃的年龄,他虽说不急着站队,可也不会不做打算,若是要做下棋人,那必要的时候,这个女儿或许能成为自己的后手。

  夏洛笙不知夏恒彦此刻在想什么,只是瞧着这个爹的眼神有些奇怪,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寻了个借口匆忙离开了。

  却没瞧见夏恒彦在自己走后,看着她的背影点了点头。

  回了竹笙院休息片刻,夏洛笙瞧着去端药的青兰一直没回来有些担心,刚起身就看到青兰匆忙赶了回来,手上端着的药要给自己放在桌上,再一侧身身后还跟着个小丫头。

  “小姐,奴婢端药回来时看见这人在门口鬼鬼祟祟,看见奴婢之后这人还想跑。”青兰瞪了那小丫头一眼:“不过她说是有要事同小姐说,奴婢不知是真是假便将她捉来了。”

  要事?夏洛笙瞧这小丫头面生,又看人虽说低着头站得却是笔直,眉头微皱问道:“你叫什么?”

  “奴婢,奴婢叫彩儿,一直在厨房打打下手。”

  说罢彩儿微微抬头,看见夏洛笙之后又连忙跪下行了礼:“还请大小姐赎罪,实则是彩儿不小心听到了一些事情,想着或许能帮到大小姐。”

  一个打下手的丫鬟,为什么要这么来帮自己?

  夏洛笙心生警惕,瞧这丫鬟的目光也有些深究。

  谁知彩儿竟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继而道:“奴婢知道大小姐眼下可能不相信奴婢,可奴婢对大小姐绝无坏心。”

  “坏人怎么会说自己是坏人。”青兰打断了她的话,又看夏洛笙朝自己摆摆手,只能是退到一边继续听人说。

  “是因为,是因为夫人,夫人曾救了我娘一命,我娘说若是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夫人这个恩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