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三十二章 二牛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翠芝,莫要再哭了。”

  这是二牛近几日来不知第几次看到翠芝在哭了,愁得头发都揪掉了几根,可翠芝还是哭丧着一张脸,任凭他怎么说都没用。

  “表哥。”好不容易翠芝喘了口气,满脸泪痕眼睛都肿了:“夫人的意思,怕是要一直留着我了。”

  一说到这里二牛也着急,他和翠芝从小一起长大,又都在府里当差,他运气不好些只能做个守门的小厮,而翠芝手脚勤快被柳姨娘选了去,在得宠的柳姨娘手下干活,原本就是极有脸面的事,他一直都替翠芝高兴。

  虽说他工钱不多,可这么些年下来他省吃俭用也攒下了不少银钱,翠芝更是有柳姨娘打赏的首饰。

  俩人自幼定下娃娃亲,就等着翠芝到了年龄,他同老爷要份体面,俩人就能出府做些小生意,也好过再给人当奴才。

  前几日他还送了翠芝一支珍珠赞做定情信物,就等着翠芝同柳姨娘说起这事了。

  可如今柳姨娘竟是不愿放人,谁都知道这府里那位姨娘的脾气,若是翠芝硬着来,指不定又要被怎么罚了。

  二牛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虽是心中着急,却也只能是一次次地劝翠芝莫要慌,可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二人都束手无策。

  担心翠芝一会儿去见柳姨娘被看出不对劲来,二牛拿帕子给翠芝擦了擦眼睛,安慰道:“好翠芝,我担心一会儿柳姨娘寻你,你先回去,说不定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商量的余地?就柳姨娘,我能去哪里商量!”

  “二牛,你小声些。”

  “石头,我就想着带着翠芝,去开间包子铺,翠芝包得包子,可好吃了,比我娘做得都好吃!”

  入夜,院子里静得出奇,只有一处角落里隐隐有些动静,再仔细瞧,是两个小厮蹲在那里,其中一个拎着个酒壶,摇摇晃晃的样子似乎是喝醉了。

  另一个慌忙捂住他的嘴,朝四周看了看,示意人小声一些。

  二牛脸色被酒气熏得通红,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可嘴里的话一点儿也没落下:“石头,我同翠芝说有商量的余地,可我和她都知道,不会有的。”

  说着说着二牛的声音低了下去,石头只听着他嘴里还在念叨着“不会有的”,把这个经常和自己一起值夜的兄弟抬起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兄弟,柳姨娘那边行不通,你还可以去求老爷,咱们不是之前听说了,原本有个在厨房当差的,因为字写得好被老爷看中了,老爷就答应了他一个要求,眼下不知道多风光呢!”

  石头的声音灌入二牛的耳朵里,也不知人听进去没有,只见二牛头往下一栽,鼾声响起,竟是睡了过去。

  没人关心两个守门的小厮能说些什么,这个小角落的动静,到了天亮,也就消失了。

  “大小姐,奴婢听表哥说,二牛因为他和翠芝的婚事已经好几个晚上都喝醉了。”

  彩儿得了夏洛笙的吩咐,一直在观察着玲珑院的动静,还嘱咐着她的表哥石头也帮忙看着一些,眼下得了这样的消息,便是赶忙来告诉了夏洛笙。

  “还有翠芝姑娘也是,原本大家都夸她手脚利索的,可这几日来小厨房端药,翠芝不小心已经打碎了两个瓷碗,想来定是因为柳姨娘不愿她嫁出去的缘故。”

  见夏洛笙只是把玩着手里的茶碗,彩儿一时间摸不透这位大小姐究竟是在想什么,只是不知为何,大小姐原本年纪尚小,却是单单坐在那里,就瞧着叫人不敢直视。

  只能是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一旁不敢出声。

  “青兰,彩儿,你们是怎么想的?”

  问自己和青兰?

  彩儿脑子机灵,猜到这是夏洛笙在给自己机会表现,若是这次真能入了这位大小姐的眼......

  可饶是这样,彩儿也没有先开口,而是先退后一步,示意青兰先说。

  是个进退有度不争不抢的,夏洛笙微微点头,更是对彩儿满意了几分,挥挥手也叫青兰先开了口。

  “小姐,奴婢是想,这翠芝眼下说不定恨急了柳姨娘,若是能从翠芝姑娘那里问出来些什么.......”青兰小心开口。

  “彩儿呢?”

  “小姐,奴婢同青兰姐姐所想差不多,只是翠芝服侍柳姨娘多年,奴婢觉得只这一事恐怕是不足以至此......不若从翠芝的表哥二牛那里下手,我听表哥说过,那二牛性子鲁莽,对翠芝又是一片真心。”

  听罢两个丫鬟所说,夏洛笙缓缓睁开了眼睛,瞧着彩儿笑了笑。

  她还算是没看错,这个彩儿确实是个机灵的,青兰是个忠心的,可只有青兰一个人可用,她还是有些束手束脚了些,齐妃给她的那个嬷嬷眼下她还不知该如何信任。

  再多一个彩儿想必会更好些。

  想到这里,夏洛笙朝着彩儿招了招手:“彩儿,这事我交给你,你可有信心办好?”

  机会给到了这里,彩儿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连忙跪下道:“大小姐放心,奴婢必定为大小姐分忧解难!”

  “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告诉我。”

  送走了彩儿,青兰给夏洛笙捏了捏肩膀,略带担心道:“小姐,这彩儿真的可信吗?”

  “无妨,瞧着便知道了。”

  不知为何,自家小姐最近瞧着越发老成了,还时不时喜欢看这窗外发呆,说话时不像是那十三岁的少女,倒如同年纪大了的老妇人一般,青兰在心底叹了口气,又把手上的力气放轻了些。

  怕是小姐最近压力太大了。

  不过几日,夏洛笙又收到了彩儿给她的消息,虽说不是什么要紧事,却也叫她谨慎了起来。

  彩儿告诉她,这几日小厨房送往玲珑院的饭菜多是一些偏辣偏重口味的菜色,而柳姨娘是江南人,平日里是一点儿辣都不吃的。

  夏洛笙紧皱着眉头瞧着玲珑院的方向,她上辈子瞧见过,慕子轩的那些嫔妃,有怀了身孕后口味大变的,有人喜辣有人喜酸。

  就连她自己,当初也吃了不少酸杏,而以前她最是喜甜的。

  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肚子,又连忙放下,夏洛笙低头瞧着自己的小腹出神,却又摇了摇头,不愿再想上辈子的那些事。

  眼下要紧的是要先知道,柳姨娘是真的怀上了,还是在做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