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四十三章 玲珑院内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夫人,再喝口水吧。”

  “咳咳咳,咳咳咳。”

  入了夜,月亮已经高挂在枝头,整个丞相府都灭了烛火,唯有玲珑院的屋子里还亮着,时不时还有人干呕的声音传出,不过声音极小,像是人在极力隐忍一般。

  方嬷嬷瞧着又吐得不成样子的柳姨娘,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当初是她给了柳姨娘那味药,可现在看来,她是有些后悔了。

  “夫人,夫人,咱们要不就......”

  知道方嬷嬷想说什么,柳姨娘一个眼神扫过去叫人闭上了嘴,勉强喝了口茶水,再开口时声音全是嘶哑:“嬷嬷,你也瞧见了,哪怕我传出去病了,老爷也未曾来看我一眼,只道是叫人送了些药材,可见是真真厌了我......若不再想些办法......”

  话说到一半柳姨娘又咳了起来,刚喝下的茶水也尽数吐到了地上,方嬷嬷忙给人顺了顺背:“可老奴不愿再看夫人这么受苦了。”

  “受这些苦算什么,若是能做了正室夫人,霜儿也能成了嫡女,以后再求得一个好婚事我也就放心了,不像现在,处处都要低了那女人留下的贱种一头。”

  声音带了一丝狠毒,柳姨娘抓着床榻,面目瞧着有些狰狞:“怎么当初没把这个贱种也......”

  方嬷嬷听到柳姨娘的话变了脸色,忙虚虚捂住了人的嘴:“哎呦我的好小姐,怎的又提起这事来,当年的事莫要再提了。”

  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柳姨娘赶忙收敛了神色,接过方嬷嬷一直端着的茶水喝了一口,面露苦色地咽了下去。

  “夫人,再过几日等脉象稳了就可以请大夫了。”又给柳姨娘递了颗酸梅,叫人压一压嘴里地苦涩,方嬷嬷边给柳姨娘顺着背边小心开口:“夫人,老奴可是听说,最近秋姨娘同大小姐走得亲近......”

  “秋叶?”这名字柳姨娘听了便来气,忙抓着方嬷嬷的衣袖追问道:“她和夏洛笙怎么扯上了关系?”

  “夫人莫要激动,当心身子。”方嬷嬷想了想才谨慎开口:“老奴也是听院子里的丫头们说起,说是大小姐去找秋姨娘讨花,结果秋姨娘院里的小丫头不知道是大小姐便拦了下来,还有些出言不逊。”

  “后来秋姨娘不知因为什么罚了那小丫头,小丫头或许是心有不甘,去找大小姐诉苦,话里话外的意思似是也有对大小姐的不满,却是被大小姐敲打了一顿。”

  方嬷嬷将夏洛笙说过的话学给柳姨娘听,只是脸上布满皱纹,故意绷着脸的模样在烛光下,瞧起来还有些瘆人。

  “大小姐虽说是收下了花,可老奴听着,二人不像是亲近,倒像是因此结了仇一般。”

  听完方嬷嬷所说,柳姨娘冷哼一声:“那丫头最近十分奇怪,原本对我还算是亲近,对霜儿也是极好,可如今处处针对,好似突然变了个人。”

  “她跟秋叶不曾熟识,怎么会突然去找了那个贱人,去讨花?”柳姨娘斜靠在床榻上,烛光印着的脸也是一片苍白,瞧着没什么起色:“我也不信是去讨花的。”

  “左右不过是个十三岁的丫头,那如意院的又是个蠢的,能翻得起什么风浪来。”方嬷嬷给人掖了掖丝衾,劝道:“夫人最近只要养好身体,等老爷得了夫人喜讯,哪还用把那小丫头放在眼里。”

  “嬷嬷说的是。”

  刚才的几句话已经费了人一番力气,方嬷嬷见柳姨娘说完后就半闭上了眼,便知道是人该歇息了。

  将屋里方才的狼藉给收拾了一下,轻手轻脚地吹灭蜡烛,方嬷嬷替柳姨娘关好了门窗,去院里头又瞧了一眼,才准备放心退下,忽地又听到哪里传来了几声啜泣。

  寻着声音找过去,方嬷嬷借着月色看清了人的模样:“翠芝。”

  许是只顾着哭没听到脚步声,翠芝被这身后突然的一声吓得惊掉了手里的东西,想要捡起来时却被方嬷嬷一把夺了过去。

  “方嬷嬷,方嬷嬷求求您,求您别告诉夫人。”

  方嬷嬷瞧着手里被剪碎的鸳鸯荷包,又看了看翠芝已经哭肿的眼睛,叹了口气:“翠芝,你也是个聪明的,夫人最近正是要人照看,你又最得器重,夫人这才想多留你一段日子,并非不同意你和那二牛的事。”

  没去看方嬷嬷的脸,翠芝只是低着头擦着眼泪。

  “翠芝,好好照顾好夫人,日后出嫁夫人少不了给你添妆。”明明是嘴角是笑着的,可方嬷嬷的脸却泛着冷意:“眼下别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这荷包我就先替你收着了,若是叫夫人瞧见了,怕是又要罚你了。”

  “翠芝知道了,多谢方嬷嬷。”

  方嬷嬷转身走了,却是没瞧见翠芝望着她的背影,眼神像是淬了毒般死死地盯着。

  什么叫“夫人并非不同意你和那二牛的事”,若是同意,又怎么会剪碎她给二牛绣的荷包,明明偷偷绣的,又小心收了起来,怎么还会被夫人给看到。

  月逐渐被云遮住,眼下玲珑院空无一人,没人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

  “小姐,奴婢看到那翠芝的胳膊上全是伤,都是些细小的伤口,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有些像是针扎的痕迹。”

  过了几日彩儿得了消息便找上了夏洛笙,同人细细讲述了一番。

  “今日翠芝在小厨房时,眼上的红肿根本遮不住,奴婢不过是问了几句,翠芝便全说了出来,说是柳姨娘发现了她给二牛绣的荷包,将人打骂了一顿还剪碎了荷包。”

  “还说最近柳姨娘脾气愈发不好,动不动便打骂下人,只是玲珑院的人都不敢说出去。”

  “想来翠芝也是积怨许久,才都与奴婢说了出来。”

  竹笙院的主屋门紧闭着,里头只有夏洛笙和彩儿,青兰则是被夏洛笙使去浇花,偌大的院子因着多了几盆鲜艳的花也多了几分热闹。

  青兰这才刚浇完一朵海棠,又要去打水时,回头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小丫头吓得后退了几步。

  那小丫头瞧着并不陌生,是院里的扫水丫鬟,人瞧着机灵嘴也甜,青兰也时常同人说上几句,所以瞧见人便笑道:“你这丫头。”

  “青兰姐姐。”那小丫鬟缠上了青兰,挽着人的手臂瞧上去还有几分亲昵,说出的话却是叫青兰直接变了脸色。

  “怎么这个时辰要青兰姐姐来浇花了,寻常不是都在主屋里伺候小姐的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