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四十五章 给柳姨娘送花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说要给柳姨娘送花,秋姨娘比夏洛笙还要着急,才不过过了一日,见夏洛笙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便迫不及待地叫自己的丫鬟来请夏洛笙过去了。

  秋姨娘见到夏洛笙比上次还要热络三分,拉着人就要坐下,不过被夏洛笙稍稍侧身给回避了。

  目光转而投向秋姨娘叫人拿来的花,夏洛笙像是十分感兴趣似的瞪大了眼睛,极为高兴的说道:“秋姨娘真是有心了,刚巧我也要去看柳姨娘,就正好一起拿过去了。”

  说罢夏洛笙叫身后跟着的小丫鬟就要去抬花,秋姨娘见了忙道:“哎大小姐莫慌。”

  边说边硬拉着夏洛笙的胳膊将人拽到了木凳上:“这花盆重的紧,大小姐这一个丫鬟可抬不动......”

  未等秋姨娘再往下说,夏洛笙像是忽地想起了什么,一拍桌子就要起身,招呼自己的丫鬟:“莹冬,快回院子再叫几个力气大的来。”

  这大小姐怎么这般鲁莽,秋姨娘见夏洛笙根本没有要带自己进柳姨娘院子的意思,急得更是坐不住了,把夏洛笙的手拉回来,压着性子好声好气地说道:“大小姐怎么这般着急。”

  “我担心柳姨娘,若是让姨娘早些看到花,肯定就能早点心情好了。”夏洛笙模样看上天真可爱,可语气里又透着认真,仿佛是真心在为柳姨娘担心一般。

  “那还去竹笙院叫什么人手。”秋姨娘拢了拢头发,趁机说道:“叫妾身这里的丫鬟帮个忙就好,正好妾身,妾身也想去看看姐姐。”

  说到这里秋姨娘声音突然弱了下来,帕子遮在脸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妾身知道姐姐一直都同妾身有误会,不愿意见妾身,可姐姐有孕这样的大事,大家都是姐妹,怎么能不去看看呢。”

  瞧着捂着脸在啜泣的秋姨娘,夏洛笙歪歪头,眉头紧皱思考了一阵:“秋姨娘莫哭,既是秋姨娘担心柳姨娘,那我们便一同前去。”

  “多谢大小姐。”擦了擦脸上并没有的泪痕,秋姨娘感激地朝夏洛笙一拜,又注意到夏洛笙手边放着的篮子,问道:“大小姐这是......?”

  “是一些补身体的草药。”

  听到这里,秋姨娘趁着夏洛笙俯身拿药的功夫,给一旁站着的灵芝使了个眼色。

  “大小姐,这药材也重,不若就让奴婢拿着吧。”

  灵芝适时走上前去,要从夏洛笙的手里接过药材。

  “那就有劳了。”没多拒绝,夏洛笙笑脸盈盈地把药材递给了灵芝,之后便自顾自地在前头走着,头上的珠花随人走路地姿势轻轻摆动,却是没再回头去看后面一眼。

  自然也是不知道秋姨娘又给灵芝递了个眼色。

  二人同随行的丫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行至玲珑院,比起夏洛笙波澜不惊的模样,频频朝着玲珑院里头张望的秋姨娘便显得有些急躁,只是夏洛笙都只当是没看到,只在那里规规矩矩地站着。

  “大小姐,实在是对不住,夫人今日实在是下不得床榻,特叫老奴来给大小姐请罪。”方嬷嬷急匆匆地跑来院门,只对着夏洛笙行了礼,像是没看到秋姨娘一般说道。

  “姨娘竟是这般严重吗?要不还是让笙儿去请大夫......”

  “不用不用,夫人只是最近有些嗜睡并无大碍,多谢大小姐关心了。”

  二人一说一答瞧着熟络,一旁站着的秋姨娘可是坐不住了,咬了咬粉唇,趁着二人说话的空荡上前走了一步:“方嬷嬷,妾身也是听说姐姐身体不适,特地送了几盆花来叫姐姐开心开心。”

  可惜她的笑脸只换来了方嬷嬷的一声冷哼:“秋姨娘还是拿回去吧,我们夫人闻不得这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方嬷嬷可是一点没留情面,听完秋姨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藏在袖中的手快要把帕子绞碎了。

  夏洛笙适时开口,拽着方嬷嬷的袖子像是撒娇:“这花是我求了秋姨娘送来的,算是我送给柳姨娘的,只想让柳姨娘瞧着心情好些,嬷嬷......”

  正想说什么,方嬷嬷张张嘴,瞧着夏洛笙满是失落的小脸又改了口:“既是大小姐一片好心,那老奴便替夫人收下了。”

  待药材和花都交给方嬷嬷后,夏洛笙没再多说什么,只说了几句便说自己要去习字就离开了。

  秋姨娘也不想再自讨没趣,那抹艳粉色也飞快地消失在了玲珑院。

  只有方嬷嬷瞧着二人离去的身影,眼神暗了暗。

  “夫人,大小姐和秋姨娘送了花和药材来。”那几盆花方嬷嬷看都没再看一眼就叫人丢在了一旁,只抱着药材进了屋内。

  “夏洛笙真和那贱人一起来的?”

  柳姨娘斜靠在床榻上,她是江南人,原本便是弱柳扶风之姿,此时虽说脸色苍白未施粉黛却也瞧着更加楚楚动人,伸出手便是指向方嬷嬷怀里的药材:“嬷嬷可是检查过了?”

  “老奴只是看了看,似乎都是安胎药,只是味道好似也有些不对。”

  柳姨娘冷哼一声:“我就知道那丫头和贱人没安好心。”

  昨日夏洛笙破天荒的竟是来看她,前几日还在跟自己作对的丫头,忽而带了药材来看望自己,柳姨娘觉得奇怪便存了个心思。

  谁知道果真如此,夏洛笙从自己院里出来后竟然是去了如意院!

  她同如意院的水火不相容,也不知这个大小姐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收了如意院的花还和那贱人站在了一起,如今还要一起来恶心她,柳姨娘想到这里气得止不住咳嗽起来。

  “夫人可是当心身子。”方嬷嬷忙上前去给人拍了拍背:“一个小丫头翻不起什么风浪,左右那人也是个眼皮子浅的,也就这些本事了。”

  瞧了瞧手里的草药,方嬷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阴冷的笑来:“夫人,老奴倒是有个主意,既然那贱人敢把药这般送上来,不若咱们就来个将计就计。”

  主仆二人关上门来不知说了些什么,只是等到月上枝头,才瞧见屋里的蜡烛熄灭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