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四十六章 冬雪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青兰姐姐,青兰姐姐。”

  青兰膝上放着绣了一半的帕子,正托腮瞧着窗外的海棠发呆,忽见一鹅黄色身影跳到自己面前,窗外一声俏皮的喊叫将她唤了回来。

  “冬雪。”

  是之前的那个小丫鬟,这段时日总是时不时的来找自己说上几句话,一来二去的俩人便更是热络了起来,青兰放下手上的针线活儿,冲人招招手:“怎么了?”

  “瞧见青兰姐姐坐在这里发呆,莫不是......是在想谁?”冬雪眨眨眼,朝人打趣道。

  青兰听完涨红了一张脸,拿起手边的木盒作势要扔过去,脸上的笑却是没藏住:“你这丫头一张嘴净瞎说,我不过是瞧那朵海棠长得极好,多看两眼罢了。”

  这院子里头原本只她一个是夏洛笙的贴身丫鬟,平日里这样打趣说话的人也没有几个,是以青兰对冬雪这样一个嘴甜的丫头还是多了几分喜欢的。

  “确实长得极好,定是青兰姐姐悉心照顾的缘故。”冬雪回头看了眼海棠,认真地点了点头,模样瞧上去还透着几分天真。

  “属你嘴甜。”

  “方才青兰姐姐才说,我这嘴呀,净瞎说。”

  说话的功夫冬雪已经靠近了青兰,二人虽说隔着个窗子,却瞧着亲近,只见冬雪贴近青兰耳边小声道:“青兰姐姐,怎么今日我见小姐出门,带的......是莹冬?”

  说罢又后撤了一步,像是说错了话般捂住嘴,小心翼翼地朝青兰望去:“青兰姐姐莫要放在心上,我就是看见了随口一说,没有旁的意思的。”

  “我今日手上旧伤复发使不上力,小姐便叫我好生歇歇。”青兰冲着冬雪晃了晃手上的伤,笑道:“所以小姐才带了莹冬去。”

  “大小姐人真好。”冬雪满脸都是羡慕,而后故作轻松地说道:“我还当是小姐不喜青兰姐姐呢,不过现在想来,青兰姐姐这般勤快的人,怎么会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青兰原本笑着的嘴角僵在脸上,冬雪则是又说了两句话后借口还要去打扫院子便跑走了,留青兰一人坐在窗口,满脑子想的都是冬雪方才说的话。

  她对冬雪撒了谎。

  今日并非她旧伤复发小姐才叫她待在院子里的,而是从学堂回来,小姐便带上莹冬出去了,只说是叫自己注意些小厨房,她晚些时候回来。

  不仅如此,青兰想起前几日不小心偷听到夏洛笙同瑞嬷嬷的对话,说是叫瑞嬷嬷有空时教彩儿一些药理。

  可明明她才是夏洛笙的大丫鬟啊。

  难不成自己最近是做了什么事叫小姐厌了自己?

  还是小姐其实真真嫌弃了手上这道疤?

  嘴唇都咬得泛白,青兰盯着横过自己掌心的那道疤,心中越来越乱,连绣到一半的帕子都丢到了一旁,转身回了里屋。

  竹笙院发生的这点事夏洛笙却是不知,这会子她刚从柳姨娘的院子出来,瞧了眼跟在自己身后有一步远的莹冬,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前几日青兰的话着实叫她心中静不下来,她重生以来自己已经变了太多,她也自是知道这些需要付出什么,可现在的青兰还没有经历过那些,她也不忍心叫人再去变了模样。

  若是能护好青兰,也是好的。

  何况眼下她手里着实没有什么能用的人,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挑选几个合适的。

  夏洛笙是这般想的,回到竹笙院瞧见正站在院门口等自己的青兰时心头一动,走上去握着人的手道:“入夜风大,怎么站在这里等?”

  “奴婢也是担心小姐。”青兰脸上还是一如既往挂着笑,没去看莹冬一眼,扶着夏洛笙往屋里走,说话间似是抱怨道:“小姐不带奴婢,奴婢都要担心坏了。”

  “你这丫头。”

  点了点青兰的额头,却是没再往下说话,青兰瞧着夏洛笙随着烛光忽明忽暗的脸,心里更是沉重了几分。

  却是在夏洛笙问起小厨房的事情时忙又换了表情:“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端晚膳。”

  这头的竹笙院已经灯火通明,那边的落霜院却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主屋的烛光亮着,院子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绿珠,这边,再往这里扑些粉试试。”

  绿珠手里捧着妆粉盒子,小心翼翼地往夏洛霜脸上扑了几下,可还没等她扑好,手里的盒子便被一旁的夏洛霜夺取了。

  “你这丫头怎么笨手笨脚的。”夏洛霜面露嫌弃:“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说罢自己又是狠狠给脸上扑了层粉,一不留神呛得人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绿珠,咳咳,看看这次怎么样了。”被粉扑的几乎看不出脸上的颜色,绿珠瞧着面色宛如女鬼的夏洛霜,却是也不敢说不好,只能斟酌着开口。

  “小姐,奴婢觉得,这样......这样好似能看出来的。”

  “那该怎么办!”将妆粉盒子往桌子上一扔,夏洛霜嘟囔道:“这要我怎么去找爹爹啊。”

  这段日子没少被教规矩的嬷嬷打,她浑身都是疼的,再这么下去她可是受不住了,爹爹也不来看她,学业也都是只问的夏洛笙,甚至连自己娘的院子都极少来。

  再这样下去,爹爹怕是要被夏洛笙那个贱人给夺走了。

  明明她才应该是丞相府的嫡女,夏洛笙那个娘都没了的野丫头算什么!

  思来想去不是办法,正巧娘也送了信给她,还带着一沓抄好的佛经,说是要她把爹爹带到如意院来。

  虽说是不知道柳姨娘的打算,但夏洛霜对于柳姨娘信上写的“定能让你当上丞相府嫡女”很是激动。

  柳姨娘让她带着抄好的佛经去找爹爹认错,可她想着既是认错便要叫爹爹多心疼心疼她才行,便是自作主张地要往脸上再扑些粉,结果却是整个人瞧上去像是女鬼一般。

  “小姐,小姐的脸本就白皙,不用这些粉,咱们明日用这眉黛在眼下画几笔就好。”

  绿珠唯恐夏洛霜的自作主张会坏了事,到时秋姨娘怕是又要罚自己了,于是硬着头皮又给人出了个主意。

  许是是那句“本就白皙”哄得夏洛霜高兴了一把,竟是直接同意了绿珠的话,叫绿珠暗自松了口气,忙拿起眉黛给人脸上比划了两下,一阵忙活之后总算是叫夏洛霜满意了些。

  一夜过后,天刚亮夏洛笙便迫不及待的叫绿珠给自己画上,拿着那沓佛经,急匆匆的赶往了夏恒彦的院子,看见人拿帕子捂着脸就哭喊着跑了过去。

  “爹爹,爹爹霜儿知错了,您快去瞧瞧娘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