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六十四章 茅草屋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竹笙院发生的事夏洛笙是不知情的,因着柳姨娘正虚弱着,是以她出门的事只是告诉了夏恒彦一声,说是自己大病初愈,许久没上街转转了,想着去散散心。

  夏恒彦这段日子自是都顺着夏洛笙来,只是嘱咐了几句当心些便放人出去了。

  夏洛笙不觉得有什么,莹冬却是先嘀咕了起来:“老爷当真是有些偏心了,我听绿竹说,往常二小姐出去时,老爷便会给人添些银两,再好好嘱咐一二,瞧着关切极了,怎得到了大小姐这里就瞧着有些敷衍。”

  莹冬跟着夏洛笙有些日子了,也算是瞧明白了这屋里人各自的嘴脸,说话中不免有替夏洛笙抱不平的意思,却只瞧夏洛笙面上不显分毫,似是不在意似的。

  又暗暗道这位大小姐真真是个沉得住气的。

  可莹冬哪里知道,夏洛笙并非是沉得住气,只是当真不在意罢了,在她看来,若是夏恒彦真把这些个虚情假意表现的彻底,才是叫她心生恶心了,如今就这样面上过的去就行了,她看透了这丞相府的人心,自是没了期待。

  是以只是淡淡地提醒了莹冬一句:“慎言,当心隔墙有耳。”

  莹冬忙捂着嘴,左瞧瞧右瞧瞧的,见四下无人才放下手松了口气,这模样落在夏洛笙眼里,倒是生动极了,不禁笑了出来。

  “好了。”拍了拍莹冬的手,夏洛笙顺着小路往外走去:“咱们快些走,不若要来不及了。”

  来不及?

  什么来不及?

  只是莹冬来不及想明白夏洛笙说得是什么意思,因为出了府后夏洛笙的脚程便快了起来,莹冬几乎是小跑着才跟上了夏洛笙的步伐,只瞧着这位大小姐只挑着小路走,歪歪扭扭七拐八拐的都不知到了那里,直到走到了一间茅草屋才停了下来。

  夏洛笙因着同晋铭练武已有一阵子,这么一段路下来也只是气息稍有不稳,长出了几口气之后,除了面色稍显红润,竟是一点都看不出异样来,只是苦了身后的莹冬,此刻气喘吁吁的,累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且在这里好生歇着,我进去一会儿就出来。”瞧着这小丫头累极的模样,夏洛笙面上稍有不忍,她一时间着急了,竟是忘了这还是个小丫头。

  “小......小姐。”莹冬大口喘着气,背上已生出一丝薄汗,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结果伸手没抓住人,就瞧着夏洛笙对着门外看门的孩童不知说了句什么,那孩童便放夏洛笙进去了。

  心里记着夏洛笙的话,又实在担心人这样贸然进去会出事,莹冬在门口站着想朝屋里看去,却发现这茅草屋虽是瞧着破旧,实则极为密实,连个门缝都没有留。

  踮着脚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那看门的孩童虽说是瞧着年幼,实则一双眼睛透着机敏,紧紧盯着莹冬似乎怕人会闯进去。

  莹冬心中着急也没了办法,只能是站在原地不敢动分毫,死死地守着这间茅草屋,又时不时地往里张望一眼,想知道这间屋子到底有何玄机,怎得自家小姐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而且那般驾轻就熟地找了过来。

  就像是......就像是来过一般。

  只是莹冬不知,这茅草屋,夏洛笙确实来过。

  夏洛笙进了屋子,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浓重的药味儿,有些苦又有些呛人,可若是真细细闻一闻,便能嗅出其中还有一丝甘甜。

  同外面所看到的破旧不同,屋子内却是大有文章,一排排的架子整齐排列着,每排架子有一人多高,分为四层,每层又分成三个小格子,上头挂着的小牌子却是没写着名字,只是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

  屋内又是阴暗极了,寻常人若是进了这里,怕像是进了迷宫一般,一时间不知该往哪里走,稍不留神可能还会撞到架子弄得一鼻子灰。

  可夏洛笙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最后一排架子处,顺着走了过去,不多会儿又来到了一扇门前,只见她摸索着抽开架子上的一个小盒子,门就缓缓打开,接着映入眼帘便是一座院子,里头似是空无一人,却有笃笃声,像是从院子的西北角传来的。

  不等夏洛笙开口,就听到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像是用生锈的锯锯木头一般:“何人?”

  清了清嗓子,夏洛笙恭敬道:“丞相府夏洛笙。”

  “呵。”那声音听着不屑,丝毫没把夏洛笙放在眼里:“小丫头,我这里的药不卖。”

  夏洛笙像是早有准备,正色道:“我有个消息,来同神医百草做个交易。”

  半晌没有回应,随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嗓音嘶哑的不像话:“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消息,虽说不知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但这儿不是玩闹的地方,快些回去吧。”

  这人似乎铁了心的不出面,说话间又透着张狂和无理,夏洛笙面上却丝毫不见不耐烦,只是继续对着空无一人的院子说道:“我知道神医百草在找什么,而我知道这人在哪。”

  劈里啪啦似乎是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而后是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敲那院子中一处不起眼的小屋里,跌跌撞撞地跑出一个人来。

  跑到夏洛笙面前便握住了人的胳膊,激动地晃动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夏洛笙被人晃得都有些站不稳,勉强稳住身子才回了人:“千真万确,不然也不会来同神医做这个交易。”

  说到这里那人的态度倒是比方才好了些,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夏洛笙几眼,见人虽身着简单却又气度不凡,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也是坦荡,犹豫了几下之后还是把人请进了屋子里:“姑娘请。”

  “叨扰神医了。”

  小屋里的摆放也极其简单,一桌一椅还有一臼杵,同样满屋子弥漫的都是草药味儿,周围放着的不知道是什么草药,零零散散的堆在墙角,夏洛笙只瞧了一眼,便被人拉住,又递上来一杯泛着褐色的茶来。

  “老朽这院子大多是毒物,还请姑娘先喝了这杯解毒的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