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七十章 反常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07 17:01: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似乎就是在等着夏洛笙这句,只听话音未落,夏洛霜的话就接了上来,仰着头语气里满是轻快和得意。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母......姨娘最近气色好了许多,也不再孕吐,还能起身走上两步。”看了一眼夏洛笙的脸色,夏洛霜还是硬生生地把那句“母亲”给咽了回去。

  “这倒是好事。”夏洛笙也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来,接话道:“最近我得了空再去看看姨娘。”

  “没事的大姐姐,最近爹爹每日都去玲珑院,瞧着姨娘的肚子越来越大,爹爹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夏洛霜一脸天真,整个人越说越眉飞色舞起来:“今天不光赏了伺候我娘的丫鬟,整个府上的下人都得了赏呢。”

  “我头上这支簪子就是爹爹给的,姐姐你瞧,好看吗?”

  瞧着夏洛霜这副满是炫耀的模样,一时说得激动竟是连称呼又给忘了,夏洛笙也只当是没听见,脸上挂着笑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好看,颜色也是极为衬霜儿的。”

  还以为夏洛霜是来做什么的,不过是得了赏到这里炫耀来了,夏洛笙心里一阵冷笑。

  她这个妹妹还真是没变,若只是一般得了赏怕是也不会这么殷勤的过来,看来是柳姨娘被扶正的事也被提上日程,便憋不住的来耀武扬威了。

  也好,先叫她这般高兴一阵子,这样等到希望落空的时候,才摔得更疼更狠。

  见夏洛笙只是简单说了个好看,夏洛霜像是还不满足似的,拔下那根簪子就往夏洛笙面前递:“姐姐瞧这上头可是枚琥珀,听说是爹爹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上辈子夏洛霜也没少在自己面前炫耀这些,那会儿子夏洛笙远没有现在能藏得住情绪,经常便是夏洛霜刚在自己这里炫耀完,自己就跑去夏恒彦那里哭诉,说是自己爹爹偏心。

  这时柳姨娘就会上前来好言好语地劝慰自己,再大方的给自己一些首饰,好叫人瞧着她对自己多好。

  长此以往,柳姨娘倒是得了个贤名,倒是自己因为嫉妒庶妹惹得夏恒彦不喜,外头也传出自己骄横的名声。

  这辈子既是已经知道夏恒彦是个偏心的,夏洛笙早就对这个爹寒透了心,是以再瞧着夏洛霜这般演戏,心中也丝毫没有波澜,只是觉得自己上辈子真是傻,夏洛霜眼里的算计藏都藏不住,自己真是被猪油蒙住了眼才没看出来。

  “确实精致。”只瞧了那簪子一眼夏洛笙便还给了夏洛霜,不紧不慢地又给夏洛霜倒了杯茶,说道:“府上有喜事爹爹果真是高兴,要是我院子挨得离玲珑院近些,怕是也能沾沾喜气的。”

  夏洛霜像是没听出夏洛笙话里的意思,依旧像只骄傲的孔雀一般,仰着头道:“大姐姐若是喜欢,我送一支给大姐姐就是了。”

  末了拔下头上的一支翠玉簪塞到夏洛笙手里,模样透着亲昵:“这支也是爹爹给的呢,姐姐可是喜欢?”

  夏洛笙看自己这个妹妹只顾着炫耀的模样,也没了跟人再演下去的心思,收下那支簪子回道:“确实是好看的,只是眼下我该去习字了,明日还要交给周先生,不能再陪妹妹了。”

  夏洛霜原本被自己娘亲叫来跟夏洛笙说这些话根本是不情愿的,眼下娘亲交代自己的话也都说完了,她巴不得赶紧回去,丝毫没注意到此时气愤有些不对,忙起身道:“如此这般,霜儿也是该回去习字了。”

  说罢微微屈身行礼便出去了。

  待夏洛霜的身影消失,夏洛笙一直勾起的嘴角登时垂了下去,面上如同浸了霜一般冷了下来,唤来莹冬嘱咐道:“去检查一下院子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再怎么说夏洛霜如此反常都有些奇怪,夏洛笙倒是不怕夏洛霜这个蠢的做出什么事,只是夏洛霜的背后还有柳姨娘,那可是条阴毒的美人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咬自己一口。

  她不得不防着。

  叫莹冬和手下的小丫鬟在屋里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听到莹冬说并无异样夏洛笙才算是稍微安下心来,却是攥紧了手里那支碧玉簪。

  她这个妹妹真真是个蠢的,怕是柳姨娘知道了这件事,少不了对她一顿责备。

  夏洛笙想得没错,夏洛霜回到玲珑院,刚同柳姨娘得意洋洋地说完自己完成了嘱咐,下一秒就被柳姨娘一巴掌甩在了脸上。

  完全没反应过来,夏洛霜捂着半张脸,满眼噙着泪花,颤着声音问道:“娘,为何打我?”

  “我这是叫你长记性,莫不是一时得意竟是什么话都往外说了。”柳姨娘有些恨铁不成钢,瞧着自己女儿那张肖像自己的脸气都不打一出来。

  除了美貌,这女儿的心思计谋没有一点像自己的。

  可到底是自己女儿,看着夏洛霜顷刻间红了的半边脸柳姨娘还是有些心疼,语气又放缓了些:“霜儿,你怎么这般糊涂。”

  “你只听夏洛笙的话像是打趣,可府上有喜事老爷连下人都赏了,就他那个正经嫡出的女儿什么都没有,传出去老爷不知要被怎么编排了。”

  夏洛霜听着自己娘亲的话,眼泪含在眼里也不敢叫其落下。

  “老爷那人最注重面子,若让他知道是因为你去夏洛笙那里炫耀才生的事,那你这几日在夏恒彦面前的卖乖讨好全都白费了,我尚且可以靠着这个肚子不受责罚,那你呢,我的乖孩子?”

  听完自己娘亲的话夏洛霜才知道自己是叫夏洛笙给哄骗了,一时间忘了脸上的疼,倒是生出无限的恨意来:“娘,夏洛笙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想看我出丑的!”

  “我的女儿,你且不要小看了那丫头。”柳姨娘说起夏洛笙来也是咬牙切齿:“这几日你都听娘的,切莫再乱说话了,知道了吗?”

  “我知道。”

  两人又在屋里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等到天色将晚夏洛霜才从柳姨娘的屋里出来,面上的红肿已经消去了不少,低着头叫人瞧不清她的神情。

  于是第二日,夏洛笙下了学堂就被夏洛霜缠住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