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第一百零二章 放火之人

小说:重生之相门嫡女恃宠而骄 作者:苦糖堆儿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6: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竹喧?

  自己上辈子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夏洛笙仔细在脑子里思索了一番,发现自己确实是没听说过这个人。

  这人又说自己是江湖中人,还是万镯楼的老板......

  上辈子万镯楼早早的关门消失在京城了,如今可还在最繁华的地段开的好好的,甚至生意比上辈子更盛,难道是因为她救了这位老板?

  想到这里夏洛笙先是自嘲的摇了摇头,她可不觉得自己还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何况这人太过神秘,身上像是拢着一层雾气一般叫人捉摸不透,她不想再给自己找什么麻烦了,于是又给人赔了句不是:“沈公子无须多礼,是小女多有冒犯了。”

  “还望沈公子眼下给小女指条回院子的路,出来许久唯恐有人用此做文章。”

  原本还想着叫这人带自己去看看放火的人究竟是谁,可话还没说出口夏洛笙却是有些犹豫了,这人一开口便是叫自己夏小姐,应当是已经调查过了自己,可自己却是只知道这人的一个名字,自然是没办法全身心的去信任这人。

  就算是因为自己救了他一命,可这人刚才也在火场里救了她一命,也算是抵了。

  不料这人却开口提醒了她:“方才说要带夏小姐去看看放火的人,怎么,不去了?”

  “天干物燥难免起火,我又不曾得罪于谁,许是有人认错了房门,或许是场误会。”

  不动声色地推了回去,虽说夏洛笙还是有些不甘心,可她只怕自己再不回去,夏洛霜那人发现了自己不在屋里又编造出什么话来。

  更何况......自己方才冤枉了人,实在是不好再开口求人。

  沈竹喧像是轻笑了一下,瞧着面前这个死咬着嘴唇的女孩只觉得有趣,分明想知道的不行,却是不肯跟自己开这个口,整个人瞧着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猫。

  “不过在下倒是有些好奇,夏小姐怎么会惹上那么个人物?”

  人物?夏洛笙不解地朝沈竹喧看去,正好对上了人朝自己扫来的目光,又听人像是低语的一句:“还真是个尊贵的人物。”

  尊贵的人物?慕子轩?

  几乎第一时间夏洛笙便想到慕子轩身上去了,这寺里有谁能尊贵过那位皇子去,就算是不受宠,可好歹也是天家的人。

  但是慕子轩此次前来根本就不是皇子的装扮,再加上直到他也鲜少也旁人面前露面,按理说知道他是皇子的人应当没有几个,若不是自己有上辈子的记忆,怕是也根本想不到一个皇子会突然来风华寺。

  可这人一开口,便是知道了慕子轩的身份......

  瞧着自己说完这些话眼前的小丫头却丝毫没有放松下来的意思,反倒是浑身更戒备了一些,沈竹喧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都说是十几岁的小丫头最好哄,可他说了这么多话,怎么反倒叫人更怕自己了。

  不过眼前这个小丫头,倒也不像是十几岁的样子,寻常人家的大小姐,哪有从火场里出来丝毫不带惊慌的,哪怕方才在树上的时候也没有哭哭啼啼的,反倒是差点将自己给吓到。

  这夏家的大小姐还真是奇怪。

  想是这么想的,心里话却是不能说出来,沈竹喧本来只存了救完人就走的心思,如今倒是有点想再瞧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最后沈竹喧看夏洛笙还是不说话,只能是叹了口气:“夏小姐,我原本是不用出手的,可就在夏小姐准备砸开的窗户旁,我看到了几个人守在那里。”

  “若是方才夏小姐砸开窗户冲了出去,被那些人随便捉到了什么地方......”

  说到这里沈竹喧将声音放低了些:“再加上有人喊了几声有贼人,夏小姐再被找回来的时候会出什么事,自然不用我说了吧?”

  会出什么事?自然是被贼人掳去失了清白一事。

  夏洛笙面色一沉。

  小姑娘一张脸垮了下来,多了几分不符合年纪的深沉,沈竹喧这才意识到,对于一个不过十三岁的小姑娘,说得这么直白怕是有些不妥,于是赶忙又劝了几句:“不过也未必是在等你,许是想找个藏身之处罢了。”

  “带我去看一眼那位尊贵的人物。”

  毫不犹豫的开口,将最后那几个字咬得死死的,夏洛笙盯着沈竹喧的眼睛道:“我要看一眼他。”

  若真的是慕子轩做的,那他怕是打的和上辈子一样的主意,不,是比上辈子还要可怕,放火掩人耳目,又派人守着自己,那些人应当不是来抓走自己的,而是要陪着慕子轩演一出戏。

  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上辈子自导自演了一场马下救人叫自己死心塌地,这辈子自己避开了那条路又换了这方法吗?

  夏洛笙不禁冷笑一声,慕子轩倒真是没什么长进。

  沈竹喧当然是答应了,而且还有着迫不及待想看好戏的姿态,将夏洛笙带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

  于是夏洛笙刚站稳便听到了慕子轩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怎么叫她跑了!”

  这个她,自然就是自己了。

  夏洛笙握紧了拳头,一双美目恨不得喷出火来,事情真的是慕子轩做的,若是可以,她真想现在就把慕子轩扒了皮。

  为什么就是要盯上自己,祸害了自己上辈子不够,难道还要自己这辈子也为他赔上性命吗!

  真是痴心妄想!

  比起来眼前人至少眼下对自己没什么坏心思,夏洛笙看沈竹喧也看顺眼了起来,等到沈竹喧再次把她带到离风华寺不远的一处时,连对方刚才抱着她飞来飞去的都不计较了。

  “这次多谢沈公子了。”夏洛笙这句道谢可是要诚恳多了。

  确实,若不是沈竹喧出手,自己恐怕又要落入慕子轩的圈套了。

  沈竹喧摆摆手,倒是不在意似的,而是又漫不经心地开口:“不过夏小姐不见了这么久,可想好了回去如何说明?”

  这倒是叫夏洛笙一愣,可没等她反应过来又听沈竹喧道:“不妨我再送夏小姐一个人情如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