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33章 那个炫酷的导师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两周后。

  已经完全入冬了。

  东京难得下了一场大雪,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然后被蜂拥的人群践踏,最后变得泥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一切都好像没什么变化。

  除了犯罪界最近莫名其妙的收敛,让警察们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们也因此能过一个轻松的圣诞假期了。

  工藤优作在门口等着,因为空调的关系把西装外套脱下挂在了臂弯,脑子里在想着之后的见面该说些什么。

  吱呀一声,铁门被打开。

  一个狱警走了出来,到他身后站定,然后说,“先生请进来吧!”

  态度很恭敬,十分礼貌。

  但是这却让工藤优作叹了口气,因为这并不是对他的。让这个人如此恭敬的原因,是他要去探监的那个人。

  “谢谢,我知道了。”

  工藤优作推门进去,然后找到位置坐下,等待玻璃对面有人出现。

  他很有耐心,狱警也不敢催促。

  一个小时过后。

  导师终于来到这个房间,他穿着囚服,黑白相间的服饰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显得这个男人很脆弱,但任谁也知道这只是错觉。

  最起码在一个星期内被驯服的其他犯人可以作证。

  不,也许被驯服的不只是犯人,是这个监狱才对。

  “啊——优作,是你啊。”他困倦的打个哈欠,拿起挂在玻璃墙壁上的听筒,“刚刚在睡觉,所以没有收到消息,你找我有事吗?”

  随着见到工藤优作,导师的表情逐渐丰富起来,那双红色的眼睛也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你……”与之相反,优作感觉喉咙变得艰涩,“我知道你随时都可以出来。”

  “嗯。”导师明显的不习惯这身衣服,他做出了一个撩大衣的动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穿后,就随意的坐下了。

  “是这样没错,但你知道,我会遵守我们小小的游戏规则的,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你不用担心。”

  “我相信……这一点。”

  “那你来做什么?我可是输的很高兴哦。”导师突然凑近玻璃,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几缕黑发随之垂在眼睛附近,“虽然输了,但是很高兴。”

  他一字一字的慢慢说。

  你愿意和我玩了,我很高兴。

  其实在这么说着。

  工藤优作不知道为什么移开了视线,不敢再直视男人的脸。

  这让他转而看到了导师宽大袖口下的手腕。

  苍白的皮肤上,纵横遍布着伤疤,还能看出有几条是新的伤口。

  “……你很无聊?”

  导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明白了工藤优作在说什么。

  “还好吧?毕竟在这里也不缺什么。”

  “在这里不缺什么?你把监狱生活过成这样啊。”听到这句话,工藤优作不免失笑,然后又接着问,“木仓伤好了吗?”

  “马马虎虎吧,也能活动一下了。”

  关心过后,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好像之前想的话都被谁撕碎冲进了下水道一样。

  “那个女孩……”

  “爱丽丝吗,你们不是把她带走了吗。”提到这里,导师突然觉得他们之间隔的那层玻璃很碍眼,于是直接掏出钥匙打开了铁门。

  狱警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导师蹦了一下,跳出□□区。

  “哒哒———看!我出来了。”

  他笑着的凑过去,和优作坐在一起。

  “我收到的消息是爱丽丝被你带走了,你要做什么?”

  “我没有做什么,那个女孩自己走掉了。”优作说,“但是我知道她干了什么,我会找到证据的,即使是未成年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才行……由法律来……”

  “自己走了?”导师看起来不在意这个问题。

  工藤优作点头,虽然清楚他一定知道这个消息,但还是决定亲口说一遍,“山下一诚已经去自首了,过不了多久法庭就会开审,但是佐藤优子似乎不打算追究他的责任。”

  “啊———山下一诚。我被简单的方法阴到了。毕竟你知道我不会信任他,如果他一有动作,我一定会开木仓。我赌不起可能性,他拿的到底是录影机还是木仓,我即使知道了,也必须这么做。”

  “即使山下一诚已经是一个罪犯,还是人尽皆知的通缉犯,但是我毕竟攻击了他,关押一下还是正常的。”

  “按照当年的游戏来看,哪怕这么一点把柄也算呢。”

  “是个简单又狡猾的方法呢。”导师示意站在墙角面壁的狱警出去,然后又扭过头来,“那么你的要求是什么呢?”

  工藤优作想说以后让他不要再从事这个职业,但想想也知道不可能,于是还是决定换一个。

  “你不要……”

  “不要再缠着你吗?那可不行。我无聊起来可是更容易去找事情做哦。”

  “不准……”

  “不准对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他们出手吗,我可以答应,黑衣组织那边也能保证哦。”

  工藤优作无奈的看着他。

  “怎么样?我懂你吧。”导师回望过去,“我清楚的知道你在想什么哦。”

  他深红色的眼睛里除了老对手的身影再无其它。

  “我说啊,优作,你知道我不会对小孩子出手,对吧?”

  “即使是因为药物变成的小孩子。”

  “所以你根本没有赶过来的必要啊——和赤井秀一合作也好,劝戒山下一诚也好,是不是感觉很有趣呢?不,不是这个词,你的话,应该是感到成就感吧?”

  “得知到工藤新一接触了我的消息以后,你那么紧张,不是在害怕啊,你是在兴奋,优作,你在喜悦。”

  “你知道你终于能和我面对面的竞争了。你发现我了。”

  导师的话像一条毒蛇一样危险,一开始只是盘旋几圈,到后来越收越紧,直到使人窒息的地步。

  他吐出最后一句话,就像蛇类在进食之前用蛇信子触碰猎物的脸颊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优作,这两个星期,没有我,东京这个城市无聊吗?”

  工藤优作猛地起身,掀翻了椅子,快步走了出去。

  导师也因他突然的动作跌倒在地,但是他却大笑起来,狼狈逃出的工藤优作哪怕站在了监狱门口,也仿佛可以听到这声音。

  ———

  狱警在工藤优作走后又重新进来。

  铁门重新合上的声音让时律停下笑声,同时看了他一眼。

  “嘛,把我带回去吧。”

  “是……”狱警颤抖着手把打开第二道门。

  就在迈出那一步后,时律听到了久违的声音。

  脱离时间已确定,倒计时:7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