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34章 那个炫酷的导师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工藤优作坐在桌前记着日记。

  钢笔与纸面摩擦的沙沙声在室内清晰的响起,在深夜里有些动听,也很安静。

  内容如下:

  一个月前,我在监狱里见到了爱德华,他说了一些话,让我在之后的日子里一直很动摇。

  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为这样的关系感到了喜悦,作为一个小说家,我为这样戏剧化的情节而着迷,同时也期待着每一次交锋。

  看到受害者的时候我感到了愤怒与同情,追查时却不可避免的兴奋起来。

  如果他辅导了受害者去报仇,惩处一些罪大恶极的人,我也会隐隐感觉这是正义的行为。

  也许我们早就相辅相成,比谁都了解彼此,我甚至自然而然的关心他的伤势,当他坐在我身边时,我也并不拘谨,相处的很自然。

  因为我认可他。

  但是如同福尔摩斯想的那样。

  如果能保证毁灭他,那么,即使和他同归于尽,我也心甘情愿。

  就是这样的矛盾而和谐,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宿敌。

  我赢了这场游戏,哪怕他开枪打中的是通缉犯,根据录像的内容,遵守规则不动用关系的他,也要被关押一些日子。

  可是在我离开的第三天,他就失踪了。

  他不可能骗我,他不会置我们的约定于不顾,我调查了许久也没有结果,爱德华仿佛凭空消失一般。

  你去哪了?

  优作写下最后的问号,然后合上了日记本。

  我不会放弃查证这件事。

  我要找到你。

  他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回想起那第一次的相识。

  ———

  那是在多年前的美国。

  工藤优作走在路上,他刚买了一束鲜花想要送给有希子。

  半路却接到一个电话。

  政府高层的一个议员被杀了,有人提议请他去看一看。

  那边催的很急,他只好同意,然后把手里的花也带去了,这种东西显然不适合案发现场,于是那束玫瑰被藏在了议员家门口的绿化带里。

  案子确实很有难度,比之前那些破解掉的不知道难了多少,不,应该是用精妙来形容,就好像一件艺术品,环环相扣。

  不过花了一段时间,工藤优作还是推理出来了。

  “你说凶手是北村泉?”

  “是。”

  “可他是fbi的高级探员啊?前段时间也是由他贴身保护议员的。”

  工藤优作接过北村泉的资料,那确实是一份非常漂亮的履历,情报能力和反情报能力,格斗能力都非常出色。

  “这是优秀的人才,而且没有理由叛变。”

  “肯定是他,如果现在去搜查还来得及,丢失的那份文件一定被藏在他家里了。”

  一群人半信半疑的撞开北村泉的房门,却发现这个名声不小的探员已经倒在地上死掉了。

  还是自杀身亡。

  虽然证据找到了,也证明优作并没有错,可他却感到了浓厚的疑惑。

  为什么北村泉要自杀?

  他真的有能力策划这样的谋杀吗?

  背后是不是还有人?

  工藤优作茫然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把围巾向上缠了一下,心情沮丧,这是他侦探生涯中的第一次挫败,比没有解开案子还要难过。

  因为大家根本也不在乎事情是否还有真相,只要找到凶手能够交差就满足了,甚至他是被强行推出门去的。

  突然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抹烈焰一般的红色。

  “这是你落下的玫瑰吗?”

  一个人正举着花问他。

  “啊?”工藤优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间才发现原来自己忘记了带花。

  “非常感谢!”

  这是刚刚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吗,好贴心啊。

  穿着警服的男人因帽子投下一片阴影而让优作看不清他的脸。

  只有一些零碎的黑发在帽檐附近探出。

  他说———“不用谢,想玩个游戏吗?”

  ———

  “优作,还不睡吗?”工藤有希子的声音从门外穿来,一下子惊醒了陷在回忆里的优作。

  他慌里慌张的把日记本藏在了抽屉里。

  “我马上就来。”

  台灯被关掉了。

  桌面上的阴影随之消失。

  ———

  “大哥,那位先生不是说不让我们出去吗。”伏特加开着车,但是心惊胆战的,有些不明白琴酒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外出。

  “我听说最近里世界一个大人物好像被抓进去了,虽然暂时没什么风声,但是各大势力都在疯狂回收势力,我们……”

  “好了,闭嘴,你听命令就行了。”

  伏特加被自己大哥阴狠的目光吓得一激灵,不敢再说话。

  琴酒转而去看不远处已经露出尖顶的别墅,不出意外,在那里应该能找到人。

  “滴———”

  门铃被按响。

  爱丽丝给他开了门。

  “你怎么知道这里?”

  “先生带我来过。”琴酒低头看一眼女孩,“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啧,你先进来吧。”没有了要表现的对象,爱丽丝也不再装可爱,面无表情的给他让开一条路。

  “第三天。”琴酒快步走进会客室,“第三天的时候先生就不见了。”

  衣架上挂着时律最后穿的那件染血的大衣。

  “我没有收到消息,你有吗?”爱丽丝接住他的话问。

  “……没有。”

  气氛一时沉寂下来,如果先生连他们两个都没有说,那还会告诉谁?

  “不是工藤优作干的。”爱丽丝说,“我这里收到他也在找先生的消息。”

  “你收到?”

  “先生把所有都留给我了。”女孩的裙子早就换成了黑色,没有喜欢的人在,一举一动也不再跳脱,她坐在那里好像是一个精致的人偶。

  “以我的能力自然不足以驾驭,即使有核心人员的帮助,大部分势力还是脱离了掌控。”

  银发的杀手看了她一眼,把嘴里一直叼着的香烟取下来,“你是下一任导师?”

  “绪方彻呢?”

  “他只适合做个下属,虽然我现在不如他,但是他知道我的潜力。”

  “你们为了尽量保留实力达成了共识。”

  “对。”

  “但是工藤优作知道你的事情,你和先生不同,先生在这次之前没有留下任何案底,可是你,你早已经被他探查得一清二楚。”

  “你凭什么?”

  琴酒缓慢的吐出这句话。

  “我什么也做不了。”爱丽丝突然笑起来,“但是自从先生收养我之后,每一次策划我都在场,每一份文件我都看过,每一个联系方式我都知道。”

  “他们不会鱼死网破。”

  “事实上,这几个月,我已经在fbi和公安的追查下逃了无数次了。”

  “如果在加上工藤优作,我早就被抓到了。”

  “他没有,他没有。”

  爱丽丝的表情扭曲起来,“他没有这么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琴酒沉默了很久,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他要借你找到先生。”

  “啊,就是这样,你看,我们都知道。”爱丽丝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嫉妒和痛苦,“我就是凭这个,还不够吗?”

  “够了。”琴酒向后靠在沙发上,一向清醒的思维在此刻却不愿意运转。

  “还有。”爱丽丝递过去一封信,“我在先生的书房发现的。”

  “他留给你的。”

  “谢谢。”琴酒接过,直接装进了口袋,本能的不想在这里打开。

  爱丽丝虽然想看,但也不会去私自拆先生的信封,见琴酒没有分享的意思,就失去了兴趣,开始催他走了。

  “我很忙,还要处理北村泉的事情,就不送了。”

  ———

  以下是琴酒打开的信。

  致我还没有出现的梦中情人小小gin:

  当你看到这封信封时候,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黑衣组织大概要凉了。

  基德找的那颗潘多拉宝石其实在我这里,我用他和那个头脑有问题的“那位先生”换了你。

  他亏大了。

  所以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下属了。

  开心吗。

  开心的话不如变小给我看……

  啊,话题歪了,总之,如果我在这次的游戏中输了的话,你就暂时跟着爱丽丝,帮帮她吧。

  即使是我,攒下家底也不容易,最起码给我留下一套房子吧?

  拜托了。

  你的挚友,爱德华赫兰德

  ———

  琴酒停下了步伐,转身又往别墅走去。

  “不要随便给别人添麻烦啊……爱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