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48章 那个看似憨批的忍者14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斑站在原地没有动,静静的等着。

  夕阳的最后一丝光线也沉了下去,黑暗在刹那降临,朝他奔袭而来的时律成了一方剪影。

  他本来只是打算近距离的去看一眼,想要确认具体的情况,虽然能够隔着很远一眼看出到底是谁,但是准确的年纪却并不是能轻易知道的东西。

  以斑对于柱间的了解,单凭隐隐透露出的查克拉量就能明白了——啊,是刚刚建立村子的那个时候啊。

  那个时候,他们还是最亲密的朋友。

  他还对这个在平静的绝望下沉的世界抱有期望。

  所以他没有忍住,走了过去,却听到了那些话。

  看来柱间已经了解木叶发生的事情了。

  蠢货,说什么自己去死。

  我输了就是输了。

  抱着自己也说不清的复杂心态,斑没有躲,竟然只是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看着向他奔来的那个男人。

  —————————————————————

  时律抓住了斑的胳膊。

  因快速奔袭所产生的强风吹落了他的兜帽。

  扉间红色的瞳孔缩了一下,脚下的土地被他无意识的踩碎开来,刚刚还劝说着时律的他,这下也无法控制自己外溢的查克拉。

  那张熟悉的脸,身体上的裂痕,年轻的容貌,还有不似活人的气息。

  “……秽土转生?”

  “没错,就是你发明的那个忍术,二代目火影大人。”斑没有理时律,反而用相当嘲讽的语气先回应了扉间的疑问,“很好用。”

  “宇智波斑……你想做什么?”

  斑干脆扯下了伪装用的衣物,露出那套宇智波族服和红色的叠层挂甲,之后须佐能乎的完全体突兀的出现,一拳打向了扉间。

  “木遁——木人之术!!!”

  轰隆隆的声响过后,巨大的木人也随之拔地而起,一只手向后稳稳的接住了须佐的拳头。

  “斑……”时律迅速调整好心态,一秒入戏。

  “来打一场吧!柱间!”斑大笑出声,在万花筒写轮眼的大量瞳力灌注下,须佐的武器已经浮现了出来。

  “我知道了。”时律沉默一会,应了下来,离开护在身后的扉间和香燐,“去外面打。”

  “可以。”

  “扉间大人?”香燐害怕的躲在扉间的身后,拉住了他的衣角,在那种等级的查克拉冲击下,她还没有晕过去,已经是天赋异禀了。

  “香燐,去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天亮了我会回来找你的。”扉间半蹲下身,耐心的安慰快要哭出来的女孩,“你不是拿着我的苦无吗,千万不要弄丢了,只要它还在,我就能找到你。”

  “那斑大人怎么办?他在和谁打架?没有问题吗?会不会受伤?”

  “我去找他。”扉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些即使告诉了香燐也不能改变什么,兄长和斑已经离开了砂隐村的范围,以他的性格,肯定会顾及到忍术造成的伤害和破坏,战场应该是在沙漠里。

  秽土转生出来的人是不会死亡的,查克拉也是无尽的,如果打下去,谁输谁赢真的无法预料,尤其是根据三代目火影和团藏所说,斑疑似引领着一个名为晓的组织,如果这是一个陷阱,大哥真的会有危险。

  “飞雷神之术!”扉间链接到前些日子在沙丘附近的石头上留下的术式,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香燐深吸了一口气,擦掉眼角的泪水,四处查看一下,跑进一个巷子里。

  —————————————————————

  沙漠的温度在白日和昼夜差别很大,寒风裹着沙粒呼啸而过,厚重的云层遮住了月亮,只剩下星星如同燃烧着的白焰一般闪烁着,冷光静静地挥洒下来,照亮了两个对峙的身影。

  须佐和木人这两个忍术不管在外人看来有多么高大和恐怖,在他们面前也只是小招而已。

  斑并没有和时律认真打的意思。

  要实现月之眼计划,就要捕捉齐九只尾兽,长门和带土势必会在忍界掀起很大的风浪,但是有了柱间和附近那个肯定已经藏起来的那个白毛,不提别的尾兽,光是木叶那只九尾就不可能抓到。

  如果认真打起来,没有几天几夜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但是听到刚刚的那番话,柱间也许已经改变了那天真的思想,能说服他吗?

  两个人一起,我们两个人一起,区区忍界算什么,根本不需要什么谋划,只要几天就可以抓住那几团查克拉,完成月之眼计划。

  “柱间……”斑收回了准备结印的双手。

  “嗯,我在听。”时律认真的回应。

  “你,是不是后悔了?”

  “是,在村子和你之间,我根本不应该做出取舍。”时律果断的回答。

  斑震惊的睁大了双眼,这样的回答是他没有料到的。

  时律试探性的走近几步。

  “斑,你听我说,我并不是过去的那个我。”初代火影笨拙的解释着,“现在的我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未来,告诉我吧,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背叛村子?你想要什么?”

  “……”,斑狐疑的看着越走越近的人,并不是怀疑他会偷袭,只是不明白这几句话的意思,什么叫我不是我?

  “我也说不清楚,是扉间的飞雷神引起的错误。”时律终于站到了他的面前,“对我使用写轮眼吧,这样斑你就能明白一切了。”

  用飞雷神瞬移过来站在不远处观察的扉间感到不对,没有打起来?为什么大哥要离他那么近?

  宇智波一族的眼睛是不可以直视的……大哥他肯定知道这点,为什么要凑过去?等等,他想要宇智波斑读取自己的记忆?

  该死,他都在想些什么?

  扉间再次发动飞雷神想要过去。

  然而斑比他要更快,听到时律直白的邀请,他眯了眯眼,写轮眼迅速发动,万花筒的图案转动着,在时律根本不设防的情况下顺利的入侵了他的大脑。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扑面而来。

  南贺川打水漂时的对话,瓦间和板间的死亡,战场上的对立,随着年龄的成长成功学会的木遁……

  一切都与从前没有区别。

  直到斑看到了扉间斩伤泉奈的那一天。

  他看见柱间毫不犹豫的直面自己的攻击,不作防御,在自己愣住下不去手的时候,跑到泉奈那里用医疗忍术治疗了他。

  在千手家特殊的查克拉治疗术下,泉奈没有死。

  泉奈没有死?

  接着就是结盟,两个人在幼时一起聊天的山崖上高谈阔论,自己取了名字,柱间则是定下了地址,那个白毛和泉奈争吵着定下了能够被邀请的家族,木叶村就此建立。

  村子定型下来后,他和柱间一起去找到了九尾,柱间他,邀请九尾做他的伙伴?

  竟然成功了,顺理成章的,九尾成了自己的通灵兽。

  建设村子,比赛,飞雷神的失误,降临在火影办公室。

  扉间在这时到达,他用力拉了时律一把,两个人的视线交错开来,写轮眼的控制被打断,斑读取的记忆也就此结束,不过那些已经足够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扉间挡在时律身前,警惕的看着斑。

  “……”

  除了某个人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斑以外,没有人有动作,扉间和斑陷入诡异的气氛之中。

  斑终于理清了思路,“你们从另一个世界来?”

  “是的!没错!但是不管是哪个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扉间拿着苦无的手颤抖了一下。

  斑当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不屑的哼了一声。当然对于他来说,也并不在乎世界的区别,柱间就是柱间。

  他看着时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柱间,他什么都还没有经历过,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确和他亲密无间,甚至由于泉奈活了下来,和扉间的关系也并没有十分僵硬。

  村子里的宇智波一族也被大家温柔的接纳着,所有的人和事都在正轨上,那确实是一个理想中的世界,如果他当初和柱间也是这么做……也许……

  但不管那看起来有多好,都抵不过真正的和平!

  到处都有痛苦,持久而又尖锐的痛苦,战争还是会发生,悲剧还是会上演,人们的感情还是得不到救赎,只有月之眼计划才是最终的方法。

  时律绕过扉间,伸手拉住了斑。

  “告诉我吧,斑,你都看到了吧?我不想失去你,这样的未来我根本不想要,村子和挚友之间,哪里有什么选择?”

  “什么忍界之神,朋友竟然被自己亲手杀死了,弟弟战死了,家族也灭亡了,这算什么?”

  “你为什么要离开?有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两个人总是可以的!”

  斑看着时律认真的眼神,思绪不受控制的铺展开来,那个说些要和他一起建立村子保护弟弟的身影,要自杀来求得结盟的身影,说着要把火影之位让给他的身影,逐渐和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

  同时想起的还有泉奈死时自己的痛苦,不被家族支持的愤怒与不甘。

  拔掉外道魔像的管道,一个人死在漆黑潮湿的地道里,也稍微有一些寂寞。

  明明已经是个死人,凭借不光彩的手段暂时重临世间,体温,血液,呼吸通通不存在,可是听到他这么说,竟然还是感到了仿佛有心脏在胸腔里炽热的跳动着。

  算了,这个人,从始至终贯穿了自己的人生,纠缠了一辈子,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