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68章 那个幕后组织的大佬3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观前提示:

  时律:本体

  爱德华·赫兰德:导师(柯南)

  希维斯:吸血鬼(鬼灭)

  夏洛克:侦探(dc)

  千手柱间:初代火影(火影)

  贺归停:剑客(武侠)

  ——————————————————————————

  “贝壳吗,这个名字也不错呢。”希维斯笑着赞同,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或者说他从没有对时律的决定提出过什么反对的意见。

  “你刚刚说你那边怎么了?”时律把笔记本收起来,问道。

  “啊,我这边已经联系到斯卡了。”

  正午的太阳很温暖,中央市的温度比前两天升高了不少,今天甚至可以稍微称得上有些闷热,而吸血鬼并没有体温,所以希维斯还是披着长长的一直垂到脚边的黑色斗篷,看起来就像是什么古典小说里走出的伯爵。

  当然,他确实是,不过这爵位是属于吸血鬼的。

  阳光让希维斯感到有些难受,他伸手拽住时律的手腕,把他拉进了阴凉处,红色的眼睛似乎在暗色中划出一道光来。

  同样是黑发红瞳,喜欢穿着黑色的复古风衣服,但他却和导师完全不同。

  爱德华·赫兰德,只会让人想到黑暗和罪恶,好像有什么拉着你不断下沉,那是阴暗且粘腻,冰冷而又暧昧的东西。

  最糟糕的是,导师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诱惑,在教导你服从和贴近,但仍会忍不住沉沦在他蛊惑人心的一举一动中。

  不论最后剩下什么,他都会亲手折断,再送上一个愉悦满意的笑容。

  至于希维斯,他是黑暗里的生物,甚至不是人类,却温柔的过分,即使有着相当出色的外貌,带来那种诱惑也是旖旎柔和的,并不过分,更别提他绅士一样的性格了。

  总之,不会有人把他们弄混的。

  时律默默跟着希维斯在各种小路上绕来绕去,并不去走大路,中央市是军部和政府的大本营,即使是他们几个,在这里也还是小心为好。

  黑色的斗篷划出凌厉的弧度,希维斯停在了一座小屋前,随后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这里其实并不小,外面的建筑样式只是起到隐藏的目的,宽阔的地下空间才是真正用于休息和活动的场所。

  时律轻车熟路的找到沙发,打开笔记本一只手拿着,然后窝了进去,“坐火车真的好累。”

  “那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希维斯脱下斗篷,挂在了门边的衣架上,然后非常自然的坐在了时律身边,捧起了他的胳膊。

  “你还没有吃饭?”时律一边看着笔记本上咕咕鸽,啊,不,是贝壳的详细介绍,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嗯,斯卡的行踪还是挺难找的。”希维斯解开时律的袖扣,一层层的把他的衬衣袖子卷上去,慢条斯理的说,“他一直在狩猎国家炼金术士,战斗直觉很敏锐,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逃走,我找了很久。”

  “辛苦了。”

  “嗯。”希维斯应了一声,一口咬了下去,一些鲜血流了下来,缓缓滴在地板上。

  “你真的是饿了啊。”时律无奈的看他一眼。

  “唔……”希维斯发出模糊的声音,算是回应,注意力已经全在嘴里的鲜血上了。

  一时间,室内只有吞咽声和书页翻动的声音。

  过了有一会,希维斯才停了下来,仔细舔掉了时律胳膊上残留的血迹,然后又拽了一张纸弯腰去擦拭地板上不小心滴落的鲜血。

  放在正常人身上绝对会失血过多的分量,对时律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起不到丝毫的影响。

  “我的血有那么好喝吗?”时律疑惑的抬起胳膊嗅了嗅,“和别人的似乎没有区别啊。”

  “不,你的血液味道是最好的,非常有吸引力。”希维斯说,“像爱德华,他的血,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大概就是罪恶的味道。”

  “罪恶的味道?”时律觉得有些好笑,这是什么奇怪的描述。

  “嗯,夏洛克是烟斗的味道,我只尝过一次,感觉和抽烟没什么区别。”

  “然后呢,你继续说。”

  “千手柱间……蘑菇杂饭味。贺归停的话,是绿茶,如果动用了内力就是红茶。”

  “……啊,那还真是挺有趣的。”时律好奇的问,“我就没有具体味道吗?”

  “没有。”希维斯不假思索的回答,声音温和,“你是特别的,没有任何味道能形容你。”

  他专注的看过去,随着扭头的动作映入眼中的光线也随之变幻,本来暗红的瞳色显得稍浅了一些。

  “总之就是好喝对吧?”时律笑了笑,把笔记本放下,起身去给自己倒水。

  希维斯安静的坐着等待。

  可时律并没有返回来,他的声音从厨房的位置传来,似乎要顺道给自己做个饭。

  “我们今晚去找斯卡。”

  “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只有我们不行吗。”希维斯走过去,倚在门边。

  吸血鬼对人类的食物没有兴趣,但是得到时律要来的消息,他还是买了很多食材放在这里。

  “啪咔。”

  一个鸡蛋被打进了碗里。

  “没有为什么,我乐意。”时律相当任性的回答,“一个组织只有自己,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不奇怪。”希维斯面无表情的迅速回答。

  他真的挺想说,只有我们就很好。

  煎蛋时特有的滋滋声响了起来。

  “亚美斯多利斯是个典型的军事主义国家。以前的那场内战,起源于一个军人杀死了伊修巴尔的一个孩子。”

  时律把煎蛋铲起来,又开始煎培根。

  “之后亚美斯多利斯和伊修巴尔的战争中,国家炼金术师被当作武器大量投放进战场,拥有着远超常人力量的他们杀死了许多伊修巴尔人。”

  时律从柜子里取出面包放进了烤面包机里,然后接着说,“斯卡就是为数不多活下来的伊修巴尔人,他的家人都被国家炼金术师杀死,而哥哥也为了救他而死,所以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三明治做好了。

  时律端着盘子走出厨房,把它放在了桌上,向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你不觉得他很适合搞事情吗?”

  希维斯亦步亦趋的跟了过来,还是有些不情愿,明明他们只需要彼此就好,但既然本体这么说了……

  “我都可以。”

  ——————————————————————————

  手电筒的灯光扫过了街道和巷子,几个士兵的轻微的交谈声和杂沓的脚步声传来。

  斯卡停下了动作,转身跳上一处低矮的围墙,躲开他们的巡逻。

  虽然已经是臭名昭著的通缉犯,但没有人知道他的面貌,本来应该是不用躲藏的。

  可亚美斯多利斯的人种大多为金发蓝眼,而伊修巴尔人却是拥有着特有的红色眼睛,褐色皮肤和白色的头发,内战过后,这个民族苟活下来的幸存者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歧视。

  这让他无比的显眼。

  斯卡拉了拉兜帽,站进背着月光的角落,还有十分钟,和那个吸血鬼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异常。

  这种东西他也是见过的,甚至还找到过一半个。而那个组织,他也从被自己杀死的国家炼金术师嘴里听说过那么一两句。

  虽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但有一个行动敏捷,打不过也摆脱不了的吸血鬼一直在身后跟着调查,是非常烦人的事情。

  姑且听听他们要做什么。

  他静静的站着,没有半分不耐,身体早已经在不计其数的战斗中被打磨成形,时时刻刻处于警惕的状态,看似放松的倚在墙上,实则随时可以暴起伤人。

  “夜安,斯卡先生。”时律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十分礼貌的和他打招呼。

  “……”

  斯卡警惕的看他一眼,对组织的重视程度又上升一截。

  那里刚刚还没有任何气息,这个人简直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

  “你是谁?我记得是那个吸血鬼要来这里的。”

  “啊,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组织的,怎么说呢,算得上是首领吧。”时律想了一下,发现竟然无法定位自己,毕竟组织人员都是“自己”,完全无法区分地位高下。

  “首领?”斯卡打量他一番,“你看起来很年轻。”

  “当然啦,我们可是一个有活力的组织。”时律笑着说,走近了几步,伸出一只手,“我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您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为什么找我?那些国家炼金术师对你们可是感兴趣的很。”

  斯卡后退一步,表现的十分谨慎,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像是会用武力的类型,但毕竟属于那个组织,说不定被绷带缠绕住的左眼就是什么异常。

  “可我们对他们不感兴趣。”时律理所当然的说,“反而是您这样执着于复仇的人更讨组织大部分成员的喜欢。”

  比如导师,他喜欢这种角色喜欢的不得了。

  “我不会加入的。”斯卡说,同时转身就想走,“你既然能找到我,就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会帮族人讨回公道——不需要他人插手。”

  “您难道不好奇异常吗?要知道,我们的组织已经延续千年,会有您喜欢的东西的。”

  斯卡的脚步慢了一些。

  “我们的最终目标,您也会喜欢的。”时律主动向他走过去,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明显,给人一种轻微的压抑感。

  “您不觉得,真理之门,啊,不知道您是否接触过,那我就换一种说法吧,炼金术,您不觉得这也是———异常吗?”

  斯卡猛地转身看了过来。

  ——————————————————————————————————

  湖边古堡。

  “夏洛克———”导师撑起椅子来,只留一条椅子腿在地上,好供他转圈,“我好无聊,我想去找时律。”

  “虽然你看起来确实很烦躁。”夏洛克漫不经心的回答,拿着放大镜观察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泥土,“赫兰德先生,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打扰我。”

  “太无情了。”爱德华说,“我们可是宿敌。”

  “我的宿敌是莫里亚蒂,你的是工藤优作。”

  “哼,是这样没错,可他们能有我们这样亲密吗?我们可是一个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爱德华停下了折磨椅子的行为,站了起来去自己的房间翻一个抽屉。

  因为隔着一堵墙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模糊,不过夏洛克还是听清了。

  “而且,你我都清楚,那些人设的成分占了多大,要说真心对待的,我不过是琴酒和爱丽丝,你是华生和布鲁斯。”

  “不,莫里亚蒂确实是我的宿敌。”夏洛克从壁炉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冷静的反驳。

  “然后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说完?”导师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重新出来了。

  “……你也是。”夏洛克无奈的说。

  “这就对了。”爱德华满意的说。

  “你去取什么异常了?”

  “能让我去中央市的异常,可以弥补我武力值不足的问题。”爱德华举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给他看。

  “那是什么?你什么时候……”

  “是超人的红色……呃,红色裤衩子,我就这么说吧。”导师说,“诶?你离那么远干嘛,超人的裤衩子是外穿的,你怕什么?”

  “……它能让你飞?”

  “不,能让别人记不住我的外貌。”

  “可那不是他眼镜的作用吗?”

  “谁知道呢,这就是异常。”爱德华似乎并不觉得带一个本命年裤衩子去支援时律有什么问题,“只要拿着它就能起作用,又不用穿,我可以用它更轻松的套话。”

  夏洛克沉默一会,接受了这个荒谬的事实,他是务实主义的人,只要这个异常有用就行。

  “所以你真的要去?”

  “当然,时律要扩大组织的人手,怎么能没有我帮忙呢?”导师说,“你可没有管理别人的经验。”

  “……祝您和您的裤衩子相处愉快。”夏洛克打着哈欠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进了卧室。

  “……”,,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