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69章 那个幕后组织的大佬4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观前提示:

  时律:本体

  爱德华·赫兰德:导师(柯南)

  希维斯:吸血鬼(鬼灭)

  夏洛克:侦探(dc)

  千手柱间:初代火影(火影)

  贺归停:剑客(武侠)

  ——————————————————————————

  斯卡最终还是答应了,他对时律的计划很感兴趣,把真理之门、把炼金术,当作异常收容,实在是丧心病狂又让他心动的想法。

  伊修巴尔人信奉的宗教本就排斥违背自然规律的炼金术,更不要提在那场战争中炼金术师对他们造成的伤害。

  这个目标如果可以完成,那就几乎等同于消灭了所有的炼金术师。

  斯卡和时律完成基本的沟通和信息交换后就急匆匆的走了,他还要搜集下一个目标的信息。

  “啊,希维斯,你看,组织有第二个成员了,我好欣慰。”时律夸张的感慨一句,抬头对站在路灯顶上的吸血鬼说。

  如果斯卡还没走,一定会因此惊出一身冷汗,他完全没有察觉到那里还有一个人。

  希维斯拢了拢自己的斗篷,从上面跳了下来,飞扬起的衣物遮住了灯光,在地上投出一个巨大的黑影,他轻盈的落到地上,然后安静的走到了时律身边。

  “他是凑数的。”希维斯语调异常坚定的说。

  “嗯嗯,凑数的。”时律无奈的应和几声,“但借着他要做的事情,介入那些事件不会显得过于突兀。”

  “接下来要干什么?”希维斯得到满意的答案,声音再度柔和下来,“人造人还是贤者之石?”

  “那些都不着急。”时律说,一边转身带着希维斯走出小巷,一边举起一只电话虫给他看。

  那只电话虫的左眼缠着绷带,一眼就能看出主人是谁,只是现在它已经睡着了。

  “是夏洛克打了电话过来吗?”

  “嗯。他说爱德华来中央市了,带着……超人的红裤衩。”

  “……不,不愧是爱德华呢。”希维斯愣了一下,艰难的吐一个句子来。

  “希维斯,你这样说,可把我们大家都说进去了啊。”时律走进愈加深沉的夜色里,“毕竟都是——自己啊。”

  ——————————————————————————

  中央市。

  某处监狱中。

  一个穿着囚服,头发散乱的男人悠闲的躺在牢房里的床上。

  他晃着垂在床边的一条腿,甚至有心情哼了一小段旋律出来,似乎并不为自己的牢狱生涯感到悲伤,也没有半点悔过。

  金布利。他是参加过伊修巴尔歼灭战的国家炼金术师,代号红莲,擅长使用可以让物品爆炸的炼金术,因为杀死自己的长官而被关押在了这里。

  这是一个让守卫也很好奇的男人,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在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后仍被军部赦免,而不是立即执行死刑。

  一直很安静的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金布利的那间牢房前。

  “金布利,加入我吧,我们一起摧毁腐朽的政府和军部,挽救这个国家。”艾萨克压低声音对着里面说。

  “你可是冰结之炼金术师,怎么会来找我这个红莲的炼金术师?”

  金布利不为所动,继续躺着。

  一个用冰,一个擅长制造爆炸,两个人的相性确实不好。

  “你不是袭击了军方高层的人吗?”艾萨克冷静的说,“你也不满伊修巴尔的那场战争吧,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来。”

  “哈哈哈哈哈。”男人爆发出夸张的笑声来,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久久的回响,像是一遍遍不停的在嘲讽艾萨克,“不要误会啊,我只是想要杀人罢了,才不是要反抗些什么。”

  “……我知道了。”艾萨克眼神变冷,知道自己的想法出现了错误,他转身就走,却被一只横在胸前的手杖拦住了去路。

  什么时候!!!

  我明明把守卫都干掉了!

  而且这个人的面目我竟然完全看不清……

  他身体紧绷,悄悄摸上了手背上刻画好的炼成阵,做好了使用炼金术的准备。

  “不要那么紧张。”导师把手伸进大衣口袋里,也悄悄把里面的红裤衩往深处塞了塞,有些担心它一会儿掉出来破坏自己的逼格。

  “我只是来邀请的。”

  “邀请什么?”

  “当然是你啦,我来邀请你加入组织。”导师说,他把手里的手杖转了一圈,步履轻快的接近艾萨克,丝毫不担心自己几乎为零的武力值,“你肯定听说过异常吧?”

  艾萨克和关在牢里的金布利瞳孔同时一缩,金布利甚至情不自禁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是组织的人?”艾萨克的语气礼貌了一些,“有什么证明吗?”

  “你能看清我的长相吗?”导师问,“我没有带面具,也没有涂什么油彩,可你就是记不住我的脸,不是吗?”

  “……”

  “这只是组织所掌握的一项基本异常而已。”

  骗人的,红裤衩子只有一条。

  “你也有得到一些资料吧,我们组织可是已经成立了千年之久,成员也不计其数哦。”

  骗人的,只有三年,成员到现在也只有两个而已。

  “你很有才能,所以我被派来找你。”

  骗人的,凑巧看到而已。

  艾萨克有些心动了,但他自认为要达成的目标根本不会被常人所理解,这条道路也十分坎坷,不是组织会愿意帮忙的,而自己也对这样庞大宏伟的组织做不出什么贡献。

  所以——

  “……我拒绝。”

  牢房里的金布利立马出声了,“啊,这位先生,既然艾萨克拒绝了,考虑考虑我怎么样啊?”

  导师趴着铁门往里瞅了他一眼,“不了不了,我见过的罪犯够多了,有点审美疲劳。”

  金布利:“……”

  “不考虑考虑吗,难道你要一个人去冻结整个中央市吗?用这样的手段对付军部?”爱德华·赫兰德扭回头来试图继续安利,“这样反抗可是不会成功的哦。”

  “你怎么……”

  “看看你身上装着的材料吧,不是大型炼成阵才会用到的吗?”

  艾萨克本来打算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他决定再试一试,也许可以找到理解自己的人……

  “你知道这个国家正在遭受什么吗?”他紧张的看着导师问。

  “啊———”导师感兴趣的看着他,没想到自己真的能钓到一条真鱼,本来只是想随便试试的,“你是说贤者之石吗?”

  “……是的。”艾萨克努力抑制住激动的情绪,攥紧了拳头,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发现这个秘密。

  “原来如此,你自己发现这些了吗。”导师想了想,“虽然组织的目的不在于此,但你的目标是可以顺手搞定的。”

  “请务必让我加入!”

  “很好,先跟我走吧。”导师满意的说,率先往前走去,丝毫不在意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他。

  而艾萨克也并没有做些什么,听话跟了上去。

  “吱啦———”

  导师非常开心的一脚踢开监狱的铁门。

  本体本体,我来找你啦!看到没!我忽悠到人啦!

  我比夏洛克要靠谱多了对吧!

  等这两个人走了,在他们后半段谈话中完全沉寂下来的金布利才抬起头来,眼神阴郁,缓缓吐出一块红色的结晶体,那正是他一直藏起来的贤者之石。

  由被杀死的伊修巴尔人的灵魂炼成的——贤者之石。

  “事情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

  “白天了,起床啦,希维斯。”时律拉开窗帘,让清晨的阳光照进来,试图叫醒某只吸血鬼。

  “……可是外面太阳很大。”

  “白天当然太阳大啦。”时律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你不是说今天要去找夏洛克喝下午茶吗?晚上的时候可就变成夜宵了啊。”

  “不是有竹蜻蜓吗?”

  “……你要用那个?”

  希维斯想了想自己脑袋上装着竹蜻蜓飞在天空的样子,突然发觉自己可能正在被导师影响,变得沙雕起来,“不,还是算了。”

  “那就快起床。”

  时律说完这句话后卷起袖子走进了厨房,找了一个玻璃杯,从兜里摸出一个铁块,发动炼成阵把它炼成了一把小刀,接着自然的划了自己一刀开始放血。

  随着鲜血滴入杯中,它的气味也随之传到了希维斯的房间。

  希维斯猛地坐了起来,“啊,用这种方法诱惑我,真是过分啊,完全无法拒绝……”

  他迅速起床,穿好了衣服然后直奔厨房。

  “……”吸血鬼那双因为血腥味刺激而变成暗红色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看向了时律的脖颈,然后又被自己控制着移开。

  “怎么了,你想喝新鲜的吗?”时律注意到他的目光,“那我倒掉这杯好了。”

  “不!不用,这个就很好。”希维斯接过杯子。

  “那我就出门了,钥匙在我身上,不用担心。”时律拿起衣架上挂着的风衣,穿上靴子,收拾好后准备出门。

  “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嗯?”时律回头看他一眼,“我现在可是为了复活弟弟而进行了人体炼成的,失去一只眼睛后依旧身残志坚的天才炼金术师哦。”

  “扉间他。”希维斯欲又止。

  “扉间不会介意的。”时律勾起一个带着威胁意味的微笑。

  “对吧?”

  “……嗯。”

  “很好,我出门了。”

  “再,再见。”

  时律关上门,展开手里的地图,嗯,爱德华和阿尔冯斯应该是在军部附近,就去那里先试试吧。

  ——————————————————————————

  “好累啊……阿尔冯斯,那个白痴大佐叫我们配合军部的其他人员,呃,配合,什么来着……”

  爱德华颓废坐在一家店铺的台阶上,和自己的欧豆豆说话,但话到一半就忘了后续内容。

  由于阿尔冯斯并没有□□,只是灵魂依附在盔甲上的关系,他并不会感到疲惫。

  此时他无奈的看着爱德华。“罗伊·马斯坦大佐叫我们帮忙找冰结之炼金术师啦,尼桑,你已经不记得了吗。”

  “啊哈哈,我就是听了个大概嘛。那个什么炼金术师之类的。”

  “好像是叫艾萨克,原来是国家炼金术师,在考核中被授予了冰结的称号,结果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投身到反对势力那边去了。”阿尔冯斯说,“似乎有他最近要来中央市的消息,即使是大总统也很重视呢。”

  “可恶,都已经找了一天一夜了,我想回去睡觉啊……”爱德华闭上眼彻底歪在了楼梯上,“他们是不是被骗了,根本没有这号人啊我说。”

  “啊,是爱德华吗,还有阿尔冯斯,又见面了呢。”

  突然有阴影投了下来,为爱德华遮住了有些刺眼的阳光,他睁开眼抬头看去。

  “时律?”“时律先生?”

  因为这个名字在亚美斯多利斯实在是不多见,所以即使只有一面之缘,两兄弟也已经记住了时律,当然,用绷带缠住左眼的样子也很有辨识度就是了。

  “嗯,是我,真巧啊,又见面了。”时律面不改色的扯谎,“你们看起来很累,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我请客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