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73章 那个幕后组织的大佬8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爱德华和阿尔冯斯都还不认识斯卡,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他那一身的鲜血和杀气却不是假的。

  而且他还说着不会对钢之炼金术师手下留情这样的话。

  “尼桑,这是那个犯人吧,大总统叫我们注意的那个。”阿尔冯斯摆出一个迎战的姿势,护住了时律和爱德华,“要小心才行。”

  “嗯。”爱德华双手合十拍了一下,炼金术发动,右臂机械义肢上的钢铁被炼成,多出一把延生的刀刃来,“时律,你快走,他的目标只是国家炼金术师而已,也就是说我和阿尔……”

  时律把打着的伞收了起来。

  随着黑色雨伞的落下,斯卡才看清了对面之人的脸,他的瞳孔紧缩,准备向前进攻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怎么能把你们抛在这里呢。”时律笑着说,眼睛却紧紧盯着斯卡,流露出警告的意味来。

  组织的人?

  还是首领?

  斯卡罕见的迟疑了,并不是害怕,也不是因为想要服从,走在没有尽头的复仇之路上,他的心灵和意志早就无比坚定,不会轻易地妥协。

  只是组织的最终目标也是他很想达成的,而且如果对着首领出手,绝对会受到整个组织的追杀,面对那样的庞然大物,他没有把握能够活下来。

  大哥用自己的身体救下来的这条命,我不想就这样交代在这里。

  最重要的是,斯卡想到了更多的东西,如果我违背了他的意愿,组织会不会对剩下的伊修巴尔族人出手?

  他向后退了一步,思考如何自然的撤退,不能因为时律的话立马走开,那样只会暴露两人的关系。

  “不动么……”看到斯卡没有动作,爱德华决定先下手攻击,本身他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阿尔,我们先上!”

  “嗯。”阿尔冯斯点点头。

  但是还没有冲出去,爱德华就被时律用伞柄勾着帽子拉了回来。

  踏出几步的阿尔冯斯没有看到哥哥,也停了下来,“诶?尼桑?”

  “你干什么啊时律!都叫你先走了!”爱德华不解的问,担心也占据了大半部分,时律看起来不像是会打架的人……

  “你们还小,就看看大人的战斗吧。”

  时律拿着伞,从中抽出一把不短的剑来,没有废话,直接把心脏定为了目标,一瞬间已经接近了斯卡。

  剑光亮出一道雪白的弧度来。

  两人的衣服因为高速移动都发出猎猎风响,兵器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用炼金术炼成的石头也不断拔地而起,阻拦住斯卡想要撤退的脚步。

  “好,好快。”

  “很难看清啊……尼桑,时律先生好强啊。”

  两个小孩被时律拎出战场的范围,于是坐在了街边的石阶上目瞪口呆的观战。

  “他看起来像是坐在家里不出门的那种炼金术师啦!”爱德华哼了一声,“总之我们白担心了。”

  “尼桑,你说师父能打赢时律先生吗?”阿尔冯斯下意识的在熟悉的人里找可以比较的对象。

  爱德华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魔鬼一样叉腰大笑的形象,浑身一颤,“大概吧,我也不清楚。”

  斯卡避开一道直奔脖颈而来的攻击,感到深深的疑惑。

  通过短暂的交手他已经明白自己打不过首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被打败然后带到军部监狱去了。

  不是这个人要求自己加入组织的吗?为什么现在又在认真的打?

  灭口?

  不,我还没有接触过什么机密。

  “锵!”

  泛着冷光的剑撞击在路边的围栏上,轻而易举的斩断了一小节下来。

  “哦哦!时律加油!我们把他抓回去!”爱德华一脚踩在自己刚刚还坐着的石阶上,激动的给时律打气,就好像压着斯卡打的人是自己一样。

  “尼桑,你挡到我啦,我看不到时律先生了。”

  街道尽头有脚步声响起,听起来整齐而有节奏,罗伊·马斯坦和莉莎·霍克艾带着几队士兵出现。

  接到报告他们就赶来了,不过还是花了一段时间。

  “真是的。”大佐叹了口气,看着前方的战局,“这不是快被解决了吗。”

  “解决犯人的又不是你,雨天的无能大佐。”莉莎·霍克艾毫不留情的说,“之后要好好和时律先生道谢才行,毕竟他不是军部的人。”

  “……”,罗伊·马斯坦动作一僵,“中尉,雨天无能什么的……”

  事情确实是这样的,身为焰之炼金术师,他主要依靠特质的手套来发动炼金术,打响指的瞬间,指尖产生的摩擦力可以快速点燃火焰,通过炼金术加成,威力就可以放大。

  但是现在雨还没停。

  雨没停,说明有水。

  有水,就意味着——

  “无能大佐,你来的也太迟了吧,半点用也没有。”爱德华嫌弃的说。

  “哈?你不也是在这里看着吗?”罗伊·马斯坦回怼一句,接着不理会爱德华,开始观察起时律的战斗。

  斯卡作为通缉犯,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国家炼金术师,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时律……这个武力值是不是超出常理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走吧。”借着一个电话亭掩盖众人的视线,时律故意露出一个破绽,留出让斯卡得以逃走的空间,“那几个炼金术师是组织所看重的,不是你能动的。”

  “……”,斯卡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顺从的用拳头击在地上,扬起大片的灰尘,在它们的遮掩下离开了这里。

  在其他人的视角下,就是两人的交战告一段落,斯卡乘机逃走了。

  虽然知道普通人不可能追踪到斯卡,罗伊·马斯坦还是派了一队人跟了上去。

  “可恶!”爱德华愤怒的说,然后跑了过去,“时律!你没事吧?”

  “嗯。”时律把武器收回伞中,“没能留下他呢,太可惜了。”

  “不,没关系,这本来就是军部的事情,反倒是麻烦你了。”罗伊·马斯坦说,“我们没能及时赶到,非常抱歉,幸亏你的战斗能力很强。”

  “因为父亲是新国人的关系,从小接受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训练。”时律装作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试探,笑着回答。

  “这样吗。”

  这里的新国,设定上很像古代的种花家,有皇帝,皇子,也有着功夫的存在,而且那里得国民使用的是炼丹术——很有东方的意味。

  罗伊·马斯坦暂时放下了疑惑。

  “既然如此,大佐你就送这两个孩子回去吧,我就先走了。”

  罗伊·马斯坦也知道了妮娜的事情,明白爱德华和阿尔冯斯经历了什么,现在又遭受了斯卡的袭击,这种时候让他们独自回去也不好,于是就答应下来。

  “哈?我才不要他送我们回去呢。”爱德华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来,“我和阿尔可以自己走。”

  “你这个……”,罗伊·马斯坦的头上冒出一个十字号,“能让我送你,就感到荣幸吧,哪来那么多的话。”

  “哼。”爱德华用死鱼眼看回去,“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大佐。”

  “什么?是谁要人救的?”

  “我才没有求救!而且我自己也能搞定那个犯人,再说了,是时律出手的,你又没做什么!”

  “你基本的感激之心和对长官的尊重呢?”

  “对你根本不会有尊重那种东西。”

  “我走了。”时律朝他们摆摆手。

  罗伊·马斯坦和爱德华吵的正起劲,只有阿尔冯斯和莉莎·霍克艾听到了时律的话,两个人都礼貌的和他告别。

  时律用余光看了看隐藏在黑暗中的角落,重新撑开伞走远了。

  ——————————————————————————————

  恩维(嫉妒)在角落里观看了这次事件的整个过程。

  “斯卡么,不能让他继续伤害重要的人柱,焰之炼金术师也算是候补,最好还是留着,找个机会把他解决掉好了……”

  不过拉丝特(色.欲)交给恩维的任务是判断时律是否进行了人体炼成,所以在看了斯卡一眼后,他果断转身跟上了时律。

  斯卡什么时候都可以解决,毕竟这个国家早就被他们掌控在手里了。

  无论是政府还是军部,随便派人去追杀就好了。

  嘛,让我想想,变成那个小鬼的样子好了。

  恩维的身体开始产生变化,支撑他活动的贤者之石散发着红色的光辉,提供给他源源不断的能量。

  片刻后,一个“爱德华”站在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开始向前追去。

  “时律!”

  时律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啊,是爱德华啊,怎么了?”

  “没什么啦,我就想和你道谢,刚刚你不是保护了我和阿尔嘛。”

  “爱德华”笑着摸了摸头,跑到时律身边后停了下来,和他并肩走着。

  时律把伞向那边倾斜一些,替他遮住细雨。

  “大人保护小孩子不是应该的吗。”

  “爱德华”应了一声,“但是还是要谢谢你。”

  时律饶有兴趣的着看他表演,如果是真的爱德华,这个时候大概会别别扭扭的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或者干脆暴跳如雷的说下次换他保护自己。

  到底不是本人,甚至于说到底不是人类,只能模仿外貌,无法学习一个人的性格乃至心灵。

  “阿尔呢?”

  “啊,他和大佐他们一起回去了。”

  “是吗,不如今天来我家做客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好啊。”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沉默下来,只剩下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在耳边响起。

  “爱德华”皱了皱眉,试探的问,“时律,你的眼睛……”

  “啊,这个啊。”时律抬手摸上左眼的绷带,“我们说过啊,就和爱德华你的手脚一样,这是触犯禁忌的代价。”

  “我能看看吗?”

  似乎感觉这样确实很失礼,“爱德华”紧接着摆手,“不行就算了,只是因为我好奇你的情况,想知道我们两个的表现是否一样……”

  “……”

  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恩维以为自己已经暴露的时候,时律突然又说话了。

  “可以啊。”

  绷带被取下,一圈圈解开,不得不说,绷带这种东西本身就给人一种遐想,似乎象征着伤口、病弱、血、坚持一类忧郁又美丽的东西,甚至可以想到抗拒或是束缚。

  起码带着它的时候,连罗伊·马斯坦也下意识的认为时律不擅长战斗。

  紫色的轮回眼睁开,暴露在异界的空气中。

  “这是什么,你……”

  “是挚友的东西。”时律慢慢说,“不过你就不用明白了。”

  幻术发动。

  恩维的记忆受到全面的改造,他所知道的事情,也是时律早就了解的事情,被轮回眼全部解读出来。

  仅仅只是一瞬。

  时律又闭上了眼睛。

  “爱德华”只记得自己看到了一个黑洞洞的眼眶,而且见到了时律不用炼成阵发动炼金术的画面。

  “是不是很丑?”

  “啊,没有啦,我不也是这样吗。”

  “爱德华”突然停下,“时律,我想起阿尔还找我有事,今天就算了吧,我们明天见。”

  “嗯。”

  —————————————————————————————

  北方,布利古兹。

  大雪纷飞。

  入目所及的一切全部是白色。

  气温低到一种可怕的程度,长长的山脉构成了边境线,是抵御敌国的天然防线,在这里,看到任何活物都是艰难的事情。

  夏洛克呼出一口气,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啊,真是一个寒冷的地方啊,烟斗算是没用了,真可惜。”,,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