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90章 那个温柔的吸血鬼4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春去秋来,时律没有听从斑的建议,已经在平安京留了七八个年头了。

  无惨也从孩子变为了少年,是可以成家立业的年纪了,但是鬼舞辻夫人丝毫不为他的婚事发愁,因为——没有哪位贵女会愿意嫁给他的。

  这样一来,也就谈不上愁了。

  而斑似乎喜欢上了人类的食物,经常跟着时律在平安京跑来跑去,阴雨天的时候不能出去,就缠着时律让他下厨做给自己吃。

  幸好妖怪不会变胖。

  现在他就嚼着一块糖,满意的眯着眼,发出猫咪才会有的,他自己却死活不肯承认的呼噜声,“希维斯,晚上要吃烤鸡。”

  “好,一会去买。”时律点点头,脚下的步伐不停,“斑,我准备过段时间离开平安京了,你要和我走吗?”

  “嗯?”斑一下子就精神了,和美食比起来,他当然还是想要希维斯离人类远一点,“终于要走了?那斑大人就勉强跟着你吧。”

  “已经过去很久了,你可能没有感觉到,但……我们并不会老,我的话还可以解释,猫咪可不会活这么久还毫无变化啊。”

  “哼,如果你很想留在这里,斑大人变一个样子也不是不可以……”

  “不了,肯定要走的。”时律安慰他说,“早晚的问题罢了。”

  “好吧,那下个地点就去海边,我要吃到最新鲜的鱿鱼!”

  “海边吗,也不错呢。”

  两人已经走近了鬼舞辻宅邸处,已经可以看到它露出的屋檐了,斑也就闭口不,再度伪装起来。

  “希维斯先生?”负责守门的人见他来了,连忙侧身让开,“夫人通知我告诉您,您来了以后直接去亭子那边就行。”

  “啊,非常感谢,我知道了。”

  “不不不,我这种人怎么值得您道谢呢。”守门人非常慌张的摆手,“请进去吧。”

  “有什么不值得的呢?”时律冲他笑笑,然后带着斑走了进去。

  “真是位温柔的人啊。”守门人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由衷的感叹了一声,“和来过的其他大人完全不同。”

  时律毕竟不是鬼舞辻家族的人,关系其实也非常普通,平时都是借着家主和夫人的邀请来看无惨的,或者是自己偷偷翻墙进来。

  这次受到邀请,本来是想先去找无惨,没想到鬼舞辻夫人提前通知了下人,要自己先去找她。

  如果不去的话恐怕会惹怒她吧。

  “斑,你先去自己活动一会儿吧?如果是那种贵族聚会,大概非常烦人。”

  “有道理。”斑非常赞同的点头,于是他紧接着从时律的肩膀上跳了下来,“那斑大人就自己先转一转,你记得来找我。”

  “嗯。”

  平安时代的贵族间似乎流行学习种花家的文化,诗词歌舞,都有着向那个方向靠拢的意思,同时也极尽的追求风雅。

  像现在这样邀请客人,一般是主人得到了什么奇珍花卉或是孤本诗词,所以请众人来鉴赏。

  其实那只是另一种层面的炫耀罢了,最起码对鬼舞辻家主来说,就是这样的意义。

  贵妇人自觉的聚集在一起,这种场合都穿的十分正式,和服下摆和袖口上密密绣着山水花鸟的纹路,远远的看过去大概像是几团艳丽的色块。

  她们披着长长的黑发,小声的交谈着,还有一些靠着亭柱,给池塘里的金鱼投喂食物。

  时律良好的听力让他在很远的距离就听见了那些交谈的内容,似乎是在讨论插花的艺术。

  男性那边都举着折扇,对着桌上的一本诗词指指点点,讨论着某一篇想表达的思想和意境,一人提出观点以后,另外的都跟着附和,然后众人再一头或摇头。

  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

  要是斑在这里,大概会抓狂吧。

  “快看,是他来了。”

  “啊,是希维斯先生吗?快过来看看这首诗。”

  “真是位风雅之人啊。”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看见穿过花园而来的希维斯之后,都开始骚动起来,接着大声的邀请他快过来。

  良子讲给无惨听的事迹并没有夸大,时律确实很受欢迎。

  时律叹了口气,然后挂上完美无缺的笑容走了过去,一阵推杯换盏后,他成功的端着一杯自己根本尝不出味道的酒躲进了角落里。

  这也是一种本领,明明引人注目,却又能毫无存在感,时律一般都是这样熬过宴会的。

  从亭子后面的石子小路里,突然跑过来一个侍女,她在人群中迅速找到鬼舞辻夫人后,凑过去弯腰轻轻说了声什么。

  鬼舞辻夫人面带微笑的应了一声,姿态依旧很端庄秀丽,她叫侍女退下,然后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就近摘了一朵花,低声问旁边的人这朵适合插在什么位置。

  时律默默的看着,觉得有些不对,他放下酒杯,悄悄的起身离开了这里,走到假山附近,直接踩着石头翻了过去,抄近路去拦刚刚那个侍女。

  侍女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看到是时律后冷静下来,随后又变得有些害羞,脸上多了一抹红晕。

  “希维斯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能告诉我你刚刚和鬼舞辻夫人说了什么吗?”

  侍女第一反应是拒绝,随后又想起时律似乎和家主关系不错,犹豫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

  “无惨大人病得很重,似乎就要不行了。”

  下一秒,她只感觉刮过了一阵风,眼前的人就不见了。

  “诶?……希维斯大人?”

  ——————————————————————————

  良子站在纸门外,焦急的看着这个小院落正门处的方向。

  “夫人和家主怎么还不来呢……”

  她急得转了几圈,想要进去照顾无惨,又想起他生气起来的样子,手放在门上又放了下来,踌躇着不知怎么办。

  药的话也没有用了。

  医师刚刚才来看过,叹了口气就又离开了。

  “怎么办才好啊……”良子靠着墙滑落下来,最后跪在地上哭了出来,害怕吵到房间里面的无惨,她死死地咬住了袖子,只露出了一两声轻微的抽泣。

  “良子?”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良子抬起了头,她愣愣的看着俯视着自己的时律,随后欣喜的抓住了他的斗篷,“希维斯大人,无惨大人他,他,您有办法吗?求求您了,救救他吧!”

  “不用担心。”时律摸摸她的头发,“良子去再煮一包药来吧,我先进去看看。”

  其实再煮多少药也没有用,时律只是不想她继续留在这里,而良子也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忙,擦干眼泪后听话的离开了。

  时律推开了门。

  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几乎盖过了他身上的酒气。

  房间里没有点灯,黑乎乎的一片,时律那属于吸血鬼的,本就是为夜间而生的眼睛自发工作起来,随着他的走动似乎划出了红色的亮痕。

  他看到了躺在那里的无惨。

  “无惨,醒一醒,无惨。”时律把他抱起来,让他能够依靠自己坐着,“能听到我说话吗?”

  “……希维斯。”无惨剧烈的咳嗽几声,睁开了眼睛,他几乎已经毫无活人该有的生气,似乎有肉眼可见的生命力自他身上抽离,“我的母亲和父亲呢?”

  “有事情在忙,已经再赶过来的路上了。”

  “骗人。”无惨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断断续续的说着,“我,闻到,酒味了。你是从宴会上过来的吧?”

  “他们,肯定,没有当成一回事。”

  时律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是你想多了,他们真的有在赶过来哦。”

  随着他年岁的增长,妖怪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再起不了任何作用,医疗忍术也毫无办法,无惨诞生时就是一个死胎,凭借着活下去的意志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他活着的每一秒,都好像在嘲笑死神。

  无惨静静的听着时律安慰的话,没有开口,他知道那是在骗他。

  靠着时律,指尖触摸到熟悉的斗篷,他的内心突然平静下来,对死亡的恐惧本来就要淹没他,可是现在他却不怎么害怕了。

  这一刻仿佛已经超脱了时间,甚至跨越了现实,但也不属于虚幻,能够活下去的方法,无论如何也没有找到,直至此刻,他却突然不在乎了。

  “好想活下去啊,希维斯,我好想活下去啊。”

  滚烫的眼泪流到了交握的手心处。

  “我想活下去,希维斯,我想为了你活下去……”

  哪怕再怎么被人嘲笑,被父母所忽视,无惨也从没有哭过,但是现在他的泪水完全止不住,不停的落下。

  “现在的我,想必没资格说这种话了吧。”

  “虽然拼命的想要活下去,但我其实没有什么理由,但是,但是遇到你。”

  “从过去一直延续到现在,这感情真是丑陋而又卑贱,我无法用语来表达……”

  “我已经知道了。”时律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无惨的额头,打断了他接下来想要但未能说出的话,“我知道无惨有多喜欢我了。”

  红色的眼睛在黑暗里也依旧明亮,无惨意识模糊间,把它与自己曾经见过的朝阳相比,竟然得出这眼睛更美丽的结论来。

  “……”

  “再努力一下吧?”

  “已经十几年过去了,不是都成功了吗?你会没事的。”

  “我们再试试吧?”

  “就这样死去的话,我是不会参加葬礼的哦?”

  时律轻声说着这些话,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遮住了窗户里透过的光线,遮住了屋内的黑暗,似乎连路过侍女的嬉笑声也一并为他挡住了。

  “不要看外面,这里只有我们,用力挣扎,你不是仅仅这样而已的人。”

  “花火,金平糖,面具,金鱼,还有答应带你见的第一支山樱……想一想,无惨,想想它们。”

  “要为了谁活下去,一定要能承受痛苦才行。”

  “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再坚持一下。”

  时律抱着无惨在房间里静静地坐了一夜。

  第二天黎明时,他的呼吸平稳下来了。

  宴会也结束了。

  鬼舞辻夫人摇着扇子,叫下人去准备葬礼,却惊讶的发现无惨还活着,于是又悻悻的取消了自己的命令。

  森林里新来的妖怪是从远处搬来的。

  听她说在很远的一个地方,有妖怪开采出了可以消除百病的泉水,时律决定去试一试。

  他留下了字条,叫无惨无论如何也不要再吃其他医师开出来的药,又把同样的要求嘱咐给良子听,然后带着斑出发了。,,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