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马甲 第134章 那个有格调的剑客19

小说:我和我的马甲 作者:一只贝壳 更新时间:2021-07-17 02:35: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刚过完年,时律就有事做了。

  这次倒不是陆小凤惹了麻烦,而是叶孤鸿自从来过紫禁城以后就不见了。

  今时不同往日,他的身份已没有那么简单,算得上皇亲国戚,见过皇帝以后失踪了算是什么?

  难不成叶孤城除了篡位还要弑亲吗?

  虽然叶孤城不在乎这些流,但总归是不好的,近来也有传,江湖里有一个隐秘的组织要干一件大事,六扇门查到叶孤鸿的失踪说不定就与这件事有关。

  于是时律就出来找。

  江湖的动静本就是很难瞒过朝廷的,叶孤城自己也知道江湖的可怕,他做了皇帝以后一直很重视这些,六扇门管的事情也宽了很多,能获得的情报就更多。

  黑衣剑客站在一片树林面前。

  天色已晚。

  这片树林很大,而且很潮湿,到处都是枯枝烂叶,看起来很恶心,里面说不定还有毒蛇和沼泽,更何况它还被迷雾笼罩。

  但是六扇门查到叶孤鸿在这里。

  时律再次庆幸自己当初定人设的时候选了黑色的衣服,否则在这里面找人的同时保持逼格一定会很累。

  他练的不是陆小凤那样的手,所以他拔.出剑走了进去。

  ————————————

  树林里不仅有叶孤鸿,还有陆小凤。

  陆小凤背着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这个老人是他半路捡到的。

  他们两个都很累,都受了很重的伤,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只能不停的摸黑逃亡。

  他们甚至不敢点哪怕一根火把。

  “我其实一直在想……”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是不是陆小凤。”老人的声音很微弱,好像马上就会断气,但他没有,他还能说话。

  “我是。”陆小凤叹了口气,他的声音也很沙哑,“但我真想我不是。”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老人问,“你有那么多朋友,你还有朝廷的关系,谁也动不了你。”

  “还是有几个人可以的。”陆小凤说。

  “追杀你的人一定很麻烦,他竟能打得过贺归停?”

  “为什么要打得过贺归停?”

  老人竟还有力气笑,“要找你的麻烦,难道越得过贺归停?”

  他又问,“是不是西门吹雪?”

  陆小凤想不到这个人还很聪明,他只能承认,“是。”

  “西门吹雪的剑已比得过贺归停?”

  “比不过。”

  “那你为何还要逃?”

  陆小凤突然把老人放在地上,他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他实在走不动了。

  “因为贺归停不在。”陆小凤靠着一棵树躺下,地上湿漉漉的,无疑很不舒服,但他已没有选择。

  他只能用手按着腹部,试图让血止住,“他在月初的时候已去找叶孤鸿,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老人本来惨白的脸色,听到叶孤鸿的名字后变得如同死灰,身体也不停地颤抖起来。

  “你怎么了?”陆小凤问。

  他还不想失去这个刚认识的人,哪怕他们还不熟,但这起码是个人,能陪他说说话,如果一个人呆在这地方,陆小凤觉得自己迟早会发疯。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老人冷静下来。

  “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是个人,遇到人我总会救的,就算遇到野猫野狗我也想救一救的。”

  老人笑了,“我叫独孤美,我之所以害怕听到叶孤鸿的名字,是因为我正在被他追杀。”

  “被追杀?”

  “对,除了叶孤鸿,还有粉燕子。”

  “你为什么会被他们追杀?”

  “因为我和他们的老婆呆在了一张床上!”

  陆小凤不说话了。

  “你为什么会被西门吹雪追杀?你们难道不是朋友?”

  “因为我偷看了他的剑法。”陆小凤说。

  “剑法?”独孤美又笑了,“你何必骗我?我们两个已马上就要死在一起了。”

  “我没有骗你。”

  “你若是想要剑法,贺归停难道会不给你?”

  “他当然会给。”

  “那你为什么又说自己偷看了西门吹雪的剑法?”独孤美冷冷地说。

  “因为我是不小心看见的!”

  这次轮到独孤美不说话了。

  “你难道觉得西门吹雪那样的人,会听别人解释?”

  独孤美摇头,他已经信了。

  陆小凤闭上眼睛,他准备睡一觉,等醒过来的时候,说不定雾气就会散去,他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独孤美却不想让他睡,“你若是肯继续带上我走,我就带你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西门吹雪也找不到!”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要等贺归停发现……”

  “你觉得你能活到那个时候?”

  “……也许不能。”陆小凤迟疑了。

  “是肯定不能!”

  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和陆小凤与独孤美的声音不同,这道声音中气十足,而且还是属于青年人的声音。

  从树林里走出一个人来。

  陆小凤一看见这个人,第一反应就是要跑,等他看清以后,就又放松下来,仍像根面条一样软软地躺在地上。

  这个人当然就是看起来很像是西门吹雪的叶孤鸿。

  如果是西门吹雪,陆小凤只能跑,来的是叶孤鸿就不同了。

  “我会替西门吹雪杀了你,你绝对活不过今晚!”叶孤鸿冷冷地说,他已经拔.出了剑。

  “你能不能把陆小凤留给我?”

  突然又一个人走出来,他穿着一身粉衣服,从头到脚都是粉的,他明显就是追着独孤美过来的粉燕子。

  “你要他做什么?”叶孤鸿问。

  “不管是男人女人,我都喜欢的。”粉燕子说,“陆小凤自然是个很好的男人。”

  陆小凤想吐。

  叶孤鸿也露出了想吐的表情。

  “你要是不答应,就别想走出这里。”粉燕子又说,“虽然你号称是武当小白龙,但我知道你不会懂得如何在树林里活下去。”

  叶孤鸿确实不懂。

  “所以你要想活着,就把陆小凤……”

  “把陆小凤怎么样?”

  树林里响起了衣角与草木摩擦的声音。

  这次来的是一身黑衣的剑客。

  陆小凤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

  时律真的真的很想笑——因为陆小凤听了粉燕子的话露出的表情。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时候还能赶上幽灵山庄的剧情。

  西门吹雪当然不会主动追杀陆小凤,这个要求是陆小凤自己提的,而西门吹雪又是个非常认真的人,你说要他追杀,他就真的追杀,半点也不含糊。

  所以陆小凤其实是真的在逃。

  他是为了演一出戏给幽灵山庄的人看,好潜伏进去。

  演的还挺成功。

  看看这副凄惨的亚子。

  粉燕子认出剑客是谁后发疯一般地施展轻功逃走了,叶孤鸿愣了一下,竟然和他一起走了。

  然而剑客却没有理会他们两个,好像追叶孤鸿追了一个月的人根本不是他。

  “你为什么在这里?”剑客径直走向陆小凤,伸手去探他的脉。

  陆小凤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手腕,江湖人一般不会任由自己的脉门被别人拿捏,但他是陆小凤,握住他手腕的人又是贺归停。

  “你受伤了?”

  陆小凤点点头。

  “是谁?”

  陆小凤不说话。

  黑衣剑客见他不说话,也确认了他的安危,于是就转过去问独孤美。

  “你又是谁?为什么和陆小凤在一起?”

  独孤美僵硬地坐直一点,“我是独孤美。”

  “陆小凤是谁伤的?和你有关?”

  独孤美立马摇头,把陆小凤卖了个干净,“是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在追杀陆小凤,因为他偷看了西门吹雪的剑法!”

  黑衣剑客没说话,他提着剑走了。

  独孤美动也不敢动,他不知道剑客有没有走远,哪怕有一丝可能,他也不敢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放松下来。

  “我实在不明白你怎么能和这样的人交到朋友。”独孤美舒出一口气,“他去哪了?难道是继续去追叶孤鸿?”

  “不是。”陆小凤说,“他去给我找药了。”

  “你怎么知道?他什么也没说。”

  “我当然知道,我是他的朋友。”

  “唯一的朋友?”

  “没错。”

  “当你的朋友可真是麻烦。”独孤美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陆小凤只能苦笑。

  黑衣剑客很快就回来了,这样的树林里毒物很多,但药材也生长的很多。陆小凤的伤是剑伤,只要止住了血,其它都可以慢慢来。

  等到要包扎的时候,剑客却发现似乎没有什么绷带样的东西可用,陆小凤早就脏成了一个煤球,衣服上也蹭的都是泥,这样的衣服用来包扎简直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于是黑衣剑客果断扯了自己的衣服布料。

  这一番操作下来,他本来一尘不染的样子也没有了,因为靠近陆小凤的原因也沾到了不少泥,是真的和其他剑客不一样,完全没有洁癖这个概念。

  或者说,是因为陆小凤才没有的?

  “你和我回京城,在紫禁城里住一段时间。”

  西门吹雪再厉害,还是不敢闯进皇城的。

  “是我做错了事情。”陆小凤说,“躲到哪里去也会被找到的。就算躲在紫禁城,难不成一辈子不出门吗?”

  黑衣剑客把刚刚捉到的野兔架在了升起的火堆上。

  “你要怎么做?”

  “我只能先逃,先逃出这个鬼地方。”陆小凤说,他的伤口总算不再流血,人也有了点力气。

  剑客点头。

  “你不去找叶孤鸿了?”

  “随他去吧。”黑衣剑客沉默地靠在树上,火光明明灭灭下,陆小凤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为什么不好好睡一觉?”剑客问。

  “好。”

  陆小凤叹口气,闭上眼睛,睡了三天来的第一个安稳觉。

  等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火堆已经被熄灭,黑衣剑客的人也已经离开,只留下了一只烤好的野兔。

  独孤美远远地靠在一快大石头上,神色复杂地盯着陆小凤看,“你真就这样睡着了?”

  “莫非我还能够做别的事?”

  “不能。”

  “那我为什么不可以睡?”

  “我只是想不到陆小凤不仅名气大,心也很大。”

  陆小凤睡了一觉,又见到了贺归停,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他开始吃面前那只野兔。

  “贺归停去哪了?”独孤美问。

  “他去找西门吹雪了。”陆小凤现在的吃相实在不好看,狼吞虎咽中兔子已经下去一半,“我也要赶快走。”

  “他替你拦着西门吹雪?”

  陆小凤点头。

  他这次的行动只有十个人知道,因为太过冒险的原因,没人提出告诉贺归停,如果贺归停知道了,一定不会同意陆小凤去做。

  但陆小凤现在已经非常后悔了,看着自己的朋友为自己着急实在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体验。

  “贺归停既然一定能赢,你为什么还要跑?”

  “因为贺归停不擅长追踪,而西门吹雪却偏偏擅长的不得了。”陆小凤站起来,看了看林间弥漫的浓雾,找了一个方向准备走。

  “等等!”独孤美连忙说。

  “等什么?”陆小凤问。

  “你得带上我!”

  “为什么?我已没有带着两个人的能力。”

  “我可以带你去一个都是死人的地方!”

  “我很快也要变成一个死人了,又何必提早去什么墓地?”

  “不是墓地!是幽灵山庄!”

  —————————————

  陆小凤又背着独孤美走了很久,他们终于到了一处山崖。

  这山崖高的很,好像一伸手就可以碰到白云,而脚下也仿佛流动着白云,下方的万丈深渊看起来可怕的要命,而掉下去也真的会要命。

  两个山崖间架着很粗的钢索,上面挂着一个吊篮。

  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人影像鬼一样飘了过来,他也真的像鬼一样,因为他竟没有脸,他的五官好像都被什么削掉了。

  陆小凤有点发抖,这绝不是他害怕了,而是作为一个人的恐惧。

  “你是不是勾魂使者?”独孤美问。

  “我就是。”勾魂使者冷冷地说,“独孤美,陆小凤,你们都可以进去。”

  “我也可以?”陆小凤问,“只有独孤美有合约。”

  “没错,老刀把子说你可以,你就可以。”

  “老刀把子是谁?”

  “是所有人的老大。”

  “我明白了。”这个答案不够好,但陆小凤也不指望能问出更多。

  独孤美坐在了篮子里。

  陆小凤就只能靠自己过去了。

  铁索再粗也只是一个铁绳子罢了,走在上面就如同走在线上。

  勾魂使者不帮忙,他就冷冷地笑着看好戏。

  陆小凤踩在上面走了一大半,他甚至还唱起了歌,只不过歌声很难听。

  “陆小凤。”

  有人叫他,这个人的声音陆小凤再熟悉不过,他立马就扭回头去。

  黑衣剑客远远地站在山崖上,像一个模糊的小点,他站在陆小凤最开始站的位置,朝他扔了什么过来,然后转身走了。

  那东西过来的实在太快,好像是一件暗器,连勾魂使者也只能躲开。

  但是陆小凤却接住了,很少有灵犀一指也接不住的东西。

  更何况贺归停怎么会朝陆小凤扔暗器过来?

  陆小凤抬手一看。

  剑客把自己的剑给了他。,,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