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2章 第二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灯笼散发的微弱光芒一点一点将那正在移动的身影缓缓笼罩。

  身体无法动弹的凌启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人影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依稀分辨出那张同样熟悉又带着陌生的面庞。

  俊朗潇洒,剑眉星目,哪怕黑夜都无法掩盖住对方的卓越英姿。

  但却比他记忆中多了稳重与成熟,还多了些无法描述的气质与感觉,许是因为更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了罢。

  再多的语都形容不了对方,出色得让他移不开眼,也丝毫升不起任何的害怕。

  若那人五年前没失踪,也确实该长成这个模样。

  凌启玉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停留在自己身前两步远处的人影,对方亦没有其他举动,只是静静的回望着他。

  因夜实在太黑,他也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究竟有怎样的表情。

  就这么四目相对了许久。

  还是身体的记忆让凌启玉先开了口,他唤道:“江江。”

  五年前失踪的李家独子,名唤李澜江。

  天资聪颖,少年英才。

  “嗯。”李澜江应了声,同时抬步往凌启玉走去,亦开口说道:“夜已深,你怎还不睡?”

  凌启玉当然没办法给出回答。

  此时的他正心情复杂着,也不知道眼前的到底是人是鬼或是精怪,但既然与他对答如流,应当也没有伤他之意。也许是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自己的反应竟然也快了些许,没用上小半日,就开口询问出了早在见到对方时就存在的疑惑。

  “鬼?”

  “别怕,是人。”

  李澜江边回答边笑了笑,弯腰伸手碰了碰对方的脸颊,一触即离。

  感受到那冰凉的触感,眉头微皱,继续说道:“该回去睡了,莫贪玩。”

  说完后,看着眼前人那依旧清澈明亮的眼眸,犹豫片刻,李澜江便牵起了对方那冰凉的手,同时拿起身旁的小灯笼,再次开口:“走吧,我送你回去。”

  凌启玉那迟钝的脑子还在思考着面前出现的到底是不是人,又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淡定。而身体却非常主动的随着多年前的习惯跟着对方站了起来,并且慢步往房间走回去。更新最快s..sm..

  一路上都很安静,时光仿佛回溯到许多年前,提着灯笼的少年牵着孩童小心翼翼在黑夜中行走。

  像是从未改变过那般。

  但还是变了,五年的时间,早已流逝不见。

  手心的温度在提示着对方应当不是鬼。

  凌启玉又开始缓慢的思考起来,如果这真的是他所想的那人,如果自己并不是在梦里,那这些年对方都经历了些什么?又为何这么多年过去才回来?

  养父去世养母病重。

  太迟了。

  回来得太迟太迟。

  房间里,凌启玉已经在对方的牵引下乖巧的躺在了床上,眼睛不愿合上的他突然就开口回答了许久之前的询问。

  “看星星。”

  “星空总在那处不会改变也不会疲惫,但你若不歇息,明日可就睁不开眼了。”

  李澜江为凌启玉盖上被子,如此劝哄着。

  他看着已经长开太多的少年,正想再说些什么,手便被抓住,再抬眸,便看到了对方带着惊慌的眼眸。

  于是,又继续开口道:“我就在这,不会走,别怕。快睡吧。”

  这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就像安眠乐曲,让凌启玉升起阵阵倦意亦无法抵抗,只能被迫陷入睡梦中。

  是梦吧?

  不然怎么会遇到这么真实的李澜江?

  故人入梦来,即便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亦是美梦。

  微弱的烛光随风而灭。

  黑暗中,李澜江独自静坐在床边,手心还被睡梦中的人紧紧拽着。

  他微微叹息,一夜未合眼。

  次日。

  凌启玉与往常般准时清醒过来,阖眸的他并未急着起身,而是在回忆着昨夜的梦,回忆着多年前那位英姿卓越的少年。

  迟钝的大脑才刚开始转动起来,他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待眼眸睁开后,凌启玉便看到了床边坐着的男人。

  那身影容颜与他夜间的梦及回忆都重叠起来,原来,并不是梦。

  “江江!”许是情绪起伏影响了身体,凌启玉很是急切的唤了这么一声,视线亦停留在对方身上,目不转睛。

  李澜江淡淡的笑了笑,点头应答道:“启玉。”

  “江江!”

  凌启玉再次开口。

  这次倒不是他的想法,实际上他脑子乱得很,突然思考的事情太多,导致脑海里的记忆开始有些混乱,以至于暂时没办法管身体在做些什么。

  “我在这。”

  “江江!”

  “启玉,该起了。”

  “江江!”

  ……

  等凌启玉终于整理好混乱的大脑,才发现自己叫喊了许多声的‘江江’,而李澜江也不厌其烦的耐心回复着他。

  顿时就有些脸热。

  年幼时是因为只能偶尔说出些简单的词才唤对方‘江江’,现在已经能说些复杂的,把名字清晰叫唤出来也只是时间多与少的问题。

  “玉哥儿,该起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三声敲门声,同时伴着奶娘那熟悉的声音。

  房门‘吱呀’的打开后,铁盆落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过了许久又许久,奶娘才声音嘶哑并哽咽着开口叫唤道:“小…小少爷。”

  很快,整个李家都热闹了起来,凌启玉也被快速的收拾干净,被带去了正厅。

  这时候养母已经坐在了厅里,脸上带着怎么藏都藏不住的喜悦,眼眸里泪光闪闪,眼眸直直盯着朝她走来的儿子,怎么都移不开。

  李澜江快步越过众人,走到了母亲身前,跪下,就是三个响亮的磕头。

  动作极快,快到所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接着,再次转了个方向,朝着堂上的排位再次磕了四个。

  这磕头的声音极响,不像是磕在地板上,反而像是磕在了的心间上。

  反应过来的谢梦琴用手帕掩了掩眼角,她并没有阻止儿子的举动,哪怕眼泪不停地流,也稳稳当的坐在正堂上。

  等了太久,太久,久到她都已经不带任何的希望。

  “孩儿不孝,今日才归来,请母亲责罚。”

  李澜江神情严肃的说完,再次朝着正堂磕头三下。

  “行了,起来吧。”谢梦琴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脚步微颤的试图扶起儿子,但转眼间反倒是对方搀扶起了她,眼中的泪依旧在流淌着,她也不再去管,而是紧紧握住对方的手,透过朦胧的泪光盯着那张稳重且长开不少的熟悉脸庞,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不怪你,玉儿不怪你,你爹也不会怪你,我们都不会怪你。”

  凌启玉早在养母流泪的时候,身体就自觉的往对方身边走去,他高举着手帕,朝着养母说道:“娘,不哭。”

  “哎,不哭,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娘不应该哭的。”

  谢梦琴牵着凌启玉的手为自己擦去泪水,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孩子,眼中的泪却怎么都止不住。

  时隔五年,有太多太多事情改变。

  生死之间天人永隔。

  可即便在时间上迟了,但在情之一字上,永远都不会迟。还能相聚,就是最大的幸事。

  谢梦琴又太多太多的话想问眼前的儿子,但在触及对方那同样闪烁着泪光却隐忍着不掉下的眼眸时,不知从何说起。手机端sm..

  生怕这只是一场梦,紧紧拽着两个孩子的手不肯松开。

  最后还是喉间的痒意使得她不得不咳嗽起来。

  “娘,你的身体……”

  李澜江心中满是担忧,他早已看出来,母亲的身体已到极限。

  如果他能回早点。

  能再回早点,该多好。

  “只是病了。”谢梦琴压下那声声欲出的咳嗽,想说些什么,依旧是无从开口,最后只能说道:“先用早饭吧。”

  早饭再丰盛也很快就过去。

  而相聚的母子二人也到房里谈论这些年的事情,原也想带着凌启玉一齐,但谢梦琴担心发生的事情太过惊险,会吓着玉儿,便让对方去院里晒晒暖阳去了。

  被支开的凌启玉也没有不满,知道得太多对他来说也不太好,脑子就这么点大,实在是装不下了。

  但好奇是真的好奇。

  再好奇也是要晒太阳,反应迟钝的他并没有太多的活动可以去做,晒太阳是其中一个。

  直到烈日高挂,凌启玉已经在书房里盯着铺开的书法放空大脑。

  这时养母面带笑容的走进来了。

  那笑容明艳无比,带着许久未有的神采,衬得本就貌美的养母顿时年轻了许多。

  正思考着养母是不是心结解开,身体亦大有好转,静静的陪着他看了许久的书法的谢梦琴突然就开口道:“玉儿,以后让江儿照顾你,就像以前约定的那样,如何?”

  ……

  凌启玉花了好些时间,才反应过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心情就很复杂。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