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江!”

  凌启玉迅速站起身来,语气中满满的喜悦,眼眸也亮闪闪的。

  眼看着一只一只毛团被打飞,他顿时就急了。

  即便幼崽们轻轻翻身便稳当落在地上,但他也还是觉得对不起这些软乎乎的小家伙,连忙开口说道:“别打,别打!”

  闻,李澜江便停下了动作。

  他确实是停下了,到毛团幼崽们却没停下,更是齐齐涌了上去且亮出肉垫里的利爪!

  许是留了情,那小小的爪子且都没朝着皮肉上招呼去,而是全都落在了李澜江的衣物上。

  不多时,毛团们便也都停了下来,朝着人类修士挥了挥利爪,再奶声奶气的凶狠嚎叫几声后,便又散回到树下,继续它们的追逐打闹与爬树。当然,那时不时瞥向人类修士的视线中仍旧是带着警惕。

  幼崽是消了气,但李澜江的衣袍就遭了殃。

  这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衣裳的布料是完好的,连里衣都未曾放过甚至露出那平日里藏得严实的皮肤来,便是头发也被幼崽给拨乱,虽未见任何伤痕,却也可谓是狼狈至极!

  凌启玉快步上前,双手环上李澜江腰间,眼睛不停的在对方身上打量着,同时很是担心的开口询问道:“痛不痛?”

  “不痛,只是瞧着狼狈罢。”李澜江先是出声安抚,而后便将眼前之人拥入怀中,轻声叹道:“可算是将你寻到,怪我未曾考虑周全,竟让你受了这份苦。”

  他的玉儿方才入修真界不到几月,对这修真界尚且一知半解,身体亦不大好,便与他分散在这危险无比的大道之境中!都不敢细想这几日对方心中是如何的惶恐不安,又究竟是如何过下去!

  怪他,是他太过大意!

  凌启玉知晓李澜江心中定是自责无比,便连忙摇头说道:“不苦不苦,挺快活的。”

  这话可未掺半分假!

  方才捋毛团都捋到忘记了自己在等着李澜江,可不是快活吗?

  除了第一夜的时候有些孤寂外,之后可都挺热闹,还收获了条香酥小嫩鱼!

  思及此,他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李澜江把毛团们一只一只打飞的画面!为了替小幼崽们讨回公道,也顺便转移些许李澜江心中的愧疚,便开口说道:“我不怪你,但你坏!你打它们!痛!道歉!”

  ……

  这下李澜江倒真有些明白道侣口中的‘不苦’与‘快活’是何意了,他无奈笑了笑,摸着凌启玉那张气鼓鼓的脸颊,说道:“此事确实是我不对,我这便去与它们道个不是。”

  若不是误入这片妖族专为幼崽划分之地,恐怕现下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妖族向来排外,此地更是禁制规则重重,好在昔日那问君道君有一挚友为妖族大能,留下信物,再加上他使了些巧法方才得以进入。便是如此都难免遭受妖族敌视,而启玉竟与妖族幼崽打成一片,倒也是番难得的境遇。

  如此来说,他不仅要与这些小幼崽道不是,更应道上声谢才是。

  “嗯!”凌启玉重重的点了点脑袋,正想拉着伴侣朝着树下走去,便见着对方的衣物松松垮垮破破烂烂,比那凡间乞人还要凄凉,便皱着眉头,很是认真的说道:“换件衣服!”

  不然他真怕走个几步,衣服就全部掉下来!

  虽说现下四下无人,但不是还有堆数不清的幼崽吗?他可小气了,他都没能有机会看到李澜江的身子!才不会给这些小毛团看呢!

  闻,李澜江挥手便施了个法诀,转眼便为自己换去套新衣物。

  见身旁的道侣终于满意的将眉心舒展开来,方才牵引着对方往树下走去。

  李澜江不仅亲口对这群数不清的小幼崽赔了不是再道了谢,又将好些个小法器送了出去。即便如此,幼崽们也依旧警惕得很,也不碰那堆法器,而是凶狠的朝着李澜江嚎叫。

  他也没多做解释,待凌启玉对着幼崽们道别完毕后,便牵着道侣转身离开。

  此地特殊无比,李澜江亦不欲久留,恐妖族大能察觉,日后多出纷争。

  妖族待幼崽向来珍视,又怎么会将幼崽放入这处处暗藏危机的大道之境中呢?

  此事说来话长。

  众所皆知,妖族自上古灵气变动天道倾于人族开始化形便甚是困难,除繁育困难外,幼崽更是多有残缺。血脉愈珍稀,此情况便愈严重。

  身带残缺的幼崽无法顺利化形,寿数亦短。为求破解之法,妖族大能做了诸多努力,花了数万年时间,竟在这法则万千的大道之境中,开出一妖境,留于幼崽寻那藏于大道之中的机缘。

  可机缘怎又是好寻的,妖境现世至今,也仅听闻不到一手之数妖修补齐自身残缺,且顺利从中离去。

  天道无情,便是留予生机,亦皆有定数。

  李澜江恐道侣听闻后难免心伤,便没有多。

  不多时,二人便达到了妖境的边缘处。

  许是犹恐幼崽们误出,这离开的难度比进来更是要大得多。便是李澜江都废了整整两日的功夫,才寻到了薄弱之处,再加之妖族信物与诸多法器,方才顺利离去。

  就在这时。

  凌启玉的衣袍左侧忽然垂下了条白软蓬松的小尾巴,接着一只裸黑的爪子伸了出来,将那条尾巴给捞了回去且藏好。

  而李澜江与凌启玉竟都未曾察觉。

  转眼,四周的场景便从大草原换至沙丘荒地。

  凌启玉还没回过神,腰间便一紧。

  须臾间便随着李澜江踏上飞剑离着地面极远,这才发现下头那沙丘方才还站着之处竟然多了个流动不止的漩涡!

  更可怕的是,上头还密集分布着无数正在扭动的诡异白蛇,那嘴朝着他们且张得极大,像是迫不及待要将他二人吞入口中。

  光是瞧着便心生后怕!

  见凌启玉眉头紧皱的盯着下方,李澜江若有所思,待对方收回视线后,他缓缓便开口说道:“方才你可有所察觉?”

  ……

  面对着伴侣的询问,凌启玉很想用力的点头!

  但最后还是遵循现实,红着脸摇了摇脑袋!

  别说察觉什么,他连神都没回过来,还停留在那片有着数多毛团的辽阔大草原上呢!

  经此一遭,方才知晓什么叫做处处藏着危险!以后也不敢再这般懈怠,需得再小心再谨慎些!

  见状,李澜江只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且看这四周灵气似是平稳至极?地形亦有平坦起伏,似与周围无甚区别?甚至感知不出任何的差别?这天地万物皆有不同,灵气便是再平稳,又怎会一片望去,皆无甚差别?恐是用来掩饰其他罢。”

  凌启玉边听,边感知着周围的灵气,确实如同李澜江所说的那般均匀且大片重复的分布着。

  乍一看,也只觉得是寻常,不会多想。

  而此时下面那漩涡与白蛇皆已消失,只剩下平静的沙丘。

  事出反常必有妖!学到了!

  李澜江见凌启玉已然明悟,便不再多说,踩着飞剑便离开了此处。

  接下来的时日里,李澜江都带着凌启玉去‘经历’一些明显或不明显的陷阱。

  他教得很用心,恐会伤及道侣,便都在事后方才点名所有,不像上一世那问君道君般直接眼睁睁看着傻乎乎的师弟师妹走进危险中,实在撑不住再去救。

  好在凌启玉学得也认真,悟性又高,教得倒也轻松。

  修真无情,李澜江清楚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证能陪伴在道侣的身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若他有甚意外,也希望道侣能将这修行之路继续走下去。

  偶也碰上好些修士,亦有提出与他们同行者,但李澜江都未曾答应。

  这日,李澜江与凌启玉正在树下挖着那唯有大道之境中方才存在的归灵草。

  恐伤其灵根,还需得蹲下来,亲手用那灵锹挖着!

  说是灵草,其实这归灵草在大道之境并不稀有,甚至罕见到几乎是杂草的境地,但这也只是于大道之境而罢。

  即便修真界中也流传数多,但由于其能中和五行之力甚至偶蕴规则之力,为炼药炼器都必不可少之物。如此一来,便也还算稀缺。

  因此处归灵草着实茂盛,周围亦有不少修士在满头挖着草。

  好好一修真,突然就变得质朴许多,平添几分凡世农人种田收地之感,不过是少了蛇虫的烦恼罢。

  就在这时,天边忽就闪起那冲天红光!

  不是仙人传承,便是秘宝出世!

  转瞬间,埋头苦干的挖草修士便少了大半!那速度,快得让凌启玉这个迟钝之人羡慕不已。

  凌启玉在心里感慨一番后,见着身旁李澜江也没有要踏上飞剑的意思,便打算继续与手中这株挖了老半天都不见根底的灵草继续奋斗。

  可谁知他还没把脑袋低下去,周围的修士又纷纷都回来了。

  “怎回来了?”

  “唉,是那黎桦仙君留下的。”

  “又是黎桦仙君?”

  “可不是吗?这才进来几日,都出了将近十几件了……”

  “这速度,倒是比外头要快得多呢!”

  方才还安静着的修士们纷纷感慨般的交谈起来,而手上的动作也不见慢几分。

  听到这些话的凌启玉很是好奇,怎么说都是个仙君,怎么留下的东西还被嫌弃了?

  是传承不值钱了?还是法宝不香?

  思及此,他也有些好奇,便伸出自己脏兮兮的爪子,光明正大握上李澜江那只抓着灵锹不知为何还算干净的手。边把爪子上的泥土坏心眼的往对方那干净细长的手上蹭去,便开口好奇的询问道:“黎桦仙君怎了?”

  “哎哟!道友你竟不知黎桦仙君的事?”

  “这不应当啊!”

  “道友你着实知晓得太少!”

  “这灵草难挖,便让我等与你细细道来罢。”

  “是极,归灵草若是像那黎桦仙君的法宝般常见,可有多好。”

  “你这话倒夸大了,若你有那丹修道友之巧手,我等挖一株的时间可够你来个十株了。”

  “罢了罢了,先为那边的道友说一说那黎桦仙君罢。”

  许是这灵草着实磨人性子,修士们也忍不住交流起来,又恰寻个好话题,便忍不住把知晓的都说了出来。

  如此一人一句,凌启玉也差不多听出了个大概。

  那黎桦仙君名唤书黎桦,原是修真界大世家中么子,亦是单一天灵根,极受家人宠爱。

  但却在宗门拜师前遭了意外,下落不明。

  待再次出现在人前时,也不知得了甚奇遇,竟是亦单灵根之资质五行皆为其用。更是结交数多友人,仙修、妖修、魔修…甚至凡人,都为其友。

  更是与一凡人建了一宗门,唤作无门无派!便是如今名满修真界的无门,而那凡人便是以道入道的无门老祖,清道子!

  再说这黎桦仙君,出身世家,本眼界宽广。

  也不知是遭了意外时有甚变故,竟喜拾那修真界中无用之器,凡有人问其为何,皆答曰:‘修修还能继续用’。

  更是在那飞升之时,试图将他那改修之物带入仙界。推荐阅读sm..s..

  可惜,此举失败,那些物器散落三千大小世界。

  虽说其中亦有重宝,但更多的却是那些华而不实,且不知如何使用的稀奇之物。

  ……

  凌启玉就觉得很神奇,不大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仙君。

  也许是,因为修仙太无聊了?

  捡捡垃圾改造一下试试能不能成宝贝?

  改造完了送又送不出去,只能自己留着?

  指不定那些东西散落三千大小世界就是故意为之呢!

  不过书黎桦这个名字。

  怎么念起来怪怪的?

  连在一起不就是上辈子学了他大半生的数理化吗?

  修士们对于诸如此类的消息闲聊得那叫一个热闹,不知不觉就是天黑天亮。

  眼见着灵草也挖得差不多,李澜江与凌启玉便也离开了此处。

  不知不觉,就在大道之境中待了小半月。

  李澜江觉得时间差不多合适,便带着凌启玉去了大道之境中道碑所在之地,这也是他们此行的根本目的。

  每位顺利在大道之境中渡过心魔劫者皆可立一道碑。

  法则会将其之道留于其上。

  而其中立碑者往往会留下些什么,或是带着道痕的几句话,或是…传承。

  此番前往,便是希望凌启玉能在那三千大道中,有所明悟。

  道碑前无论何时修士都不会少,即便李澜江算着月中方才前来,亦只是少了些许罢。

  遥遥便见着某一道碑前人山人海。

  想起记忆中某些片段,李澜江沉默片刻,便牵引着凌启玉往别的方向走去。

  怎还有个‘与道相伴’未曾放过他?

  忽然,凌启玉挣扎着停了下来,目光复杂的直直看着身前这空无一人的道碑。

  李澜江顺其目光看去……

  分辨了许久,都未能领悟到上头的那诡异却简单的图案到底甚。

  “这是何人之道?”

  凌启玉边忍不住向前走去,便询问开口。

  道碑不留名,但修真界中却记载有痕迹。

  李澜江能认得的道碑并不多。

  正好,眼前这碑过于特殊,也过于冷清,他是记得的。

  随着道侣往前走去,他轻声回答道:“是那黎桦仙君之道,无人可悟此道,亦无人分辨得出这是何图案。”

  ……

  这下凌启玉真沉默了。

  能认出来才怪!

  这是可是不属于修仙的力量!

  道碑上究竟写着甚?

  最上面那行,在凌启玉眼中是这样的。

  ‘123=?’

  这题,他懂!

  只要是科技时代上过学的人都懂!

  顺着视线再往下一看,

  画了个…杠杆?手机端sm..

  而右下角像是落款处的位置,还写了个水的化学公式?

  好样的!

  怪不得叫做书黎桦。

  还真就是数理化!,,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