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凌启玉盯着手上这半截树枝看了半晌,觉得它还能将就着继续使用,便看向李澜江,稍有迟疑的开口说道:“那我…继续了?”

  话音才刚落下,凑在他身旁的大兔子与两只小毛团齐齐动作飞快的远离了他,转眼间就都躲进洞口处,皆只露出半只毛茸茸的脑袋。

  那身手,要多矫健就有多矫健,可以说是非常反应迅速且身经百战。

  他们实在是受够那突如其来的苦!人类修士学法术可是在太可怕了些,操控个火灵力都能差点烧了无辜的他们就不提,水灵力总能准确将他们打湿也暂且不说,万一不小心控物的时候把他们不幸就成了同样无辜的石壁……

  罢了罢了,还是离远些!

  热闹离远些也还能看得见,而命可只有一条。

  大兔子与毛团们的举动使得气氛更加死寂。

  凌启玉拿着半截树根,丢也不是继续以灵力操作似乎也不太合适。

  先是朝着那三只躲在洞口处的小家伙们看了眼,方才回过头,眼巴巴的盯向李澜江。

  他认为自己这控物学得还是不错的。

  起码第一次就成功了!不仅成功,似乎还无师自通了攻击之法呢!虽然是出现了这么些小小的意外,但也不必躲得这么远吧!难道学得真的很差吗?

  小天才凌启玉对自己开始产生了些许的怀疑。

  “莫要在意他人的看法,门中师兄师姐初学时连枯枝落叶都难控起,你已做得极好。”李澜江自然是看出凌启玉心中所想,连忙安抚着,说完后又觉得自己似是有些夸大,恐道侣真信了自己的话,连忙补了几句:“玉儿无需太过紧张,且将它静止于空中即可。”

  听到这话的凌启玉眉眼弯弯,重重点了点头后,抿嘴朝李澜江笑了起来。

  就说他是真的很棒!这么多天的水球火球可不是白搓的。

  就算…真的差劲了那么一点点,那他继续努力学就是,怎么说都不能辜负李澜江对他的夸奖!

  看着凌启玉那比之春色都要明媚的笑容,正在思考着自己教导方式是否应该改进些许的李澜江顿时打消了脑海中的念头。

  道侣跟师弟师妹怎么能一样!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般严厉的方式,实在不适合用在玉儿的身上,自己亦是狠不下心!平时多注意些,夸赞的同时也不可忘记必要的提点就是!

  凌启玉还不知自己这乖巧一笑躲过了些什么。

  他正在专心致志的控制着半截树枝!

  待那枯树枝缓缓离掌飞浮而起,也没忘了李澜江同他所说的话,尽量平和的,稳住树枝漂浮空中。飞起来在他看来并不算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稳住树枝。瞧这半截树枝微微颤抖的可怜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

  好在经过凌启玉一番努力,树枝终于治好了病,不再颤抖,而是安安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用科学些的说法,就是实现了枯树枝在空气中的相对静止!

  静静观察半晌,确定自己确实做到了完美,他方才仰起脑袋,矜持的看向李澜江。

  小孔雀的漂亮尾巴再次开屏,静静等待着有缘人的赞美。

  然而,意外比想象中的夸赞来得要更快些。

  凌启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正用灵力牵引着的那根枯树枝突然脱离掌控,猛地朝着身旁的李澜江袭去!

  瞳孔微缩,眼中只剩下那发狂的树枝。

  他连忙往李澜江身上扑去,试图挽回自己的过失。

  不远处瞧见这幕的大兔子与两只毛团身子一抖,纷纷伸出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比凌启玉更快的是李澜江。

  只轻轻一抬手,那树枝连他衣角都未曾碰到,便粉碎成灰烬。

  见道侣正神色急切的朝他扑来,又伸手揽上对方腰间,便开口安抚道:“树枝伤不了我,许是分了心才会这般,多试几次便可。”

  许是情绪波动过大,凌启玉死死抱着李澜江的腰,抬头紧张盯着对方看了许久,方才说出了那声满是担忧的呼唤:“江江。”

  李澜江知晓道侣定是担忧着他,恐对方会过于自责,便开口说道:“只是树枝罢,不足为惧。”

  说完后,又轻轻捏了把凌启玉的脸颊,再道:“莫要想太多,快继续练下去。”

  确实被惊吓到的凌启玉这下也回过神,澜江怎么说都是元婴修士,别说是小小树枝,就连数人围攻都能轻松应对,是他脑子转不过来,过于紧张了。

  还没来得及再想些什么,手中就多了根新的小树枝。

  在李澜江的眼神催促下,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学这控物。

  有了先前的意外,凌启玉在控物的时候也就格外小心起来,时刻都在关注着树枝中的灵力走向。

  即便如此,树枝也依旧会出现脱离掌控的现象,不过是时间长与短的问题。

  经过大半日的观察与研究,他才发现原是自身元素灵气合成那水火两种灵力在树枝中出现排斥反应,便有了这般的意外。目前找到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单一灵力合成即可扼杀意外出现的可能。

  至于更好的方法,许要等他彻底领悟五行相生相克在科□□用中的真谛吧!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在观日出日落搓水火球与控物中渡过。

  当然,吞噬小光团的修行游戏也未曾落下,偶尔来了灵感,凌启玉还会继续捣鼓起那些被存放在药瓶中分成阴阳与各种元素的灵气。

  水与火都有了,可不就还差金木土吗?既为五行,那自然是要整整齐齐出现才好!

  充实又忙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

  凌启玉的控物终于达到可借物飞行的境界!那根小小的树枝,不再拥有自己的思想,让它往东就绝不会往西,让它相对静止,就绝不会颤抖不停!

  得到了李澜江的肯定后,便也到了开始试着飞行的这日!

  “借物飞行所重为自身灵力,灵力掌控至极致者,任一武器可行,枯枝落叶可行,便是脚下无物,亦可行。”

  李澜江边说,边以身为范,脚下之物从剑凌空换做枯枝再变做落叶,到最后落叶消散成飞灰,也依旧凭借着自身的灵力腾飞于空。

  而后翻身落回道侣身旁。

  见对方面露惊叹,便继续说道:“初学者还是需借物,待修为增长,对天地法则及灵力的认知足够,方能无物而行。”

  凌启玉边听边认真的点着头,心里则忍不住开始思考起修行的科学性。

  这灵气约莫就是种能量。

  基于能量,修士便可以去控物才可以施展法术招式。而灵气来自于天地间,修士体内吸收聚集大量的能量,就是逆天而行,方才引来天雷。待修士陨落,这能量便又回归天地……

  不就是能量守恒定律吗?

  不过,修士陨落后灵气又回归天地间,期间灵气确实肯定产生消耗,但修士本身又是个可以精炼灵气的存在。

  仔细想想,怎觉得天道像是在养羊似的?

  羊肥了,就宰上一只?来补补因为养羊而瘦下来的身子?还偶尔能收获那一茬又一茬的羊毛?

  正这么无厘头的想着,忽然天边便响起滚滚雷鸣。

  天雷不正不歪,就这么凭空打在了凌启玉双眼正视着山崖上。

  崖间唯一那颗固执的老树,顿时变成黑炭,枝叶凋零,冒起了丝丝青烟。

  抬头往上再看。

  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

  表情微微僵硬。

  凌启玉就觉得雷是在警告他。

  至于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心头那番宰羊的评论。

  李澜江见道侣直视着远处那颗树,还以为对方是疑惑为何会凭空天降雷劫,便解释道:“万物皆有灵,而这有灵者初开灵智时,天道会降下洗尘雷劫做考验,雷劫凭空而出,既是警示,亦为福泽。”

  话音刚落下。

  视线中那青烟渐渐消散,焦炭般的老树转眼再生翠绿,舒展开来的枝叶繁茂,生机勃勃。

  是警示,也是福泽。

  见状,凌启玉那天雷警告自己的念头便打消了几分。

  原来是洗尘雷劫。

  想来天道也不会这么得空,修士千千万万,怎么可能专门揪着他一个不放。

  但话又说回来,这所谓的洗尘雷劫,也挺像养羊的举动。挨过去,就捋个羊毛回本,再加点餐好养肥点羊;若是挨不过去,就宰了回馈天地。

  凌启玉再静静的等了会儿,再不见雷鸣,方才松了口气。

  虽说试探天道着实不厚道,但就是怕那万一,毕竟他身上还有个天眷之人的称呼,而早前那筑基时的雷劫也着实诡异,才劈了一道不说,还往他身上劈!

  若说养羊,恐怕他才是那头羊!

  体内阴阳自成世界,以他前世那粗略所看过的修真小说来讲,莫不是想以他之身做……

  正要想到那至关重要之点!

  忽而脑中那数据再次翻腾而起,诡异数据中那些陪伴他属多年的字符闪耀着天道都无法察觉的光芒,膨胀的数据将他先前所有关于天道的记忆全然清空,只剩下关于灵气能量守恒的猜测。

  也就刹那间的事情。

  快到凌启玉只恍惚了一瞬。

  便是如此,凌启玉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但到底是何处不对,却怎都想不出来,只能按着两辈子的直觉判断出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些什么。

  是忘了些什么呢?

  总觉得这件事很重要,但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李澜江见道侣依旧往着那崖间大树出神,便询问道:“可是想去看看?”

  闻,凌启玉摇了摇头,同时也不再纠结于那段记不起来的记忆。

  都活了两辈子了,偶尔忘记前面想的事情也很正常。等到该想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想起来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天边,那突然聚起的巨大白云团忽就崩散开来。

  依旧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