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凌启玉才刚在山脉中走远没几步,忽就停下了脚步。

  将脑海中那些胡思乱想全然压下的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直直盯着怀中那只娇小又可爱的小白兔子,沉默良久。

  大兔子已经变成小兔子安安静静的躺在手上了,那么他那两只可爱的妖族小崽崽呢?

  还以为是将小毛团子们遗忘在洞穴,便转身快步返回去。

  不多时,满脸严肃的凌启玉迈着沉重的步伐再次离开山洞,再三确认无法找到毛团子们,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他就闭了个关而已。

  出来后道侣找不见了,收养的毛团崽崽们也找不见了!

  小毛团们是跟着李澜江一起走了吗?还是不小心溜出去玩找不到路?

  心中不安的同时,还蔓延着涩涩的苦感。

  这对他来说是个非常难受的打击。

  茫然的看着四周那茂密的山林,凌启玉心中空荡荡的,觉得仿佛世界都将他遗忘,只剩下他一个人……

  哦,不对。

  还有怀中那只不知为什么从大兔子变成小兔子的妖兽。

  想到这,忽然就有了那么点希望。

  大兔子的智商瞧着可不低,往日又喜欢与毛团子们去玩,说不定能找到小幼崽们的踪迹呢!

  凌启玉低头盯着眼眸红彤彤的兔子,双手将对方拎起来,直视许久后,缓缓说道:“小毛团们呢?”

  听到这话的大兔子眨了眨眼,接着轻轻摇了摇脑袋,幅度并不大,却也带着两只下垂的耳朵晃摆个不停,瞧甚是可爱。

  但再可爱的模样,也吸引不了此时的凌启玉。

  他仍不死心,继续盯着兔子那双红彤彤的圆眼睛,说道:“它们是不是跟着李澜江一起走了?”

  大兔子灵智并不低,可也没有高到哪里去,它思考许久后,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见着人类修士似是很不解,便再次重复了摇头与点头的动作。

  毛团崽子们去哪了它也不晓得啊!

  反正就是在那人类修士离开时失踪不见的,至于是不是跟着走了,也感知得不清楚。

  为了找两只小毛团崽子,它连着翻了好多天的山,且还奴役山里那些稍微有点灵性的妖兽帮他一起找!可就是怎么都找不到!也许真是跟着人类修士离开了罢,不然不可能找不到的。

  凌启玉自然是看不懂兔子这摇头又点头的动作,继续自自语般叹息道:“那我们在山里仔细找找吧。”

  既然答应了要养小毛团们,就不能随意轻抛弃。

  以李澜江的情况来看,定是遇到了甚危机之事,不可能带着两只还是幼崽的毛团子们一起离开。

  不管怎样,还是先仔细搜寻一番。

  “叽叽!叽!”

  兔子边发出声音边猛地摇晃自己的脑袋,原本低垂在两边的大耳朵就如同拨浪鼓般,来回拨动着。

  生怕人类修士听不懂它的意思,又伸出那白乎乎的小爪子,往着人类身上扒去。待对方那放空又带着丝丝忧愁的视线落在它身上,便继续摇着脑袋,摇得头都开始晕乎乎,都没敢停下动作。

  从传承记忆里它可看到太多修真界与人类修士的可怕!

  之前那叫李澜江的修士走得如此匆忙,又以世间罕见的化形草为交易换它护着眼前这个并不算太强大的修士,定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祸事!

  既然如此,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便赶紧跑啊!打不过就跑,不然等死吗?

  见着手上兔子摇头的动作神态似癫似狂,凌启玉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理解,再次说道:“难道你已经找过了?它们不在山里?”

  听到这话的兔子连忙点起头,哪怕脑袋再晕,也不敢停下来。

  跟人类沟通好累啊!但想想那株封在神海中的化形草,还是赚了呢!

  想到这,它点头的动作与幅度更加干脆利落。

  凌启玉实在看不过去了,他伸手捏住了兔子那小小的脑袋,再继续这么晃下去,总觉得这只兔子得了治不好的疯病似的。

  毛团子们已经失踪,现下只有这只兔子陪着他,可不能再病着了。

  待兔子重新安静下来后,轻轻叹了口气,便抬步往着那并不算太陌生的山脉中走去。

  他也没有打算直接离开,而是在山里小心翼翼的仔细寻找了一整日,确定怎么都没有毛团子们的踪迹,这才在第二日日出时,离开了这座拥有数多回忆的连绵山脉。

  约莫是天资绝佳,也可能是李澜江对他的阵法教导确实有效,凌启玉才用了不到半日的时间,便破解这座山脉里的天然迷阵,带着从未离开过山林的兔子,走了出去。

  说是破解,其实不过是运气好些,心存侥幸的在山里继续寻找着毛团子们的影子,找着找着,就走出了大山。

  凌启玉看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平原,又回头瞧了眼满是重重迷雾的山脉,脸上还带着些茫然。

  直到怀中兔子兴奋的叫个不停,才回过神来。

  轻叹一声,他也知晓自己不能再留在此处,没有山脉迷阵的遮挡,此时的他就是个弱小无助还有点反应迟钝的小筑基修士。

  凌启玉不再犹豫,目光渐渐坚定起来。

  从储物铃里挑选了把低调却带着防护阵法的大飞剑,以灵力为控,待飞剑停与脚前,便从容不迫的踩了上去。就这般站在飞剑上,停于原地动也不动许久。

  久到凌启玉都觉得奇怪,疑惑着为什么自己明明控制着飞剑却怎么都飞不起来!

  正低头俯身,打算瞧瞧是不是飞剑出了什么问题,那脚下的飞剑便如利箭般,冲天而起,惊得他瞪大眼睛,维持着这并不算太正常的姿势,眼睁睁的瞧着下面的大地离自己越来越远!

  ……

  默默咽了咽口水,凌启玉忽然又开始有那么点恐高了。

  而在他怀里本惊喜着终于可以离开山脉的兔子两眼一闭腿一蹬,直接晕死过去。

  好在这是把拥有防护阵法的飞剑。

  不管是上下左右飞,凌启玉都牢牢的站在这飞剑上,哪怕飞出个花来,都没掉下去。

  等他终于平复心间的尖叫与恐慌,飞剑终于…安全着陆了。

  都怪这天地太宽广。

  连个规定的路线与障碍物都没有!着实让他这个御剑飞行的新手惶恐得紧!

  再惶恐,飞还是得飞的。

  凌启玉看着这前不着村后不见店就连动物都没见踪迹的荒地,无奈的仰头看了会儿白云发呆。

  没办法,他得先做好心理准备,再继续飞行。

  同样是飞,在山里的时候就飞得好好的,连李澜江都能带着飞行,没道理现在就不行!也许需要多多尝试?

  就像是上辈子开车一样,开的多了,撞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至于摔下来?

  也罢,就在身上多带几件防护法器,也摔不死他这个筑基期的!

  自我洗脑完毕后,凌启玉再次踏上了飞剑。

  正好怀中的兔子醒了过来,再次经历着刺激的它瞪大了通红的双眼,试图再次晕过去!

  可惜金丹期的妖兽体质还是强悍得很,就是想晕都没办法,只能使劲扒紧人类修士的衣袍,眼睁睁的跟着人类修士来了场惊心动魄的飞行,同时高声尖叫着:“叽!”

  那惨叫声回荡在蓝天白云间,显得特别的凄惨又无助。

  就连朵朵白云都被惊吓得散开。

  偶尔也有几位修士路过。

  见到凌启玉那颇又特色的飞行模样,无不远远避开,同时默默停留下来观看一二。

  这年头,飞成这样的修士着实少见!又是打圈又是转悠,恐怕是需要些技巧才行!

  正巧有位带着新徒的修士看到了这幕,捋着自己那长长的美须,语气深长的对着自己那还未开始学习飞剑的小徒儿说道:“我曾有位师弟甚喜如此,便如同远处那位道友一般,如今……”

  小徒弟年岁不大,原从小村庄选出,见识也不多,眼中还带着对御剑飞行的羡慕与渴望。

  他瞧着远处那位大能飞花般耀眼的举动,等了许久都不见师父继续说下去,便好奇的询问道:“那师叔如今如何了?”

  “如今只不过需要你我去为他上柱香罢了。”

  修士仍旧捋着自己的长须,而那小弟子则是吓得瞪大了眼睛,连忙收回自己往着远处大能的视线。

  见着小徒儿已然安静下来,丝毫没有心虚感的修士便带着弟子离开了此处。

  而凌启玉也不小心听到了这对师徒的对话。

  没办法,修士耳目聪明,加上对方亦无避让,且怀中兔子又累得‘奄奄一息’发不出任何声音,四下安静都要听到白云漂动的声音,更何况是对话呢。

  至于生气……

  他不仅不生气,甚至觉得对方说得实在太对了!

  如果不是身上带有足够的防护法器,说实话,坟头草恐怕都比人高了!

  漫无目的的飞了许久。

  稍微能控制些许飞剑的凌启玉便觉得如此下去太没有个目标,恐怕飞上个十几天都不可能找到城池,正好日头正烈,便打算寻了处地方暂且落脚歇息。

  降落期间发生了些小小的差错,好在身上防护阵法够多,摔了也不怎疼,就是衣服有点土。

  凌启玉找了颗大树遮阳,又使金铃铛化作图纸的模样,再取出李澜江早早存放在他空间铃中的灵果,塞个进焉巴巴的兔子怀里,再自己啃了个,便专心研究起地图来。

  然而。

  由于地图实在太难懂,飞行时又只记着控制飞剑无心分神看四周地貌,盯着地图敲了老半天,也不明白自己在个什么地方。

  怀中啃了半个灵果的兔子也终于有了点活力,见对方也盯着地图看个不停,小脑袋还一点一点的,便对着兔子说道:“你觉得我们现下在什么地方?”

  这只兔子可是李澜江指明要带着的。

  又及对方有金丹巅峰的实力,更是说灵智不低。

  既然这样,必定有过人之处!

  听到这话的兔子突然就有了责任感!

  它可是答应了那凶巴巴的人类修士要送这个唤作凌启玉的小修士回到宗门里的!

  现下便是需要到它的时候了!小眼睛盯着地图许久后,它将白乎乎的爪子,郑重又肯定的按在了某一处!

  凌启玉眼睛一亮。

  瞧了瞧四周的地形,又回忆了一下方才见到的东西,伸手捋了把兔子那竖起的大耳朵,夸赞道:“没错,就是这,大白你真棒!”

  跟他猜测的地方差不多!

  肯定就是这里了!

  啃完灵果后,那烈日正好被大片白云遮挡,凌启玉也不浪费时间,抱着表情视死如归的兔子再次踏上了飞剑。

  虚虚静止站立在高空上。

  确认这地形确实与地图相似度极高,他方才满意点了点头。

  位置确认对了,接下来就是方向。

  凌启玉瞧着空荡荡的四面八方,眉宇紧皱。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听起来很简单,但分辨起来,却没有这么轻松!

  思索许久后,记起玉简中曾提及过妖兽对方向把握最为准确,便捏了把怀中兔子那大耳朵,说道:“大白,你说哪个方向是南?”

  兔子很不满意人类修士给它起的称呼,叼着那根灵力依旧充沛的灵草,它辨认片刻后,便指了个方向。

  同时叽叽叫唤了两声。

  呵,弱小的人类,没了它就是不行。

  凌启玉盯着那方向,又对着头顶若隐若现的日头思索了许久,也认同了兔子的看法。

  踏着那飞行难度极高的飞剑,往着李澜江为他规划的城池飞去。

  熟不知,这一方向正巧避开周围所有的城池。

  且这根本就不是南,而是北。

  被困在天然迷阵中的妖兽辨别得真正的方向吗?

  很明显,不可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的李澜江正在面临着生死危机。,,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