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凌启玉其实知道后头有修士在追着自己,却并非停下来,而是加快了御剑的速度,使得飞剑更加活泼的上窜下跳着。

  这飞了一路都不见有人同他打招呼什么的,现下忽然就来了人,且还不止几个!

  里头肯定不对劲啊!恐怕是来者不善!

  所以停是不可能停下来的,哪怕对方真没有恶意,都不敢去赌!要知道,他手头上好东西还是很不少的,万一那些个修士起了些什么坏念头,就自己这半吊子筑基修为,丢到修真界里那就是垫底的蚂蚁,能顺利逃生都还算很不错了。

  总之为了安全起见,凌启玉理都没理后头那些喊着‘道友留步’的修士,踩剑就冲。

  那四个字听起来就不祥,傻子才会真留步!

  没过多久,他就顺利将所有修士都甩得远远地,连个影子都再也寻不到。

  就是甩得有些猛过头,不小心也把自己甩到了不知道何处的诡异荒漠中,瞧着低下那大片大片的黄土,别说分出东南西北,他是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清楚!

  “大白啊,你觉得我们现在是在哪儿?”

  凌启玉揉着兔子那毛乎乎的大耳朵,很是惆怅的叹息着。

  由于先前在大道之境那沙漠里见着了太多诡异又渗人的景象,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小阴影,现下也不敢下去歇息。再说四处都是黄沙,也没有遮阴的地方,也没有歇息的意义。

  只能顶着炎炎烈日,踩着飞剑停留于半空,翻手取出地图与兔子一起分析起来。

  好几日没有阖眸的兔子本在歇息,但实在忍受不住人类的骚扰,只能艰难的睁开眼睛瞅起那张的地图,再随口低声应和起来。

  态度十分消极。

  但很明显凌启玉并没能看出来。

  就如此一人一兔嘀嘀咕咕许久,任旧是没认出所处的地方是位于地图何处。

  好在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经过反复探讨确认,他们终于借着那日落的太阳与妖兽的天然方向感,找到了南方!

  很快,飞剑便消失在了天际边。

  因着不想在沙漠过夜,也不太清楚该如何在沙漠中渡过整个夜晚,凌启玉可把飞剑踩出了堪比光的速度!竟也让他在日落之前,到达了沙漠边缘,瞧着那一座一座并没有多少绿色的荒凉大山,方才稍微松了口气了!

  有山就能抛出藏身洞穴!

  也就不必跟黄土沙丘过夜,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凌启玉也逐渐习惯这样的赶路的日子,更是掌握了野外生存的技巧!时不时还能捕猎一两只山鸡烤着吃!

  他带着兔子,穿过山脉,经历沙漠,翻越荒山,又到达森林。

  终于,意识到自己走错路且还迷路了!

  这都过去了整整半个月,连个城都没见着,除了走错路,实在没有其他的解释!

  按着李澜江替他所安排的路线,最多也就五日左右能寻到城池!再怎么磨蹭,也不可能要花上半个月的时间!

  为什么会走错路呢?

  每个方向都有城池,难道自己的运气就这么差,每个城都精确避开?

  站在林里遮阳的凌启玉怎么想都想不通,抬头看着那才刚升起没多久便火热至极的烈日,叹气再叹气。

  这下他也不敢再继续乱跑,犹恐自己离宗门与道侣越来越远,只能继续琢磨起地图。琢磨来琢磨去,便将目光落在身旁那只依旧叼着灵草正闭眼歇息的兔子身上。

  眯起眼睛,缓缓开口说道:“大白啊,东边在哪?”

  听到这话的兔子连眼都没睁开,随手就指明了方向。

  凌启玉一看,好家伙,直接指了西边!

  瞧兔子这自信的模样,要不是那日头还挂在东边,他差些都被骗了过去!

  直接抢走那根被叼了好些日子依旧灵气充沛的灵草,翻手收进储物铃中,他双手拎起兔子,幽幽出声道:“你确定你指的是东?”

  兔子当然是确定的,并且重重的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它可是只堪比修士金丹期的妖兽,怎么可能分不清方向呢?

  ……

  凌启玉这下真没话说了。

  他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相信一只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兔子!

  至于看地图。

  能指望妖兽看得懂人类的地图吗?

  终究是他太傻,是他太傻。

  凌启玉将手中兔子随手放回原地,颓废的叹息一声又一声。

  待兔子跳爬到他膝上,叽叽叫唤个不停,似是在催促着早点赶路,他方才直勾勾看向眼前这只根本没有方向感的兔子,语重深长的开口缓缓说道:“日出的方向是东边,对吧?”

  兔子不太明白人类修士为什么要说这些,也依旧点了点头。

  传承记忆还是教会它一些东西,比如日出东,日落西,又比如东与西这两个字如何写。

  虽然听起来不是很实用,但相信等自己成功化形,就必然能用得上!

  “那你看看,现在日头在那个方向。”

  说完,凌启玉直接把兔子拎到太阳下,让对方好好认认方向。

  原还觉得这人类修士真是莫名其妙。

  直到见到日头那刻,兔子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

  东?这就是东?

  怎么跟它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过了好半晌,凌启玉将兔子拎了回来,见着对方那呆滞得一动不动的眼眸,很是同情的捋了把那垂着耳朵的小脑袋,再次语重深长的说道:“认不清方向不是什么大事,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兔子没理会他。

  整只兔都在深深的怀疑着自己的兔生。

  见状,凌启玉也没去打扰焉巴巴的兔子,取出此界的大地图,试图以自己优秀的学习能力,辨认出此时身处之地。

  直至正午。

  也依旧没有成功!

  太难了,这仿佛水墨画般的地图实在太难,竟然还有某些地方留出了大片的空白!是等着让后人补上去?还是留出来让人想象?

  没有李澜江在旁边解释分析,他根本就看不懂这地图!

  凌启玉撑着脑袋,再次叹息起来。

  不管是停留原地,还是尝试着返回之前的天然迷阵山脉,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主意。停留原地就很傻,而返回天然迷阵山脉…就他跟兔子这样,真的能顺利找到路回去吗?

  要知道人对方向总有些许偏差,走着走着都能歪,更何况御剑飞行。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找到个城池!

  只要有城,就可以通过传送阵去往其他的大城,兜兜转转,肯定能回到宗门里!况且李澜江也为他规划好了各种城池相通的传送路线,东南西北的方向可能会走错,大城中的传送阵总不会都出错!

  至于城要怎么找……

  这不是还有满天飞来飞去的修士吗?多找几个看起来和善点的问路,总能找得到城!他早便该如此,而不是盲目自信能凭自己跟兔子的力量顺利回到宗门!

  有了决策后,凌启玉也不再犹豫,捞起兔子就踏上飞剑。

  漫无目的在空中晃悠。

  寻找着有缘人的同时也不忘仔细观察四周会不会存在着个不起眼的城,指不定运气一好,就在下头呢?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别说是城,就连个修士的身影,都没能见着。

  经历了一整日的寻找与等待,凌启玉是充分明白地广人稀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往日不在意的时候还能偶尔碰见几个,现下需要了,却怎么都见不着。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不信命的凌启玉歇息一夜,次日又继续着他的寻找。

  上天还是眷顾着他的。

  还不到正午,便远远见着天际边那道飞驰而来的影子!他连忙迎上,凭借着筑基修士那过人的视力,遥遥就瞧见了远处那大飞剑上踏着的一老一小。

  加速飞驰的凌启玉正高兴着终于见着人,却万万没想到对方转身就踏剑而走。

  虽不明白这是怎回事,但他也不打算放弃这好不容易见着的修士,轻踩长剑,灵力再加转一周,追了上去。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连忙高声喊道:“道友留步,道友留步!”

  “师父,那位前辈唤我们呢,瞧着似有急事。”

  小徒弟边说,边扯了扯自家师尊那长长的法袍,频频往后看去。

  “我们亦有急事,可不能耽误。”

  修士捋着长须回答的同时,铆足了劲加快速度,谁知那修士寻他有何时,还是避开为妙。

  听到这话的小徒弟并没有想太多,而是疑惑的看向自家师尊,说道:“可昨日不是说近来无事,要带我去祭拜师叔吗?”

  修士捋着美须的手一僵,看向小徒弟,意味深长的回答道:“我若停下来,明年这时要去祭拜的,可就是你了。”

  可不是吗?

  就后头那人御剑的风格,被追上恐怕不相撞几次都难。且对方身上气息变幻难测,气运极盛,恐怕是个老怪物!啧,就算不是老怪物,身上也定是有着□□烦!

  才刚炼气的小徒弟身子微微僵硬,也不想到了什么,连忙扯着师父的衣服,说道:“那咱们走快些。”

  ……

  把那对话全然收入耳中的凌启玉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怪不得瞧着有些眼熟,可不是半月前遇到的那对师徒?修真界这么大,可还真是缘分呢。

  且能如此直接恐吓徒弟的修士瞧着也不像坏人,应当不会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问个路,定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思及此,凌启玉连忙继续开口说道:“道友留步,问个路罢!”

  修士可不敢停下来。

  他已经不掺修真界中风雨多年,只想安安静静养个乖巧小徒弟罢,为何总有奇怪的麻烦撞上来呢?这般旺盛到就要遮天蔽日的气运还要问路?骗谁呢?

  见着身后之人已然逼近,又不想解除自身的修为封印,干脆取出好友相赠的传送符咒,随手往着里头丢了块极品灵石。

  不就是随机传送吗?

  算作带小徒弟长长见识了。

  晃眼间的功夫,那长须修士便连人带着徒弟还有那把大飞剑消失在半空中。

  看得凌启玉那是目瞪口呆。

  虽然他才刚入修真界没多久,但还是认出方才那一晃而过的极品灵石。

  已经沦落到要用极品灵石避开他的地步了吗?

  何至于此?

  凌启玉茫然的停留于半空,丝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等待许久都没能再见到那对师徒的身影,只能遗憾离开。

  修真界这么大,如果还有缘分能相遇,定要好好问问对方为何逃似的躲避着他。

  难道这年头连半桶水的筑基修士都要提防着了?

  边摇头叹息,凌启玉边开始寻找起其他过往的修士,也没忘记从自己身上找寻问路失败的原因。

  经过一番思索,他终于有所明悟!

  定是因为自己主动得过于吓人,才让对方以为他居心叵测,连应都不应答就跑了。

  先前不就是有好些修士追在他身后念叨着‘道友留步’吗?风水轮流转,没想到现在变成了他,这世间还真是奇妙得很。

  就这么又过去一日,凌启玉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等待下去了。

  再次拿出地图认真研究起来!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开始与兔子一起烤起了大山鸡。

  他也想努力找到回宗门的办法,但地图太难,又正好有只笨山鸡撞到他面前,还是先吃饱了再干活罢。

  别的不说。

  在这段‘流浪’的时间里,凌启玉烤野鸡的手法那是越来越好,并且在杀鸡的过程中充分掌握了灵力的各种隔空运作法。至于为何御剑依旧那么颠簸,其中应当有更复杂的缘由。

  再加上兔子不知从何处偷来的空蜂窝,以及师兄师姐赠给他的那份味道如同调料的丹药。

  那烤鸡的味道简直飘香十里。

  要不是他选了个悬崖间的平台来烤肉,恐怕四周都挤满暴动的妖兽。而现下也没多好,数十只鸟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手里的鸡,似是在等待着夺食的时机。

  凌启玉打算等调料加足了,再去赶走那些眸光发绿的鸟兽。

  此处的情况昨日都已查探清楚,并没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不然他也不敢在这山崖上烤肉。

  还没等他起身收拾鸟兽,便有人来了,且还帮他将鸟兽都赶走!

  “道友好兴致。”白袍修士落身于悬崖边上,挽了个剑花将剑收好后,笑着继续开口道:“不知可否容我厚着脸讨个食,好满足我这口腹之欲。”

  凌启玉直勾勾盯着那白袍修士,那视线可谓是灼热得很。

  眼前的可不仅仅只是人!

  还是个活地图呢!

  半晌,他方才缓缓说道:“可。”

  高兴着终于能问到路的同时,凌启玉也没有完全卸下心中的防备。

  防人之心不可无!修真界杀人夺宝可都是常事呢!

  “在下吴烁枫。”

  “凌启玉。”

  简单交换名字后,凌启玉便用灵力将那烤鸡分成两半,再用木棍分开串起。

  既然对方为这烤鸡而来,他也要大方点才是。

  分开架在火上翻烤片刻后,才缓缓开口说道:“熟了,自己取。”

  “那就多谢凌道友了。”

  吴烁枫拱手道谢后,便直接抓起那烤鸡,也不顾忌自己那白衣翩翩的英俊形象,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那模样,似是多年未得进食般。

  边吃,便感慨道:“你这手艺着实出色!”

  见状,凌启玉笑了笑,先是扯下没啥味道的大鸡腿递给兔子,这才开始尝起自己的手艺来。

  许是身旁人吃得实在香,竟也觉得今日手艺突飞猛进不少。

  他才刚开始吃了个翅,身旁修士已经把骨头都啃得干干净净,而对方那炙热的视线直盯着自己手中这半边鸡,又不能再把自己吃过的东西分出去,只好硬着头皮忽略那视线。

  吴烁枫也知晓自己这般举动很是不妥,但让他移开视线又有些难,便找着话题,开口说道:“凌道友可也是为那巍卢城而来?”

  城!

  凌启玉眼眸一亮,看向这位吴道友,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只要是城,他都可以去!

  正好也免得自己开口,省去交流的麻烦。

  要知道自己身上反应迟钝的情况依旧存在着,沟通虽不难,但总归还是需要些耐心与时间。且这情况时好时坏,也很难把握。

  “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是为此而来。”吴烁枫盯着凌启玉将最后一口烤鸡吃完,方才遗憾将视线移向对方眼眸,继续开口说道:“巍卢城离此处不过大半日距离,现下出发还能赶上进城,不知凌道友可愿同行?”

  城中诡事甚多,这少年也不知是何门派,竟瞧不出深浅。

  不管如何,既然吃了这半只烤鸡,他定是能帮就帮。

  凌启玉当然是愿意的,笑着点了点头,将双手擦拭干净,捞起兔子抱入怀里,便道:“现下便走罢?”

  “好。”

  吴烁枫已经很久没见着这么爽快的修士,召出飞剑一踏而上,笑吟吟的看向凌启玉。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不同凡响的御剑之术。

  原还打算与凌道友多谈几句,这下别说交谈,就是连靠近都靠近不得。

  早早窜飞出去的凌启玉见那位好心吴道友还停留于原地,操纵着飞剑停下,转身看向吴烁枫,眸中还带着疑惑。

  吴烁枫本想说些什么,又怕说出来会被误会,便没再开口,只是默默离远了些。

  结伴而行的二人很快就启程赶往巍卢城。

  期间一句话都没能说上。

  不是吴烁枫不想开口,而是见着身后凌启玉那般‘威风’又认真的御剑飞行,犹恐出声会打搅到对方操控飞剑。

  万一出现甚意外,那他可就对不起那半只烤鸡了。

  虽然在御剑上又那么些小小的问题存在,但二人还是在日落之前赶到了巍卢城。

  城,确实是城。

  不过瞧着就城镇大小,要说与镇相比有何不同,就是多了一圈土墙。

  而土墙入口上正用不那么出色的书法写着三个字,巍卢城。

  凌启玉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这城可还没有白溪村大,至于里头有没有传送阵法,这就不得而知。

  也许修真界的特色就是这样呢?

  越是平凡的地方,就越是不凡!

  怀着这般想法,凌启玉跟着吴烁枫穿过那土墙,走进了城里。

  看着几乎空荡荡的街头,心里那团小火苗‘啪’的一声,灭了大半。

  但他还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转而看向吴烁枫,说道:“这里可有传送法阵?”

  “凌道友倒是说笑了,此处怎会有传送法阵。”吴烁枫是真的笑出了声,他瞧着凌启玉那还带着稚气的脸,继续说道:“来此之前可是未曾做过详细的了解?虽说近日少有消息传出,但花上些大价钱也总归还是能寻得到,还是谨慎些较好。”

  ……

  凌启玉心里的小火苗不仅全灭了,还觉得凉飕飕的。

  总觉得自己卷进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里!

  见着凌启玉脸色似不大好,吴烁枫便笑着继续说道:“我手上还是有些消息的,待寻到安静的地方再同你细说,现下先找个地方落脚,也不知我们来的这么晚,可还有没有客栈。”

  听到这话,凌启玉本想拒绝,但余光竟瞥见那原是城门的地方已变成土墙!

  再四周顾望,怎都寻不到入城口!

  “巍卢城只进不出,道友莫不是连这消息都不知晓?”

  吴烁枫这下是真有些惊讶了。

  竟连这都不不清楚?

  凌启玉眉头微皱,心里慌得很,面上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神态,他只轻轻摇了摇头,便说道:“寻地方落脚罢。”

  只进不出,听着就很不对劲!按着他看过的无数修仙小说的剧情发展,不是杀人,就是夺宝,而眼下这情况,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来都来了,反正也走不了,先呆着吧,至于其他……

  唉,都是命,他所求不多,保命就可以了。

  这巍卢城也就不过几条街。

  虽是被土墙包围,但里头的建筑却格外精致,瞧着确实有‘城’的模样。诡异的是,好些建筑都被黄泥土半盖着,看起来灰扑扑的,像是在黄土里滚过般。

  且好些建筑与土墙镶嵌连接,更有一家半个院子都嵌在土墙中,颇为怪异。

  这座城就是个死城。

  空无一人,亦无生气。

  凌启玉就这么走了一圈,心依旧慌得要冲出胸口了。

  他只不过是个筑基啊!

  为什么要为难自己这个小小的筑基呢?

  别的不提。

  城里的客栈倒是很显眼,最大且看起来最为正常的便是。

  毕竟就这家没有黄泥。

  眼看着天色渐暗,凌启玉与吴烁枫也不好再在空无一人的街上闲逛,走到门口闭合的客栈前,推门而入。

  数多双眼睛齐齐盯着他二人,有打量,有警惕,还有欣喜……

  这并不算大的客栈,竟几乎都是人!

  还没来得及思索,客栈门便‘砰’地一声被关上,只见那用以关门的圆碗咕噜转了圈,最后停落在凌启玉的身前。

  “进出可要记得关门哟,小本生意,好不容易坚持到今日,要是客人们都死光了,可就没人给奴付钱了。”身姿婀娜的女子翻身坐在柜台上,那双白腿,又长又细,使得满堂客人都不自然的避开视线,遥遥看向入门的两个修士,见着凌启玉那毫不避让的目光,捂嘴娇笑片刻,方才继续说道:“入店需付九枚上品灵石,若无那边想着办法抵押抵押,便是性命,也可。”

  说完后,她便落下双腿,朝着两位新客人走去。

  与凌启玉对视许久后,缓缓说道:“若是小哥你愿陪我百年,便可免掉那些规……”

  话未说完,一长剑便从后方延出,挡住店家那对凌启玉伸出的娇臂。

  同时,装着灵石的储物袋也被抛到了店家怀中。

  秦飒白快步上前,对着凌启玉恭敬行礼,开口唤道:“小师叔。”

  顿时间整个店都安静下来,视线齐齐落在凌启玉身上。

  便是与秦飒白同行的师弟师妹都愣住了。

  能在此地者皆知秦飒白为何人,道一宗大弟子。

  而能让秦飒白唤一声小师叔。

  那可不就是破云道君再收的弟子李澜江?

  据闻李澜江便是那以身殉道的问君道君转世再修!是真是假自是无人敢亲口询问,但既然道一宗从不解释亦不辟谣,恐怕确实是真。况且在座修士可不乏有那大能亲传弟子,知晓得便更多。

  顿时间,那些视线便如同炎炎烈日般,齐齐盯打在凌启玉身上!

  凌启玉也不知为何突然客栈里都变了气氛,就连那身如水蛇的店家都挺直腰板,浑身妖气一扫而光变得正气鼎然。

  客栈众人那灼灼目光,闪得就如同见到心心挂念之人般,便是身旁的吴烁枫都这模样。

  ……

  总归绕不过那句‘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