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17 03:0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虽然妖修的表现得非常和善,甚至主动提出要治疗李澜江,但凌启玉依旧有那么些不大安心。

  因跟脚缘故,妖修向来脾性古怪,便是再好性情者,都断然不会主动提出治陌生的人类修士。不管是从修真界人心险恶的角度去看,还是从科学的动物领地意识方面来解释,都难以出现现下这般情况。

  凌启玉很难不多想,依他曾经看过的那些小说话本,这里头肯定有大问题!

  正想委婉拒绝,还没等他开口,妖修那似是带着嘲讽般的声音便再次回荡在脑海之中。

  ‘怎么?难不成是想看着他咽气不成?那你现在原地挖个坑,约莫半日后也就可以把他放进去了。’

  大白蛇微微眯眼,不耐烦的摇晃着自己那漂亮的大尾巴。

  它自然是看出这人类小修士的不情愿,哼,要不是因果加身,谁会接下这等麻烦!最不情愿的应当是它才对!

  失去耐心的它闭上眼眸,不想再理会这个人类。

  又恐无法偿还这份不知从何而来的因果,便默默补了几句。

  ‘我与这两只吵闹小家伙的长辈相识,你既收养了它们也是缘,便再多两句。这决定权皆在你手,若因你之缘故错过救治,可与我毫无干系!’

  天道法则可好好听着。

  它也是努力劝过的,是这个人类非要固执!到时候无论结果如何,可都与它这条与世无争的小蛇无关!

  不愿动弹的白蛇不再挣扎,也不再出声,静静的享受起日光。

  因果加身也罢,它还缺这么点小小因果吗?

  总不能把人抢过来救治吧!那可多累,浪费它嗮太阳的时间!

  而听到这些话的凌启玉更加犹豫了!

  他既忌惮着这条大白蛇,担忧对方会对李澜江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却也更担心对方说的那‘挖个坑半日后就能埋了’的话!

  心里像是存着两个说话不停的小人。

  一个在说快同意,另一个则道有危险莫要去!两只小人不停的拉扯着他,顿时间头昏脑涨,心悸不止。

  两只毛团子感受到凌启玉的犹豫与纠结,挣扎着快步从大白蛇脑袋上跑下来。

  因动作太慌乱,才刚抬腿没多久,就再次重复了脚下一滑的事故!吓得它们连忙用爪子无助眼睛,抱着身体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过了好半晌都没迎来摔痛,悄悄松开爪子,才发现它们被白蛇的大尾巴稳稳接住了!

  迅速挣扎开尾巴的禁锢,一黑一白两只毛团子快步朝凌启玉跑去。

  阖眸歇息的大白蛇尾巴轻晃片刻,本想拦住毛团子,把它们搭回脑袋上,引气继续指导修行,又思及不知何来的因果,便继续把尾巴缩搭回岸边。

  它才不是怕了那因果法则,只是不想惹上麻烦打破自己这快乐的生活而已!

  两只毛团子很快就冲到了凌启玉身旁,迅速分别叼起凌启玉的左右袍尾,牵引着对方往大白蛇的方向走去。

  它们知道大白蛇肯定有办法能治好李澜江!

  见着凌启玉还在犹豫,黑团子稍微松口,朝着兔子嚎叫劝说几声,没过多久,兔子便跳到了后方的空地上,身形缓缓变大,推着凌启玉前进。

  这下凌启玉也没办法再去纠结犹豫了,被毛团子与兔子拉扯着的他很快就站在了心中不停点头同意的小人那边。

  修行本是逆天而行!

  讲究的就是个‘搏’字!

  李澜江也不知道昏迷了有多久,他不敢再拖延时间,身上能用的药他也都尝试过,仍未能让李澜江好转半分。

  眼下也只能搏这一回,若顺利,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若发生意外……

  那便求个生死与共,亦是挺浪漫的。

  再不济,卧薪尝胆再报仇,也是条好出路。

  各种想法在脑海中迅速翻滚而过。

  凌启玉已然下定决心,见着大白蛇又恢复早前那番‘熟睡’的模样,也不打算打搅对方。

  他先是仔细打量一番湖泊,艰难的在宽阔的巨湖上寻到那一块小小小到几乎难以察觉的礁石,这才挥手取出飞剑,一踏而上!

  长剑险险掠过白蛇的大脑袋,直直朝着湖心礁石处冲去!

  不一小心,就冲过了头。

  凌启玉控制着飞剑转身往回走,垂眸往下瞧去,才意识到那礁石有多小。

  小到堪堪一人平躺大小。

  这可愁坏他了。

  平日里御剑飞行都得找个大空地才能顺利降落,现在这情况,可是在考验他的降落精准性啊!

  凌启玉眉宇紧皱,背紧李澜江,开始了第一次降落尝试。

  很明显,他失败了。

  也不气馁。

  在水面一个滑翔后便操纵着长剑冲天而起,紧接着开始第二次尝试!

  ……

  这番动静惊得白蛇都抬起了那搭在岸边数千年未曾移动过位置的大脑袋!

  它眼眸直直看向凌启玉,像是瞧着什么从未见过的稀罕玩意!

  可不稀罕吗?

  修真界数百万年,就没有谁御剑飞行能飞成这样。

  着实大开眼界,令蛇惊叹。

  经过整整一炷香的努力,凌启玉都没办法精准降落到那小小的礁石上,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沉默着的大白蛇实在看不过去了。

  它默默抬起尾巴,挥了道灵气过去,助那人类修士平稳落于礁石。

  凌启玉感受到白蛇的力量,他先是朝着那巨大白蛇看了几眼,艰难勾起僵硬的嘴角以示感谢,这才动作迅速的把李澜江平放好。

  礁石还算光滑,大小恰好能躺完一个李澜江。

  四周湖水很是平静,即便礁石才高出水面少许,亦都不会有水花打湿到礁石之上。

  ‘还站在那作甚,可是想要与他平分这天灵地气?’

  大白蛇又将脑袋搭回原处,边享受着日光,边眯眼打量着原处的人类修士。

  许是太久没见过新奇东西,今日它的兴致倒也挺高。

  见着那人类修士又踩上长剑,开始那东窜西奔的飞行,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继续出声。

  ‘这御剑,真是世间罕见!’

  闻,凌启玉再次从大白蛇脑袋上掠过,稳稳站于岸边后,才朝白蛇拱手说道:“多谢夸奖,也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

  头顶凉凉的白蛇觉得自己并没有感受到人类修士的谢意,默默将两只分离在它身上攀爬的毛团幼崽卷起,搭在了脑袋上。

  做完这些,正想继续闭上眼睛,却看到身前的人类依旧维持着拱手俯身的动作,方才继续开口。

  ‘不必谢,皆是因果。’

  说完后,大白蛇便缓缓合上眼眸。

  湖泊又恢复了它的平静。

  凌启玉知晓白蛇不打算再与他细谈,他也没再开口,而是走到兔子身前,抱起那巴掌大的兔儿,坐在岸边,远远的望着湖心礁石上躺着的心上人。

  不知疲倦的他就这么看到了日落,又从日落看到了日出。

  期间未曾换过动作,就如同未曾动弹半分的白蛇般,与这片宁静的湖泊渐渐融为一体。

  也不知道是第几个日出与日落。

  白蛇缓缓睁开了眼。

  它盯着不远处那进入悟道状态的人类修士,悄悄移开了些脑袋。

  也许外面的世界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

  不然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御剑都很是艰险的人类做天道之子?

  思索许久,白蛇做下个决定。

  它打算跟这个气运浓重到光是望眼欲穿都能悟道的人类修士交好,指不定就又能再躲个万年,寻个无人打搅的好地方继续晒太阳呢!

  于是,等凌启玉从那玄之又玄的怪异感觉中挣脱出来,对上的就是大白蛇那双凑得极紧的金瞳。

  ‘观你骨骼惊奇,是万年难寻的修行天才,我……’

  “谢谢,不必了。”

  凌启玉僵硬的表情有点碎裂,除了因为这段并不陌生的话外,更多的是因为白蛇给予的压破感!

  任谁一睁开眼就发现身前突然多了这么个庞然大物,都难免会心慌不止!

  白蛇有些沉默。

  万万没想到这方法居然不管用,族中小辈可就是被那黎桦仙君用这几句话套得牢牢的!

  它不打算放弃,但也落不下面子。

  过了许久,才继续开口。

  ‘我是想让你清理一下那些误闯进来的妖兽,也不必特意去寻,只除去那些现身于此打搅了我歇息的即可。’

  ……

  会错意的凌启玉表情更僵硬了,承受着巨蛇那灼灼视线,缓缓点了点头。

  很快,湖边的草丛里就出现头丑陋的妖兽。

  见着白蛇还在合眼休息,他快步上前,挥袖就是各种学过的招式法术,翻手同时取出法器。

  感知到人类修士那一招一式的大白蛇轻轻摆了摆尾巴,忍住睁开眼的**。

  此刻的它开始深深的怀疑起来,是不是它老了,眼神不好了?

  就这人类也能做天道之子?

  ‘寻弱点攻之,莫要太过依靠外物,观它动作稍有迟缓……’

  凌启玉并不是个愚笨之人,得了指点也渐渐摸索到了些东西,花费了好些时间,也顺利将那丑陋的妖兽斩于剑下。

  而后的日子里,时不时就会闯来各种妖兽。

  或强或弱,各有特点。

  在大白蛇偶尔的出指点下,他可以说是进步神速,甚至可以越级斩杀诸多妖兽!

  这日。

  凌启玉正在与好几只飞鹰激战着。

  毛团子们与兔子齐齐坐在大白蛇脑袋上,嘴里叼着不同颜色的灵草,眼睛紧紧盯着凌启玉与飞鹰,看到凌启玉成功斩杀一只,便高兴的踩着爪子咆哮,像是在为之庆祝。

  感受到动静的白蛇眼皮轻翻,很快又合上,轻轻晃了晃尾巴。

  与它年轻的时候比还是差的远了。

  激烈的战斗波及湖水,将湖水搅出阵阵涟漪。

  水花拍在礁石,溅落于苍白的脸颊。

  静静躺了不知多少日月的李澜江轻轻动了动那僵硬的手指。